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60章 虛晃

第260章 虛晃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60章 虛晃

法空對現在的局面有所預料,并沒放心上。

神水多也罷,少也罷,總之人心是無法填滿的,總有想討要神水的,現在自己有資格誰的面子也不賣。

英王與逸王那邊都有恩在身,他們也不好意思恩將仇報。

但皇帝的面子還要賣的。

十五公主病重,自己終究還是要治的。

看皇帝并沒有著急的意思,顯然別有用意。

當今皇帝是一位英明神武之君主。

法空自嘆弗如。

自己的格局也就一個百人公司的老總,比起統治整個大乾的皇帝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

盡管有神通在身,還有諸多的記憶之珠,經歷過數十人的人生,可還是未必比得上皇帝的格局與謀略。

皇帝不命令他施治十五公主,真的只是因為不想神功外傳?

恐怕未必。

他很好奇到底是因為什么。

且看看神水之下,十五公主緩解,皇帝會有什么反應吧。

夜色清冷。

月華如霜。

寧真真一襲白衣,靜靜站在小院的中庭,看法空一閃出現,清冷的臉龐頓時露出笑容。

法空微笑。

兩人來到她正屋內。

柔和的燈光下,一切變得柔和而溫暖。

法空坐到桌邊,寧真真已經提前煮好了茶,斟了兩盞,與法空對面而坐。

周圍寧靜詳和。

寧真真最喜歡這個時候,安詳寧靜喜樂。

“師兄,最近神水賣得太熱鬧了。”

“明月藥樓受得住吧?”

寧真真輕笑道:“這正合明月藥樓的意。”

“嗯——?”

“明月藥樓現在變得越來越熱鬧了,買神水的同時也會買一些別的,反正過來一趟,買不到神水的,買些別的泄泄憤。”

“那就是不要緊?”

“有什么要緊的?”

“那些沒買到的,不會恨上你們明月藥樓吧?”

“當然不會。”寧真真笑道。

看法空半信半疑,她笑道:“師兄,明月藥樓賣的很多東西都是搶手的,手快的有,手慢的無,要是明月藥樓真怕他們恨上,早就關門了。”

“看來你們不怕得罪人。”

“我們明月藥樓何曾怕過人!”寧真真輕呷一口茶茗,輕笑一聲,隱現傲意。

“有意思……”法空笑著吹吹熱氣:“好茶!”

清香入臟腑,仿佛穿透了身體各處,將身體里的廢氣排出了毛孔之外。

周身通暢清幽。

這可不是尋常的好茶。

“這是我從師祖那邊順來的,是大內貢茶。”

“怪不得。”法空感慨:“皇家品質,確實不凡。”

“還有師兄你的神水為引。”寧真真笑道:“兩者結合才有這般奇妙,沒有神水,此茶也沒如此奇妙。”

“好茶。”

“那師兄就常過來喝。”寧真真沒有給他一點兒的意思。

真想喝,那就過來喝。

法空笑著搖頭:“真小氣。”

寧真真笑盈盈的,不反駁不吐口。

法空打量著她絕美臉龐:“師妹,你們明月庵的底氣夠壯的,到底有何依恃?”

這么理直氣壯,無懼任何人,法空覺得,恐怕不僅僅是因為禁宮的供奉。

還有別的底氣才對。

他不由的想到了明月庵的弟子當初曾拒絕一位皇帝的求親,沒有答應入宮。

會不會是因為這個?

寧真真輕笑一聲,轉開話題:“師兄,你的祈福大典如今關系重大,消息已經擴散開去,……可能有人故意散播的消息,很多外地的病人正往這邊趕,想要參加大典。”

法空皺眉:“那些沒有誦讀回春咒的,效果微乎其乎,注定要失望了。”

“他們才不會管這些,尤其是性命垂危,只想抓住一線生機。”

“這倒也是。”法空沉吟。

要不要想辦法把這些人也治好?

可把這些后來之人也治好,對先前拿了回春咒的卻不公平了,好像白辛苦一場。

如果是一心濟世救人,確實應該一視同仁。

可他的目的不僅僅是濟世救人,而是發展信眾,從而獲取更多的功德。

那么,就需要公平。

想到這里,他沉吟道:“那就讓他們來吧,有神水吊著命,即使沒有回春咒,他們也能救得一命。”

“那以回春咒救了命之后呢?”寧真真問。

她知道神水的功效,比起回春咒來差了很遠,只能延命,并不能徹底治好。

一個治標一個治本。

法空道:“我會下個月再辦一次祈福大典,就輪到他們了。”

“往后一個月一次?”寧真真問。

法空緩緩點頭。

“……恐怕阻力極大。”寧真真輕輕搖頭。

她能想象得到那些高僧神醫們聽到這消息會如何的痛恨,恨不得把法空大卸八塊。

法空笑了笑。

為了功德,與人為敵也只能迎上去,不能退縮,更何況現在的自己也不必那么小心翼翼了。

“那師兄要小心。”寧真真道。

法空笑道:“別忘了我的神通。”

寧真真嫣然一笑。

這倒也是,自己總是忘了師兄有神通在身,能預知吉兇,從而趨吉避兇。

“紫陽閣還沒消息?”

“沒有。”

“看來是沒希望了,下次尋找機會吧,他們總要有所行動,一旦動作,就容易抓住尾巴了。”

“嗯,我也這么想,還有師兄,我聽到消息,南監察司胎死腹中,不會再成立了。”

“哦——?”

“我聽說,南監察司原本是以神武府為主,各宗各派的杰出人物為輔,現在皇上卻改變了主意,不再成立南監察司,神武府還是神武府。”

“有意思……”法空放下茶盞,負手在屋里踱步,幾個來回之后搖頭坐下:“有意思。”

“師兄覺得是何緣故?”

“恐怕是皇上虛晃一槍,故意拋出的一個誘餌,讓所有人都動起來的誘餌。”

有了南監察司,整個武林各宗都變得極緊張,拼命鉆營,還有魔宗也拼命出力。

當初去大永報復,折損了不少的魔宗六道高手。

魔宗六道為何這么出死力氣,不就是為了在南監察司占得更重要的位子嘛。

武林各宗一下乖了很多,武林一下變得安靜,惹事生非的大大減少。

現在倒好,忽然一下改變決定,不成立南監察司了。

武林各宗肯定松一口氣,覺得慶幸,從而珍惜來之不易的自由,不敢再像從前那般放肆。

而魔宗六道肯定氣得不輕,覺得被耍了。

可又沒有徹底絕望。

這南監察司的說法提出來了,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誘餌。

現在不成立,將來呢?

不愁魔宗六道不入轂中。

寧真真輕輕點頭:“我推測也是這般,但這一招剛開始用還好,再用就未必管用了。”

“難說。”法空搖頭。

皇上手段太厲害了,真值得自己好好學習。

第二次再提起,可能武林各宗還會緊張起來,魔宗六道還會拼命的爭取位置。

第三次再提起。

武林各宗難免就會松懈下來,不再理會,魔宗六道可能也心灰意冷,以為在耍自己。

這個時候真的成立,出乎所有人意料,效果也將是極震撼的,打各宗一個猝不及防。

對魔宗六道,如果重用,會給他們驚喜,從而感激涕零,如果不重用,讓他們懊惱,悔不該不聽皇上的。

此可謂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靈云宮

“公主,到啦!”宮女小星捧著一個小酒壇,興奮又小心翼翼的跨進靈云宮院子里。

宮女小月忙迎上去,小心翼翼的接住,慢慢放到了旁邊石桌上。

兩人驚喜的打量著這小酒壇。

約有一斤的小酒壇,花紋精致,壇肚上面寫著一個“春”字,光澤流轉。

這是信王找大師做的酒壇,是如今的最頂尖手藝,壇嘴精致,壇肚渾圓,觀之和諧而舒暢。

一襲月白宮裝的楚靈正側倚在羅漢床上,懶洋洋的看一眼這小酒壇:“是神水?”

“公主,正是!”小星用力點頭道:“我親自從金剛寺外院的圓生和尚手里接來的。”

“圓生和尚?”

“他是金剛寺外院的和尚之一,金剛寺外院好像一共六七個和尚,不過公主,這圓生和尚的臉色真叫一個難看,好像我欠了他錢似的。”

“小星,你確實欠他錢啦。”小月笑道:“這一壇可不便宜呢!”

“哦,原來他是心疼了呀。”小星一拍小手,恍然大悟。

楚靈招招手。

“公主,小心呀。”小星捧起酒壇呈到楚靈跟前。

“打開看看。”

小月上前打開塞子。

頓時清氣飄溢出來,好像清晨從屋里起床吸到的第一口空氣,清新凜冽,直入臟腑。

“果然不愧是神水!”小星贊嘆。

她聞到了精神不由的一振。

小月看向楚靈。

楚靈露出一絲笑容:“這個法空大師,竟然通曉人情世故。”

她還以為法空會是一個傲骨崢崢,眼高于頂之人,恃才傲物,身負大神通,自然對凡俗的一切都俯視之。

沒想到他會主動送上一壇神水來。

這一壇神水能裝數十瓶,幾百兩銀子就出去了。

即使她貴為公主,幾百兩銀子也覺得不少。

“公主,這法空大師是很傲氣的,對于瀕死的人,無償給神水救命,對有錢有權的想討神水,卻毫不客氣的拒絕。”

“據說有皇上親自手筆的額匾,誰也不敢冒犯。”

“這么說,他只對我如此?”

“是呀是呀。”小星小月忙點頭。

“看來是因為九哥。”楚靈道。

“會不會是因為公主的美名?”小星道:“仰慕公主,所以甘愿獻上神水。”

“唔……”楚靈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不無可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