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19章 不服

第419章 不服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19章 不服

孫士奇出去,很快帶進來一個英俊青年。

這英俊青年靈動非常,仿佛全身每一處都在動,搖頭晃腦進了大廳之后,抱拳行禮:“見過司正。”

“張易山,過來。”楚海招招手。

張易山輕佻的走上前,嘻嘻笑道:“司正有何吩咐,盡管開口,殺誰?”

“這一次,你要去一趟大永天京。”

“大永?”張易山頓時一挑眉,戲謔的道:“夠刺激的呀,玩到天京去啦?”

楚海擺手道:“別說混話,我說正經的。”

他從袖中取出那枚木牌,遞給張易山:“這個拿住了,小心保存,是你保命的關鍵。”

張易山接過木牌,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的打量。

這塊木牌只有巴掌大小,形狀古樸,也可以說簡單,圓形,弧度有點兒奇異,除此之外,既沒有圖案也沒有文字,好像就是一塊木頭。

“這是身份牌?”張易山抬頭笑道:“還是信物?我拿著這個找誰?”

“你帶著它,到天京,自會有人找你。”

“難道我把它掛在腰上?”

“不必這么麻煩,帶身上就行。”

“厲害呀,難道我只要帶著它,有人就能找到我?我如果換了一幅容貌呢?”張易山嘻嘻笑道:“是不是也能認出我?”

“嗯。”

“原來是通過這塊牌子找到我。”張易山點點頭:“那我帶著它,豈不是就暴露了行蹤?”

“休得啰嗦!”楚海不耐煩的道:“讓你帶著就帶著,廢什么話!”

“是是是,司正所言極是,我帶著便是。”張易山忙縮了縮腦袋嘿嘿笑道:“我這不是問清楚嘛,免得有什么意外。”

楚海深吸一口氣。

這張易山如果不是遁術過人,是難得的奇才,自己早把他趕得遠遠的,滾到一邊去免得惹自己生氣。

張易山道:“司正,我如果不帶著它,是不是對方就找不到我了?”

“你要去做正事,找不到你怎么辦?”

“殺誰?我直接去殺了便是。”

“你去了才知道要殺誰。”楚海沒好氣的道:“在哪里殺。”

“這么麻煩?”張易山嘴里叫著麻煩,雙眼卻放光:“先透露點兒消息,司正,是殺大宗師吧?”

“……嗯。”楚海緩緩道:“你要跟別人合作,一起滅掉一個宗門,里面有大宗師,任務很重,記得活著回來,尤其別丟了這木牌,這可是能收斂你氣息的寶物。”

“就它?寶物?”張易山嘿嘿笑了。

楚海臉色陰沉下來。

孫士奇在一旁看得暗叫不好,忙道:“小張,別沒大沒小的,王爺豈能說謊騙你,而且王爺拿出的東西豈能是尋常之物!”

“我不是想弄清楚嘛,畢竟是玩命的事。”張易山好像沒看到楚海臉色似的,笑嘻嘻的道:“萬一這東西不靈,豈不是丟了我小命?”

“法空大師所賜寶物。”楚海冷冷道:“豈是你能看出來的!”

“唔,那個求雪的法空神僧?”張易山笑道:“據說有大神通,倒是想看看他的神通與我的遁術哪一個強。”

孫士奇道:“小張,祈雨大典你去看過了吧?”

“看過了,確實厲害。”張易山點點頭:“不過這神通再厲害也不能殺人吶,倒是挺唬人的,可總不能把呼風喚雨把人吹走,把人淋死吧,嘿嘿……”

“你這小子,無知無畏。”孫士奇搖頭笑道:“法空大師能喚來風雨,焉知不能喚來別的?”

“別的?什么?”

“雷霆之類的。”

“不可能。”張易山搖頭笑道:“孫先生別蒙我,雷霆可不是風云。”

“行了!”楚海猛一拍桌子,“砰”一聲悶響,嚇了張易山一跳。

楚海瞪著他道:“你接下來一切聽從法空大師的安排,他自會派人去天京找到你,然后依命行事便是,有了這木牌,遮掩掉氣息,才能逃回性命。”

“司正你還沒說我要殺誰呢?”

“現在不能說。”楚海沉著臉說道:“去了便知道,走人!”

“……屬下遵命便是。”張易山一臉無可奈何,身體軟塌塌的好像沒了骨頭一般:“唉……我這命真夠苦的。”

楚海揮手:“少啰嗦!”

他對這個張易山實在沒什么好辦法,就是這么一個渾不吝的性子。

除非不用他,否則就要忍。

成為南監察司的司正跟做別的官不同。

官場之中,官大一級壓死人。

這一套卻不能拿到南監察司里來。

南監察司是武林高手為主,如果擺出官威,這些武林高手可不是那些宦海沉浮的官員,沒有那般的養氣功夫,氣一不順絕對要造反的。

身為南監察司的司正,面對這些武林高手們,得恩威并施,得軟硬兼施,不能一味強硬一味的擺威風。

張易山抱拳一禮,搖頭晃腦的離開。

孫士奇有些擔憂:“這小張對法空大師有點兒看不上,恐怕會壞事。”

到了大永的天京,如果張易山不聽命行事,擅自行動的話,一個不好就是客死異鄉的下場。

楚海哼道:“雖看這小子吊兒郎當的,關鍵時候還是很聰明的,靠得住。”

真要因為張易山這般表現而輕視他,往往已經死了,沒有縝密的頭腦,僅憑土遁術是成不了頂尖刺客的。

“但愿不會壞了王爺的事。”孫士奇笑道。

楚海道:“我還是相信這小子的。”

神京一直在下雪。

仿佛要把整個夏天欠下的雨水全部補還回來。

雪花紛紛揚揚,飄飄灑灑,一直下個不停。

法空神僧之名徹底轟傳神京,徹底變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無人不欽服。

一次兩次,還能說是僥幸,再來第三次,那便不可能是僥幸,而是確確實實能呼風喚雨。

這般高僧不能稱之神僧,還怎樣才算神僧?

所以法空出來早飯,大街上的人們紛紛合什行禮時,不再喚法空大師,而叫法空神僧。

“法空神僧……”

“法空神僧!”

“法空神僧……”

所過之處,法空神僧之稱此起彼伏。

法空現在對這些已經習以為常。

但再習以為常,內心還是愉悅的。

這是一種別的事情無法替代的喜悅感覺。

自己施展了行云布雨咒之后,既獲得了龐大的功德,令金剛不壞神功第五層圓滿,又讓信力每天增加的數量翻倍,還讓功德每天增加也翻倍。

獲得了這些之后,還收獲了人們的敬重。

簡直所有的好事都被自己占了。

這讓他一直有著美好心情。

有好事者親自出神京去看這一場雪覆蓋多遠,最終結果是方圓兩百里。

這些人無不咋舌。

方圓兩百里,著實有些匪夷所思,沒有辦法想象,怎么能讓一場雪籠罩兩百里范圍。

原本以為籠罩十幾里已經是極限,萬萬想不到是兩百里。

大雪紛紛,已能閉門。

整個神京都被大雪所覆蓋。

萬物皆銀裝素裹,成了白雪的世界。

大雪沒能擋住楚靈,她繼續每天跑過來跟徐青蘿他們一起切磋修煉,毫不耽擱。

她沒有因為法空呼風喚雨而有所改變,仍舊大咧咧的毫無拘束,還詢問法空能不能見太后與皇后。

法空笑著搖搖頭。

這惹來了楚靈兩記白眼,神僧形象再次黯淡下去,還是原來那個膽小怕事的和尚。

張易山出現在天京城。

張易山行事利落,當初領命之后,直接出了神京,施展土遁之術,沿著一條直線往大永天京而去。

見山翻山,見水涉水,經過五天時間抵達了大永的天京,進入天京城內。

甫一入城,他頓時覺得天京與神京確實不同。

容貌好像沒什么不同,不同的是氣候。

神京那邊正在下雪,這邊還是溫暖如春,人們只穿著薄薄的單衫。

這讓他目不暇接,目光在大街小巷的女子身上轉悠,雙睛放光。

天京城的女子穿衣打扮比神京城大膽多了。

神京城的女子衣衫的領子是緊合的,緊緊貼到喉嚨下,而天京城的女子衣領是露出鎖骨,隱見雙峰的溝壑,看得他心旌搖蕩,雙眼放光。

他站在大街上,嘴角咧著,只顧著雙眼放肆的盯著女子看來看去,忘了走路。

林飛揚忽然走到他近前,淡淡道:“張易山?”

張易山頓時一個激零,瞬間清醒過來,雙眼瞪向林飛揚。

林飛揚從袖里掏出一塊木牌,晃了下:“走吧,隨我來。”

看到這塊木牌,張易山松口氣。

林飛揚已經沿著大街往東走,進入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走出一百多米,往北一拐進入一條小巷。

張易山跟著進去,笑呵呵的道:“還沒請教兄弟的尊姓大名呢。”

“林飛揚。”

“林飛揚……”張易山搖搖頭。

林飛揚扭頭看他一眼。

張易山嘿嘿笑道:“難道林兄弟你是個名人?我這是孤陋寡聞啦?”

“沒錯。”林飛揚淡淡道:“你竟然沒聽過影子刺客的大名,確實孤陋寡聞。”

“影子刺客!”張易山一拍巴掌,笑道:“想起來啦,你說林飛揚,我確實不知道,說影子刺客我就知道了,你早說呀。”

林飛揚哼一聲。

覺得這家伙真不會說話,用住持的話說,就是情商太低,受的毒打太少。

張易山笑道:“我們這是要去哪兒?現在便行動?”

“見一見你的同伴。”林飛揚淡淡道:“你們兩個一起行動,總要互相認識一下吧。”

PS:更新完畢。今天是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