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83章 通外

第383章 通外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83章 通外

“哈哈……”大笑聲中,許志堅松開法空,又打量他幾眼,笑道:“沒想到在這里碰上了,法空,真是好久沒見了!”

法空笑道:“兩個月而已。”

“唉……”許志堅搖頭:“我覺得好久沒見,快兩年似的!”

“許師伯!”周雨笑道。

許志堅這才注意到周雨,笑呵呵的伸手摸了摸她腦袋,又看向周陽。

周陽咧了一下嘴,縮了縮腦袋,無奈的道:“許師伯。”

“嘿,你這小子,進境還不錯。”許志堅伸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腦袋:“沒偷懶。”

法寧也上前見禮。

許志堅丑臉一直笑呵呵的,身上的疲憊一下消失,風塵仆仆也一下消失,一下變得神采飛揚。

“萬萬沒想到會在這里碰上法空你。”許志堅感慨道:“我這一直打算去神京看看你,沒想到你倒是先來看我了。”

法空笑道:“不是你閉關,我早就過來了,看來許兄神功大進。”

“嘿,只差了一點兒。”許志堅擺擺笑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他嘴角卻翹得老高,覺得這一步很快就會跨過去,成為光明圣教古往今來第一人。

這也利益于法空的清心咒之助。

對于他的光明之心助益太大,簡直就是天生的輔助神咒。

“還差了一點兒?”林飛揚嘿嘿笑道:“老許,瞧瞧我。”

林飛揚將潛龍佩取下,得意洋洋的看著許志堅。

許志堅一怔,感受到了大宗師的氣息,驚奇的打量林飛揚:“這……”

林飛揚笑道:“不僅僅是我,還有法寧,住持也都進了一品,你落后一步啦。”

許志堅失笑搖頭:“近水樓臺先得月呀。”

他一下便猜到緣故。

肯定是因為法空的相助。

至于法空早早踏入一品,那倒也沒什么出奇,畢竟有神通在身,還有那般神妙的佛咒,明心見性對他恐怕不是難事,早早踏入一品也是應當。

“許兄你在忙什么?”法空道:“剛剛出關,便如此辛苦,可是要事?”

許志堅的臉色僵了一下,隨即擺擺手:“今天高興,就不聊這個啦。”

法空笑看一眼徐青蘿。

徐青蘿正眼巴巴的看著法空,等著他介紹呢,可法空好像忘了一般,惹得她越來越急。

“這是我收的徒兒,記名弟子,徐青蘿。”法空笑道。

“你的弟子?”許志堅仔細打量徐青蘿。

“見過許師伯。”徐青蘿脆聲笑道:“久聞許師伯的大名,今天終于見到啦。”

“見到了很失望吧?”許志堅呵呵笑道。

徐青蘿搖頭甜甜的笑道:“沒有。”

“嘿。”許志堅搖頭:“哄我呢。”

自己的相貌之丑自己知道,一定嚇著她了。

徐青蘿嘿嘿笑道:“師父沒說許師伯你的相貌,林叔說了,還仔細描述了一番,結果許師伯你比我想的好看多啦。”

“你這小青蘿!”林飛揚沒好氣的道:“出賣我!”

許志堅斜睨林飛揚。

林飛揚不服氣的道:“我可是大宗師,老許,恭敬點兒,況且我又不是說你的壞話,是實話實說罷了,絕沒夸張。”

“沒夸張?”許志堅搖搖頭。

林飛揚說話可是喜歡夸張的。

他打量幾眼徐青蘿,心下嘖嘖稱奇。

當初周陽周雨那么好的資質,法空都沒看得上,嫌麻煩直接推給法寧與蓮雪師叔。

現在卻收了一個女弟子。

雖說是記名弟子,可帶在身邊的記名弟子,跟真正的弟子也沒什么區別了。

記名弟子恐怕只是為了她是女子,避免有閑話。

這徐青蘿的資質肯定極為驚人。

徐青蘿笑吟吟的道:“許師伯,你瞧瞧我,能不能用光明圣教的筑基之法?”

周陽與周雨都用了光明圣教的筑基之法,修煉起來輕松了太多,未來前景也更廣闊。

自己也想用光明圣教的筑基之法。

許志堅失笑道:“這可是要受苦的,當初不是強逼著周陽他早就不干了。”

周陽又縮縮脖子。

想到當時的痛苦情形,便心里發毛,雙腿還有點兒隱隱作疼,形成了心理陰影。

“我不怕受苦。”徐青蘿伸出小手。

許志堅看向法空。

法空笑著點頭。

許志堅搭上徐青蘿的手腕,細細一察,眉頭挑了挑,看向法空。

徐青蘿的資質實在算不上好,經脈并不開闊,體質也并不強橫,竟然入了法空的法眼,實在古怪。

總不能是因為是美人胚子吧?

法空絕對不是以貌取人之人,所以肯定有別的原因,他的倒八字眉漸漸皺起,閉上眼睛再細察一遍。

徐青蘿臉上仍舊掛著笑容,看著他漸漸嚴肅的神情,笑道:“難道我資質很差嗎,許師伯?”

“不算很好。”許志堅搖搖頭:“比不得周陽與周雨,……甚至差了不少。”

他已經感受到法空的回春咒,迅速恢復自己的疲憊,宛如深沉的酣睡了一場。

暗自感慨法空用佛咒越來越精深,甚至看不出他用,已然施展完畢。

自己不說,旁人根本發覺不了。

周陽道:“許師伯,她修煉進境可一點兒不比我們慢。”

“周師弟,不比你慢?”徐青蘿毫不留情的揭露:“我比你快得多!”

“先快不是快。”周陽不服氣的道:“資質不夠,后期就要落后的。”

“那就等著瞧吧。”徐青蘿白他一眼道:“到時候還這么嘴硬才好。”

徐青蘿笑看向許志堅:“許師伯,有沒有辦法改善資質?”

“有是有,就是……”許志堅倒八字眉再次緊鎖,沉思著改善資質之法。

光明圣教弟子最重要的心智,而不是身體的資質,因為光明圣教有很多改善身體資質之法。

只要心智達到,改善身體資質小菜一碟。

可如果心智不到,身體資質再好也是沒用。

法空笑道:“坐下說話,不急在這一時,許兄,這一次隨我去神京玩一玩?”

許志堅沉吟一下,搖搖頭:“還不到時候,待我破了大宗師這一關再去神京不遲。”

法空笑著點頭:“看來是快了。”

“我覺得就在這一兩個月。”許志堅微笑。

他坐下來,林飛揚親自斟酒。

許志堅幾杯下肚,神采越發飛揚,情緒卻慢慢的低沉下去,搖頭不語。

法空看一眼周圍,知道人多嘴雜不是說話的地方,于是在吃完飯后,眾人直接離開了四方城。

他們到了城外一座山峰之巔,直接開始建兩間木屋。

林飛揚與法寧都有一手很好的木匠手藝,再加上周陽三人的輔助,兩間木屋迅速的成形。

法空與許志堅則來到山巔的一塊石頭上。

這塊石頭探出了山峰,下面懸空,凌空如一只飛出去的蒼鷹。

兩人踩在上面,會讓人擔心隨時會壓斷了這塊石頭,從而摔落下去。

殘陽如血,紅霞滿天。

兩人沐浴著霞光,靜靜說話。

“許兄,有什么難言之隱?”法空道:“難道是光明圣教出了什么事?”

“不是圣教,是圣教下面的一個宗門。”許志堅嘆一口氣:“利令智昏,做下了糊涂事,實在氣人。”

“什么糊涂事?”

“……與大云勾結。”許志堅遲疑一下,最終還是說了,搖頭嘆息:“被大云的神風騎收買,簡直是恥辱!”

法空皺眉。

這種勾結外朝的事,斷無幸理,發現一個殺一個,不管是大乾朝廷還是三大宗,都是如此。

三大宗弟子,如果通魔宗,那還有生機,頂多是廢掉武功,如當初自己的師父圓智。

可如果通外朝,那就必死無疑。

許志堅苦笑道:“我看到那個宗門的老幼可憐模樣,實在痛心。”

“要我幫忙揪出那些人?”

“不必了,已經查清楚,”許志堅嘆息:“這一宗會被開革出圣教,再不屬于圣教一脈,該死的是死了,剩下的很難撐得住,這一宗分崩離析是必然,這些人恐怕要一生顛沛流離。”

這種叛朝的宗門便如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不管是不是沒做過這種事,只要這一宗出身,那便是過街的老鼠,一輩子甭想再翻身。

甚至他們的子孫也一樣要跟著倒霉。

如果不做出這種事,他們固然在光明圣教庇護下悠然自在,子孫后代也是一樣。

可現在一切都變了,沒了光明圣教的庇護,便要遭受外面的風吹雨打,寒風冰雨。

很多人恐怕會不堪承受而一了百了的解決自己。

想到這些,許志堅的心便格外沉重,悲憫而又憤怒,對這一宗無辜者的悲憫,對那些始作俑者的憤怒。

禍及宗門,禍及子孫,罪大惡極!

“不會是冤枉的吧?”法空道:“這種事還是要仔細查清楚的。”

“已經慎之又慎,再三查驗。”許志堅搖頭:“我親自主持的二次審查,一點兒沒冤枉他們。”

“說來聽聽?”法空道。

許志堅看看他,無奈搖頭。

雖說三宗同氣連枝,可這種家丑還是不宜宣之于外的,法空也不宜告知。

“許兄你也知道我有神通。”法空道:“說不定我能看到一些破綻呢,這宗門叫什么名字?”

“……歸心宗。”

“歸心宗……”法空沉吟:“那供出歸心宗私通外敵的是神風騎的人吧?”

“是。”

“能不能見一見他?”

“……法空你真要摻合進這件事?”許志堅遲疑。

這件事很麻煩,一個不好,便會惹得光明圣教弟子遷怒,實在是大麻煩。

法空道:“既然許兄你如此難受,總要幫一幫看。”

“……行吧。”許志堅最終還是想信助法空的神通,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