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28章 生情

第428章 生情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28章 生情

林飛揚也沒有跟他們說。

張易山問,林飛揚只是搖頭。

這涉及到了住持的秘術與底牌,當然不能隨意亂說,只能任由他們自己猜測了。

到了大雪山之后,自有大雪山的高手接應他們。

他們出了大雪山便準備分別。

林飛揚不耐煩他們的龜速,自己沒時間陪他們耗著,還要趕回去稟報。

臨別之際,張易山終于放了狠話,一定會追上林飛揚,讓林飛揚小心。

張易山沒忘道謝,還說謝歸謝,不會耽擱自己超過他,然后昂然轉身離開。

林飛揚搖搖頭,看向朱霓。

朱霓忽然臉紅了。

覺得周圍格外安靜,鳥雀的鳴叫格外清脆。

林飛揚卻毫不知覺,沉肅的道:“朱妹子,我有話要跟你說。”

“林……林大哥有什么話?”朱霓秀美的臉龐更紅,眼神閃爍,不敢看他。

林飛揚從袖子里掏出那只碧玉簫遞給她。

朱霓遲疑。

“拿著!”林飛揚遞得再往前。

朱霓秀美臉龐好像蒙了一層紅布,咬著紅唇,輕輕伸手接過碧玉簫,渾然融為一體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碧玉簫便是自己的一部分。

林飛揚雙眼炯炯盯著她。

朱霓被他炯炯目光照得臉頰發燙,覺得身子微微發軟,輕聲道:“林……林大哥……?”

“我有些話要說。”林飛揚道。

“嗯,”朱霓咬著紅唇,輕垂螓首:“林大哥說罷。”

林飛揚道:“這支玉簫是住持親手加持,威力之驚人我就不說了,你能體會到。”

朱霓抬頭看向他。

林飛揚肅然道:“如果這支玉簫用來殺敵,或者鎮殺那些為非做歹的賊子,那便是功德無量。”

朱霓輕輕點頭。

林飛揚肅然道:“可如果是用來殺三大宗弟子,住持便心里難安。”

朱霓心中的旖旎已經散了大半,輕輕點頭:“林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不會用它對付三大宗弟子。”

林飛揚道:“當然,如果是危難關頭,性命攸關,那便不必理會是誰了,先用了再說,如果不是性命攸關,那這支玉簫能不對付三大宗弟子,就別用。”

“……好。”朱霓不解看著林飛揚。

林飛揚笑道:“朱妹子,但愿我們下次相見的時候,不是對手。”

“怎么可能。”朱霓輕輕搖頭。

林飛揚道:“住持常說一句話,世事難料,未來到底會怎樣,我們都說不準,那我們便后會有期!”

他說罷便要離開。

“林大哥!”朱霓忙道。

林飛揚停住,不解的看向她。

朱霓咬了咬紅唇,眼波流轉,遲疑一下。

林飛揚好奇的看她。

朱霓輕聲道:“林大哥,有暇的話,可以過來找我的。”

“不可能了。”林飛揚擺擺手。

朱霓眼神黯淡下來。

林飛揚道:“你們神武府的位置神秘,我也不知道在哪,而且據我所知,你回神武府之后,不能再出來了,免得被大永報復刺殺。”

朱霓眼神越發黯淡。

林飛揚道:“不過……如果你真能出神武府,便來神京找我玩,青蘿還有周雨周陽及十五公主殿下都是很有趣的,你一定會喜歡。”

“好。”朱霓眼神一亮,忙點頭,露出甜美笑容。

林飛揚道:“那我們便后會有期,走啦。”

他擺擺手,一閃消失。

朱霓站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兒,才飄飄而去。

林飛揚出現在法空跟前。

法空打量他兩眼,滿意的點點頭。

林飛揚這一次行事利落,沒有出岔子,雖然他不夠聰明,可執行力過人。

“住持,為何不直接宰了他們那些家伙?”林飛揚不解的問:“其實直接殺一批,也沒什么影響的。”

在山谷的時候,把這幫家伙殺光,也可以從容脫身的,沒什么影響。

大永的高手,能殺一批是一批,反正早晚要大戰的。

法空搖頭:“殺了他們,恐怕就走不掉了。”

林飛揚不解。

法空擺擺手:“這涉及到諸多推算,還是不說為妙。”

如果真要詳細的解說,林飛揚聽兩句就不耐煩,覺得腦子要爆炸,會逃之夭夭。

林飛揚也不再多問,奉命行事便是,嘿嘿笑道:“住持,這一次很過癮,真是過癮!”

他隨即搖頭:“就是我不能親自動手,有點兒美中不足。”

法空道:“這回見識到了天下奇人異士吧?”

林飛揚道:“確實大開眼界,沒想到音殺之術能強到這般境界。”

法空道:“大雷音寺也有音殺之術,大天龍吟可謂精妙絕倫,可施展出來的威力,還沒有一個能跟朱姑娘相提并論的。”

大天龍吟威力很強,那是針對一個人的威力,針對大面積大范圍的覆蓋,威力卻遠遠不如朱霓了。

朱霓這種無差別攻擊,與定點攻擊是截然不同的,用途也不一樣。

大天龍吟以單體攻擊為主,范圍攻擊為輔,而朱霓這種便是大范圍攻擊為主。

一旦上了戰場,殺傷力遠遠不是大天龍吟可比的。

世間諸多修煉音殺之術的,像朱霓這種罕之又罕,可謂是珍寶。

法空道:“這便是朝廷的力量,你不知道哪一個角落里就蹦出一個奇人,會打你一個猝不及防,大乾如此,大永也一樣,不要小瞧他們。”

林飛揚點頭。

他隨即問道:“對了住持,朱姑娘真會成為三大宗的敵人嗎?對三大宗出手嗎?”

他不想對朱霓出手。

法空嘆一口氣,看向金光萬丈的太陽。

沐浴在萬丈金光中,他臉上赤金,好像一尊神人。

林飛揚心一沉。

法空道:“下一步,南監察司便會讓各宗登記入冊,建花名冊,各宗一定會反抗,從而一片血雨腥風,三大宗恐怕難以獨善其身。”

“不該三大宗的事吧?”林飛揚不解:“南監察司不會對三大宗下手的吧?”

“三大宗下面有不少的附庸宗門,一旦他們求援,三大宗難道眼睜睜看著?”

“三大宗難道會跟他們一起對抗朝廷?”林飛揚道。

法空道:“三大宗不會,可三大宗的弟子卻未必不會,都有親戚朋友,難道眼睜睜看著送死而不救?一旦出手救人,便會與南監察司動手。”

林飛揚想了想,點點頭。

“接下來,你想想會如何?”

“……想不出來。”林飛揚撓撓頭,放棄再想。

實在想不出來會怎么樣。

法空笑笑,確實不能對林飛揚要求太高,他不善于動腦,腦筋轉不過彎,便道:“你覺得南監察司高手能不能對付得了三大宗弟子?”

“……不行吧?”林飛揚道。

據他所知,金剛寺是很護短的,一旦有弟子吃虧,那一定要報復回去。

金剛寺如此,恐怕三大宗都一樣。

法空道:“南監察司對付不了三大宗弟子,會怎么做?”

“……會求援?”林飛揚遲疑。

法空道:“會求援于神武府,畢竟神武府的職責便包括鎮壓武林。”

林飛揚皺眉點頭。

法空笑了笑,不必再說。

神武府肯定不會不答應,一旦答應,那神武府就跟三大宗弟子對上了。

朱熹身懷音殺之術,如今又有了那支碧玉簫,如虎添翼,威力驚人,肯定要出動手的。

想到這里,他懊惱道:“住持,應該收回那玉簫的,不該給她!”

法空道:“送出去的東西我不會收回來。”

一支玉簫收買一個神武府的頂尖奇才,這買賣也是合算的。

“可萬一她……”林飛揚隨即嘿嘿笑道:“所以先跟她說明白,不能對三大宗弟子出手。”

法空頷首。

林飛揚豎起大拇指。

法空擺擺手。

原本想說這只是基本的推理而已,不值一提,但知道說了這個又會打擊他,只能擺擺手而已。

林飛揚又想起來什么,一拍巴掌笑道:“住持,他們還以為是大云干的呢,真是太有趣了。”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然后眼瞳迅速變成金色,朝著大永方向看去,直接落到了淳王府。

淳王府

原本的翳云在金睛之下毫無作用。

大廳里,卻是一片空空蕩蕩,再搜索整個淳王府,淳王爺并不在府里。

他目光轉動,落到了張易山身上。

片刻后,又落到朱霓身上。

最終看向林飛揚。

林飛揚覺得周身難受,強忍不適的盯著法空。

法空的眼睛不變金色的時候,已經讓人感覺不適,變成金色之后,更加的不適。

莫名的生出卑微感,好像自己只是一只螻蟻。

法空收回目光,點點頭:“這一次僥幸成功,確實讓他們以為是大云干的。”

后果與自己先前看到的一般無二,并沒有變化。

“哈哈!”林飛揚頓時大喜。

隨即看出法空并沒有喜悅神色,不解的道:“住持,我們嫁禍給了大云,這不爽嗎?”

法空笑了笑。

“難道不值得高興?”

“大永相信是大云所為,而沒有再懷疑我們,能說明什么?”

“說明什么?”林飛揚不解。

法空道:“說明大云有能力做到這個,……神不知鬼不覺的滅一宗,而且安然脫身。”

林飛揚不在意:“那又如何?”

“意味著他們也能在我們大乾做到這個。”法空道:“難道不值得警惕?”

猜測對方有這般能力,與對方真有這般能力,是截然不同的心態。

林飛揚笑道:“住持你過慮啦,這種事也沒必我們操心吶,是朝廷該操心的吧?”

法空搖頭:“去請許兄過來。”

“好。”林飛揚一閃消失。

一會兒過后,許志堅一臉疲憊的過來。

他雙眼黯淡,風塵仆仆,好像走了很遠的路。

法空見他如此,直接便是一記清心咒與回春咒,請他坐下來喝口茶。

許志堅喝一口熱茶,長長吐一口氣,仿佛重新活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2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