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59章 打臉

第359章 打臉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59章 打臉

“司丞,還有一口氣。”一個青年上前探了一下藍衫青年的口鼻與脖頸。

“救活他!”英俊青年沉聲道。

“是。”

另有兩人上前幫忙。

靈丹與傷藥及運功,三管齊下。

“……司丞,他中了毒,奇毒,解不掉。”那青年來到司丞跟前,低頭道:“已經……”

“死了?”

“是。”

“……退下吧!”英俊青年一擺手。

腳步聲響起。

四個身披光明鎧的士兵過來,皺眉看向他們。

英俊青年從懷中掏出那紅色令牌,淡淡道:“南監察司趙光飛。”

“南監察司?”四個光明鎧士兵對視一眼,輕輕點頭,抱拳一禮便退了下去。

趙光飛目送他們離開,灼灼目光掃向周圍人們,沉聲道:“兇手是何人?”

“已經跑了。”有人膽氣壯,揚聲回答。

“什么模樣?”

“嘿,不必再問了。”粗獷的聲音響起,李柱與周天懷已經出現在樓梯口。

李柱手上拎著一人。

青袍、英俊,正是先前殺人的男子,此時已經沒有了優雅從容與放肆狷狂,唯有憤怒與不甘。

“你們是何人?”

“綠衣內司西丞李柱。”李柱傲然道:“奉司丞之命捉拿兇犯,再來提取被害者,……唔,已經死了?”

“這便是兇手?”趙光飛冷冷道。

李柱如拎小雞一樣拎著青袍男子,拎起來甩了甩:“就是這貨!”

他失笑道:“把神京當成什么地方了,把我們綠衣內司當成什么了?敢眾目睽睽之下殺人,簡直不知怎么死!”

“我沒殺人,我只是傷了人!”那青袍男子忙喝道:“我出手的時候他還沒死,是有人害死了他!”

“胡說八道。”李柱沒好氣的道:“難不成是南監察司害了他?”

“反正不是我殺的。”青袍英俊青年忙道:“大家伙都可以做證的。”

“你用了毒!”趙光飛冷冷道。

“我的毒也毒不死人。”青袍男子忙道。

“閉嘴!”李柱斷喝一聲,看向地上已經沒了氣的藍衫青年,搖搖頭:“算他倒霉,死便死了吧,誰讓他先動手的!”

他上前便要提走這藍衫青年,卻被兩個青年擋住。

李柱皺眉,魁梧如熊的身子一頂,肩膀撞肩膀。

兩個青年踉蹌一步,沒能擋得住。

李柱踏前一步,腳尖一挑把那藍衫青年挑起,探手捉住,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拎著轉身便走。

兩個青年后退之后便要再上前搶,卻被趙光飛擺手阻止。

趙光飛冷冷瞪著李柱與周天懷,目送他們下了樓梯,轉身掃一眼眾人。

他目光如冷,眾人不由微凜。

這南監察司出師不利,不會遷怒于自己等人身上吧?

“走!”趙光飛轉身一甩大紅披風,大步而去。

其余八人臉色陰沉的跟上,個個都憋了一肚子的火,全部都是對綠衣內司的火。

明明要來一個開門紅,結果卻被綠衣內司給了一記下馬威,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他們可以想見,這件事很快就會傳揚開去。

原本就是在酒樓發生的,酒樓的傳授速度何等之快?

可能不到半天功夫,整個神京城都傳遍了。

趙光飛的臉色陰沉欲滴,一言不發,已經記住了李柱與周天懷,綠衣內司西丞!

法空看到這里,眉頭挑了挑,心眼的注意落在李鶯身上。

她正慢悠悠的沿著朱雀大道往西走。

竟然給南監察司一個下馬威。

如果是投名狀的話,這可不是好主意,這是直接損了南監察司的顏面。

他心頭一動:難道是她不想進南監察司了?故意用這個辦法拒絕掉?

看著南監察司的人離開,大紅披風獵獵而去,眾人議論開來。

“法空大師能救他的吧?為何不救?”

“不知道。”

“還以為法空大師會出手相救的。”

“唉……,這人死得挺冤。”

“看來法空大師是不會隨隨便便救人的。”

“冤什么冤,就是該死!……大師應該是這種自取滅亡的不去救,只救那些得重病的吧?這樣也挺好的。”

“這些家伙就不該救!”

“救了也是禍害!”

眾人不但沒有因為法空的不出手而譴責,反而覺得紛紛贊同,覺得法空做得對。

法空見到這般,暗自搖頭。

自己所見的武林高手,不是在大雪山就是在神京,大部分都很規矩。

這并不是全貌。

只是因為自己所處的圈子,所見到高手身份都高,都是經過磨礪了,很少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

可隨著外界的高手涌入神京,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情形正在迅速增多。

太多人進了神京卻沒扭轉心態,還用外面的那一套規則行事,綠衣內司與步兵衙門夠忙的。

神京東城,東陽巷子周圍都是中等家庭,不是很富有也不是很窮,日子過得松快。

東陽巷子一座尋常的宅院內,精致典雅。

前院一片小竹林,隨著秋風來臨,竹葉已經盡落,僅留下竹枝在隨風搖動,頗有幾分蕭瑟。

還有幾株梅花尚未開放。

小院沒有亭子,只在竹林前有一張方木桌,桌邊是椅子,正坐著一個布衣荊釵的秀美女子。

她即使一襲布衣,也難掩身材的曼妙,曲線玲瓏。

一陣風吹來,竹林簌簌,周圍格外的安靜,時間好像停止了流動。

她以手托腮,盯著竹林靜靜思索,神情嫻靜專注。

明亮柔媚的眼睛倒映著竹林。

恰在此時,院子飄下一道人影。

無聲無息落地,點塵不驚。

他一身青袍,身形魁梧,濃眉大眼,滿臉于思。

他似是中年,又似是老年。

相貌是中年,肌肉飽滿臉上沒有皺紋,眉宇間的氣質卻仿佛是歷經滄桑的老人。

“大長老。”布衣女子頓時驚喜的看過來,嫣然嬌笑,宛如百花綻放。

她姿容秀美,姿色算不得頂尖,可是這般一笑,頓時燦爛奪目,光彩照人。

“嗯。”中年男子坐到她對面,輕輕撣了撣袖子,似乎是嫌棄這木桌有些臟。

“大長老,我聽消息,總壇陷落?”

“嗯,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那大長老你……”

“我沒事,老黃他們幾個就沒那么好的運氣了。”中年男子面沉如水,緩緩道:“好一個楚雄,好手段!”

“其余幾個長老都……都……?”

“都轉世去了!”中年男子沉聲哼道:“也沒什么,轉世也未嘗不是好事,至少能躲過楚雄的追殺。”

布衣女子輕輕點頭,蹙眉道:“大長老,這一次的事,我懷疑是星影與紫薇所為!”

中年男子搖搖頭:“現在說是誰,已經沒有意義,最關鍵的是保住我們現在的力量,別再被破壞!”

“可是……”

“叛徒難逃一死,可現在不是追殺的時候。”中年男子搖頭:“晚雨,拋開感情,別被情緒影響自己,要做最理智的決定!”

“……是!”林晚雨輕輕點頭,雙眸閃爍著慢慢恢復了平靜,神色也恢復堅定:“我們一定能撐住的,圣教不會就這么消亡!”

“所以接下來我們的行動至關重要。”中年男子沉聲道:“給十二分壇的壇主傳出消息,我還活著,圣教還沒亡!”

“是。”林晚雨慢慢點頭。

“讓所有弟子改為靜默狀態,不得擅自行動。”

“是。”

“我們的名字也要改一改,叫乾坤圣教吧。”中年男子道。

“乾坤圣教……”林晚雨蹙眉,遲疑道:“大長老,這……”

“坤山已經被攻陷,再用原來的名字不吉,更重要的是,恐怕欽天監能根據名字來推算出什么。”中年男子緩緩道:“還有朝廷也有推衍天機的供奉,改了名字,至少能避一避,緩一緩氣,否則,朝廷與欽天監會一直糾纏不休!”

“……是!”林晚雨慢慢點頭。

“還有,如果妙風出關,別讓她亂來。”中年男子道:“她脾氣太差,也就是你能攔是住她了,現在不是報復的時機。”

“……是。”林晚雨輕聲道:“估計再過一個月,妙風她就會出關了。”

“這次也幸好她沒出關,否則,多死一個而已,于大局無礙。”中年男子搖搖頭:“她一定忍不住的。”

四大圣女之中,妙風圣女的脾氣最烈,當然武功也最強。

林晚雨神情沉肅:“大長老,我們何時能報復回來?”

“二十年之內是不成了,至少要等他們八個恢復了記憶,才能開啟秘庫。”

“二十年……”林晚雨輕輕嘆一口氣。

中年男子擠出一絲笑容:“怎么,覺得二十年太久?我們多少年都等了,還差這二十年?”

“大長老,我還是不甘心,就這么放過她們兩個,那些死去的弟子豈不冤枉,死不瞑目!”

“可能楚雄就等著你去追殺她們兩個。”中年男子哼一聲:“正好一網打盡!”

林晚雨沉默下來。

中年男子道:“耐下心來,楚雄現在是春秋鼎盛,可他總是會老,那個時候,才是我們最好的時機!”

“是,大長老。”

“現在要做的就是沉下去,沉到底,慢慢發展教眾,搜集消息,越詳細的消息越好。”中年男子道:“尋找時機,卻絕不要出手,免得暴露了我們乾坤圣教!”

“明白。”林晚雨輕聲到:“待時機到了,利用這些消息尋找到破綻,借力打力!”

“不愧是天機!”中年男子露出笑容:“我先去了,三天之后會過來一趟。”

“恭送大長老!”林晚雨起身抱拳。

中年男子無聲無息飄掠過墻頭,點塵不驚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