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05章 陰謀

第305章 陰謀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05章 陰謀

“幾位王妃?”

“我所遇到的,已經有三位王妃生病了?”法空皺眉道:“如果病了一個王妃,不算什么,兩位王妃,也可能是碰巧,三位王妃的話……還有十五公主殿下。”

“師兄覺得,她們病得蹊蹺?”

“看起來沒什么。”法空若有所思:“她們的病各不相同,但人數太多了。”

寧真真點點頭。

她先前沒怎么在意,這會兒聽法空這么一說,也隱隱覺得不太對勁了。

“師兄覺得是有人暗算?”寧真真蹙眉,絕美的臉龐慢慢肅然。

兩人坐在明亮的燈光下,月光與燈光一起照著他們的臉龐,寧真真的臉宛如一塊羊脂白玉雕成,晶瑩溫潤。

法空輕輕點頭:“我沒證據,但隱隱有一種直覺,確實是人為所致。”

“這些病都是疑難雜癥,想弄出這樣的病,可不是一般手段能做到的。”寧真真道。

法空道:“靜北王妃是中毒,信王妃與逸王妃不是毒。”

如果是毒的話,他能感覺得出來,可她們的病并不是毒。

他的回春咒便如一個定位器,他坐在院子里,天眼通可以清晰看到逸王府的細微動靜。

以金晴看透了孟雨妃的身體,看到了她身體的變化,并不是中毒,確實是一種奇癥。

這就很奇怪了。

許妙如與楚祥不是相親,不是媒妁之言,靜北王妃也不是媒妁之言,她們得了奇癥并不算出奇,畢竟天下的病癥無數,她們兩個為何不能得?

可逸王妃孟雨妃就不同,據他所知,孟雨妃是一位將軍的千金小姐,大家閨秀。

身體是絕對健康的。

皇子選妃,也是有其章程,健康是首要標準,需要篩選三代之內可有遺傳病之家族。

一旦三代之內有先天之病癥,則直接淘汰。

一批一批的篩選,與皇帝的選妃差不了多少,最終孟雨妃這個將軍之女入選其中之一,最終被楚云相中,選為王妃。

所以說孟雨妃得奇癥的機率太小。

至于十五公主楚靈,可以算是意外,關鍵還是三位王妃,讓法空的感覺很怪。

沒到一品的時候,他直覺沒覺察到異樣,現在到了一品,便感覺到不對勁,這其中蘊著莫名的兇險,是針對王妃的陰謀。

難道又是坤山圣教?

他皺眉沉思。

寧真真道:“師兄覺得是坤山圣教?”

“難說。”法空想了想,還是沒辦法確定。

直覺只能隱隱覺得不妥,卻很模糊,沒辦法感應到底是誰下的手。

他雙眼忽然變得深邃,定定看著寧真真。

寧真真坦然看他。

法空很愉收回了天眼通,搖搖頭:“沒有消息,看來要慢慢來,不能急了。”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寧真真緊繃著玉臉:“專門針對王妃耍陰謀。”

不針對男人,卻針對女人下手,這手段太過陰毒下作了。

法空道:“如果不是坤山圣教,那倒是有趣了。”

不是坤山圣教的話,那就是另一股勢力,竟然敢陰謀暗算王妃,與皇室有深仇大恨,還有足夠陰毒的手段。

就是不知道自己壞了他們的好事,會不會受到報復,還是先下手為強的好。

“陰謀?”楚靈驚奇的道:“針對皇嫂們的陰謀?”

法空道:“這是我的直覺,不過我人單力薄,只能感覺到,卻沒辦法查證。”

“不可能吧?”楚靈半信半疑,覺得這個想法太離譜,太異想天開。

她中午吃過飯,再次來到金剛寺外院找法空,又要磨著法空給楚祥想辦法。

法空便岔開了話題,談到了逸王妃奇癥之事,說了自己的推測。

其實不外乎是給皇帝提一個醒,讓皇帝出手查一查。

根本原因不是討好皇帝,而是借皇帝之手將這股力量鏟除掉,免得報復到自己身上。

自己壞了他們的事,不能等他們報復,要主動出擊,搶在他們報復之前收拾了他們才好。

“世事無奇不有。”法空搖頭道:“只有想不到而已,可惜我沒有余力查一查,只能當做什么也不知道了。”

“大師,你怎能這樣呢!”楚靈不滿的嬌嗔。

兩人正坐在他的小院石桌旁,林飛揚送上四碟下酒菜,一壇杏花酒。

楚靈最喜的便是杏花酒。

徐青蘿這一次卻沒有站在一旁,而是沉浸于練功中。

她現在開始癡迷練功。

找到了最佳的練功之法后,她便開始了突飛猛進一日千里之路,拳法每練一遍,精進一分,沒有一遍不如此。

周陽與周雨看得心驚。

他們沒想到武功還能這么練,練得這么快,感覺自己就像是笨蛋一樣。

明明他們的資質也是卓絕的。

法寧看得心驚膽顫,卻沒有阻止,只是盯著看,想弄明白徐青蘿終究是怎么做到的。

法空笑道:“我怎樣了?”

“既然有人陰謀害皇嫂們,那大師怎能袖手旁觀?”

“殿下,我為何不能袖手旁觀呢?我跟他們非親非故,為何要救她們?因為她們是王妃,就要我去救?”

“大師你的慈悲心呢?”

“這個天下,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死去,有無數無辜之人慘死,我若是一一都去救,恐怕什么也甭做了,各有各的緣法,我還是管好自己吧。”

楚靈哼道:“你是真一點兒沒有救人于水火的慈悲之心,還得道高僧呢!”

法空笑了笑:“殿下,此事恕我能為力,說實話我也用過神通了,免得你咄咄逼人的抱怨。”

“誰咄咄逼人的抱怨啦。”楚靈不滿意他的說辭。

法空道:“用神通看過之后,一無所得,所以也沒有辦法了。”

“九哥的事你沒辦法,這件事也沒辦法。”楚靈斜睨著他。

法空點頭。

楚靈哼一聲:“你這個神僧名不符實。”

“確實如此。”法空點點頭:“我不是無所不能的,所以不敢稱神僧。”

楚靈道:“那我來想辦法。”

法空合什:“那就恕不遠送了。”

“我還沒想走呢。”楚靈道:“酒還沒喝足,來,敬你一杯。”

法空失笑:“敬我一杯?”

“你雖然沒那么強,可畢竟給了我這個消息,多謝你了。”楚靈舉起碧玉杯一飲而盡。

法空笑著點頭應下:“那我便收下這份謝意。”

他也一飲而盡。

“九哥的事……”

“來,喝酒!”法空親自給她斟了一杯。

楚靈不滿的瞪著他,靈動的雙眸一眨不眨。

法空笑著斟滿兩只碧玉杯,杯中酒明亮澄澈,觀之如置身于清泉之中。

“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

“殿下恕罪,貧僧實在無能為力。”

“父皇不會怎么樣你的。”楚靈勸道:“跟你說吧,父皇向來是問心的,既問事也問心,如果你沒有壞心,只是想助九哥一臂之力,父皇絕不會怪罪。”

法空失笑。

“你笑什么?”

“殿下太過天真了。”法空搖頭道:“所謂問心,是最不靠譜的事,我是一片公心,別人卻覺得是別有所圖,我怎能證明自己是一片公心?”

“殿下你不是想說,自己一片公心,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何須多說吧?”

“是。”

“可皇上認為你居心叵測,那你又何為?”

“父皇英明神武,絕不會看錯。”

法空又笑了。

楚靈哼一聲,知道自己被駁倒了,不服氣的道:“那你就看著九哥倒霉吧。”

“信王爺吉人天相,自有天佑,不必貧僧我多加摻合。”法空微笑道:“殿下你也不必多操心。”

“走啦!”楚靈覺得話不投機半句多,一飲而盡之后轉身便走。

兩人喝著喝著酒便會不歡而散,這幾天已經不下三次了。

她剛要出門,楚祥恰好從外面進來,看到了她,疑惑的看她一眼。

楚靈上前笑道:“九哥,你怎來啦?”

“過來找大師有事,小妹,你怎過來了?”楚祥疑惑的道:“你常過來?”

“我是偶爾過來。”楚靈忙道。

她忽然想到法空桌上還有酒,如果九哥過去,一定會看到兩只碧玉杯,一定會猜到自己又喝酒了。

為了喝酒的事,已經被九哥說了兩遍,不想再被他嘮叨了,于是便道:“九哥,正好有事跟你說,我們先走吧。”

“小妹你等我一下。”楚祥點點頭:“我先跟大師說兩句話,馬上過來。”

他說罷加快腳步,朝著法空的院子而去。

“九哥……”楚靈忙招呼。

可楚祥根本沒停,大步流星而行,眨眼消失在她視野,急得她忙跟上去。

她追上楚祥,無奈的跟著他來到了法空小院里,發現小院石桌已經被收拾。

林飛揚的動作極快。

她長舒一口氣。

法空看她又回來了,微微一笑。

楚靈瞪他一眼。

楚祥道:“大師,果然有人開始忍不住了,開始在朝廷上鼓動彈章之外,我發現有刺客的影子,正在盤道呢。”

法空看一眼楚靈。

楚祥笑道:“此事不必瞞著小妹,小妹不會多嘴。”

楚靈道:“九哥,我多嘴什么呀?不明白你們的意思。”

法空笑道:“王爺,東西帶來了嗎?”

“給。”楚祥從袖子里掏出一個小扁匣子:“大師要這個,難道是想過去看看?”

“是。”法空點點頭:“剛來神京開始的時候,確實大開眼界,可時間久了,便有些麻木,需要一些新鮮刺激。”

“多走走確實有好處。”楚祥點頭。

楚靈盯著法空手里的匣子看,發現法空直接塞回他自己的袖子里,沒有打開的意思,也沒有解答這是什么的意思。

PS:更新完畢,各位大佬,新的一個月開始啦,繼續努力寫,希望繼續得到各位大佬的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