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98章 主使

第198章 主使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98章 主使

法空慢慢點頭。

李鶯確實不會死心。

不知道她下一次來,會用什么辦法打動自己,讓自己不得不施展神通幫忙。

一次一次的求助,她看似處于下風,處于弱勢,其實她是在不停的試探自己,觀察研究自己,在摸清自己。

能屈能伸,當真是巾幗不讓須眉。

一行人回到金剛寺外院,大門開啟。

香客們開始絡繹不絕的進入大雄寶殿奉香。

人們紛紛過來奉香,還是因為好奇。

好奇這位當世神僧,能夠呼風喚雨的神僧到底是什么模樣,出了這樣一位神僧的金剛寺是什么模樣。

而且在排隊的時候,還能跟法空說上一句話。

法空對這些香客并不看重,他們并不是信眾,只是禮貌的回應與打呼。

這種淡然態度,與其他寺院對香客的看重迥然有異,有的不舒服便不來了,有的覺得新鮮,覺得這才是真正的高僧風范。

法空回到院內之后,繼續研究慕容師的記憶白珠,想盡辦法要將它拉入藥師佛的眉心里。

但在腦海虛空,自己能做的事實在不多,試著讓藥師佛像結印的手松開,去抓那白珠,想強行將它摁進眉心里。

可這珠子奇異,藥師佛的手按過去,竟然直接穿過,仿佛穿過了一道影子。

它竟然是虛的。

到了這一步,竟然束手無策。

慕容師的記憶離自己只有一尺,真可謂近在咫尺,偏偏如同天塹,就像肥肉到嘴邊就是吃不到一樣的抓心撓肺。

研究了半天,還是不成。

索性先放下它,做別的事,說不定靈光一閃,找到了解決的辦法。

他與林飛揚離開了外院,避開朱雀大道,從另一條大道往西走,最終來到天河小巷。

天河小巷聽著名字是小巷,其實是一條寬敞的大街。

這里一看便知道住客非富即貴。

青石地板寬敞又平整,干干凈凈,有點兒一塵不染的意味。

每一座府邸門口都掛著兩串大紅燈籠。

朱漆大門,三排銅釘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光。

濃郁的富貴之氣撲面而來。

林飛揚打量一眼跟前的這座府邸:“便住在這里?”

“嗯。”

“怪不得能掏出一萬兩銀子吶。”林飛揚點點頭:“我進去看看。”

他一閃,消失在墻根下的陰影里,下一刻就出現在墻的另一邊。

這便是影遁之術,身體仿佛化實為虛,成為一道影子,與陰影融為一體,在陰影之內可隨著心意而變化位置。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宛如無邊的古潭,幽幽照向大門。

朱漆大門迅速變成了虛無,大門內的照壁也變成虛無,然后是大廳。

大廳內正會著一個胖墩墩的中年男子,五短身材,正皺著眉頭在翻看一本書。

他忽然放下書,拿起手邊茶幾上的茶盞,輕啜一口,慢慢放下茶盞,凝重的看向門外的天空。

法空的雙眼繼續深入,看到了他的未來。

皺了皺眉頭,法空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隨后,法空雙眼開始變得迷茫,施展了宿命通,目光再次穿過大門,穿過照壁,看到了這中年身上。

林飛揚一閃出現在他身邊,搖頭道:“還真是古怪,這家的傭人只有兩個。”

法空緩緩點頭。

“這么大一座宅子,只有兩個傭人,真夠節省的。”林飛揚不解的道:“兩個人維持這么大的宅子,挺吃力的。”

“敲門吧。”法空道。

林飛揚道:“敲門?還有敲門?直接進去便是!”

這家伙想殺徐青蘿,那就是仇人,何必客氣!

法空看一眼他。

“行行,敲門敲門。”林飛揚無奈答應,上前敲響了朱漆大門上的銅環。

銅環锃亮,已經磨得包了漿。

“啪啪!”兩聲響,屋里的五短身材中年嚇了一跳,臉色微沉盯著大門方向。

一個削瘦的老者拉開了大門一條縫,探頭看向法空與林飛揚,面露疑問神色。

法空合什道:“老丈,貧僧金剛寺法空,前來拜見這家宅子的主人。”

“大師是要見我家老爺?”削瘦老者一怔,隨即想起法空的名號:“法空神僧?”

“正是貧僧。”法空合什。

“我家老爺前幾日還說,何時去見一見法空神僧呢,沒想到神僧竟然來了!”削瘦老者頓時呵呵笑道:“二位稍等,我去稟報。”

“有勞。”法空合什一禮。

削瘦老者輕輕合上門。

林飛揚露出笑容:“和尚你現在的名號確實是傳開了,法空神僧,嘿嘿,確實不錯!”

法空的名聲這么響亮,他覺得自己也有身份了,都說宰相門前七品官,自己也差不多啦。

法空笑了笑。

片刻后,削瘦老者回來,大門緩緩打開,門內照壁前已經站著五短身材的中年。

他合什微笑:“朱山河見過法空大師。”

法空合什:“朱施主,有禮了。”

“大師快快里面請。”

“叨擾。”法空隨著他往里走,繞過照壁,穿過前庭來到了正廳。

此時他先前翻看的卷宗已經消失不見。

削瘦老者很快奉上茶。

“不知大師來此,有何指教?”朱山河輕啜一口茶茗,微笑看著法空:“前幾日還想著去金剛寺奉香,捐獻一些香火錢,才知道,金剛寺是不收香火錢的。”

法空微笑道:“不知朱施主為何要找人殺徐恩知徐大人一家子呢?”

他懶得跟朱山河寒暄,自己的時間雖多,可不必浪費在這樣的人身上。

“嗯——?”朱山河一怔,訝然道:“大師此話怎講?莫不是弄錯了吧?……殺人?不可能!”

法空雙眼深邃如古井,靜靜看著他。

朱山河神色自如,平靜的道:“大師一定是弄錯了,朱某雖不是什么良善之家,畢竟還是要做生意,難免會有些虧心,但絕對做不出殺人之事。”

“這樣……”法空嘆一口氣道:“那你是奉命行事,不知是奉誰的命?”

“大師……”朱山河面露苦笑:“這確實是誤會了,絕對沒有的事。”

法空點點頭,起身道:“既然如此,貧僧就告辭了。”

林飛揚跟著起身。

他上下打量著朱山河,哼一聲。

朱山河一臉冤枉與委屈神色,讓人覺得他沒說謊。

林飛揚當然相信法空,所以覺得他這幅表情太虛偽,撇撇嘴道:“看來是撒謊成性,以假亂真,不過你是騙不過法空大師的。”

“唉——!”朱山河嘆氣搖頭。

法空道:“走吧。”

“是。”林飛揚跟著走出了大廳,來到院中央時,發現削瘦老者正在給南墻根下的花叢澆水。

他笑呵呵看一眼法空。

法空對他合什一禮,腳步沒停。

“大師……”朱山河來到大廳外,站在臺階上喚道:“大師!”

法空卻沒有停步。

朱山河忙道:“大師身為神僧,行事總是有章法的吧?不知可有證據表明我殺過人?我確實是極冤枉的!”

法空笑了笑,腳步不停的出了大門,沿著大街往西走。

林飛揚道:“我們這就走啦?”

“可以了,……沒想到綠衣外司已經盯上他了。”法空搖頭道:“竟然還涉及到綠衣外司。”

這確實出乎意料。

林飛揚驚奇的道:“難道還是密諜?有意思了!”

他原本還覺得沒什么意思。

法空查案,一眼就能看透,不必費腦子,不必運用自己的智慧,未免太過無趣了。

查案子最有趣的就是那種層層揭開密霧的過程,揭開一層還有一層。

法空倒好,一眼看透,不管多少層密霧直接吹散,毫無探索的樂趣可言。

現在聽說這朱山河涉及到了綠衣外司,頓時興致提了起來。

兩人一邊沿著大街往西走,一說著話,一道身形從墻角轉出,合什一禮:“見過大師。”

法空合什微笑。

此人身形挺拔,相貌俊逸,正是綠衣外司西丞的黃玉楓,寧真真的屬下。

當初法空的佛珠救了他的性命。

黃玉楓恭敬道:“大師是找那朱山河的吧?”

法空頜首:“有些事問他,沒壞你們的事吧?”

黃玉楓笑著搖頭:“我們最近在查他,只是他身后有背景,不能隨隨便便抓人,只能仔細搜集罪證。”

如果是別人,他是一個字不會提,但法空對西丞來說不是外人,更像是自己人。

“不能隨便抓?”法空搖頭道:“搜集罪證的話,早就驚動他了吧?小心他畏罪自殺。”

黃玉楓臉色微變:“自殺?”

法空點點頭:“看他神色不太對,很可能已經有了自殺的念頭,還有,小心那個看門之人。”

“多謝大師提醒!”黃玉楓臉色微沉,合什道:“我要跟司丞稟報一場,改日再拜會大師。”

“讓寧師妹去一趟寺里。”法空合什還禮。

“是。”黃玉楓匆匆而去。

林飛揚驚奇的道:“難道那朱……朱山河真要自殺啦?是發現自己被發現了,所以要自殺吧?”

法空搖頭:“很麻煩。”

他如果不是遇到黃玉楓,看到別的綠衣外司,也不會多嘴。

寧真真的西丞,順嘴就提了一句。

林飛揚道:“那我們要做什么?剛才問出來他到底是不是幕后主使了吧?”

法空點頭:“嗯,我們去西垣寺看看。”

他已經從朱山河心思里捕捉到了幕后主使之人,卻是西垣寺的山云和尚。

他通過宿命通,在朱山河的經歷中經常看到這山云和尚。

山云和尚與他有時候在西垣寺里見面,有時候在他家里,有時候在城外。

怎么看都看得出兩個鬼鬼祟祟,必有問題。

這個山云和尚到底為何要殺徐恩知?地址:m.小xs(小小說)看書更便捷,書架功能更好用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