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22章 皆入

第322章 皆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22章 皆入

一天之差,能夠得到這一顆奇蓮,足夠了。

至于說修煉了玉蟾吞月訣,然后發現坤山圣教弟子,從而扳回魔宗六道的劣勢,他還是樂觀其成的。

魔宗六道是整個大雪山與三大宗的對手,而坤山圣教卻想方設法的殺自己。

孰急孰緩,他還是分得清。

他打開黃澄澄的小瓶,將那顆蓮子倒出來,細細打量。

狀如桂圓,墨綠近乎黑色,隱約有勃勃生機。

他想了想,慢慢悠悠的溜達出了金剛寺別院。

沿著朱雀大道往西走,然后往南一拐,穿過一條大道進入玄武大道。

沿玄武大道往西走,進入一條花鳥蟲魚市場。

花鳥蟲魚市場遠比法空想象的更熱鬧,他看看花,看看鳥,還有貓狗之類。

直接來到了一個賣蓮花之處,細細詢問了一番種蓮花的訣竅,還有買一些肥料,及一個大缸。

陶制的大缸,半高人,兩人合抱粗,他沒用賣家送,自己一個人提著往外走。

來到拐角處,直接收入了時輪塔。

他返回自己的小院,將陶缸放到角落里,讓徐青蘿他們弄滿水,將里面放上泥土,然后將蓮種放入其中。

給缸上加持了回春咒,令其生機滔滔不絕,最大限度的生長,加快進度。

隨后,他又一閃,將陶缸再次挪入時輪塔里,直接燃燒了一年的時間。

在這一年時間里,他練功之余,一直觀察這蓮籽,看著它慢慢長大,最終形成蓮蓬,結出蓮花,然后一顆種子變成了十幾顆,露出了笑容。

只是可惜,他并沒有蓮花長生訣,蓮籽有了,要找機會得到這蓮花長生訣。

他將所有蓮籽都摘下來,只在缸里留一顆,然后陶缸再次被挪出來,放到原本位置。

再次出來,外面的時間停止流逝,他卻已經過了一年,如果不是過目不忘,恐怕會有恍如隔世之感。

這種時間流逝的交錯感,讓容易影響人的心境,對世間便少了一分親近與重視,多了幾分疏離。

出現在外面的時候,徐青蘿他們正趴陶缸前,看著缸里的泥土與蓮籽,一臉好奇。

陶缸已經在他們跟前換了東西,已經不是原本那顆蓮籽,他們毫無所覺。

人影一閃,林飛揚出現在法空跟前,一臉無奈神色。

法空道:“不順利?”

“沒找著那家伙。”林飛揚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找了一圈沒找著。”

“潛龍衛呢?”

“嘿。”林飛揚搖頭笑道:“他們也是一樣,沒找到。”

他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他們把大嚴寺封了,想弄到那家伙的隨身之物,以便于追蹤,嘿!”

他笑了。

徐青蘿道:“林叔,要追哪一個呀?”

林飛揚看向法空。

法空點頭。

林飛揚便道:“那個弄傷幾位王妃的家伙,結果住持給王妃們治好嘍,那家伙是大嚴寺的一個和尚。”

“果然是有人下毒手呀。”徐青蘿輕輕點頭:“他難道已經逃脫,追不到了?”

“追不到。”林飛揚笑道:“潛龍衛把大嚴寺封了之后,找他的隨身之物,結果呢,他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弄走了,一點兒不留,潛龍衛白忙活一場,還是追不上他!”

“夠嚴密的呀。”徐青蘿笑道:“那他應該是早有準備,所以能及時收拾干凈。”

“對,這和尚早就做出逃亡準備了。”林飛揚道:“所以逃之夭夭,這一次,潛龍衛夠丟臉的,這和尚只是一個宗師而已,我看他們個個都憋了一肚子的火氣。”

“那他們肯定要遷怒于大嚴寺了吧?”徐青蘿道。

林飛揚搖頭:“這潛龍衛行事還是挺講究的,沒遷怒他們,只封了大嚴寺,不準任何大嚴寺弟子出寺,倒是沒嚴刑拷打。”

法空頷首:“畢竟都是大宗師,還是要講究一點兒體面的,不過這次的事確實是……”

歸根到底是辦事不利。

所以大宗師也不是萬能的,即使武功強絕,可辦事能力就未必了。

那兩個大宗師當初第一次進大嚴寺,就該直接捉住凈凡,捉不住凈凡,也應該直接收了凈凡的東西以做追蹤之用。

可他們竟就這么回去,耽擱了最重要的時機,給了凈凡收拾殘局的機會,從容而逃。

他們是大宗師,利用天機搜魂儀捕捉到氣機,這確實是一絕,是能力。

可后面行事就一塌糊涂了。

此事要引以為戒。

林飛揚一臉鄙視神色,隨即又不好意思:“也別怨潛龍衛們追不到他,這和尚確實滑溜,追不到。”

法空點點頭:“追不到便算了。”

追不到,凈凡則是安全的。

他雙眼微瞇,忽然變得深邃,看到了凈凡所在,卻是神京城內。

凈凡戴上一頂學士帽,身穿寶藍長衫,腰佩長劍,手拿折扇,徐徐而行。

即使是深秋時節,他還是搖動著折扇,一派風雅之氣質。

卻是扮成了一個書生,正在神京城里閑逛,看起來與周圍渾然一體,便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神京學子。

法空點點頭。

這凈凡倒也不是志大才疏之輩,顯然早有準備,這個身份應該是早就準備好的,而且提前演練過了很多次。

所以才能如此熟稔而沒有破綻。

如果不是氣息鎖定,自己也看不破他的打扮,這打扮確實是精雕細琢,禁得起審視。

不過,他膽子也忒大了。

要知道潛龍衛還有天機搜魂儀,即使沒辦法確定他的方位,可一旦靠近,還是能感應到。

他在神京城內亂逛,萬一碰上潛龍衛呢?

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句話也因時而異,并不是所有時候都適合。

他留在神京的風險是極高的。

“可找到他啦?”林飛揚問。

法空點頭。

“我過去吧。”林飛揚道。

法空搖頭:“暫時先不用了。”

林飛揚露出失望神色:“我閑著無事,跟著他也挺好的。”

“吃過晚飯吧,今晚我們去望江樓慶賀法寧師弟踏入一品。”

“一品?”林飛揚驚奇的看一眼塔園方向:“這法寧還挺厲害的。”

“吃過晚飯,你再跟著凈凡不遲。”

“好。”林飛揚答應。

華燈初上

望江樓內燈火通明,來來往往的小二忙得飛起,有的引賓客入座,有的點菜傳菜,有的端菜上菜。

他們嘴巴利落,動作也利落,法空一行人所過之處,人們紛紛合什行禮,喚“法空大師”。

法空合什還禮,微笑頷首。

林飛揚已經提前過來訂了位子,便在一個鄰窗的位子,處于偏僻的角落里,很不惹人注意。

法空背靠人們而坐,法寧與林飛揚坐在他對面,徐青蘿三人坐在他身邊。

飯菜上來之后,法空端起酒杯,笑道:“慶賀我們又多了兩個一品高手。”

他看向林飛揚,笑著搖搖頭。

林飛揚笑道:“住持你覺得我踏不了一品,是不是?”

“沒想到這么快。”法空笑道。

他確實沒想到林飛揚竟然在臨過來吃飯之前,忽然踏入了一品之境。

踏入一品確實是有不可預測性,有人是在去茅廁時,忽然頓悟踏入一品。

林飛揚也差不多。

他是在給法空端茶之際,忽然踏入一品。

林飛揚志得意滿,覺得這一輩子沒什么再大的追求了,已經踏入一品。

武功一途不用再追求,也不用再練功。

練功確實太痛苦。

還是研究廚藝更舒服。

法寧道:“師兄,一品之上還有嗎?”

“在我們金剛寺,那便是修煉金剛不壞神功之始,可以重新筑基,然后開始修煉金剛不壞神功。”

當初以為,練了金剛八絕,再練金剛不壞神功是不行的,可現在看,練了金剛八絕,只要能練到一品,是可以練金剛不壞神功的。

不過根基這一點確實是對的。

或者像自己當初那樣,用多種秘術打下堅實的根基,然后開始練金剛不壞神功。

或者把金剛八絕練到一品,再用一品的罡氣筑基,開始練金剛不壞神功。

沒到一品,練金剛八絕的同時練金剛不壞神功,那便是誤入歧途,徒勞無功。

法寧緩緩點頭。

法空又看向林飛揚。

林飛揚忙擺手:“我就算了,練到一品還有什么可練的?慢慢來便是。”

法空道:“你的御影真經也是極神妙之法,不能因為一品而駐足不前,還是要繼續往上練的。”

“行行,我慢慢練。”林飛揚忙點頭。

法空看他如此,也不再勉強。

到了一品,確實不必再勉強了,再加上他的獨特身法,確實不虞有性命之憂了。

幾人正在說話之際,法空忽然眉頭一挑,竟然看到了凈凡和尚。

他正扮成一個書生,搖著折扇,與兩個青年書生一起踏入了望江樓。

法空因為是背對著樓梯口而坐,所以凈凡和尚掃一眼,看到林飛揚與法寧之后,神色微凜。

他不認得林飛揚,林飛揚竟然也沒能認出他來,只掃一眼便不感興趣,繼續說話。

林飛揚與法寧的大宗師氣勢已然被凈凡感應到,便與兩個青年書生坐到了遠處的一張桌邊。

法空他們坐在東南角落,凈凡他們則坐到了西北角落,處于最遠的距離。

凈凡豪氣的點菜,一口氣點了八道菜兩道湯一壇酒,然后開始與兩個青年書生談詩論道,口若懸河。

法空眉頭微挑。

兩個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談笑著上了望江樓,然后坐到不遠處桌邊,與法空僅隔了兩張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