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15章 出手

第315章 出手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15章 出手

“白玉田……”法空沉吟。

“已經取了幾根他的頭發。”林飛揚從懷里換出一個布囊,遞給法空。

法空接過來放入袖中,里面便是頭發。

楚靈坐在石桌旁,身體輕輕晃動。

她覺得自己站得很穩,隨著地面的晃動而調整自己的身體,保持穩定。

她感慨道:“蘭花釀與杏花釀相比,確實不同的滋味,一個清洌,一個甘美,明天再喝杏花釀。”

“行,明天杏花釀。”法空答應。

林飛揚已經收拾完了東西,奉上茶茗。

一杯茶茗落肚,楚靈便徹底解了酒,清醒過來,微醺的感覺讓她極放松,搖搖頭:“我不能喝酒了。”

神水所沏的茶,功效神妙,解酒是最基本的效果。

法空失笑。

楚靈瞪他一眼嗔道:“我沒開玩笑,是真不能喝了。”

法空收斂笑容,正色的點點頭。

楚靈哼道:“再喝下去,我怕自己會沉溺于美酒。”

法空笑著點頭:“殿下聰明,確實不該被嗜好所控制,而應該控制嗜好!”

“正是!”楚靈極為贊同。

法空道:“如果不想喝酒的話,那殿下就減少過來的次數,否則,過來之后又要喝酒。”

楚靈斜睨他。

法空微笑看她。

“看來你是煩我了。”楚靈哼道:“覺得我煩人是不是?”

“殿下多心了。”

“哦——”楚靈恍然大悟:“知道了,你是怕自己動了凡心,是不是?”

法空無語的笑了。

自己有藥師佛像,可沒那么容易動心。

更何況,楚靈也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自己喜歡的是嫻靜溫婉的女子,而不是這種靈動的。

而且自己已經決定不再涉及兒女私情,就像明月庵的寧真真一樣。

世間的感情都是脆弱的,而最讓人痛苦與脆弱的莫過于男女之情,遠不如友情。

與寧真真這般最好,與李鶯這種彼此利用的也行,遠比男女之情好得多。

楚靈看他如此笑,臉上便有些掛不住,哼道:“大師難道覺得我不堪入目?”

“殿下怎會有這般想法?”

“那你笑得那么大聲做什么!”

“呵呵……”法空笑著搖頭:“實在忍不住,殿下,我可是出家之人,怎么可能自陷羅網之中?”

“如果我足夠美貌,你會情不自禁的罷。”

“要讓殿下失望,貧僧的佛心堅定,不會生出這般異念,殿下盡管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楚靈白他一眼轉身便走。

法空合什笑道:“殿下,恕不遠送。”

楚靈朝后擺擺玉手,腳步不停的走了。

林飛揚來到法空身邊,搖頭遺憾的道:“這一次算是徹底得罪十五公主殿下了,再不會來了。”

法空看一眼他。

林飛揚道:“我挺喜歡公主殿下的,直率可愛。”

自己說話魯直,動輒得罪人,可這位公主殿下竟然不以為忤,并不生氣。

女人可都是小心眼的,這位公主殿下卻不然,坦率大氣,氣度不凡。

法空笑著搖頭:“她今天生氣,明天就會忘了,還會再過來的。”

楚靈的天性便是如此,氣消得快,沒辦法一直生氣,過一會兒功夫她就會忘了生氣的感覺,xixf跑過來喝酒。

“但愿如此。”林飛揚很擔心。

他隨即道:“那個白玉田膽子夠大的,竟然敢對付信王爺還有住持你。”

“可查到他背后之人?”

“應該是自作主張,沒看到他向別人稟報,是他自己拿主意。”林飛揚搖頭:“而且他行事還有點兒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偷偷摸摸下的令啊。”

“嗯。”法空頷首。

他從袖中掏出那個布囊,然后施展了天眼通。

以布囊中的頭發為引,瞬間找到了一個削瘦矮小的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位于一間城南的大宅院內,院內有六個護衛。

明媚的陽光下,他在中庭負手踱步,臉色肅然,眉心豎成一個“川”字。

短眉、圓眼、圓鼻,大嘴巴,看著有幾分丑陋與滑稽可笑,此時沉著臉,緊鎖眉頭,還是有幾分可笑。

法空一下消失。

下一刻出現在一座小巷里。

陽光明媚,照在小巷里,照在他身上。

他閉上眼睛倚著墻,懶洋洋的曬著太陽,一邊打開心眼,一邊打開金睛。

這一眼,便看到了這白玉田的異樣。

經脈內有兩道氣息,一道為月白色,另一道為墨色,白與黑形成一個太極圖,既涇渭分明,又渾然一體。

法空眉頭挑了挑。

這是坤山圣教的秘法,通過龔群英的記憶,知道這是陰陽九轉訣。

陰陽變化玄妙,而且可以隨時隱藏自己,可謂是最隱秘的秘法之一。

坤山圣教諸弟子之中,大部分修煉天魔秘經,天魔秘經的優點便是門檻低,對資質的要求沒那么高。

有一些奇功,則需要極高的門檻,像這陰陽九轉訣便是其中之一。

這白玉田看來卻是資質不俗,其修為也夠深,算得上是二品頂峰了。

竟然是坤山圣教弟子,這才是真正的坤山圣教弟子!

坤山圣教弟子要把自己變成坤山圣教弟子。

原來,這竟然是坤山圣教的報復!

法空搖搖頭。

世事之奇,還真是突破了想象,這竟然是兩股力量,或者說,是一股力量?

難道害王妃們的也是坤山圣教?

法空心中生出感慨。

那么,逼自己離開神京,就是為了聚大宗師圍殺自己,而不是別的原因。

或者,也有別的原因,殺自己卻是最大的原因。

那自己是直接殺掉他?

他搖搖頭。

自己動手不妥當。

那就請別人動手吧。

他心緒流轉,一閃出現在了另一條小巷,徐徐步出,進入了朱雀大道。

朱雀大道上人群涌動,信王爺便在其中,兩人在一個賣玉雕的鋪子外相遇。

兩人輕頷首,沒有交流,只是各自拿一玉雕打量。

法空的聲音在他腦海響起:“王爺,綠衣內司的主事白玉田是坤山圣教弟子,下令內司屬下調查王爺與我。”

楚祥傳音入密:“調查我們?”

法空又拿起一座碧玉雕成的馬,淡淡道:“想栽贓陷害,是要逼走我,從而全力殺掉我。”

“竟然是坤山圣教弟子……”

“修煉的是陰陽九轉訣,坤山圣教的絕學之一,皇上應該知道。”

“好,我會拿下他。”楚祥沉聲道。

法空輕頷首,將這座玉馬收入袖中,拋給掌柜的一錠銀子,飄飄而去。

法空走在大街上,忽然一閃消失,出現在那座宅子外的一條小巷。

此時,白玉田正負手而行,身邊跟著四個中年護衛,神色警惕。

法空輕輕一撫臉龐,然后輕輕一抖。

下一刻,他已然變成了一個臉色枯黃的老者,身形佝僂,穿著灰色長衫,一步一步慢慢挪動腳步。

他氣息微弱,好像隨時會被風吹倒,顯然是大病之體,陷入了重病之中。

小如意功讓他變化如意。

時輪塔內有衣衫,他進入其中,換了衣衫再出來,在外面看來便是瞬間變化。

此時,白玉田五人已然迎面而來,看法空顫顫巍巍的走,并沒有放松警惕。

五人皆警惕的盯著他。

法空裝作什么也不知道,慢慢悠悠走,到了白玉田近前時停住,往旁邊讓了一下,捂著嘴輕輕咳嗽兩聲。

白玉田五人皺眉,貼著另一邊墻走,避免被他的咳嗽影響到。

誰知道他得了什么病,有可能是傳染性極強的奇癥,不能不小心避讓。

法空抬頭看一眼他們,目光落在白玉田身上,搖搖頭。

他目光迷離,嘆一口氣道:“老朽是內枯之癥,并不會傳染的。”

白玉田勉強笑笑。

一個中年護衛沉聲道:“老人家,這么重的病就別出來了,在家里好好養病不好嗎,何必出來擔著風險,摔一跤可不得了。”

法空笑了笑,嘆息道:“血光之災啊,你們五個,可得小心嘍。”

“嘿,你這老頭,竟然詛咒我們!”

“唉……,老朽也是一片好心。”法空搖頭嘆息道:“你們不聽,那也沒辦法。”

“老人家,你怎能斷定我們有血光之災?”白玉田擺擺手,阻止護衛們說話,微笑看著法空。

法空道:“你們身上有一股血氣,便是血光之災臨身之兆,可惜我這雙眼睛啊……”

他指了指自己迷離的雙眼:“看了太多的災厄,也自己也跟著倒霉。”

“老人家真能看到災厄?”白玉田笑道:“那說說我還有什么災?”

“殺身之禍。”法空盯著他,搖搖頭:“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吶。”

白玉田被法空的迷離目光盯得發毛。

法空雙眼卻忽然變成深邃,嘆道:“還是要積德的,老朽就言盡于此了,告辭。”

他說著話,慢慢悠悠挪著步子遠離。

白玉田臉上的笑容斂去,冷冷瞪著法空的背影。

“主事……”一個護衛低聲道:“這老家伙胡言亂語,甭管他!”

“哼哼。”白玉田冷冷道:“他真是偶爾碰上的,不是特意在此等我們的?”

“難道是別有用心之輩?!”另一個護衛沉聲道:“不過看他不像是練武之人。”

“不練武,卻可以練別的。”白玉田冷冷道:“況且也有收斂氣息的神功。”

四個護衛點頭。

心下不以為然。

能瞞得過自己五人的收斂氣息之法恐怕不是一般人具備的,那老家伙應該不是,主事多心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2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