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36章 為難

第336章 為難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36章 為難

法空點點頭。

楚靈蹙眉,隨即露出討好笑容:“和尚,你幫幫忙,跟九哥說一聲,別告狀了唄。”

“我可管不了王爺。”法空道:“而且這一次不同以往,恐怕殿下你有一陣子出不來了。”

他心眼一直在觀照大嚴寺,自然是聽到了馮超凌與楚祥的對話。

楚靈可是云英未嫁之身,將來是要嫁人的,如果與和尚有奸情的名聲傳出去,將來想找個好駙馬可不容易,也有辱皇家的臉面。

所以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是很嚴重的事。

當然,還不僅僅是這件事,還有如今的形勢變化。

神京已經不同以往,變得更危險了。

要知道進來的武林高手可不僅僅是名門正派,還有很多邪道高手。

很多都是心智不正常,處于瘋狂狀態。

這些家伙可不會管是不是公主殿下,惹了公主殿下會招來多么瘋狂的報復。

逞一時之快,才不理會將來怎樣。

“不會吧?”楚靈頓時色變。

法空搖搖頭:“原本還能多喝幾次茶的,現在嘛……”

“如果我這一次不來,就不會被禁足?”

“嗯。”

“我回去之后會被禁足?”

“顯而易見。”法空頷首。

“禁足呀……”徐青蘿驚奇的道:“師父,有這般嚴重嗎?”

法空道:“我要送你們四個字。”

楚靈忙問:“什么字?”

“咎由自取。”

“師——父——!”

“小心眼!”楚靈狠狠瞪一眼法空。

法空笑起來。

“師父,真沒辦法了嗎?”徐青蘿不甘心的道:“被禁足呀,楚姐姐也太可憐了。”

她知道楚靈最渴望自由,渴望出宮游玩,實是在禁宮里呆膩了,呆怕了。

剛剛品嘗到自由的滋味,又被禁足,她想想都替楚靈難受。

法空搖頭:“沒辦法。”

“唉——!”徐青蘿嘆息。

法空瞥一眼楚靈。

楚靈不在意的哼道:“我會有辦法出來的,放心吧。”

徐青蘿道:“皇后娘娘如果誠心要禁你的足,楚姐姐,你的易容改扮之術不管用的。”

“我還有別的辦法。”楚靈道。

法空道:“如果不想一直被禁足,殿下還是乖乖待著吧,過了這一陣子再出來不遲,你可以趁機練一練武,修為太低則處處麻煩。”

“正是正是。”徐青蘿忙點頭:“楚姐姐,你瞧我現在也一直在苦練呢。”

“我也一直在苦練,回到宮里可沒閑著。”楚靈道。

她覺得自己出去找法空玩玩,喝幾口小酒,回宮之后修煉起來更快,心思更靈動。

如果一直呆在宮里,心思失去了靈動,練功的效率大大減緩,練上一天還不如練半天的。

法空道:“殿下所練的奇功潛力無窮,不要辜負了這門奇功。”

魚龍乾坤變是一門奇功,估計皇帝也練過這門奇功,能成為天下第一,應該有這魚龍乾坤變的功勞。

楚靈哼一聲。

這口氣像極了父皇,讓她聽得很不耐煩。

第二天清晨,法空一行人出了寺門,沿朱雀大道往觀云樓而去。

一路之上,兩邊的人們紛紛行禮,喚“法空大師”,神情恭敬。

法空現在的名聲越發響亮了。

甚至比剛剛結束了祈福大典還要響亮。

那些受益的病人們漸漸成了榜樣,事情傳得越來越廣,也越來越讓人們相信。

人們剛開始是懷疑的。

因為太過匪夷所思,太過神奇,打破了他們的想象與觀念,所以很難相信。

即使親眼見到也半信半疑,覺得可能只是一時的障眼法,其效果可能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

可現在過了這么久,那些人還活蹦亂跳,顯然是徹底的好了,即使是障眼法,能多活這么久,已經是神奇無比。

原本親眼見到的,也漸漸相信。

聽說過的,原本不相信的,看到了身邊的實例,也由懷疑轉成了相信。

人都是從眾的,相信者越來越多,從而帶動了更多人相信,對法空也越發尊敬。

法空的神僧之名也越來越響。

法空一直保持合什狀態,微笑頷首,從容不迫,紫金袈裟飄飄,一派高僧風范。

“法空大師!”忽然一聲粗豪的喝聲響起,卻是三個粗壯大漢站到了朱雀大道的中央,擋住了法空幾人的路。

林飛揚臉色一沉,便要發作,卻被法空一抬手擋住了。

法空微笑看著這三個魁梧大漢。

三個粗壯漢子上下打量著法空,滿臉的審視神色。

法空一身修為盡皆斂入藥師佛像內,看上去弱不禁風,好像一個不會武功之人。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隱藏了武功修為的,可到底隱藏了多少實在難以確定。

他是四品呢,還是三品,甚至是二品?

一品是絕對不可能。

人們很難相信他會是一品。

法空面對三人無禮的目光,只是淡淡微笑,溫聲道:“不知三位施主有何貴干?”

“聽聞你是神僧!”一個粗豪大漢打量著他,哼道:“不知道是不是名不符實?”

旁邊一個粗豪大漢搖頭:“有太多的人是名氣大于實力,盛名之下其實難符!”

“不知道是不是花架子。”第三個粗豪大漢搖頭。

法空收斂了笑容,溫聲道:“三位施主,到底有何貴干?”

“我們兄弟三人得了一種奇病。”當頭的粗豪漢子大咧咧的道:“聽聞你是神僧,能治所有的病,便過來看看是不是真的。”

“原來如此,是求醫的。”法空頷首,點點頭:“不過三位施主的態度可不像是求醫的。”

“呵呵,法空大師,那我們應該用什么態度求醫呢?”當頭的粗豪漢子大咧咧的道:“難不成要跪下來求你不成?”

法空搖頭,瞥一眼林飛揚:“給三位施主說一說規矩吧。”

林飛揚踏前一步,冷冷瞪著三人,身上氣場放出,一品的氣場讓三人臉色頓變,后退兩步。

林飛揚冷冷瞪著三人:“重病者,去寺內飲神水以延緩傷勢,輕病者,發放回春咒,等候祈福大典。”

“我們可是重癥。”當頭的粗豪男子哼道:“我們外表看著好好的,其實已經不行了。”

“輕癥還是重癥,那要敝寺判斷,不是你們自己說的。”林飛揚一閃。

下一刻,已然站在三人當中。

他探手握上一人的手腕,隨即放下,又握住另一人的手腕,然后又放下,再握上第三個人的手腕。

他的動作看著很慢,三個粗壯漢子很想反抗,可是偏偏自己好像不會動了一般,任由他分別握上自己手腕。

他們感覺到林飛揚分別將一股氣息注入自己身體,然后這股氣息纏繞不去。

三人的臉色頓時發苦。

大宗師的氣息,他們也知道是多么的難纏,除了大宗師是沒辦法化解的。

林飛揚一閃回到法空身邊,對三人淡淡道:“你們三個都是輕癥,不必飲神水,去寺外排隊吧,等候回春咒。”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林飛揚道:“或者去領回春咒,等候一個月后的第二次祈福大典,或者自己去找神醫吧,看能不能治了你們的傷。”

“我們不是受傷!”一個粗豪大漢忙道。

林飛揚冷冷道:“如果不是受傷,我把自己的頭擰下來當夜壺!”

三人對視一眼。

他們很想說自己不是受傷,可一想到要讓一個大宗師把自己的頭擰下來做夜壺,便識趣的不再堅持。

受傷便是受傷吧。

其實……真是受傷。

“三位施主,請罷。”法空溫聲說道,合什一禮。

林飛揚在一旁虎視眈眈。

三個粗豪大漢尷尬的笑笑,退后幾步讓出位置,合什一禮。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

即使不敬法空神僧的佛咒神妙,也得敬他身邊的大宗師侍從,真是太奢侈了。

一個大宗師竟然甘愿當起了侍從,這天下是怎么了!

人心是怎么了!

他們心里吶喊著,臉上掛著尷尬笑容,周圍人們看得咧嘴,覺得有趣。

他們先前有多囂張,現在就有多尷尬,就多么的有趣。

法空微笑頷首,緩緩從他們身邊經過。

林飛揚瞥一眼他們,淡淡哼一聲。

法寧經過他們的時候,禮貌性的輕頷首,卻讓他們吃了一驚,這才發現,又一個大宗師!

他們發現自己額頭的汗珠,情不自禁的抹了一下,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沒人告訴自己法空身邊有兩個大宗師啊!

不是說他只是個浪得虛名的騙子嗎?騙得整個神京奉若神明,需要有明白人點破。

他難道還騙了兩個大宗師護駕?

大宗師真這么容易騙?

他們覺得嘴里發苦,好像又犯糊涂了,闖了大禍啊。

一下得罪了兩個大宗師。

同時,經脈里的一縷氣息在隱隱約約躥動,提醒著他們已經得罪了一個大宗師,隨時會被這位大宗師滅掉。

在大宗師跟前,自己三人就像三只螞蟻,說碾死就碾死了。

“怎么辦?”

“要不然,我們去賠禮道歉?”

“現在來得及嗎?”

“要不是賠禮道歉,恐怕我們活不過今天吶。”

“不會,法空神僧總需要顧及名聲,不會殺我們的。”

“可我們說自己有病,如果病死了好像也沒什么人會奇怪。”

“……那就去道歉!”

“走!走!走!”

他們三個嘀咕了幾句,猛的沖出去,一股惱狂奔到法空跟前,擋在觀云樓的前面,直接抱拳行禮:“法空大師,我等失禮了。”

“大師大人不記小人過,饒過我們這一回!”

“我們確實錯了。”

“我們不該聽別人的挑撥,覺得大師你是騙子……”

他忙捂住自己的嘴。

另兩個大漢狠狠瞪著他,怨他話漏了嘴。

PS:待會兒再寫一更哈,補上昨天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9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