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01章 條件

第201章 條件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01章 條件

“法空大師!”眾人大喜過望。

法空紫金袈裟飄飄,朝眾人合什一禮,然后閉上眼睛,一言不發的雙手結印,施展了回春咒。

司馬尋已經變得茫然的目光忽然又清明,愕然看向法空。

法空已然微闔眼簾。

心眼觀照之下,司馬尋氣息微弱,身上光芒黯淡如風中殘燭,隨時要熄滅。

回春咒的瓊漿一落下,他身上光芒頓時大漲,仿佛給蠶豆大小的油燈添加了新的油。

回春咒不停的落下,一道跟著一道的施展,十二道回春咒之后,法空松開手印,睜開眼睛。

“大師……”趙之華雙眼泛紅,起身合什,深深一禮:“多謝大師!”

他衣衫已經全被鮮血染紅。

法空合什輕頷首,看一眼已經穩定下來的司馬尋,又沖眾人合什一禮,然后一閃消失無蹤。

“這……”眾人覺得眼前一切發生得太快。

先是司馬尋要死了,在臨死之際,法空大師忽然出現,顯然施展了某種佛咒,將司馬尋從黃泉路上拉了回來。

看司馬尋的氣息穩定,呼吸開始悠長,勃勃生機在身體里流轉,便知道已經沒有大礙。

“好一位神僧!”方正臉龐的中年感慨的嘆息一聲。

“好神妙的佛咒!”方世年驚奇的道:“這是什么傷都能救啊?太神妙了吧?”

“這佛咒也算是一種神通吧?”

“不算的。”方正臉龐中年搖頭:“神通是六大神通,佛咒并不是神通,不能混為一談,法空大師忽然出現又忽然離開,施展的應該是神足通,又叫如意通,而救司馬兄弟的應該是佛咒,并不是神通。”

“神乎其神!”

“有了這個,我們還有什么可怕的?”

“可惜法空大師不是我們綠衣外司的人吶。”

“嘿嘿,不是綠衣外司的不要緊,是我們司丞的師兄就好!”

“先是黃兄弟,現在又是司馬兄弟,要不是法空大師,我們現在已經少了兩個兄弟!”

“我明天便去金剛寺奉香!”

“同去同去。”

“嘿,明天我們要忙成什么樣?這兩個人都死了,我們的這個案子徹底就廢了,不知要挨多少罵吶。”

“這些家伙真的太瘋狂了。”

“瘋狂!”

法空一出現,寧真真歉然道:“辛苦師兄。”

她不好意思:“司馬尋他……”

雖然她并不喜歡司馬尋,甚至對司馬尋有些反感,可畢竟是自己的屬下,還是三大宗之一的天海劍派高徒,不能眼睜睜看著不救。

如果是王青山,她絕對袖手旁觀。

法空擺擺手:“已經救回來了,那人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拉著他一起死?”

“跟他有仇?”

“沒仇的話,不至于非要拉著他一個,”法空搖頭道:“依照他那傷勢,那人同時收拾他們幾個也是沒問題的。”

黃玉楓忙點頭:“大師所說極是,那老仆瞬間炸成血霧,我們其實都躲不過的,太過突然,可是他偏偏死死摟住司馬兄弟,現在想想,確實有蹊蹺,應該是跟司馬兄弟有仇。”

“沒辦法再查了。”寧真真搖頭:“司馬尋能活過來便好,總算有個交待。”

“多謝大師。”黃玉楓鄭重合什。

法空擺擺手:“舉手之勞罷了,不必如此客氣。”

黃玉楓道:“對大師是舉手之勞,我們卻是性命,不能不謝。”

他們萬沒想到會有如此危險。

還以為一個商賈,修為再強也是有限,所以有些大意,即使法空提醒過他們那老仆有問題,他們還是沒能徹底的重視,而老仆動作又太快,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

“師兄,我過去看看。”

“嗯,去吧。”法空給她一個眼色。

寧真真輕頷首,示意明白。

她明白法空的意思。

正好趁機脫身,離坤山圣教遠一點兒。

恰在此時,圓燈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住持,有一位李姑娘求見。”

“……請她進來吧。”法空沉吟一下,慢慢點頭。

心眼已經看到李鶯正在寺外。

李柱與周天懷仿佛兩尊金剛般守在她身旁,不時警惕的看向四周,仿佛怕有人刺殺。

王青山遇刺讓他們也起了警惕。

李鶯一襲黑衣,肌膚欺霜賽雪,瑩白的瓜子臉籠罩著一層嚴肅,負手站在大門外,盯著那額匾看,莫名有一股威嚴。

圓燈來到了大門處,李鶯合什一禮,對李柱與周天懷擺擺手,自己獨自進入寺內,來到法空院內。

她踏入院內,瓊鼻忽然聳了聳,露出一絲笑意:“看來寧司丞剛剛走。”

法空頷首。

寧真真他們從另一處離開,避免與她碰面。

林飛揚則又跑去西垣寺,要弄清楚這山云和尚葬在哪里。

“寧司丞不會是聽到我來了,匆匆離開吧?”李鶯笑道:“其實大可不必的。”

法空道:“她那邊有事先走了,……李少主還是不死心,還要我幫忙?”

“是。”李鶯頷首。

法空笑笑。

李鶯道:“我覺得,還是跟大師你親自請教的好,大師你施展神通弄清楚他們的身份,到底有什么條件?我們要付出什么代價才行?”

法空嘆一口氣。

李鶯笑道:“我相信一點,世間的一切都是有其價值的,沒有無價之物,壽命也是一樣的,請大師開條件吧。”

法空搖搖頭。

李鶯道:“大師如果不答應,我會一直過來,直到大師答應為止。”

“何必非要在我這一棵樹上吊死,”法空笑道:“李少主應該還有別的辦法吧?世間之大,奇人異士無數,尤其是你們天魔秘典上的奇功那么多,練成一種就能找出兇手的身份來。”

“大師請說條件。”

“李少主請便。”

“大師!”李鶯肅然道:“如果不找到幕后主使,這樣的事還會發生,到時候大師可會心安?”

“找到了幕后之人,這樣的事照樣還會發生。”

“大師知道幕后之人是誰?”

“不知。”

“大師還是說出條件吧。”李鶯道:“不管什么條件,盡管提。”

法空露出笑容:“這樣罷,我聽聞有一部秘法,叫虛空胎息經,如果你能弄來這部虛空胎息經,我可以試著施展一次神通。”

“虛空胎息經……”李鶯皺眉:“白蓮寺的秘典?”

法空眉頭微挑。

李鶯緩緩道:“虛空胎息經是白蓮寺的秘傳,旁人得了也沒用的,沒有白蓮寺的筑基秘法,僅僅一部秘典是沒辦法練成的。”

法空道:“這便不必李少主操心了,此經對我啟發極大,只可惜我得到的殘缺不全。”

“……好,我會替大師找來!”李鶯合什一禮,轉身便走,不給法空反悔的機會。

法空看著李鶯曼妙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月亮門處,覺得好奇。

沒想到這李鶯竟然也知道虛空胎息經,難道虛空胎息經如此的有名氣?

為何他卻不知?

暮色上涌,華燈初上的時候,林飛揚回來。

“山云和尚已經火化了,西垣寺沒有聲張,畢竟自殺對他們來說太不光彩了。”

法空臉色微變。

“我看他神色安詳,根本沒有痛苦的意思。”林飛揚搖搖頭道:“肯定不是因為走火入魔而自殺。”

法空沉默。

“太奇怪了……”林飛揚皺眉:“他為什么要殺青蘿他們一家子呀?太怪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

法空也不解。

原本想直接問山云和尚,就像問朱山河一樣,可晚了一步,沒能問到。

那就只有一條路,就是獲得山云和尚的記憶。

可山云和尚竟然火化了。

這也太快了。

一下就徹底斷了線索,自己有大光明咒也沒用,甭想再獲得山云和尚的記憶。

兩個人一死,便斬斷一切線索,避免暴露坤山圣教。

“住持,外面有一位司馬施主求見。”

“請他過來吧。”法空往外走去。

司馬尋大步流星跨入金剛寺外院的大門,來到放生池邊的法空身前,合什深深一禮:“多謝大師救命之恩!”

法空合什還禮,神情淡淡的:“司馬施主,不必如此的,我救你也不是因為你。”

“是。”司馬尋道:“我知道是因為司丞,沒有司丞,大師不會救我。”

法空露出笑容。

司馬尋很明白道理。

“但不管因為誰,我的命都是大師所救!”司馬尋沉聲道:“說一聲謝也是應該。”

法空頷首。

“大師也在查朱山河吧?”

“哦——?”

“我原本不知道朱山河的底細,現在卻知道了。”司馬尋沉聲道:“我們天海劍派這些年來,一直在秘密調查一件事。”

法空笑道:“這應該是機密吧?那就算了,我還是不聽為好。”

“我覺得,還是應該讓大師知道。”司馬尋緩緩道:“也好有所防備,我懷疑王青山被刺殺,就是這幫人所為。”

救命之恩,既然不能涌泉相報,也得有所表示,總不能白白受了這恩情。

既然法空大師展現了過人的胸襟,自己再小家子氣,那就太辱沒天海劍派的臉面。

宗門一直在調查的這件事,應該也讓法空大師知道。

法空大師神通廣大,有可能比宗門查得更深。

這一次算是徹底領教了法空的神通,果然名不虛傳,確實是擁有不可思議之能。

法空點點頭。

司馬尋肅然道:“當初師兄橫死于神京,與我先前的傷一般無二,師兄臨死之際,在手掌心寫下了兩個小字,坤山。”

“你們查到了這坤山?”

“乃坤山圣教,……前朝遺民所創,……我要提醒大師一聲,信王爺與這坤山圣教有瓜葛。”司馬尋目光炯炯。

PS:更新完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