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44章 追蹤

第244章 追蹤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44章 追蹤

法空看一眼李鶯。

李鶯忽然嫣然一笑:“大師,難不住你的吧?萬物皆在時空之中因果之內。”

法空笑了笑:“李少主覺得能不能難得住我?”

“當然難不住嘍,法空大師你身負神通,這點兒小事怎可能難得住?”

法空笑了笑:“姑且一試吧。”

他雙眼忽然變得迷離,看向楚經心口處。

楚經心口忽然變得虛幻,然后形成一面境子,慢慢的呈現出當初的情形。

法空看到了當初那個刺客的一劍。

這一劍奇快絕倫,宛如閃電劃過虛空,一閃即逝,法空卻看到了他的劍法。

神劍峰!

他收回了迷離的目光,揚聲道:“林飛揚,筆墨!”

“是。”林飛揚應一聲,很快拿著筆墨紙硯出現在桌邊。

他提著硯石,左手形成一片殘影,眨眼功夫便研好了墨。

然后鋪開素箋,再用紙鎮壓好,提起紙雙手遞給法空:“住持。”

法空起身來到素箋前,接過筆,一氣呵成的畫完。

素箋上出現一個須眉皆白的老者,挺鼻方口,鳳丹雙眼淡漠毫無感情。

盯著這畫像看時,老者便仿佛站在跟前,冷漠的注視自己。

“是他!就是他!”楚經忙不迭的大叫:“就是這個老家伙,化成灰我也認得他!”

噩夢里一直是他,尤其這一雙眼睛,他絕不會忘記。

他胖手一遮老者的臉,僅露出雙眼來,更加激動:“一模一樣,就是他!”

法空道:“這便是刺客的相貌。”

他看向李鶯:“李少主,憑著這個,能找出來人吧?”

“沒問題!”李鶯肅然點頭:“如果這畫像沒錯的話,只要他還在城內就找得到!”

法空點點頭笑道:“剩下的就交給李少主你啦。”

“大師不愧是大師!”楚經感慨道:“什么也難不住,有了這個,看他哪里逃!”

李鶯道:“世子,他有可能已經逃出神京,時間這么久,足夠他從容脫身的。”

楚經左手握拳狠狠一砸右掌:“真要逃了,算這老烏龜命大!”

法空道:“憑此畫像,找到他的住處應該不難吧?他的住處不至于毫無線索,憑其線索足夠追到他吧?”

“……好,我會竭力捉到他!”李鶯肅然道。

法空笑了笑:“李少主,這刺客恐怕不是大乾武林中人。”

李鶯皺眉。

法空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應該是大永神劍峰的高手,很可能是加入了紫陽閣。”

李鶯的臉色微變。

法空微笑道:“所以,外司如果伸手,也是有理由的,到時候功勞可就不一樣了。”

“……我會盡快找到他!”李鶯肅然道。

她暗自著惱。

法空這是逼自己拼盡全力,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這個家伙。

這需要自己說動整個內司一起行事,而不僅僅是西丞。

這會讓自己負擔更大的風險,也要調動更多的人情,簡直就是給自己出難題。

這是法空在告訴自己,功勞不是那么好拿的。

如果耽擱的話,他會將這消息告訴寧真真,讓寧真真刮分自己的功勞!

法空點點頭:“等李少主的好消息。”

“告辭。”李鶯對楚經頷首,轉身便走。

“呵呵,干脆利落,我喜歡!”楚經看著李鶯的婀娜背影消失在月亮門,贊嘆一句。

法空笑了笑:“世子,你覺得這位李少主很好?”

“我喜歡,性情爽利,最煩那些扭扭捏捏的了,急死人,看著就冒火。”

“她性情確實爽利,深得殘天道所有弟子的擁戴。”法空點點頭:“手段當然也厲害,世子還是離她遠一點的好。”

楚經嘿嘿笑道:“放心吧大師,你以為我沒防備她呢?魔宗的,都得防著點兒。”

他深受英王的影響,對魔宗保持警惕,不輕易接近。

不過這個李鶯是不同的,干脆利落,精明干練,確實很討人喜歡。

法空點點頭。

就怕他會被李鶯迷得暈頭轉向,做出一些糊涂事來,那自己也有罪過。

楚經索性也不走了,就賴在外院,甚至晚飯也要留在這里一起吃,非要等內司那邊的消息。

如果內司不成,還要法空再想辦法。

法空總不能攆他走,便留下他。

華燈初上,整個外院燈火通明。

法空法寧林飛揚還有周陽徐青蘿圍在一張桌邊吃飯,再加上楚經。

楚經埋頭大吃。

吃得一頭大汗。

吃得舌頭都快吞掉了。

他一邊吃,嘴里不停的夸獎林飛揚的手藝比王府的強百倍,強一千倍。

林飛揚雖然知道是夸張,還是樂得眉開眼笑。

周陽則好奇的問他一些王府中事,還有世子之間的事。

世子平時都做些什么,是不是無事可做,一天到晚在神京城里游來逛去的,閑得無聊。

閑逛時如果看到了美人,會跟上去,打聽人家的身世,看能不能搶到王府里。

楚經頓時大吐苦水。

這是人們把世子想得太美,哪有這種事,且不說小時候要上課進學,功課有嚴,要是偷懶就會挨打。

長大了,也是沒有閑著的時候,既要練功,又要去王府的一些莊子里做事,王府不養吃閑飯的。

總之,也累得要命。

如果自己是王爺,那還好,而自己不是王爺只是世子,那就得受父王的差遣。

不過父王的日子也不好過,上頭還有皇上壓著呢,下面有大臣們盯著,處處受氣。

總之,大家誰也別說誰,上到王爺下到百姓,沒有一個能逍遙自在過日子的,就羨慕法空大師。

沒有俗世的紛紛擾擾,每天悠閑自在,日子太美了!

周陽看看法空,又看看苦著臉的楚經,點點頭,這么說確實是師伯更逍遙自在。

法空不客氣的點頭,面露笑容。

他也覺得自己的日子最美不過。

身處金剛寺外院,介于入世與出世之間。

既沒俗事擾心,悠然自得,既能欣賞享受世間的美好,還能在俗世之中享受繁華,飲美酒吃美食看美人兒,不亦樂乎。

“唉——!”楚經嘆息道:“看大師的日子,我都想當和尚了。”

林飛揚嘿嘿笑道:“世子,你是只看到吃肉沒看到挨打,當和尚更不容易,住持是運氣好,有神通在身,一般的和尚那日子可比你苦了無數倍。”

“這樣嗎?”楚經看向法寧。

法寧微笑:“雖苦亦樂。”

楚經頓時明白了:“原來確實是苦。”

“跟你說說和尚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的哈。”林飛揚豎起手指,扳下來大拇指:“天不亮的時候,要起床早課。”

他又扳下食指:“吃過早飯后,要開始練功。”

接著是中指:“練完功后吃午飯。”

無名指:“吃完午飯要做雜活。”

小拇指:“雜活一個時辰,再練功。”

重新扳下另一手的大拇指:“吃過晚飯,晚課。”

食指:“坐床上打坐練靜功。”

中指:“睡覺。”

無名指:“第二天天不亮就要起來,早課。”

他最終所有手指都放下,笑道:“周而復始,一天又一天,是不是逍遙自在?快活不快活?”

楚經聽得咋舌。

“習慣了也還好。”法寧笑道:“林大哥說得太過夸張了,其中也有一些歇息的,不會繃得這么緊。”

“不緊才怪吶!”林飛揚搖頭:“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

“……看著時間緊,其實心是松的。”法寧道:“過得很充實很安逸。”

“嘿,還安逸!……所以說當了和尚就會變怪,不正常。”林飛揚道。

法空瞥他一眼。

林飛揚忙嘿嘿笑道:“當然嘍,這也很值得敬佩。”

法寧失笑。

楚經搖頭道:“算了算了,還是老老實實當我的世子吧,真做不來和尚。”

林飛揚看一眼法空。

別的和尚不容易,法空卻是容易得多了,當初在金剛寺的時候,別的和尚起床他還在睡覺,別的和尚在練功,他還在湖邊慢悠悠的賞花賞湖呢。

“林飛揚,李少主來了,開門吧。”

林飛揚一閃消失。

片刻后,李鶯一襲黑衣,腰間掛長劍,帶著淡淡幽香飄飄而至。

明亮的燈光之下,她整個仿佛都在放著朦朧的光澤,宛如一尊白玉。

楚經忙道:“逮到了嗎?”

李鶯輕輕搖頭。

“人跑沒影了?”楚經忙問:“已經不在神京?”

“是。”李鶯道:“他已經搬離了原本的住處,現在正在追蹤,供奉們出動追蹤他。”

“供奉……”楚經搖頭嘆氣:“總覺得你們內司的供奉不太靠譜,哪有一次成功的?”

李鶯輕聲道:“這一次已經察覺到他的氣息,很快會有結果的。”

“但愿如此吧。”楚經道:“神武府呢?”

李鶯淡淡微笑:“既然知道了刺客的真面目,我們內司就足夠了。”

“世子,這是內司怕被搶了功勞。”法空笑道。

李鶯瞪他一眼。

楚經哼一聲:“你們這些內司外司,真是……”

他搖搖頭,卻是習以為常。

衙門之間,見到功勞就搶,見到麻煩就推,見到責任就甩,這是再正常不過的。

他隨即眼睛一瞪:“小李,我不管你們內司怕不怕別人搶功,如果這一次還逮不到刺客,可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李鶯平靜說道:“除非他已經逃出了大乾,否則,我們一定會逮住。”

楚經哼道:“那我就拭目以待。”

法空道:“李少主可有他的隨身之物。”

李鶯從袖中取出一塊硯臺:“這是他書房之物。”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如古井,看一眼這硯臺,又看向了茫茫夜空。

楚經再次殷切的盯著他。

法空收回目光,輕輕點頭:“還在城內。”

李鶯皺眉。

據她所知,六位供奉已經追出了神京,怎么還在神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