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91章 不見

第291章 不見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91章 不見

終于踏入一品,孜孜以求的一品,他喜悅不勝。

不像前面的幾品,隨隨便便就抵達,一品是他辛苦了很久才終于達到。

越是辛苦得來的,越是成就感滿滿,喜悅越濃烈。

一品之后,意味著自己的攻擊手段能夠威脅到一品,在當今天下已經是頂尖之列。

當然,這距離天下無敵還遙遠得很,就像前世踏入億萬富豪的行列,可距離首富還差得很遠,甚至可能是遙不可及。

不過盡管差首富很遠,億萬富豪照樣很快樂。

現在也是一樣。

自保之力徹底有了,不必再像從前那么謹小慎微,那么憋屈了,可以大聲的說話了。

他抬頭看一眼敲鐘橫木上瞇眼睛打盹的慧靈和尚,感受到慧靈和尚的強烈磁場,還有相鄰的至淵和尚。

他能清晰感覺到他們的位置,還有他們的強弱,至淵和尚確實更勝慧靈和尚一籌

這是修為的差距,能清晰感應到。

如此說來,一品高手之間在打之前,已經彼此知道對方的實力深淺。

所以當初在大雪山,那個大永的一品高手感應到金剛寺兩個一品的存在之后,直接轉身離開。

他顯然是感應到自己修為不如。

同是一品,修為有差距,卻并不能說強一定能勝弱,就像足球比賽,即使有差距,勝負也不能十足把握。

一旦廝殺便有風險。

所以一品高手之間很少動手,只用來威懾。

“師父,有什么喜事嗎?”徐青蘿端來茶茗,笑盈盈的問。

法空打量她一眼:“不是在練功嗎?怎跑過來了?又偷懶!”

徐青蘿忙道:“師父,我剛練完一套拳法,正歇一歇呢,順便過來看看師父。”

“三心二意。”法空一點兒不領情:“練功跟上刑似的,怎可能練好。”

“師父,我快找到適合自己的練法了。”徐青蘿道:“到時候一定突飛猛進!”

“到時候再說罷。”法空接過茶茗:“練功去!”

“是——!”徐青蘿跺跺腳,端著檀木盤跑出去了。

法空揭盞輕吹一口熱氣,啜一口茶,無奈的搖搖頭:徐青蘿這個徒弟不喜歡練功。

也難怪周陽一直不忿。

不過徐青蘿確實太過聰明,智慧天生,如果真被她找到了適合她自己的修煉方式,確實會突飛猛進。

到時候周陽被超過,一定會更不忿,一定會更努力,兩人爭來爭去,有利于奮進。

這些天才人物,如果任由他們慢悠悠的修煉,速度是快,卻遠遠沒有這么比對著快。

潛力是需要激發的。

法空正在喝茶細品一品之妙時,楚祥與楚靈已經回到了禁宮,來到永和宮。

楚祥提著那壇神水,來到永和宮內。

太后正在前院,躺在椅子上曬太陽。

明媚的陽光照在她身上,一身刺著金鳳凰的宮裝,頭戴金步搖,當真富貴之氣逼人。

旁邊垂手站著一個俊秀的內侍,身穿紫衣,手執拂塵,一動不動如一株青松。

九個彩衣宮女圍在一旁。

有的在說笑話給太后聽。

有的在打理周圍的花圃樹枝。

有的端茶送水。

有的剝瓜果。

看到他們進來,太后起身招招手,笑呵呵的道:“靈兒丫頭,祥兒,過來。”

兩人來到近前。

楚祥遞上那壇神水。

旁邊一個俊秀小內侍上前接過來。

楚祥看一眼這小內侍:“皇祖母,這是……?”

“哦,老龔的徒弟,姓譚,譚永倫。”

“譚永倫……”楚祥點點頭。

腦海里并沒有這個譚永倫,所以他是龔群英的徒弟,卻不是坤山圣教的弟子。

“老龔的徒弟呀……”楚靈好奇的打量著譚永倫。

譚永倫提著一壇神水,靜靜站立,任由楚靈與楚祥打量與審視,平靜從容。

“不錯不錯。”楚靈笑道:“我喜歡這個小內侍,比老龔看著順眼多啦。”

“靈兒丫頭,大師如何說?”

“……他說,機緣不夠,時機不到。”

“暫時不能相見?”

“……是。”

“唉——!”太后露出失望神色,搖搖頭:“我估摸著就是如此了。”

“關鍵還是父皇那邊,父皇如果不吐口,我看他是不會見皇祖母你的,這大師的膽子忒小。”

楚祥忙道:“皇祖母,此事不必急,法空大師他就在神京,又跑不了,今天不見明天見,早晚能見到的。”

“你說得好聽,我都多大年紀了,指不定晚上一覺睡過去,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皇祖母你身體健旺,哪有的事!”楚祥笑著搖頭:“況且有神水在,你想死都難。”

“哼,你這

小子,年紀輕,所以體會不到我的心境。”太后擺擺手道:“行啦,事情辦成了?”

“是。”楚祥收斂笑容,肅然點頭。

再怎么說,龔群英也是永和宮的總管,皇祖母的心腹,殺了不宜顯露喜色。

“唉——!”太后惆悵的嘆一口氣:“厚葬了他罷,畢竟是主仆一場,不管因為什么原因,救我性命是真的。”

“未必是真。”楚祥肅然道:“很可能是他們弄出的局面,從而給他救皇祖母你的機會,原本就其心不正,不管做什么都是別有用心的。”

太后蹙眉。

楚靈這會兒聽明白了,忙道:“皇祖母,原來九哥跟你稟報過了啊,你是同意的。”

“如果不是皇祖母同意,我怎敢動手。”

“皇祖母,是老龔忽然偷襲,要不是九哥機靈,我們兩個都要沒了小命!”

“唉——!”太后的心情不好,煩躁的嘆口氣:“我是真老了,縱使知道老龔他那般,還是忍不住想著他的好,數十年的日子好像就在跟前。”

楚靈道:“九哥你提前知道老龔有問題,……明白了,是大師所說,然后跟皇祖母稟報。”

楚祥點點頭。

太后道:“能交好這樣一位神僧,祥兒你的運道倒是不錯,我更想見一見法空大師了。”

楚靈明眸轉了轉:“皇祖母,我有一個主意。”

“說來聽聽。”

“山不見外,我去見山,皇祖母你直接去金剛寺外院,他不想見也不成了,這樣父皇也沒辦法怪罪他。”

“唔……”

“小妹,別胡鬧!”楚祥皺眉輕哼。

楚靈笑嘻嘻的:“父皇難道還敢怪罪皇祖母不成?”

“胡鬧!”楚祥沉聲道。

這是陷法空大師于不利境地。

太后擺擺斷他的話:“胡鬧什么胡鬧,我覺得靈兒丫頭這主意甚好。”

“皇祖母……”

“就這么定了罷,我確實想見識一下法空大師的風采。”太后感慨道:“這一次如果不是他,祥兒你呀……”

楚祥無奈的瞪一眼楚靈。

楚靈裝作沒看到。

“你可不準給他通風報信!”太后看向楚祥:“要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是。”

“那現在就出發吧,免得你亂來。”太后笑道:“譚永倫,準備一下,我要出宮!”

“皇祖母!”楚祥忙道:“您真要出宮,小妹她一定要挨罵的,您身子骨還沒好利落呢,怎能擅動鳳駕!”

皇祖母還病著,雖然神水壓制了咳嗽,可并沒有徹底治愈,如果再有反復,提出這主意的十五妹罪過就大了。

縱使父皇母后寵她,也不能輕饒她。

最輕的也是閉門自省,甭想再出宮一步了,這對她來說便是酷刑。

“嗯,這倒也是。”太后輕頷首:“那靈兒丫頭,你就別跟去了,讓祥兒跟著我。”

“皇祖母——!”楚靈不滿的道:“我要去的,到時候皇祖母替我求情便是啦,有神水在,不會有問題的,別忘了帶著那壇神水。”

“也罷。”太后點頭。

于是一行六人出了宮。

他們帶了三個人,除了俊秀的譚永倫,還有兩個大宗師,是禁宮供奉。

這兩個大宗師一個是苦著臉的老翁,好像莊稼欠收的老農民,身形削瘦矮小,一臉的溝壑。

另一個是笑呵呵的矮胖子,很像慧靈老和尚,臉上一直掛著笑容,仿佛無事不可笑。

有三個大宗師跟著,在城內已經可以橫行無忌。

太后出宮,沒有人敢阻攔。

他們一行來到了金剛寺外院,看外面排著長隊的香客,太后更加殷切的想見法空。

林飛揚迎出來,說住持已經返回大雪山金剛寺,思念金剛寺,要回去看一看。

“怎么忽然回大雪山啦?”楚靈不滿的道:“早不走晚不走,這么巧?”

林飛揚道:“巧就對了!”

楚祥緩緩道:“看來大師是故意避開的。”

“王爺英明。”林飛揚道,沖太后抱抱拳:“住持說了,請太后娘娘恕他無禮,有緣自會相見。”

“唉——!”太后已經做了一身尋常人打扮,衣衫比在宮里的富麗堂皇差了太多,看上去便是一個富家老太太,遺憾的嘆口氣:“既然如此,就不勉強大師了,罷了,我們回宮吧。”

楚靈道:“大師不是藏在這里躲著不見吧?”

林飛揚哼道:“殿下不信可以搜一搜,青蘿與周陽還有法寧都隨他回去了。”

“那我們也回去吧。”楚祥道。

他們一行人離開了金剛寺外院,返回禁宮。

法空一行四人則飄飄而行,正在奔往大雪山的路上。

兩邊道路的樹木飛快往后掠走,徐青蘿大眼睛閃閃放光看著風景,很想仰天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