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96章 獲得

第196章 獲得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96章 獲得

兩個老者還沒能反應過來。

要知道,近二十幾年來,還沒有大宗師殞命的例子,踏入大宗師境界,幾乎不會被殺不會橫死。

一者是大宗師之間很少交手,多數都是用來震懾。

不到關鍵時刻,大宗師不會出手。

大宗師往往都是已經活明白的人,不想再打打殺殺,畢竟好不容易練到了大宗師,也該享受生命的美好了,何必還要打打殺殺。

二者是大宗師的生命力強盛。

交手也很難殺死彼此。

能殺死對方也往往不會下殺手,對方一旦要拼命,同歸于盡的威力太強。

這一次澄海道下決心殺掉大雪山宗的一個大宗師,也是幾經考慮與權衡,才做下了這個決定。

為的就是一揚澄海道的威風,重振澄海道在魔宗內的威風,再是一顯澄海道的實力,讓朝廷與天下看到澄海道的強大。

梅三變乃澄海道長老,如果就這么被殺而無動于衷,忍氣吞聲,澄海道的威嚴何在?

現在的澄海道已經不是從前的澄海道,不會再受這窩囊氣。

看到大宗師同門殞落在跟前,他們還是生出不真實的感覺,是一種打破了常規而產生的不真實感。

其中一個老者忽然沉聲喝道:“我們走!”

“嗯——?”另一個老者驚訝,隨即沉默下來,看著沖過來的慧靈和尚,艱難的點頭:“嗯。”

兩人身法驟然變得飄忽莫測,面對撲過來的慧靈和尚,輕飄飄蕩開,然后沖向倒地不起的慕容師。

“師伯祖,師叔祖,留下尸體!”法空的聲音忽然響在慧靈和尚與至淵和尚兩人腦海。

他們毫不猶豫的往前猛一沖,擋在慕容師之前。

兩人的秘術已經發動,修為暴漲,速度極快。

兩個老者咬咬牙,也催動了秘術。

慕容師的尸首是絕不能落在大雪山宗手里的,否則,澄海道的威嚴何在?

“哼,找死!”慧靈和尚灰色僧袍獵獵鼓蕩,暴漲的修為不能那般控制自如,罡氣開始外泄。,

他得意的小眼睛瞇起:“給你們機會逃命你們不珍惜,那就死罷!”

他如今意氣風發。

終于把慕容師宰了,而且是自己親自宰的,一消胸中多年的塊壘,當真是揚眉吐氣,痛快淋漓。

“砰砰砰砰!”

悶響聲如雷炸響。

狂風呼嘯,飛沙走石。

兩老者招式簡單,但勁力奇異,如海中暗流,數股勁力同時翻涌,將澄海道的武功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

可金剛寺武學也不差,大金剛掌至陽至剛,精純異常,硬生生的當住了他們奇異掌勁。

飛天寺的武學最重精純,對于這種變化奇異的武功最不怕,反而最怕金剛寺這種純粹的。

林飛揚雙眼放光。

這場面才是夠勁,打得精彩紛呈,不像慧靈和尚與慕容師那般丑陋難看。

法空在三里之外,以心眼觀瞧,暗自搖頭。

看來是留不下這兩個老家伙了。

他們傷勢也重,修為略遜色于慕容師,可他們足夠的謹慎,沒有因為慕容師的死而憤怒而不顧一切的報仇,寧肯退一步也不以傷換傷。

他們絕不會拼到最后,他們在拖延時間,等澄海道另外的一品高手趕過來。

“阿彌陀佛!”法空下一刻出現在慕容師跟前,合什宣一聲佛號,面露悲憫之色:“慕容施主安息吧。”

他說著話,左掌結印,右掌豎起,射出一道白光照到了慕容師身上。

“住手!”兩個老者怒吼。

法空平靜看著他們,溫聲道:“貧僧的大光明咒可超拔魂魄,免墜畜生道,……慕容施主畢竟是大宗師,大光明咒算是貧僧的一片心意吧。”

他說著話,慕容師的魂魄已經浮起。

人們的目光皆被他所吸引。

慕容師魂魄化為的小人與一般人并沒什么不同,明徹本心的大宗師的魂魄一樣只是一個小光人。

不比正常人的明亮,也不比正常人的凝實。

小光人平靜的看一眼法空,輕輕點頭,然后化為一道白光沖天而起,直貫天際。

此時,暮色茫茫,這一道白光仿佛一道光劍直刺蒼穹。

“阿彌陀佛!”法空合什宣一聲佛號。

他腦海虛空,一顆雪白的珠子懸浮在藥師佛的眉心前,卻遲遲沒有飄入藥師佛眉心的紅痣處。

這是慕容師的記憶。

看來,一品高手的魂魄與正常人還是有區別的,區別不在外,而在內。

這慕容師的記憶帶著獨特的力量,抗拒進入藥師佛的眉心內,靜靜懸浮在腦海。

他暫時無法獲得慕容師的記憶與經驗。

他鼓動慧靈和尚與至淵和尚反殺,一半是為了給澄海道的狂妄一個嚴厲警告。

竟然還想殺自己,顯然是已經忘了大雪山宗的強大,已經有點兒忘乎所以了。

一半是為了慕容師的經驗。

一品高手的修煉經驗,這對他來說太珍貴了。

現在至少已經達到了目的,只是還留了一點兒尾巴需要處理,想辦法把這顆珠子吸納了才行。

他朝著激戰的四人合什一禮:“貧僧有一言相勸,……所謂冤冤相報何時了,四位還是罷手吧。”

他說罷又是一禮,然后飄飄而去。

他的聲音在至淵和尚與慧靈和尚耳邊響起:“師伯祖師叔祖,該撤了,他們援手快到了。”

“住持,等等我們!”慧靈和尚叫一聲,一掌逼開對面的老者,哼一聲道:“今天先饒你們一命,再敢放肆,到時候就不僅僅是我們兩個了!”

兩人轉身便走。

他們速度極快,眨眼間回到了外院,回春咒降臨。

瓊漿開始灌注,疲憊與虛弱、傷勢與疼痛在迅速的消散,溫暖柔和而生機盎然在身體里涌動。

“哈哈……”慧靈和尚一落到法空的院子,便忍不住縱身長笑。

至淵和尚皺眉看他一眼,搖搖頭。

“老禿驢,難道你不高興?”慧靈和尚得意的道:“別裝深沉啦,宰了那慕容老兒,不信你不高興!”

“高興。”至淵和尚道。

慧靈和尚哈哈大笑:“真是痛快!痛快啊!”

他的笑聲把法寧他們都引過來。

周陽忙道:“老祖宗,勝啦?”

“嘿嘿,大勝!”慧靈和尚得意的笑,小眼睛都要擠得不見蹤影,只剩下兩條細縫:“把那慕容老兒宰了,真是太痛快啦!”

他現在只能以痛快來表達,實在是太痛快。

慕容師是個陰險卑鄙的家伙,偏偏武功又強,總比自己強上那么一絲絲。

這一絲絲導致每次跟他交手都要吃個癟,都快郁悶得爆炸了。

今天終于徹底了結了這卑鄙無恥的老兒,終于報了仇,泄了恨,從內到外都透出洋洋喜氣。

“恭喜師伯祖。”法寧合什笑道。

慧靈和尚得意的道:“那老兒還以為我又犯蠢,脾氣上來了非要跟他硬拼,結果著了我的道,哈哈,他就以為自己最聰明,別人都愚蠢,哈哈哈哈……”

他想到自己撒了一個小謊就把慕容師耍得團團轉,更是喜不自勝,覺得自己大有進步,智慧躍上了另一個層次。

林飛揚一閃出現在小院。

“小林子,這回見識到我的威風了吧?”慧靈和尚看過來,得意的道。

“嘿,真威風!”林飛揚鼻子發出一聲輕哼。

慧靈和尚頓時瞪大眼,覺得他語氣不對勁。

林飛揚哼道:“打的都是什么啊,根本沒有精彩可言,太不過癮!”

“能殺人就是威風。”慧靈和尚不以為然的道:“別講那些花架子。”

他處于亢奮狀態,多年的郁悶一朝散去,而且親自宰掉了慕容師,剜掉了心結。

何等快意!

徐青蘿好奇的問:“老祖宗,殺了幾個?”

“一個。”

“才一個呀……”

“小青蘿,你是不知道一品高手的厲害是不是?一個已經不少啦!”慧靈和尚忙道:“你以為一品高手那么容易殺啊,要不是這一次天時地利人和,殺不掉這老兒!”

徐青蘿輕輕點頭。

慧靈和尚急了,他看出徐青蘿并沒有真正相信,點頭做相信狀只是敷衍自己,忙扭頭看向法空:“住持,你跟她講講。”

法空笑道:“師伯祖所說不錯。”

“原來是這樣呀。”徐青蘿頓時笑道:“老祖宗果然厲害。”

慧靈和尚這才眉開眼笑。

至淵和尚搖搖頭,合什對法空道:“這次多謝了。”

法空微笑合什:“師叔祖還是要小心,說不定澄海道會報復。”

他其實也蠢蠢欲動,想上前試試自己的金剛不壞神功,可最終克制了這沖動。

一品高手是極為危險的,即使自己的金剛不壞神功能擋得住一擊,也未必不會出意外。

所以他只在三里之外施展回春咒,施展定身咒,而不靠近。

只在最后時刻才現身,掠奪慕容師的記憶與經驗。

不過一品高手的記憶果然與尋常人不同,這股無形的力量一直沒有消退減弱,暫時還沒辦法。

這提醒自己,縱使有神通在,還是不能凡事都一一預料,不可能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報復?”慧靈和尚不屑的冷笑:“好啊,那他們就報復,倒要看看他們的一品高手多,還是我們大雪山宗的一品高手多!”

至淵和尚緩緩道:“沒能競全功,那兩個也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對付自己女人有他們一份,依他的心思,剩下的兩個也宰了,可惜沒能如愿。

“下一次!”慧靈和尚興奮道:“找機會再殺他們一次,徹底把他們殺怕!”

“大宗師啊……”至淵和尚搖搖頭。

他至今想來,還是莫名的生出不真實感來。

大宗師確實罕有橫死的,這是近些年來的頭一個,別說震撼他們,自己也被震撼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