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30章 追兇

第230章 追兇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30章 追兇

他們不由發出一道奇異叫聲。

從骨髓里傳出來的奇異感覺,身體仿佛經歷了一次洗滌,將所有舊傷徹底洗除,所有不通暢之處徹底貫通。

身體輕盈如一片羽毛,隨著一陣風就能飄走了。

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閉上了眼睛,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眾護衛們一道道似笑非笑的眼神。

這些眼神很奇異,讓兩人頓時清醒過來。

隨即看向了世子楚經。

楚經濃重的眉毛輕輕聳動,眼皮亂顫,好像正在與無形的力量抗拒,竭力想掙開眼睛。

“世子!”兩人頓時大喜。

先前世子已經咽了氣,氣絕而亡,甚至血氣都停止了運轉,身體就要轉涼轉硬。

現在卻動起了眼皮!

眾護衛們順著他們眼光看過去,死死瞪著楚經。

楚經濃重的眉毛一直在聳動,眼皮一直在顫動,牽動著每一個護衛的心。

觀云樓內

李鶯緊盯著法空,看法空雙眼變得深邃,隱隱猜到是施展了天眼通,再看法空雙手結印,隱隱猜到是施展回春咒。

難道距離這么遠真可以施展這回春咒?

白虎大道與距離這里至少十幾里,竟然能直接施展回春咒?

法空目光收回,手印散開,輕輕點頭:“可以了。”

“大師,英王三世子已經……?”

“嗯,應該無礙了。”法空搖搖頭:“我這便是自討苦吃,不出手清清凈凈,一出手就沾了因果。”

李鶯嫣然笑道:“大師慈悲,功德無量。”

她平時都是淡淡的,此時驟然燦爛的一笑,如陽光陡然照到雪地里,容光耀眼。

法空搖搖頭:“這算不得功德。”

這真不是功德,因為三世子楚經不是自己的信眾。

“大師,我那里有一個上古傳下來的凈瓶,頗為神妙。”李鶯道:“送給金剛寺外院最好不過。”

法空搖頭:“罷了。”

如果收了李鶯的凈瓶,救楚經這份人情便送給了李鶯,這實在不合算。

而且剛剛救人便收取禮物,吃相不佳,有損自己高僧的形象,只能遺憾的拒絕。

他相信這凈瓶早晚要落到自己手上的,李鶯還會求自己幫忙的,不急在這一時半刻。

“大師,我便先告辭,改日再當拜謝。”李鶯再次合什一禮,轉身離開。

“嘶——!”楚經忽然張大嘴,猛烈吸氣。

肚子一下變得滾圓,他還在努力的吸氣,好像要把自己撐成一個皮球。

待停住吸氣時,他霍然睜眼,長長吐出一口氣:“噓——!”

“世子!”兩人忙喚道:“世子世子?”

楚經眼神迷茫,很快恢復了清明,翻身坐起,伸手摸摸自己心口,低頭看看。

心口位置的傷痕已經不在,摸上去只是輕微有些疼痛,但一顆心正在強勁的跳動。

好像一切都是幻覺,可錦袍的口子卻提醒他,并不是幻覺,剛才確實有一個刺客拔劍刺進自己的心口,然后攪了一下,把心臟攪碎。

劇烈的疼痛瞬間吞噬了自己,想要把自己扯進黑暗里,他死死咬牙硬撐。

可還是沒能撐住,最終只能不甘心的咽下最后一口氣,帶著無窮的遺憾與痛恨死去。

現在,自己竟然死而復生,而傷口近乎恢復,同時身體里還殘余著強大的勃勃生機。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容不得自己考慮清楚,已經死一回又活一回了,生死跟鬧著玩似的。

“世子,恭喜世子!”滿臉于思的中年男子笑道:“恢復如初!”

“老孫,我剛才是被刺殺了吧?”楚經摸摸心口,抬頭看向俊逸中年男子。

俊逸中年孫承宗抱拳:“世子,有一個刺客暴起發難,刺了世子一劍。”

“不是刺了我一劍,是把我殺了,是不是?”楚經哼道。

孫承宗無奈的點點頭:“這一劍確實有點兒狠,刺中了世子的心口。”

“我就是死過一回了?”楚經哼道。

孫承宗點頭。

楚經看向滿臉于思的中年:“老趙,我這是活過來了吧?”

趙忠思用力點頭,贊嘆道:“世子,你命太大了,中了這么一劍還能活過來,什么叫吉人天相,你就這是吉人天相!”

“那刺客呢?”楚經怒氣洶涌而出,聲音一下變大:“刺客死哪里去啦?”

“這個……”兩人遲疑,對視一眼。

“逃了,是不是?”楚經瞪向兩人。

孫承宗無奈的點點頭:“世子,我們看你傷成那樣,哪有心思追殺兇手,先救你是正事。”

“所以你們就不管他啦,任由他逍遙自在?”楚經咬著牙道:“你們還真是好供奉,我要是死了,眼睛都閉不上!”

“世子,別急別急。”滿臉胡子的趙忠思忙擺手:“你傷還沒好利索呢,別把傷口再崩開了!”

“我死不瞑目,知道不?!”楚經惡狠狠的道:“一定要把那刺客給我逮著!”

“放心放心,世子你就放心,上一次的刺客不是被綠衣內司逮住了嘛,這一次也行的!”趙忠思忙勸道:“消消氣兒,世子你現在應該高興啊,撿回一條命,難道不值得高興?”

“我高興,我高興個屁!”楚經喝道:“不把那刺客逮著,我能高興?!”

“世子,傷口不要緊了吧?”俊逸的孫承宗淡淡道:“是不是覺得更疼了?”

楚經臉色微變。

孫承宗道:“那刺客確實歹毒,絞碎了世子你的心臟,如果不是有人以不可思議的力量修復,恐怕真要死得不能再死,現在雖然恢復,可還是要悠著點兒,別太激動了,真出現問題,恐怕再就沒辦法了。”

“……行吧。”楚經捂著心口,覺察它在強勁的跳動,比沒受傷前更強勁:“是哪位神人救的我?”

“世子覺得會是誰?”

“我哪知道。”

“我們也不知。”孫承宗搖搖頭:“真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偉力!”

他莫名的生出敬畏。

如此偉力,再重的傷都能治,這樣的人物如果打好關系,是不是就多了幾條命?

這一次的事可以知道,強中更有強中手,自己這個王府供奉還是極危險的。

如果下一次再碰上,如果與這位厲害人物有了交情,便可以毫不猶豫的舍身擋住刺客。

那么在王府里的地位也自然水漲船高!

想到這里,他迅速在腦海里推測,到底是哪一位厲害人物,是王府的大宗師?

好像王府里的大宗師沒有這般本事,更何況,大宗師也不會毫無表示,施恩不圖報?怎么可能!

三人正在推測,外面傳來一聲清脆而略沙啞的聲音:“綠衣內司李鶯見過三世子。”

“綠衣內司?”楚經臉色微沉,冷笑道:“現在終于知道過來了!”

“世子!”孫承宗淡淡說道:“上一次的刺客好像就是綠衣內司這個李鶯捉到的。”

“過來說話!”楚經哼一聲。

李鶯在前,李柱周天懷與魯東川在后,緩緩穿過了眾護衛的包圍,來到近前。

楚經上下打量一眼李鶯,哼道:“還是個美人兒,你們綠衣內司行不行?能捉到刺客嗎?”

“世子無恙了吧?”李鶯也打量著楚經。

楚經挺了挺胸脯:“你說呢?”

李鶯美麗的瓜子臉露出淡淡笑容:“法空大師的回春咒確實威力無窮。”

“法空大師?”

“世子不知道法空大師出手了。”

“是法空大師救的我?”

李鶯點頭,扭頭看向魯東川:“魯兄前來跟我說世子遇刺,當時法空大師正在一旁,我便央求法空大師救世子一命。”

她微笑道:“法空大師慈悲,施展神通,在觀云樓內對世子施展了回春咒。”

“觀云樓?”孫承宗與趙忠思異口同聲的驚呼。

李柱道:“法空大師就在我們眼前施展的佛咒,絕對錯不了的!”

“竟然在觀云樓……”孫承宗與趙忠思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里去觀云樓要穿過好幾條大街,隔著這么遠,回春咒都竟能降臨。

關于法空大師的回春咒,這幾天傳得沸沸揚揚,尤其是金剛寺外院的神水,更是甚囂塵上。

太多人質疑只是一場戲法,是有問題的。

但他們身為英王府的供奉卻知道不少實情,知道那些所謂的懷疑之語,都是別有用心之人散布的。

他們知道法空大師的回春咒確實有奇效,至少是治好了信王妃,治好了靜北王妃。

這兩人可都是絕癥。

回春咒絕對神妙,非是凡俗的醫術可及。

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隔著這么遠的情形下,領略到了回春咒的神妙。

“竟然是法空大師……”楚經撓撓頭。

他便是英王府里最懷疑法空的一個。

聽到法空的種種顯圣,是不屑一顧的,覺得個個都被人騙了。

現在才知道孤陋寡聞的是自己!

“世子,刺客可留下什么痕跡?什么東西?”李鶯道:“如果想追蹤的話,需要線索。”

“長得什么模樣……”楚經皺眉想了想:“蒙著臉,哪知道長什么模樣?穿一身灰色勁裝,哦,我看到了他的手。”

李鶯精神一振。

楚經道:“有老人斑,這是一個老家伙,雙眼挺嚇人,好像心已經死了,麻木了,沒感情了。”

“老人……”李鶯沉吟:“可還有別的線索?”

“沒了。”楚經道:“他就一把劍,刺了我之后就帶走了,你問問老孫與老趙。”

兩人也面露苦笑。

對方的身法太快,動作也太快,如一道光般穿透護衛圈,一劍刺中,一擰之后便抽身后退,如一道光消失。

“怎么樣,李……李什么來著?”

“李鶯。”李鶯道。

“哦,李鶯,你能不能追到那家伙?”楚經皺眉道:“別說你們綠衣內司追不到,追不到,要你們這些人做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