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96章 聞戰

第296章 聞戰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96章 聞戰

出了金剛寺外院的大門,楚靈還氣哼哼的。

“小妹,你呀……”

“九哥,他也忒過份了吧,皇祖母不過是想見他一面,對旁人來說是求都求不來的恩榮,偏偏他還這般推三阻四的。”

“大師也是有自己的顧慮。”

“不就是怕父皇怪罪嘛,他身為有大神通的高僧,何必這么怕父皇,一點兒沒有風骨!”

楚祥笑了。

楚靈疑惑看著他,不知他為何而笑。

楚祥忙擺手,止住了笑。

“九哥,你笑什么啊!”楚靈不解的道:“我說話有這么好笑嗎?”

“就是想到了風骨兩個字,想到一些有趣的事。”

“什么有趣的事?”

“我們神京是有不少高僧的,很多高僧都是有很有風骨的,可是呢,父皇一召見,在大殿上便原形畢露。”

楚靈不解的道:“他們這些高僧至少應該都有很深的定力吧?”

“嘿,定力再強,面對強大的力量,仍舊不堪一擊,就像一艘小船在暴風雨中,再有定力又有何用?”

“他們出丑了?”

“或者面如土色,或者蒼白如紙,甚至渾身發抖,最終被父皇逐出大殿。”

“父皇這是……?”

“父皇當然是用了秘術,以勢壓人。”楚祥搖頭道:“所以所謂的風骨,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是不值一提的,憑著不怕死是沒用的。”

有些高僧確實佛法高深,看破了生死超脫了生死,可這并沒有什么用。

在如今這個時代號稱末法時期,真正的佛法修行已經末落。

沒有佛法修行,心境只是心境,沒有修行跟隨便如沙子上的樓閣,不甘一擊。

據說多數佛法的真正修持之法已經絕傳,而從法空大師那里知道,便是金剛寺也是絕傳的。

大雷音寺可能還有真傳,但天下各寺,有真傳的罕之又罕。

所以父皇對佛門頗為不屑,只是維持表面的客氣而已,也是看在大雪山宗的面子上。

如果不是大雪山宗,天下佛寺恐怕至少要沒落十之八九。

“死都不怕,還有什么可怕的?”楚靈不解。

楚祥笑了笑:“小妹你,你也是不怕死的吧?可照樣有怕的東西吧?”

“……是。”

“父皇的秘法便是針對恐懼,直抵對方心底最深處的恐懼,即使是高僧,也不是無懈可擊的,按照父皇的說法,沒有無懈可擊的心靈。”

“父皇也太壞了吧。”

“所以最聰明的便是法空大師。”楚祥搖頭道:“小妹你是不是覺得法空大師膽小,太過謹小慎微?”

“哼。”楚靈輕哼一聲。

法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沒辦法說這些,不過總感覺他的所做所為與自己所想不一樣,讓自己很失望。

沒見面的時候,覺得他神秘莫測,見第一面的時候,覺得他風采過人,讓人心折。

可后來見得多了,便發現他普普通通,跟外表看上去的高大上截然不同。

從容可以看成是溫吞吞的,謹慎可以看成是膽小,淡泊可以看成是沒進取之心。

“你呀……”楚祥搖頭:“凈是些小聰明,看著機靈,其實歷練不足,浮躁淺薄。”

楚靈明眸瞪大。

楚祥道:“小妹,你如果有法空大師這般神通,這般修為,恐怕早就傲氣沖天,俯視眾生了,是不是?”

“……恃才傲物嘛,只要有可恃之處,也沒什么吧。”楚靈哼道。

她對楚祥的評價很不滿。

浮躁淺薄?

自己哪里浮躁啦?

哪里淺薄了!

楚祥搖頭道:“那是因為你根本不知道父皇有多強大,父皇行事有多厲害,所以你總覺得得罪了父皇無所謂,因為父皇寵你,你便會忽略了父皇的脾氣。”

楚靈不服氣:“父皇難道還真會殺他不成?又是賜號給他,又是寫額匾給他,怎么可能殺他嘛,何必怕成那樣!”

“不必殺他,只要壓一壓他們金剛寺,就夠他受的。”楚祥搖頭道:“你呀……,不知世事艱難,金枝玉葉,以為世間的苦只有病痛,不知還有各種各樣的苦。”

楚靈明眸閃動,若有所思。

她因為身體太弱,一直呆在靈云宮,很少去外面,所以見識到的智慧都是讀書所得。

揣摩人心揣摩世事,卻失之真切。

“這么說,他不是膽子小,是因為責任重?”

“小妹你悟性不錯!”

“身為神僧,這么束手束腳的,實在不痛快。”楚靈搖頭:“我想象中的神僧可不是這樣。”

“現實與想象的永遠是有差距的。”楚祥看她悟性這么高,也喜歡多教教她:“想象的世界永遠是簡單的,真實的世界遠比那復雜得多,盤根錯節,因果糾纏,宛如一張巨網罩住了每一個人,牽一發而動全身,法空大師即使看破紅塵,可身在紅塵,怎么可能超脫于外?”

“唔……”

“小妹你想想看吧,如果大師得罪了父皇,父皇壓制金剛寺,他難道要刺殺父皇不成?他如果不想金剛寺跟著陪葬,就不能如此肆意,那他還有什么辦法?”

“刺殺我們?”

“那真要魚死網破?不至于到那一步。”

“有什么辦法?”

“所以,大師現在不想得罪父皇,父皇呢,輕易也不會逼大師,畢竟也怕惹急了,令大師索性放下一切,直接跑到大永或者大云那邊。”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著話。

大街上不停的有人與車經過,繁華熱鬧。

“逼急了他,真會一走了之?”

“為何不能呢?”楚祥搖頭道:“大師畢竟身負神通的,一個神足通,怕是父皇也沒辦法阻攔。”

“這倒也是。”楚靈點點頭:“這么說,我是誤會他啦,不見皇祖母是對的?”

“是。”楚祥點頭。

楚靈嘆口氣:“可是皇祖母很失望,對他很欽佩,很想見一面的。”

“往后能見到的。”楚祥道。

楚靈搖頭:“實在不明白,父皇為何不讓法空大師見皇祖母,有必要這么忌諱嘛。”

“父皇的戒心很嚴的,而且父皇行事更加謹慎小心。”楚祥笑著搖頭:“你不覺得他們很像嗎?”

楚靈一怔。

“父皇身為皇帝,武功還是天下第一,可你看父皇何時肆意行事過?不是一樣的謹慎小心?時時警惕?”

“……弄不懂他們。”楚靈擺擺玉手:“算了算了,我是沒辦法了!”

此時的金剛寺外院,法空搖頭微笑。

心眼所見,已然將兩人所言所行盡收腦海。

信王爺還是很明白自己的,知道自己的處境,所以能理解自己的選擇,堪為知己了。

楚靈確實機敏,悟性也高。

不過身為金枝玉葉的公主,從來不必考慮別人想什么,都是別人要考慮她想什么,所以智慧有限。

但憑她的悟性,又在楚祥身邊,智慧會突飛猛進的增漲。

他這時看到了寺門外出現了三道身影,卻是一個男子陪著李靜純與李心薇。

法空一想便知道,這國字臉,一臉正氣威嚴的中年男子應該就是李政元了,工科左給事中,七品。

雖然只是七品,可是科道給事中是親近皇帝的清貴位子,職低而權重。

林飛揚正端著點心出來,他招招手,又指了指外面。

林飛揚放下點心,一閃消失。

下一刻出現在寺門口,拉開了大門,請李政元一家三口進寺。

法空出現在放生池旁,合什微笑。

三人合什深深行禮。

眾人坐到旁邊的石桌邊,徐青蘿奉上茶茗,捧著檀木托盤站在一旁。

李政元先說了一番感謝之語,法空笑著客氣兩句。

喝了兩口茶,李政元看向李靜純與李心薇。

兩女識趣的起身,前往放生池邊看蓮花。

法空笑道:“李大人可是有什么要事?”

“有些事,還是提前跟大師說一句,應該有些用處。”

“隨我來。”法空起身,帶著李政元穿過月亮門,來到了自己的小院,坐到桌邊。

徐青蘿將他們的茶盞挪過來,繼續抱著檀木盤站在一旁。

李政元看她一眼,見法空沒有攆人的意思,也不再多言,撫髯緩緩道:“大師知道南監察司的事吧?”

法空道:“說要撤消南監察司的建立,是吧?”

“現在又復提此議。”李政元搖頭道:“大師應該知道,其實南監察司成立就是為了神武府。”

法空點點頭。

南監察司不是綠衣外司綠衣內司這般只針對武林中人犯禁。

南監察司成立之后,職責是監察整個武林,各宗各派每個弟子都要在南監察司登記在冊。

同時還能號令天下所有武林高手。

其實無異于一統武林,成為武林盟主。

此舉開了先河,至今還沒有能一統武林的。

南監察司一旦成立,神武府就沒那么重要了,可以直接用綠衣內司取而代之。

依照法空的理解,神武府與前世的武警差不多。

神武府是大乾初建之時,武林紛亂,為了鎮懾武林群雄不作亂而設。

大乾太平之后,神武府的地位便有些尷尬。

“南監察司一旦成立,神武府便要并入兵部,從而成為最精銳的力量,其戰場便從民間轉到了殺場。”

“嗯。”

“可為何要將神武府轉入兵部呢?”李政元緩緩道:“大師可以猜一猜。”

法空皺眉:“戰爭?”

李政元笑而不語:“剩下的話,我職責在身,便不能多言了。”

“……多謝李大人。”法空緩緩點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1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