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31章 充能

第331章 充能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31章 充能

“試什么呀?”徐青蘿越發好奇。

法空道:“能不能給它補充力量。”

他從袖中掏出潛龍佩,遞給徐青蘿。

徐青蘿一碰到,頓時感受到了一股奇異力量鉆進身體,瞬間在身體三十六處穴道處占了位置。

仿佛在身體里開了三十六處湖泊,然后又通過經脈彼此連接而成河,力量在三十六處穴道之間循環不休。

她閉上大眼,細細感應著這股力量與運功路線,忽然生出熟悉感,是虛空胎息經的力量。

虛空胎息經的精神力是潛龍佩的動力引擎,驅動著潛龍訣運轉。

她試著自己搬運真氣跟隨這力量的運轉路線。

“哇!”她忽然吐出一口血。

法空微笑看著她。

“師父……”徐青蘿苦著小臉,不滿的看他。

她知道法空一定是故意的,不提前告訴自己不能強練這個,故意看自己出丑。

法空道:“你現在還不到練這個的時候,先進了一品再說吧。”

“這便是潛龍訣?”

“嗯。”

“果然夠陰險的。”徐青蘿哼道不再試著修煉,反而試著往玉佩里凝注精神。

她的精神一接觸玉佩,便被彈出來。

她不服氣的繼續灌注,數次之后,小臉已經發白。

她這才發現自己的精神力量與法空的差距之大,簡直就像螞蟻與山峰一般。

她徹底老實下來,好奇的道:“師父,你是想通過這里,補充玉佩里的精神力吧?”

她這一會兒折騰,已經弄清楚了潛龍佩的運行原理。

通過特殊手段,將精神力與一股潛龍訣力量灌注于玉佩中,然后作用于手執潛龍佩之人。

潛龍訣的力量是不增不減不消耗的,消耗的是精神力。

所以補充的話,便要補充精神力。

法空頷首,指了指南天門位置:“貼上去試試。”

徐青蘿左手執潛龍佩,右掌按上南天門這塊石頭,一股清冽如甘泉般力量源源不絕的注入潛龍佩之中。

潛龍佩正迅速變亮。宛如浸在水中,

一會兒功夫,她感受到已經滿了便收回手掌,低頭打量潛龍佩,光澤清亮,甚至有微微晃動感,抬頭看向法空。

法空伸手一招。

潛龍佩飛到他手上。

他呶一下嘴。

徐青蘿大眼睛眨了眨,明白了法空的意思,伸右掌再次按上南天門,卻沒有異樣感覺,只有隱隱約約的縹緲浩瀚之感。

“潛龍佩是根本,”法空道:“最正確的辦法是將玉佩貼到石頭上。”

“師父,不貼上石頭,玉佩也一樣能接納到力量。”

“會有損耗。”

“貼上玉佩會更快?”

“這是自然。”

“這真是奇思妙想。”徐青蘿一臉贊嘆的看向法空,自己想不到這主意。

法空笑笑。

這便是前世的充電樁,是很淺顯的思路,難的是怎么充現,其中涉及到了諸多秘術與智慧,是集他如今諸多武學素養與奇功秘術的大成。

“這里將會成為主戰場。”法空抬頭看看湛藍的天空,數朵白云點綴。

兩個小黑點隱約在這幾朵白云中間移動。

“真要開打了嗎?”徐青蘿雙眼頓時明亮,炯炯盯著他,既興奮又擔心。

法空瞥一眼對面的山峰。

對面山峰相距三四百米,即使是枯黃的竹子遍山,一陣風吹來,竹林如濁浪般洶涌。

徐青蘿道:“有人?”

“嗯,有人一直盯著我們呢。”法空道:“快要按捺不住了。”

他忽然放開了氣勢。

二品巔峰的氣勢洶涌而出,拽上徐青蘿,化為一道紫金光芒射過去。

竹海之中,一道白影射出去,眨眼間消失在法空與徐青蘿視野之中。

兩人停住,站在竹梢上,看著身穿白衣的中年消失方向:“師父,這是坤山圣教弟子?”

“嗯。”

“這輕功太驚人了吧?”徐青蘿訝然道:“只比林叔差一點兒而已。”

“輕功不好也不會派出來做這種事。”法空道。

徐青蘿擔憂的道:“如果再有幾個輕功這么厲害的,師父未必能撐得住。”

他們如果趁師父立足未穩出手偷襲,如此驚人的輕功與身法,法空能撐得住嗎?

法空笑笑:“走吧。”

他回到自己小院的時候,發現楚靈正跟周陽周雨他們在塔園鋤草。

有神水澆地,菜長得旺,草也一樣旺,草甚至長得比菜還要旺,幾天便要鋤一遍草。

法寧的精力主要放在藥谷,過兩天就去一趟,所以這邊的鋤草的活便交給了周陽。

徐青蘿與周雨也要幫忙。

看到法空回來,楚靈拍拍巴掌,一溜煙兒跑了。

她來到法空跟前,上下打量法空,看看徐青蘿:“青蘿,你們去哪兒玩了?”

徐青蘿笑道:“去城外,景色與城內很不一樣。”

“下次等我一起。”楚靈看向法空。

法空搖頭不答應,笑道:“殿下還敢來,就不怕信王爺發火?”

“別提了!”楚靈頓時露出惱怒神色,哼道:“九哥太不地道,竟然去跟母后與皇祖母告狀,害得我被好一番教訓,頭都要被嘮叨炸了。”

法空道:“那殿下還喝酒嗎?”

楚靈哼道:“我只答應了不喝醉,沒答應不喝酒,少喝一點兒沒什么。”

法空道:“我要是再讓你喝,別說信王爺不滿,皇后與太后便要過來罵我了。”

“你怕了?”

“嗯,確實害怕。”

“這么說,你不想跟我喝酒了?”

“殿下,我們喝酒的緣份算是盡了。”

“你這高僧,真是膽小怕事。”楚靈一幅不屑神色:“母后跟皇祖母又不能怎樣你,別忘了你可是有尊號及父皇親自手書額匾的。”

“我要是再跟殿下你喝酒,恐怕額匾要被收回,尊號也要被收回了。”

“不可能。”楚靈一擺玉手。

她覺得法空在開玩笑。

法空卻一點兒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看似兒戲,其實真的不是兒戲。

法空道:“再一起喝酒,我在皇后與太后眼里便是一個誘你墮落的惡人,怎能輕饒。”

“母后與皇祖母都很欽服你的。”

“那是沒有這件事。”法空搖頭:“帶壞了你,那我便不是高僧,而是邪僧了,神通不是廣大,而是妖術,總之,需要被對付的。”

“你越說越莫名其妙了。”楚靈失笑。

法空正色道:“這可不是玩笑,我們今天開始不喝酒了,還是喝茶吧。”

“喝茶有什么滋味。”楚靈不滿道:“我剛剛喝出一點兒美酒的好呢。”

“不如我們今天去兩家茶樓,仔細對比一下,便能領略茶之美妙了。”

“宮里的貢茶不比那些茶館里的好?”楚靈不屑:“喝著一樣的難喝。”

“酒剛開始喝,除了辛辣再無其他,最終還不是一樣的嘗出美妙來?”法空道。

“……行吧。”

徐青蘿忙道:“師父,我也一起。”

法空看看她。

徐青蘿看向楚靈,大眼睛露出哀求之色。

她知道師父不吃自己這一套,不答應的話,自己怎么哀求撒嬌都沒用。

但楚靈吃自己這一套。

果然,楚靈看她如此可憐巴巴,便道:“青蘿跟著一起,……索性周陽周雨也一起吧。”

徐青蘿頓時歡呼,又可憐兮兮的看向法空。

楚靈道:“我可是答應了的。”

“行吧。”法空點頭:“別搗亂。”

“師父放心!”徐青蘿頓時雀躍的跑出去,跟周雨周陽報喜。

一行數人出了外院,來到朱雀大道上那家觀語樓,便是觀云樓旁邊的那一座茶樓。

進去之后,聽著琮琮琴聲,細品著幽幽茶香,幾人都是一臉肅然與陶醉之色。

待吃過了三盞茶后,眾人離開觀語樓。

“師父,這里的茶好像不如我們寺里的。”徐青蘿壓低聲音,扭頭看一眼觀語樓。

鬧中取靜,觀語樓確實是一處好所在。

可惜,就是茶不行。

不僅僅是茶,還有水。

金剛寺外院的茶是貢茶,是逸王與英王兩位世子,信王妃許妙如與靜北王妃所贈。

金剛寺外院的水是神水。

兩者結合,可不是外面的茶樓可相提并論的。

但觀語樓也有獨到之處,聽著琴聲琮琮喝茶,格外的清心寧神,一片陶陶然。

當然,這滋味是不如清心咒的。

可已經是難得的享受。

法空看向楚靈:“殿下覺得如何?”

“青蘿妹妹所說不假,確實不如你們寺里的茶。”

“那我們再去下一家。”

“算了吧,還是回去喝茶吧,我讓人搬一張琴過來,我來撫琴助興。”

“這個好。”徐青蘿忙拍手。

楚靈拍拍巴掌。

一個俊秀紫袍青年飄飄而來,躬身行禮:“殿下。”

“把我宮里那張青鸞琴拿來金剛寺外院。”

“是。”

紫袍青年恭敬答應一聲,輕飄飄腳不沾地,無聲無息滑入人群。

待他們慢慢悠悠溜達回寺里,紫袍青年已經抱著一張烏木顏色的古琴候在金剛寺外院的大門外。

他雙手將琴呈給楚靈。

楚靈接過來,先看了兩眼,確認是自己那張青鸞琴,點點頭:“沒錯。”

徐青蘿朝周陽呶一下嘴。

周陽不情不愿的上前,幫忙接過琴。

楚靈笑道:“多謝你啦,小周陽。”

周陽悶聲道:“殿下不必道謝,只要把小字去掉就好。”

“大家都叫你小周陽,我當然不能例外。”楚靈嘻嘻笑道,隨著法空跨進院中。

在法空的院中,她看到了一襲黑衫,瑩白瓜子臉沉肅的李鶯。

一陣風吹來,李鶯黑衫輕輕飄動,英姿颯爽。

蕭舒提示您:看后求(),接著再看更方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