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05章 奇癥

第205章 奇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05章 奇癥

“大師。”許妙如起身,合什見禮。

腦海虛空,兩點信仰之力鉆進光輪之中。

法空微笑合什。

兩點信仰之力,能施展兩次神足通,甚好。

楚煜一臉愁容,起身合什道:“法空,好久不見。”

法空打量一眼楚煜,搖頭笑道:“楚兄你精神倦怠,是被情網所纏,受了情傷?”

“唉——!”楚煜頹然苦笑:“別提了!”

“大師你開解開解他吧。”許妙如嗔道:“這個混帳小子,已經徹底聽不進我的話了。”

楚煜不好意思的笑笑:“這種事還不用勞煩法空的。”

許妙如斜睨他,又對法空笑道:“每次過來,都要麻煩你,這次也一樣的。”

法空笑笑:“王妃還如此客氣,王爺可好?”

他說著話,雙眼變得深邃如古潭,看向許妙如。

許妙如笑瞇瞇看著他。

法空點點頭:“這一陣子王爺是無憂,可惜我能看的時間太短,該小心還是要小心。”

現在沒有麻煩,不代表將來沒麻煩。

天眼通現在只能看三個月。

可有些事,隱患往往在數個月甚至數年之前已經埋下了,爆發之時,便不可阻遏。

所以也不能事事都靠天眼通。

關鍵還是要靠自己。

許妙如道:“我過來是求大師一件事的。”

“嗯——?”

“靜北王爺的王妃,得了一種奇癥,身體顫抖不休,怎么也止不住。”

“哦——?”

“請了很多名醫,還有很多高僧,不管是服藥還是用針還是以武功調和,都無濟于事。”

“顫抖……”

“抖得睡不著覺,吃不下飯,一吃飯就惡心,有人說遇了邪,還請了幾名高僧過來做法,都沒用。”

楚煜精神一振:“這難不倒你吧?”

“如此怪病,佛咒也未必管用。”法空笑道:“不過可以一試,靜北王妃……”

他沖楚煜古怪的笑笑。

楚煜頹然的擺擺手:“你想岔啦,我與范姑娘根本不可能的。”

法空笑道:“知難而退了?”

“如果她喜歡我,那即使有老四,我也會爭一爭,都是世子,憑什么我就要讓他?!”楚煜哼道:“讓別的可以,讓女人,那不可能!”

法空點點頭。

楚煜搖頭苦笑:“可關鍵是,范姑娘并不喜歡我,……嘿,也不喜歡老四!”

“既然如此……?”法空看向許妙如。

許妙如道:“這次幫靜北王妃,并不是因為他,是我跟靜北王妃自己的交情。”

法空恍然點頭。

許妙如笑道:“靜北王妃與我極為投契,難得碰到這樣投脾氣的,實在不忍看她受苦。”

法空點頭。

“大師,你出手吧。”

“行。”法空痛快答應。

“多謝大師!”

“不過我也未必能治好她這病。”法空道:“別抱太大的期望才好。”

“難不住大師的。”許妙如對法空的信心十足,甚至比法空自己更有信心。

“娘,凡事不能說滿,你沒跟靜北王妃說一定能治好吧?”

“你這混小子,還知道這個!”許妙如嗔道:“我當然不會把話說滿!”

“那還好……”楚煜點點頭。

許妙如哼道:“你早干什么去了,先前那幅模樣真是讓人笑掉牙,被一個女人迷得團團轉,暈頭轉向,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徹底成了一個廢人。”

“娘,別說我,父王不也一樣嘛。”楚煜不服氣。

論癡情,誰能比得過父王?

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這也不是自己的錯嘛。

“討打!”許妙如一巴掌拍過來。

楚煜不敢躲,被重重拍在后背。

許妙如紅著臉道:“以后不準再見凝玉,知道了沒?”

“娘放心吧,我現在已經心如止水,要跟法空請一卷佛經回去誦讀。”楚煜道:“我覺得我也能出家了。”

法空笑道:“楚兄你六根未凈,進不了空門的,還是老老實實在紅塵里打滾吧。”

“法空別笑我,你六根清凈也沒用,”楚煜笑道:“如果你見了范姑娘,也是一樣要失態的。”

法空微笑。

楚煜道:“范姑娘的美跟寧姑娘是不一樣的,不能一概而論。”

法空微笑道:“你現在想著范姑娘,其實就像當初想寧師妹一樣,最終還不是一樣掙脫了情網束縛?”

當初楚煜對寧真真是一片癡情,現在才多久,馬上就鐘情于另外一個女人。

既然能這么快從寧真真那里掙脫出來,自然也能從這范凝玉身邊走出來,說明他跟信王爺終究是不一樣的,并不是一個長情之人。

所以沒必要擔心。

“不一樣的……”楚煜搖搖頭:“我對寧姑娘一見鐘情,是純粹為其美貌所撼,不可自拔。”

法空笑道:“那這位范姑娘呢?”

“范姑娘不一樣。”楚煜神情陷入思索,雙眼放光,輕聲說道:“范姑娘的美,是純粹的,是寧靜的,就像我一直在夢里想的那種美是一樣的。”

法空恍然點頭。

多數人都有最喜歡的女人類型,可能是從小的環境影響,也可能是骨子里的遺傳。

其實就像是老天配給的另一半。

這范凝玉恰好符合他想象中的女人,所以對范凝玉一見鐘情不可自拔。

如果真是如此,那還挺麻煩。

楚煜想走出來確實需要一段時間,而且會很艱難,不過再艱難,終究還是會忘記的。

再濃烈的感情,如果長時間不見面,也會漸漸轉淡。

他順手給了楚煜一記清心咒。

楚煜搖頭:“你給我這個,沒用,反而讓我想她想得更清楚,也更難受。”

“佛咒畢竟不是萬能的,”法空笑道:“不過我倒是還有一法。”

“說。”

“再去喜歡上一個女子。”

“不可能了。”楚煜苦笑道:“再不可能有范姑娘這般打動我心的,……法空,你可是和尚,竟然出這種主意!”

法空笑道:“我覺得此法對你最合適。”

楚煜不是長情之人,很有可能是一個多情之人,說不定見一個愛一個呢。

再用一個女人試試便知道了。

他看向許妙如。

許妙如若有所思。

她先前是想著,楚煜因為女人而傷心痛苦,那短時間內就不讓他再看女人了。

現在看法空出了這主意,她忽然改變了想法,難道給他介紹幾個美貌女子,讓他喜歡上別的女人,能幫他走出范姑娘的陰影?

法空大師不會無的放矢。

“王妃,你請靜北王妃去你王府玩耍,我自然會趕過去。”法空道:“試一試看,不成也沒辦法,權當去你府里散心,不驚動其他人。”

“好,這主意好。”許妙如用力點頭。

如果說服靜北王妃來金剛寺外院,未必能成。

靜北王妃雖然信佛,可靜北王并不信。

恰恰相反,靜北王對僧人是不屑一顧的,非常憎惡討厭,一看到就煩。

他覺得和尚們打著出家之名,其實還是在名利場混,并不能堪破名利。

否則,神京的寺院為何這么多,要普渡眾生,那為何不去神京之外普渡?

他覺得和尚們太過虛偽,可笑之極,自然也是不相信的。

甚至對法空求雨也是不屑一顧。

他覺得只是湊了巧,可能法空精通天象,通過觀看天象而知道那個時候有雨,便湊上去求雨,恰好碰上了。

持這種觀點的人在神京城內很多。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即使很多人證明,法空是全憑本事求下來的雨,是先喚來了風,用風吹動四方云彩過來降雨。

可還是很多人不相信。

法空也能理解這種情形。

即使在前世,很多事如果突破了固有觀念,有視頻擺在跟前,也會說是造假,萬萬不信的。

許妙如不止聽靜北王爺說過一次這觀點,氣得要命,卻也知道跟他辯駁也沒用,打死也不會信的。

這一次就讓他開開眼,長長見識,知道不是所有和尚都如他所想那么無能那么虛偽那么不堪的。

信王府后花園

一個花信少婦正在兩個侍女的攙扶下,輕輕顫抖著站在湖上的小亭里,欣賞著湖上美景,露出羨慕神色。

花信少婦雖不如許妙如的絕色,卻也是難得一見的美人,秀美端莊。

碎花青色羅衫輕輕顫動如篩,尤其雙手,原本雪白的雙掌,如今卻是青筋賁起宛如雞爪一般,失去了原本的美麗,顯得丑陋。

許妙如站在她身旁,笑道:“周妹妹,我這里原本只是一個小水潭,是慢慢一點一點挖大了,花了不少時間。”

“信王爺真是有心了。”靜北王妃周靜靈羨慕的道:“沒想到王爺他看著粗直,對姐姐你卻如此上心,姐姐真是好福氣。”

“他呀……”許妙如抿嘴笑了:“靜北王爺也一樣疼惜你,何必羨慕我。”

周靜靈低頭看一眼自己顫抖的雙手,嘆息道:“可惜我這病是越來越不堪了,怕是命不久矣,要累得王爺傷心,實在是罪過。”

“周妹妹說什么呢,你這只是小病,只是怪了一些罷了。”

“我已經聽到王爺跟御醫說話,御醫說我這病會越來越重,現在顫抖身體,接下來會顫抖五臟六腑,然后是心跳紊亂,便是命終之時,會很快的。”

“天無絕人之路,不會的。”許妙如握住她雞爪一般的雙手:“我相信周妹妹你絕不會如此。”

周靜靈忽然紅了眼眶,輕輕搖頭看向湖面:“我倒是無所謂,已經想開了,人早晚有一死,可是王爺……”

她想到就這么拋下了恩深意重的靜北王爺,便萬分愧疚與不舍。

PS:更新完畢,又需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