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08章 揭露

第208章 揭露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08章 揭露

不過法空知道,這欽天監的老監主雖然能感覺到一絲注視,其實不可能發現自己。

這也是自己的一種奇異直覺。

這欽天監的老監主如此敏銳直覺,甚至有看破人心的本事,不知道能不能看破坤山圣教高手的心思。

坤山圣教高手的秘法確實玄妙,將精氣神全部收斂,有諸多的妙用。

很類似于他所創的精神力運用,讓人極容易忽略。

通過心眼的觀照可以知道,氣場的存在是真實不虛的。

肉眼看不到,并不意味著不存在,正常人的眼睛看不到卻感覺得到。

有的人存在感極強,站在人群里一眼便注意得到,有的人存在感極弱,站在眼前也容易被忽略。

相貌只是一方面,關鍵還是氣場。

他們的秘術與遮天蔽日功不同,不是掩藏氣機與痕跡,而是掩藏氣場。

坤山圣教的人很容易被忽略,下意識的還以為不在身邊,這種人刺探消息更容易。

但不知道能不能擋得住秘術窺探其心思。

“信王爺。”范燁抱拳笑道:“貿然打擾了。”

楚祥抱拳:“范王爺可是稀客,今天要好好喝一杯才行。”

他知道范燁喜歡喝酒,擅品名酒,且無酒不歡。

“唉——!”范燁苦笑著擺擺手:“我現在哪有這心思啊,愁都愁死了,這不,又請了一位神醫。”

楚祥雙眼如電,掃一下莫無憂:“神醫?瞧著有點兒眼生啊!……范王爺,當初我夫人生病,我可是請遍了神京大大小小的神醫名醫甚至不出名的大夫,還有諸家寺院的高僧,御醫就更別說了,還有民間的奇人異士一大堆,好像沒有這位神醫。”

范燁忽然想起,眼前這位與自己曾也是同病相憐,也是夫人被絕癥纏身,最終卻挺過來,恢復得好好的。

“這位是南邊來的莫神醫。”范燁頓時炯炯盯著楚祥。

就是不知道信王妃是怎么治好的,請了哪位神醫。

莫無憂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抱拳:“山野之人莫無憂見過信王爺。”

“能被范王爺稱為神醫,想必是有幾手絕技的。”楚祥頷首:“那就好好替范王妃看看吧,能救得范王妃,你可就飛黃騰達,名揚天下了。”

“名揚天下不敢奢望,”莫無憂道:“醫者父母心,唯愿天下無病人。”

“好一個唯愿天下無病人。”楚祥贊許的看向老監主:“老秦,這胸襟不俗吧?”

欽天監老監主秦千里微微一笑,目射奇光看向莫無憂:“心正則誠,誠則篤,篤則切,切則精,唯精唯誠,方可為良醫。”

莫無憂微微抱拳:“過獎。”

秦千里微笑著收回目光,不再說話。

“范王妃是在我府上吧?走,去后花園,一定在那里,跟我夫人在湖上呢。”

“那我就叼擾啦。”

“這般客氣!”

楚祥拉起范燁便往廳外走。

莫無憂與秦千里也跟著一起往后走,來到了后花園。

范燁沒有心思欣賞左右的風景,可楚祥偏偏拉著他東扯西扯,問他自己這邊的布置如何。

范燁只能敷衍的贊嘆好好好,很不錯很不錯,獨具匠心與眾不同。

楚祥笑呵呵的,拍拍范燁肩膀:“范王爺,放心吧,保準你夫人無事。”

“信王,你就別拿我開心了,這病恐怕沒人能治,只能碰運氣了。”

他看一眼莫無憂:“我說實話,莫神醫別見怪,我現在是病急亂投醫,管有沒有用,先找過來治治再說。”

莫無憂抱一下拳沒說話。

“明白明白。”楚祥點頭:“都是打這階段過來的,過一陣子你就會心灰意懶,徹底的老實下來,撥拉著手指數日子,還剩下多少天,過一天少一天,那滋味……”

他不堪回首的搖搖頭:“放心吧范王爺,即使莫神醫不成,我也給你介紹一個,保準治好。”

“嘿,信王,那我老就先多謝了。”

“不必說謝。”

一行人穿過月亮門,來到了兩片樹林夾著的幽徑,轉了幾轉,眼前豁然開朗,是一座寬闊的湖,竟然有浩淼之感。

湖上的水榭與小亭如星羅棋布,點綴得恰到好處,既給人幽靜宜人之感,又不覺得孤零零的。

湖上一座小亭里坐著兩位王妃,四個丫環在一旁伺候,兩人正在下棋。

“夫人。”楚祥揚聲道:“范王爺追著他王妃來了。”

兩位王妃輕盈起身。

楚祥笑著帶著眾人來到湖上,沿回廊來到小亭,頗為清幽的小亭頓時顯得擁擠。

于是四個丫環退出去。

范燁讓莫無憂給周靜靈把脈,也不講究男女授受不親,直接搭上周靜靈的手腕。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莫無憂閉上眼睛品了好一會兒,慢慢睜開眼點點頭:“可以一試。”

范燁頓時長舒一口氣,忙道:“好好好,試一試。”

周靜靈神情淡淡的。

范燁還以為她是失望太多,已經不敢生出希望,忙道:“試一試看吧,夫人。”

“王爺,不必折騰了。”周靜靈柔聲道:“我不想把剩下的日子都耗在這上面。”

“好好好,夫人,這一次不成,那我們就不再折騰了。”范燁忙點頭。

周靜靈輕聲道:“王爺,你這話已經說過四次了。”

“這次就是最后一次!”范燁忙保證。

周靜靈輕嘆一口氣,輕輕點頭。

范燁看向莫無憂,沉肅的抱拳:“就有勞莫神醫了,開方子吧。”

“好。”莫無憂頷首。

小杏已經準備好筆墨紙硯,莫無憂提筆寫了一張方子,遞給范燁:“最好我親自煎服。”

“不用莫神醫你。”楚祥擺擺手道:“到了我這里,怎還能讓莫神醫你做這事,小桃,你去。”

他對范燁與莫無憂笑道:“我夫人臥榻這么久,都是這兩個丫頭煎的藥,她們都是煎藥的好手,斷不會出岔子。”

“這個……”莫無憂遲疑。

范燁道:“信王爺……”

“放心吧,真沒把握,我會逞這個強?”楚祥擺手道:“小桃快去吧。”

“是。”小桃看一眼許妙如,見許妙如輕頷首,便脆聲答應,拿著藥方出去了。

兩公里外的法空盯著那張藥方,若有所思。

他負責藥谷,精通藥材,對于用藥之術也頗為精通,只差給人看病而已。

他看得出這張藥方沒問題,是一張四平八穩的溫養方子,不偏不倚,吃不死人,也治不好人。

這樣一張方子,能治好這絕癥寒蜇?

他覺得不可能,這個莫神醫確實有問題。

正呆在一間院子里的兩位老者,須眉皆白臉若嬰兒,也是一樣的觀點。

這方子確實保守,穩妥,可也不是治病之方,服下之后不會有什么變化。

魁梧壯碩的老者皺眉,緩緩道:“董老,這兩味藥有點兒古怪,好像與這方子有點兒格格不入。”

“唔,我也發覺這兩味藥不太對,可是……多了這兩味藥,也沒什么要緊。”

“是。”

“藥性未變,究竟為何要多這兩味藥?”

“大概是習慣使然?”

“南方多水,這兩味藥卻不是祛濕,恰恰相反,如此一來……,不懂,實在弄不懂。”

他們到了這般年紀,對于虛名已然看淡,反而更看重醫術,懂便是懂,不懂便是不懂,毫不掩飾也不在意。

醫之一道,他們不懂之處,恐怕其余人也不懂的。

“看來是沒什么問題的。”

“嗯,沒有大問題。”

“那婢子便去煎藥了。”小桃襝衽一禮。

“去吧。”

小桃拿著藥方離開。

法空放下酒杯,搖搖頭失笑,好個坤山圣教。

這份解藥竟然御醫也看不出破綻。

所下之毒與寒蜇一般無二,解藥也是如此的完美無缺。

這可不是一般的宗門能夠做到的,需要付出龐大的人力物力與時間,慢慢的苦心研究。

法空推測,這恐怕是前朝大易的毒藥,被坤山圣教所繼承。

他凝神微運,想法出現在了許妙如腦海。

許妙如輕輕點頭,看向莫無憂:“莫神醫,我有一件事要向你請教。”

“王妃請說。”莫無憂不急不躁,慢慢悠悠的說道,說話帶著獨特的韻律,聽著很舒服。

“我聽說,世間有一種毒藥,中毒的癥狀與寒蜇的癥狀幾乎一模一樣。”許妙如嘴角微翹:“不知莫神醫可曾聽過這種毒藥?”

“毒藥……”莫無憂沉吟,輕輕搖頭:“恕在下才疏學淺,孤陋寡聞,沒曾聽聞有這種毒藥。”

“哦——?”許妙如笑道:“你說周妹妹這病,會不會是中了毒呢?”

她說著話,目光忽然投向了周靜靈的兩個丫環。

金枝與玉葉同時微微色變。

隨即恢復如常。

許妙如卻露出笑容,得意的瞥一眼楚祥。

楚祥搖搖頭。

莫無憂搖頭道:“王妃,依我的判斷,靜北王妃的寒蜇不是中毒,確實是病癥。”

“可是奇怪了。”許妙如笑道:“莫神醫你來之前,周妹妹其實已經好了的。”

“不可能。”莫無憂依舊不急不躁,搖頭道:“寒蜇之癥,不可能無藥而愈,需得吃下我這幅藥,才能痊愈。”

“哦——?”許妙如看向周靜靈。

周靜靈忽然停住了顫動,微笑看著他。

莫無憂盯著她玉手,原本顫抖的玉手已然不再顫動,賁起的青筋已經回去,恢復了修長優美。

“恭喜王妃!”莫無憂抱拳:“看來在下判斷出錯,還以為王妃的余病猶在。”

周靜靈輕輕笑一下:“有勞莫神醫。”

“周妹妹,我們去吧。”許妙如扯起周靜靈玉手,輕盈的出了小亭,鉆進了她水榭里,關上了門。

法空露出笑容。

任你千變萬化,我就一招破之。

直接治好了靜北王妃,手段再高明也都是耍花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