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82章 否決

第282章 否決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82章 否決

法空搖搖頭。

楚祥忙道:“跟老秦聯手也除不掉他?”

“除不掉。”

“那……”

“看來只能稟明皇上了。”法空道。

“父皇……”楚祥露出苦笑。

法空靜靜看著他。

楚祥道:“父皇對大師的天眼通是不怎么相信的,上一次的事,父皇直接駁回,讓我好好做事,別聽風就是雨。”

法空能找得到坤山圣教的總壇,但攻入總壇需要足夠多的高手,尤其是大宗師。

楚祥跟皇上稟報,請求調動三大宗的大宗師們一起攻入坤山圣教總壇,被皇上斷然否決。

網址p://m.biqugexsw.

并批評他是異想天開,太過輕信他人。

且告誡他一家之言不可采。

偏聽則暗兼聽則明。

他對皇上的獨斷專行很不滿,可皇帝便是皇帝,他即使竭力爭取,甚至吵起來,還是沒辦法改變皇上的決斷。

他一直沒好意思跟法空說這件事,正想辦法勸服皇上。

可惜進展甚微,甚至惹怒了皇上怒斥了他一通。

法空若有所思:“原來如此,……如此的話,不稟明皇上,那只有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

“最近不要入宮。”法空道:“說不定他忍不住……”

他說著話,深邃如古潭的雙眼繼續盯著楚祥看。

最終輕輕點頭:“他確實會忍不住出宮來刺殺王爺你。”

“這是非要殺了我?”楚祥道。

法空若有所思:“看來不僅僅是為了私仇,應該還是因為王爺你自己。”

信王雖然不受寵,可他是九門提督。

“他如果敢來的話,那就讓他有來無回!”楚祥哼道。

法空沉吟道:“大宗師……”

他在想,自己的定身咒威力是越來越強,可仍舊對大宗師的束縛時間很短。

關鍵是自己還沒能踏入一品。

一品距離自己只差了一層紙,輕輕一捅就能捅破才對,可還是沒能捅破。

金缽的妙蘊讓自己對天地世間的運行有越來越多的妙悟,卻還是沒能徹底明心見性。

差了這一點兒,令定身咒的威力差了很多。

他忽然結不動山印。

楚祥頓時覺察到浩瀚力量降臨,束縛自身,于是情不自禁的輕輕一掙。

沒能掙開。

再凝神一掙。

還是沒能掙開。

這浩瀚力量確實驚人,堅凝純粹,宛如鐵板一樣把自己死死固定在原地。

法空道:“王爺試試能多久脫困。”

“嘿!”楚祥吐氣開聲,雙眼怒凸,衣衫猛的如皮球般鼓起。

“砰!”炸響聲中,楚祥松一口氣。

終于掙脫了這無形的束縛。

法空道:“王爺,再來。”

他結不動山印,再施定身咒。

“砰!”楚祥身體再次傳來悶響,衣衫猛的鼓起然后慢慢平伏下去。

法空沉吟著點點頭:“王爺你的修為估計與那老龔差了一半,然后再加上我的定身咒,可以一試。”

通過再次試驗,定身咒又變強了,還是可以困住一品高手片刻的,須臾之間足夠以弱勝強了。

“我們兩個?”楚祥道。

法空點點頭:“我們要搶先動手,否則勝負難料,在他猝不及防之際出手。”

“可是大師,我們兩個的話……”楚祥遲疑:“太冒險了吧?”

大宗師的護體罡氣是極堅韌的,而且法空不到大宗師,沒辦法交手,只能用定身咒輔助。

自己在短時間內恐怕破不開老龔的護身罡氣。

法空緩緩道:“足矣!”

“……行。”楚祥見他如此,只好咬咬牙。

法空大師算無遺策,既然他說足矣,那就冒險一試罷。

李鶯輕聲道:“大師,要不要我幫忙?”

此舉既交好法空,也能交好楚祥,信王雖然馬上便要倒霉的樣子,所有人都知道最好別沾上信王,可她卻是蠢蠢欲動。

不冒險一搏,殘天道的出路何在?

這個老龔應該是坤山圣教的高層,滅掉一個,對坤山圣教來說便減一分威脅。

當然,如果能從老龔這里有所得,那就更好了。

她已經摸清法空的脾氣。

想從法空這里得到好處,那就要付出足夠的誠意,出手幫忙也算是誠意。

而且還是冒險出手,更是誠意十足。

楚祥看向李鶯。

頭一次正眼打量李鶯。

先前李鶯跟他行禮,他只是敷衍似的回禮,純粹是看在法空的面子上。

換了在別處,他根本不會搭理。

他對于女人是向來敬而遠之,尤其是李鶯這般絕色美人,更是能避多遠就多遠。

法空搖頭:“李少主,這一次對付的是大宗師,而且是頂尖的大宗師。”

李鶯道:“我不行的話,可以找我們道中的大宗師,至少能調來五個大宗師。”

“……算了。”法空道。

楚祥笑道:“大師,這位是……?”

“殘天道的李少主。”

“殘天道……”楚祥搖搖頭。

對付老龔是先斬后奏,雖然不能殺,但動手已經是大忌,畢竟是內廷之人。

自己還好,如果是外人對內廷之人出手,那麻煩就大了,一定被內廷所針對。

即使這一次啞巴吃黃蓮,可內廷之人都是些小心眼,一定會記恨在心。

他們是父皇的身邊人,有時候偶爾一句閑話,就無形中上了眼藥。

如果聯合殘天道的高手對付老龔,那自己便是自討苦吃,一定會群起而攻之。

殘天道也要跟著倒霉。

不過法空大師則不同,父皇對法空大師本就不怎么待見,內廷之人甚至不敢在父皇跟前提起法空大師。

李鶯見楚祥不答應,看向法空:“大師……”

法空道:“李少主,如果真答應讓你幫忙,那便是坑了你們殘天道,我們要對付的是內廷之人。”

李鶯輕輕點頭:“我知道。”

法空眉頭一挑。

原本還以為李鶯不知內廷的厲害,她卻是知道的。

這就難能可貴了。

李鶯道:“我知道對內廷之人出手是大忌,可比起被內廷惦記,大師你的安危更重要。”

法空失笑道:“李少主的好意我心領了。”

李鶯這話說得太直白有拍馬之嫌,但她雙眼澄澈,神情誠懇而平靜,毫無諂媚之意。

他聽明白了李鶯的意思。

這是勸自己別冒這個險,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而且,她的重要不是自己,而是的神通,比起內廷的敵意,自己的神通對殘天道更重要。

沒有自己神通相助,殘天道能不能過得了眼前這一關都難說,哪顧得上內廷?

李鶯抿嘴笑笑。

法空大師是聰明人,不會誤會自己的意思。

楚祥笑道:“李少主的好意,本王也心領了,不過此事確實不宜外人插手。”

他目光在法空與李鶯之間流轉,嘴角掛著一縷奇異笑容。

“是。”李鶯知道還是因為身份,自己魔宗殘天道的身份讓信王爺有所顧忌。

楚祥看向法空:“大師,那我們就試一試?”

法空緩緩點頭:“王爺務必一擊而殺,不能讓他施展碧血化生訣。”

最關鍵的是這老龔的記憶之珠。

“沒問題。”楚祥沉聲道:“大師給我爭取兩次呼吸時間,我足以調動全部力量。”

法空緩緩點頭。

“那我便把他們送回去。”楚祥道:“送到內廷。”

法空合什。

楚祥沖李鶯輕頷首,一躍而起,提著趙明澤與秦玄清翩然而去,消失不見。

李鶯不解的看向法空。

這位法空大師謹慎求穩,絕不輕易冒險,可謂是極怕死的。

可這件事顯然是冒險之舉,禁宮的老太監跟他八竿子打不著,即使是坤山圣教的高手。

而且還是大宗師中頂尖高手,對法空大師來說太危險了,為何還要冒此奇險?

法空道:“這老龔身上說不定就蘊含著他們隱藏之法,有利于你們破局。”

“真有可能?”

“他修為如此之精絕,而且年紀這么大,還在如此腹心之地,很可能是坤山圣教的高層。”

“坤山圣教高層會離開總壇,來到禁宮潛伏,做這種危險之事?”

一般的高層都不會冒這種險了。

潛伏的往往都是有野心不甘平庸的小卒子,想以命搏一個大功,徹底改變自己的命運。

“別的高層不會,但坤山圣教……”法空搖頭:“不能以常理度之的。”

慕容師還是坤山十二星主之一呢,地位絕對不低,還不是從小潛伏于魔宗澄海道中。

“真不需要我幫忙?”李鶯問。

法空搖頭。

“……好吧,那我便等大師的好消息了。”李鶯合什一禮,告辭離開。

徐青蘿看著她消失,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法空。

法空道:“怎么了?”

“師父,你真要跟大宗師交手?”徐青蘿擔憂的道:“而且還是太后永和宮的總管?”

法空點頭。

徐青蘿道:“那皇上會不會怪罪?畢竟可是位高權重的總管啊,……便是皇上不追究,太后那邊也不會罷休的。”

太后會心里不舒服,不管這個總管是不是內奸,動手也是自己動手,而不是勞煩別人動手。

對永和宮的總管動手,那無異于打太后的臉,太后再寬和也不會罷休的,否則,永和宮的人會怎么想?

“那只能想辦法把太后的病治好了。”法空道。

一件事纏著一件事,為了對付坤山圣教,自己付出的辛苦太多了。

所以一定要把坤山圣教滅掉的。

否則對不起自己這一番辛苦。

“怎么治?”徐青蘿好奇的道:“師父你不想進禁宮,皇上也不會讓太后出來的。”

“只能通過十五殿下了。”

“神水?”

法空緩緩點頭。

如果只是慢性病的話,神水應該足夠了。

但太后的飲食絕對是嚴密監視的,神水很難被太后喝到,這便要楚靈出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