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16章 發現

第216章 發現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16章 發現

人們看到這效果,大吃一驚。

原本還有些半信半疑,只是抱著溺水之人看到稻草也要抓住的心思,不管是不是真的神咒玄妙莫測,都要試一試。

如今看到那些垂危之人喝水之后,氣息一下穩定下來,頓時大生信心。

消息傳得飛快。

越來越多的人圍到金剛寺外院,很快就把香客們擠到一旁,把大門擠得水泄不通。

林飛揚見狀不妙,忙招呼法寧和尚幫忙。

有些情況沒那么危急的,想喝水他不給,直接把人趕走,別在這里瞎湊熱鬧。

可在生死面前,人們都是瘋狂的,趕走了又接著回來繼續排隊。

金剛寺外院越來越擠。

周陽出了一個主意,拿一些竹籌出來,寫上號碼,然后一掰兩半,排號之人與金剛寺外院各持一半。

明天早晨,持半個號牌過來領取回春咒。

依照林飛揚的說法,回春咒是有限的,都是法空大師親自抄錄,具有不可思議之能,只要熟誦,十日之后便有奇效。

其實,時輪塔里還有一萬多張回春咒,是他在修煉之余緩解心神之用。

但他只拿出了一千張來。

因為了解人性。

物以稀為貴,如果一下拿出一萬張來,人手一張,便覺得這回春咒很尋常。

可是一旦數量不夠,要費一番心思才能得到的話,便會視若珍寶。

也會用心誦讀。

用不用心誦讀,決定了他將來施展回春咒時,他們能獲得多少回春咒的力量。

待傍晚時分,金剛寺外院關上大門拒不接待的時候,前面兩個銅缸,后面四個銅缸,甚至包括塔園里的一個銅缸里的水都被喝光了。

眾人所稱之的神水,其實便是這些銅缸里的水。

金剛寺外院一共七個銅缸,都是一人高,四五個人合抱,盛了大量的水,一是用來救火,二是用來澆花澆樹,三是廚房吃的。

塔園里的一個銅缸則是用來澆菜。

自從法空加持過這七個銅缸之后,缸里的水都有微弱的回春咒效果。

澆過這些水的草木旺盛,綠菜幽碧,即使是秋天,花草仍舊旺盛盎然,絲毫沒有蕭瑟衰敗之兆。

回春咒提供的盎然生機驅使它們不停生長,不懼氣候的異常,仍舊茁壯。

如果把這些花草形容為人的話,那回春咒的力量便是花草的內力,內力護體,便如身懷武功之人不怕惡劣天氣一樣。

“唉……真夠瘋狂的!”

放生池邊的石桌旁,林飛揚一屁股坐下,癱軟一般趴在石桌上,有氣無力的道:“知道會麻煩,可哪想到這么麻煩,全神京城的病人都來了吧?”

“差不多。”法寧享受著周陽的捶打。

周陽握拳頭在他身后捶捶打打,讓他舒服異常。

他魁梧高壯的身形很占優勢,瞪大眼睛那么一站,如怒目金剛,讓人生畏,不敢造次。

所以他跟前的人都老老實實的,不像林飛揚跟前的人們,個個大喊大叫,一個比一個暴躁。

圓生三人也坐下來。

圓生冷冷道:“沒病的也過來湊熱鬧,人心貪婪如此!”

沒有圓生圓耶圓燈三個幫忙,林飛揚與法寧招架不住。

“唉……,沒辦法。”圓燈搖頭:“沒病的也想強身,萬一自己身上有毛病還沒發作呢,提前治一下也好,都是抱這種心思。”

“涉及到生死,何人能免俗?”圓耶淡淡道:“我看還有一些官吏,這個時候不當值,也跑來湊這熱鬧!”

“誰不貪生?”圓生冷冷道。

林飛揚嘆道:“住持倒好,一走了之,帶著小青蘿游山玩水去了,留下我們幾個操勞。”

法寧笑道:“林大哥我看你樂此不疲,累是累,還是挺高興的。”

“嘿嘿……”林飛揚頓時眉飛色舞:“這一次,我們可是出盡了風頭,神京第一寺非我們莫屬!”

他一想到這個頓時精神百倍,心靈的疲憊與身體的疲勞一下便消失無蹤。

好像被施展了清心咒一般,他興奮道:“這一次跟行云布雨咒不一樣,絕對一鳴驚人!”

上一次他原本以為行云布雨咒一施展,神京城百姓個個都要五體投地,拜服不已,人人都來金剛寺外院奉香。

可事實上,雷聲大雨點水,影響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

名聲是有了,可有很多人并不相信。

甚至還有一些人暗中詆毀,說這只是戲法,只是因緣巧合。

可能法空精通天象,看到有雨,所以故意湊上去,特意掐好時辰從而造成了行云布雨咒成功之相。

這個說法雖有漏洞,如怎么能把時辰掐得那么準,再精通天象也做不到這一點才對。

可這個說法雖不圓滿周密,比起以凡人之軀行神人之事、能行云布雨來說,反而更容易讓人接受。

所以這個說法流傳甚廣,抵消了法空不少的影響,人們對他這個神僧之名半信半疑。

親眼見過的尚且有些懷疑了,更別說那些沒親眼見過的。

林飛揚是極為氣憤的,對這些嚼舌根的恨不得拖出來狠狠捶一頓,狠狠扇幾巴掌。

可法空卻云淡風輕,不以為意。

他從來都不認為人心容易控制,從來不認為一場行云布雨咒便能讓所有人欽服。

別說自己只是一個和尚,無功無德。

他前世見到太多偉人,不管有多么的驚天地動地的功績,總會有人詆毀不屑。

圓生冷冷道:“你們說,住持淡泊名利呢,還是喜好名利?”

“這個嘛……難說,”圓燈撓撓光頭:“我是看糊涂了。”

說住持淡泊名利,顯然是不對手,否則也沒必要鬧這么大的陣仗。

說住持熱衷于名利,顯然也不對。

回春咒至今才顯露出來,如果不是神武府當街求助,他還深藏不露呢。

“名聲誰不喜歡。”林飛揚道:“這一次之后,法空神僧的名聲一定名揚天下,神僧之名就徹底坐實了。”

周陽道:“林叔,師伯要名聲做什么用呀?我們外寺又不要香火錢,來得人多了,反而更耗香了,好像很虧啊。”

圓燈呵呵笑道:“小周陽,我們外院的任務就是揚名,名聲越大越好,拜入我們金剛寺的弟子越多,我們金剛寺也就會越強。”

人的名樹的影。

不僅僅是在收徒的事上,還有弟子們行走武林,名聲就是無形的力量。

周陽道:“可我們外院不收弟子呀。”

“不是不收,是時候不到。”圓燈笑呵呵的道:“每年的新年過后,我們便收弟子的。”

“那我們去年的弟子呢?”

“咳咳。”圓燈頓時咳嗽兩聲,轉開眼睛。

林飛揚嘿嘿笑道:“小周陽,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機靈勁兒哪去了!”

周陽不好意思的笑笑。

法寧瞪他一眼。

他看破了周陽的小心思,是故意如此呢,捉弄人。

“師父,我們就這么拋開那邊,能應付得來嗎?”徐青蘿拽著法空的袖子,微瞇著大眼睛問道。

紫金袈裟翻卷飄蕩,法空腳不沾地如御風而行,施展的是澄海道的御濤步。

當真如凌波微步,御氣如濤,如有滾滾巨浪推動往前,身形不必有動作,速度仍舊奇快。

“能。”法空道。

徐青蘿嘻嘻笑道:“我覺得師叔與林叔他們一定焦頭爛額,想想就知道會有多少人。”

“你覺得會有多少?”

“至少上萬吧。”徐青蘿道:“剛開始會是有重病的,后來是輕癥,再后來是沒病的,總之,這樣的好事都想沾一沾的。”

法空點點頭。

“不過林叔鐵面無私,那些想投機取巧的就難嘍,我們外院要挨罵的。”

“難免的。”

“做好事也要挨罵,這世間就是如此嗎?”

“你說呢?”

“我說甚至比這個更壞。”徐青蘿笑道:“甚至會有很多人想殺師父呢。”

法空慢慢點頭。

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想殺自己的可不少,但誰讓自己想得到信眾而獲功德呢。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自己既沒有治水的條件,也沒有成為猛將,戰無不勝的機會,更何況也不想冒那個險。

所以只能從佛咒上想辦法,獲得信仰再獲得功德,一步一步往前推進金剛不壞神功。

他們速度極快,到了傍晚時分,已經抵達明州,來到了徐恩知的家里。

徐恩知的宅子不大,古色古香,并不是上一任的推官所居,而是他們自己新買的宅子。

上一任的推官是暴斃橫死,宅子不吉。

見面之后,徐恩知的臉色不好看。

法空問了究竟。

才知道明州的推官的位子極不詳,已經死了三任推官,都是上任沒到一個月便暴斃身亡。

“我懷疑是有人刺殺。”徐恩知與法空坐在后院的小亭里,喝著徐夫人親自奉上的茶茗,沉重的說著話。

法空露出疑問神色。

徐恩知道:“我來的時候,路上有盜寇要殺我,顯然,這里面有古怪。”

“徐大人覺得到底是為何?”

“我覺得是有人想做這個推官,要把所有絆腳石踹開,自己當推官。”

“一個推官而已,要殺這么多人?”法空問。

“利令智昏。”徐恩知搖頭:“或者說,是有龐大的力量為支撐。”

法空道:“徐大人你有何打算,是等著升官呢,還是直接辭官不做呢?”

“……我也不知。”徐恩知苦笑道:“就想問問大師你,應該如何選。”

“依我之見,先別急著走,三個月內是沒什么危險的。”法空道:“說不定能升官回京師。”

“原本以為離開神京,就脫離漩渦,天高任鳥飛,沒想到又卷到這些事中來。”徐恩知搖頭:“當真是世道艱難。”

“世道艱難,唯有奮進。”法空笑道:“這也才更有趣,不是么?”

徐恩知苦笑。

他可沒有法空這般氣魄,不覺得有趣。

法空眉頭挑了挑,心眼觀照一番周圍,忽然笑了:“這倒是有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2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