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94章 熊若

第394章 熊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94章 熊若

法空淡淡看她一眼。

徐青蘿閉上嘴。

法空抬頭看向天空:“今晚就入城吧。”

楚靈不解的看他,又看向樹林,示意那些人怎么處置。

法空笑著搖頭,起身飄飄踏上樹梢,朝著神京城的方向徐徐而行。

楚靈萬分不解他怎么不把那些人廢了再說,但法空既然堅持要走,也只能跟上去。

徐青蘿他們也只能跟上。

她抿嘴笑看一眼楚靈。

來到了神京城外的時候,城門早就關了,他們從一處地方翻過了十丈高城墻。

一進城內,宛如進入另一個世界。

神京城內,一串串燈籠高懸,照得整個大街小巷一片通明,宛如不夜之城。

神京城的晚上,行人比白天多了十多倍,熱鬧無比。

人們白天或者出城或者上工或者做些別的,需要養家糊口,晚上則能出來好好的放松。

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他們仿佛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先前的種種仿佛是一場夢。

慢慢悠悠的來到了金剛寺外院,圓生拉開門,冷冰冰的合什一禮。

眾人進到院內,楚靈也沒急著走,被徐青蘿拉著去了塔園,要繼續閑聊說話。

現在塔園已經被他們改造得大變模樣。

在練武場旁了一個小涼亭。

法空則獨自坐在自己的院子里,一邊喝酒,一邊拿著那只凈瓶觀瞧,細細體會其妙韻,同時探察其內。

他一直沒死心,沒窺到其妙,心癢無比。

這一陣子在外面,不宜展現它,只能強忍著心癢,一回來便迫不及待的想看。

此時,神京城內的隱秘之地,一場場廝殺正在進行,非死即傷,慘烈無比。

神京城內的大街上,繁華喧鬧,歌舞升平。

他一邊觀照凈瓶,心眼順便打開方圓十里之內,一切皆在眼中呈現。

他看到了這些廝殺,卻心如止水,波瀾不驚。

兩幫人都穿著黑衣,但一幫人蒙著黑巾遮住臉,另一幫人著大紅披風好不威風。

可往往死去的或者重傷的都是大紅披風的人,是南司衛。

法空能看得到這些黑巾下的臉龐,知道他們是綠衣內司的人。

現在只有綠衣司。

不過綠衣司內部仍舊以內外稱之,舊名更得人心,也寄托著他們的留戀與向往。

他們渴望綠衣司能恢復往日的榮光與強大,仍舊有內司外司,分管內外。

而不是被南監察司擠走,被逼得只能負責外敵,失去了內司之權。

他們下手狠毒,一者是因為憤怒于南監察司敢于報復他們。

在他們眼里,南監察司這幫人不上臺面,不值一提,卻敢如此膽大包天的報復,簡直找死。

再者是對失去權力的泄憤。

林飛揚一閃出現:“住持,已經解決了,全部廢了他們武功。”

法空點點頭。

“問出來了。”林飛揚道:“指使他們的是一個小寺院——熊若寺。”

法空眉頭一挑。

林飛揚道:“熊若寺我已經去看過,確實是一個小寺院,而且也沒什么頂尖高手,沒有大宗師坐鎮。”

法空道:“為何要刺殺我?”

“因為熊若寺的長老明遠老和尚是一位醫道大家,也有高僧之稱。”

“現在沒有了香客?”

“還有一些,但遠遠比不過從前了。”林飛揚道:“我打聽過,從前的時候,熊若寺可是香火鼎盛,現在則不如從前的一成。”

法空點點頭。

林飛揚感慨道:“人吶……,真是喜新厭舊,太過功利了,有了我們金剛寺外院,熊若寺便被拋到一旁,全忘了從前的恩情,讓人心寒!”

所以人這個東西,最是可恨。

救人還不如救一條狗!

法空笑了笑。

人性如此,無可奈何,只能順應人性而行,不要對別人要求太高,自己其實也是一樣的。

“就因為這個?”法空道。

林飛揚稱是。

“沒查一下,這熊若寺后面還有什么人?”

“后面……”林飛揚想了想,搖搖頭:“好像沒什么跟腳吧?……那我看看?”

法空點點頭:“你恐怕不知道,當時在五里之外,還有一波人。”

“嗯——?”林飛揚訝然。

法空道:“南監察司南司衛,共有十六個。”

林飛揚疑惑:“南監察司也要伏擊我們?或者南監察司是追他們的?”

法空笑了。

林飛揚偶爾會靈光閃現,變得很聰明,多數時間還是不夠聰明的。

林飛揚不解的看著他。

法空道:“如果不是法寧師弟發出大宗師的氣勢,如果不是你動作極快,沒讓他們發作出來,那你想想,接下來會有什么事發生?”

“接下來……”林飛揚一邊想一邊說道:“他們會沖過來,然后被我們收拾一頓。”

“南監察司呢?”

“他們?他們是湊巧在那邊吧?”

“我從不相信巧合。”法空放下凈瓶:“你再想想,還會有什么可能?”

林飛揚撓撓頭。

這么燒腦子的事,他實在無能為力:“住持,你就別賣關子啦。”

“他們動手之后,被我們重創,然后南監察司會出現,然后會趁機治我們的罪。”

“哈!”林飛揚失笑,忙搖頭:“不可能不可能!”

“為何不可能?”法空道。

林飛揚笑道:“住持你可是神僧,是有法主尊號的,他們也沒權利治罪吧?”

“他們是沒權力。”法空搖頭:“可誰能證明我是法空?是法主?……即使拿出玉牒,他們可以稱不認得,不覺得是真的。”

林飛揚遲疑:“那……”

“如果反抗,正合他們的意,他們很可能的目標就是激怒我,刺激我對南司衛動手,從而名正言順”

“這……”

“如果我不反抗,被他們帶到南監察司,他們也就揚名了,可能達到了另一個目的。”

“踩著住持你來揚南監察司的大名,讓所有人都知道南監察司的嚴明!”林飛揚陰沉下臉,冷笑道:“真是夠卑鄙,算盤打得夠精的啊,……太他娘的氣人了!”

他陰沉著臉想了想,又遲疑:“住持,不會是你想多了吧?”

林飛揚覺得南監察司不敢這么干才是。

法空笑了笑:“但愿是我想多了,你別把我想得太重,太高,在朝廷眼里,我這個神僧并沒那么重要。”

“他們難道不怕自己生重病?”林飛揚覺得法空把自己想得太輕太低。

誰都會有生老病死,別說是一般人,即使是大宗師,該生病的時候一樣生病,更重要的是受傷。

哪個敢說自己不受傷。

大宗師更怕死。

法空搖搖頭:“一聲令下,難道我能抗命不遵?朝廷的力量不是我們能抵擋的。”

只要金剛寺在大乾,那自己便是大乾的子民。

在一定范圍內是自由的,但真正的大事跟前,還是不能不聽命行事的。

林飛揚皺眉哼道:“住持,他們可還在城外?我去收拾了他們!”

法空搖搖頭:“他們也是奉命行事。”

“奉誰的命?”

“你要去問問?”法空笑笑:“此事不急,要收拾他們,手段多的是,但不能按照他們的路子來,萬一正有人正等著我們動手呢。”

“……不會吧?”林飛揚撓頭。

他覺得自己的腦袋真不夠用。

憑自己想破腦袋,也想不出這么多的彎彎繞繞。

對自己來說,根本不用想那么多,殺便是了,殺一個不夠就多殺幾個,看他們的膽子大,還是自己殺的人多。

法空道:“暫且等等,不急,先看看那熊若寺的跟腳。”

“好。”林飛揚忙點頭,一閃消失。

他覺得自己再不走,腦袋真要被繞暈了,想得要爆炸了。

“小青蘿,你說你師父為什么忽然跑回來了,那些家伙的武功還沒廢呢!”楚靈不滿的道。

徐青蘿驚奇的道:“楚姐姐你猜不到?”

楚靈搖頭:“誰知道你師父怎么想的!”

“這很好猜吧?”徐青蘿不解,看向一旁的周雨:“周師叔,你說呢?”

周雨點頭,示意確實挺好猜的。

楚靈不信的看看她,又看看楚靈,最終看向周陽。

周陽道:“殿下,師伯不想你們把手弄臟了吧?”

“弄臟了……”楚靈恍然大悟,哼道:“原來是怕我們受刺激,是不是?”

徐青蘿笑道:“師父是覺得楚姐姐你一直居于深宮,心像一張白紙一般,不想染黑了。”

“誰是白紙啦!”楚靈不滿的道:“又不是殺人,廢了他們武功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徐青蘿道:“楚姐姐,如果他們因為被廢了武功,被仇家殺掉了呢?或者是被仇家逮住,凌虐殺死呢,你會不會覺得自己害死了他?會不會內疚?”

“……會有一點點吧。”楚靈道。

徐青蘿道:“師父常說,有因必有果,殺人是一件很無奈的事,殺一次人,對自己都會傷害自己一分,尤其是心境,但如果不殺他會對自己傷害更大,那就只能殺了他,兩害相權取其輕。”

“真有這么麻煩?”楚靈半信半疑。

“我是相信師父的。”徐青蘿道:“先練好武再說,師父總嫌我修為太差,待許師伯來了,一定要筑好基,再來個突飛猛進!”

清晨時分,法空一行人來到了觀云樓。

原本覺得觀云樓的飯菜已經吃膩了,但這幾天在外面吃飯,再吃起觀云樓的飯菜,覺得很親切,味道好極。

他們踏入觀云樓的時候,李鶯還沒來。

過了一會兒,李柱與周天懷出現,沒有見到李鶯,兩人的臉色難看,陰沉壓抑。

他們對法空合什一禮,欲言又止,然后坐下來。

PS:上午就這一更啦,每個周末,事情都很多,勉強寫夠會導致質量下滑得太嚴重,為質量計,周末可能會少更一些,各位大佬見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