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51章 賣水

第251章 賣水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51章 賣水

他打量著這四顆舍利。

陽光之下,它們晶瑩剔透,宛如琥珀,但堅硬無比遠非琥珀可比。

每一顆舍利便是每一位高僧的經驗,便如記憶之珠差不多。

法空這一陣子一直在研究記憶,所以對這個格外的敏感,覺得舍利很奇異。

先前時候,他對舍利并沒有太過考慮其中的玄妙,覺得舍利就是高僧火化之后所凝結,蘊含著高僧的智慧也無可厚非。

現在細想卻覺得不對。

記憶是魂魄之功能,而身體與魂魄是分開的,一般來說,舍利應該是骨頭,是身體。

魂魄離體,記憶也就跟著帶走了,怎么還可能留在身體之內,甚至骨骼之中呢?

怎么想,都覺得不太對勁。

這魂魄之秘自己還是差得遠,諸多記憶之中也罕有涉及到這一方面的。

甚至虛空胎息經這般神妙之法都沒有涉及,只是精神運用之法。

他無奈的搖搖頭,將其中的淡黃色舍利貼到眉心處,眼前一恍惚,耳邊傳來轟隆雷鳴,腦海虛空,藥師佛像微微放光,眉心處出現一顆記憶之珠。

天悟和尚的記憶鉆進了他腦海。

赤紅的是無色和尚,墨綠的是精忍和尚,最后一個是華云和尚。

半晌過后,法空抬頭看向湛藍天空,微微恍惚。

沒想到,不僅僅有修行精嚴的大師成為一品,還有邪僧也進了一品。

除了天悟和尚是高僧大德,其余三個和尚都是邪僧,修行的都是邪法。

赤紅的無色和尚殺戮成性,可稱千人斬,一生至少殺了一千多人,這還不包括受牽連的無辜之人。

墨綠的精忍和尚一樣是殺戮如阿修羅。

淡紫色的華云和尚卻是好色如命,一生也可稱千人斬,胯下至少騎過一千個女子。

天悟和尚踏入一品不足為奇,修行的是正宗佛法,而無色、精忍、華云卻是十足的邪僧,仍舊明心見性,踏入一品。

這讓法空對明心見性的理解猛增一大截,隱隱約約觸摸到了自己的本性。

他覺得不需要多久,應該就能踏入一品了。

到時候就能放手而行,少一些顧慮。

中午吃飯的時候,林飛揚他們洗漱干凈,坐在桌邊開懷大吃。

尤其是周陽與徐青蘿,吃得最香。

背簍馱泥對體力消耗極大,與練功的消耗又不同,讓他們的胃口大開。

林飛揚狼吞虎咽了一會兒,慢慢放慢了速度:“對了,京城現在有人在賣神水。”

法空點點頭。

“難道住持你知道?”林飛揚好奇的問。

法空搖頭。

“那為何一點兒不驚訝?”

“這本不是什么稀奇事。”法空道:“所有人都削尖了腦袋的想賺錢,神水如此珍品,怎會沒有買賣?”

“我就奇怪了。”林飛揚道:“我們寺里不可能外泄的,而且每個過來求神水的,我都是要求當場喝掉的,不準帶走。”

法空點點頭。

他知道林飛揚對這一條標準的執行很嚴格的。

林飛揚皺眉道:“這就奇怪了,這般嚴格,他們是怎么弄到的神水?總不可能有賊進來吧?”

法空笑道:“隨他們吧,神水是敞開供應的,有需求的人過來喝便是,真需要的也沒必要花錢。”

林飛揚道:“他們賣得極貴,是暴利,太過份了。”

“有多貴?”

“這么一小瓶,要十兩銀子。”林飛揚從懷里掏出一個裝丹丸的碧綠小瓶,大拇指般大。

“十兩……那確實夠貴的。”法空頷首。

“十兩銀子啊!”林飛揚哼道:“他們賣這個不是救命的,據說是用來保養皮膚,簡直就是搶錢嘛!”

“林叔,這神水真能保養皮膚嗎?”徐青蘿忙問。

“我沒試過,不敢說,”林飛揚道:“不過買神水的都是非富即貴,個個都精得跟猴子似的,要是沒效果,怎么可能買!”

徐青蘿雙眼放光:“那我要弄一些,是拿來洗臉嗎?”

“好像是在臉上涂上薄薄一層,每天晚上睡前涂一次,第二天的皮膚就會水潤光滑,據說很神奇。”林飛揚道。

徐青蘿頓時看向法空:“師父,我也要用神水涂臉。”

“胡鬧。”法空失笑:“你才多大點兒,正是水嫩的年紀,涂這個做什么。”

“我雖然水嫩,可是風吹日曬的,還是會傷臉。”徐青蘿忙道:“師父——!”

“行行,你想涂就涂吧。”法空答應。

“多謝師父!”徐青蘿頓時眉開眼笑。

周陽張了張嘴想諷刺臭美,卻被徐青蘿瞪回去,只好撇撇嘴,把話咽下去。

林飛揚皺眉道:“我就是好奇,到底是怎么把神水弄出去的?難道是他們過來求救,喝了神水,出去之后又吐出來的?”

“林叔!”徐青蘿頓時嗔道:“我們在吃飯呢!”

林飛揚嘿嘿笑著撓撓頭:“我就是非常好奇到底是怎么弄出去的神水,既沒有小偷,又逼著他們喝光,那只有這么一個辦法了。”

徐青蘿嗔瞪著他。

“好好好,不說了便是。”林飛揚笑道:“如果那些千金小姐貴夫人知道自己抹的神水是口水,嘿嘿……”

“林——叔——!”徐青蘿嗔道。

“好好,這次真不說啦。”林飛揚忙道。

法空笑看一眼慧靈和尚。

慧靈和尚忙道:“住持你看我干什么?我跟神水沒關系!”

法空笑了笑。

慧靈和尚忙大聲道:“住持不信?”

林飛揚疑惑的盯著慧靈和尚,慧靈和尚卻不看他,眼神轉向別處。

林飛揚靈光一閃,今天腦袋瓜轉得格外的快,恍然大悟的一拍桌子:“內賊!”

“什么賊不賊的,難聽!”慧靈和尚忙道。

林飛揚嘿嘿笑著一拍桌子,指向慧靈和尚:“原來是老和尚你偷的神水!”

“我什么我!”慧靈和尚擺擺手:“趕緊吃飯,吃完飯還有事要忙呢。”

“有什么事?是偷神水出去賣,是不是?!”林飛揚嘿嘿笑道:“老和尚,沒瞧出來呀,你這般無恥!”

“胡說八道!”慧靈和尚眼睛一瞪:“誰無恥了!”

“誰偷的神水誰無恥。”林飛揚氣定神閑的慢慢悠悠說道,嘴角掛著諷刺:“家賊難防吶!”

眾人都疑惑的看向慧靈和尚,半信半疑。

徐青蘿看看林飛揚,又看看慧靈和尚:“林叔你別冤枉老祖宗。”

“我真要冤枉了他,我就倒著吃飯!”林飛揚撇著嘴不屑的道:“老和尚你敢不敢說實話?”

法空擺手道:“行啦,神水是屬于外寺的,是我們大家的,誰想取就取,別賊不賊的。”

“就是就是。”慧靈和尚忙不迭的道:“我這叫拿,不叫偷!”

“呵呵!”林飛揚發出怪聲怪氣的冷笑。

法寧低聲問:“師伯祖,可是有什么地方要用銀子?缺多少銀子?”

“咳咳。”慧靈和尚不自在的道:“是缺了一點兒,但也沒怎么缺。”

“我知道了。”林飛揚道:“是又要買什么珍貴古董,是不是?”

慧靈和尚沒好氣的道:“你什么都知道!”

林飛揚道:“那你們要干什么?”

“沒銀子怎么?”慧靈和尚道:“難不成去搶?我每天只舀一瓢神水出去賣點銀子,買下那件寶貝就不賣了。”

林飛揚道:“老和尚,你能想出這個主意?是不是至淵老和尚鼓動的?”

“小林子,你真多事。”慧靈和尚沒好氣的道:“我們兩個合作,準備弄一個鋪子,他的女人經營,反正她閑著也是閑著,真沒想到神水竟賣得那么好,賺了不少!”

林飛揚嘿嘿笑道:“見面分一半,老和尚你賺了銀子,是不是該分一分吶?”

“分分分。”慧靈和尚哼道:“一半留在寺里,一半我留著。”

“這還差不多。”林飛揚得意的道:“有了銀子,可以把寺里的金身修一修。”

法空搖頭:“金身就不用修了,銀子也不必留寺里,師伯祖,先買下那寶貝再說吧。”

“住持……”慧靈和尚撓撓光頭,不好意思的道:“那確實是寶貝,是一個金缽,應該是某一位高僧大德的隨身之物,缽里面還雕著字,我都不認識的字。”

法空好奇。

慧靈和尚道:“我一看到這金缽,就知道是寶貝,可惜那藏家也是個行家,尤其是看我是和尚,更是獅子大開口。”

“這樣……”法空沉吟道:“那讓寧師妹幫忙去收了。”

“我銀子都交了一部分,他會留著,不賣給別人的。”慧靈和尚道。

法空微笑:“交給寧師妹便是。”

“……行吧。”慧靈和尚看法空堅持,只好說道:“可別弄出岔子,那金缽我是非收不可的。”

他說著話,從懷里掏出十幾張銀票遞給法空。

法空接過來收入袖子中。

“老和尚你也真笨。”林飛揚哼道:“缺銀子去找山賊呀,準能弄出一些銀子,那個多快。”

“山賊哪這么容易找,要不然早被滅了,還輪得到我們?”

“那劫富濟貧呀,那幾個為富不仁的,搶了他,又不敢聲張。”

“凈出餿主意。”慧靈和尚撇嘴:“真干這種事才叫丟人!”

晚上的時候,法空去找寧真真,將此事拜托于她,讓她想辦法把那金缽收入囊中。

寧真真聽了慧靈和尚的事,笑個不停,覺得有趣。

對她來說,確實是小菜一碟。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

李鶯出現在法空跟前,臉色難看。

法空看她臉色如此難看,也沒多問,只是看向她,等她自己開口。

“李姐姐,請喝茶。”徐青蘿端著木盤托著兩盞茶。

李鶯勉強的擠出笑容,道了一聲謝。

徐青蘿抱著木盤站到一旁,想聽聽他們說話。

法空沒揮退她,只是看向李鶯。

李鶯緩緩道:“你看到了吧?”

“嗯——?”

“關于坤山圣教的刺殺。”

“什么刺殺?”

“裝糊涂!”

“我是真糊涂了。”法空笑道:“別吊胃口,說罷,我聽著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