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88章 初見

第188章 初見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88章 初見

慧靈和尚瞧了瞧:“真死啦?剛才還有氣的。”

法空搖頭嘆息一聲道:“這可能便是我們佛家所說的緣吧,我與王施主無緣吶。”

林飛揚差點兒笑出聲來。

在神京城內城外轉來轉去,就是避而不見,終于等到那家伙咽氣了再出現,還要一臉慈悲的說無緣。

和尚虛偽起來真是沒有下限。

他看向慕容師:“慕容先生,我的大光明咒頗為靈驗,與王青山施主畢竟相識一場,便用大光明咒超度一下他吧,讓他早入輪回,不受飄蕩孤苦。”

“呵呵……”慕容師忽然發出一聲古怪笑聲。

法空眉頭一挑。

他看一眼慧靈和尚。

慧靈和尚頓時明白他的意思。

“咳咳。”慧靈和尚跨前一步,站到法空身邊,避免慕容師暴起發難:“我說慕容老兒,死便死了吧,哪有不死人的。”

法空暗自搖頭。

慧靈師伯祖還真是句句正中要害,每一句都能夠讓人暴跳如雷。

“呵呵呵呵……”慕容師的古怪笑聲升高。

慧靈和尚聽得頭皮發麻。

他生怕慕容師是瘋了,不由的思忖,難道這小子是慕容老兒的私生子?

雖說慕容老兒年紀一大把,當爺爺都綽綽有余了,可一品高手的生機旺盛,生個孩子小菜一碟。

要不是這老兒的私生子,死個弟子不會這么傷心,畢竟一把年紀都是見慣了生死的。

“喂,慕容老兒,住持的大光明咒很神妙,可以直接超拔升天,至少不會墜入畜生道,讓他趕緊轉世投胎去吧,別耽擱了。”

慕容師抬起頭來,慢慢看向法空。

法空合什道:“沒想到慕容先生正在找我,早知道就等在這里了,也能救王施主一命。”

“好好好。”慕容師緩緩點頭:“說來說去,卻是我的錯,我該盡快的找到你,是不是?”

法空搖頭:“其實也是不湊巧,只能說王施主的運氣不佳。”

“法空,好,你很好!”慕容師露出一個奇異笑容,抱著王青山轉身便要走。

法空忙道:“慕容先生,不用大光明咒?”

“不必了!”慕容師發出一聲冷笑:“用不起你的佛咒!”

“阿彌陀佛。”法空悲憫的一合什。

慕容師冷冷看他一眼,飄然而去。

“這慕容老兒心胸狹窄,是記恨上住持你了。”慧靈和尚恨恨道:“真是小心眼,住持要小心點兒他。”

法空微笑點頭。

林飛揚嘿嘿笑了兩聲,看看法空。

慧靈和尚道:“這幾天我跟著住持你一起出去吧,免得他下毒手。”

法空笑道:“師伯祖,他現在無暇出手的。”

“這老兒不擇手段的,根本不會講身份,想殺人就殺人。”慧靈和尚不放心的道。

林飛揚道:“老和尚,放心吧,和尚他什么時候吃過虧?”

和尚這一次明明是卡著時間出現的,明明是避著慕容師,卻表現出一幅遺憾與無奈神情,如果不是知道他先前的舉動,一定會被他騙過去。

太逼真了。

“嘿,那倒也是。”慧靈和尚摸摸自己的光頭,得意的笑道:“看慕容老兒吃癟,真的好痛快!”

“師伯祖與他有仇?”

“哼哼,交過兩次手,不分勝負。”

“是沒打過他吧?”林飛揚嘿嘿笑道:“打不過就打不過,技不如人嘛。”

“小林子別胡說八道!”慧靈和尚頓時一躍而起,回到了敲鐘橫木上,眼睛一閉倒下去,側身橫臥睡過去。

“嘿,被我說中了。”林飛揚得意道。

法空瞥他一眼,搖搖頭。

林飛揚得意洋洋的跟著他進了院門。

“司丞,司丞!”趙之華躥進西丞小院,來到正廳的臺階下揚聲道:“司丞,大事不好!”

“什么事?”

“王青山王兄弟死了!”

“嗯——?”寧真真舉步出了大廳,一襲白衣如雪,清晨的陽光照在她的臉龐,如白玉一般瑩光流轉。

“是被人刺殺而死!”趙之華面露悲痛之色:“唉……,王兄弟何等意氣風發,萬萬沒想到……”

他心中竊喜。

這般狂傲囂張的家伙,你不死誰死!

西丞的空氣重新恢復了清新,西丞的風景重新恢復了美麗,再也不用看這個厭物了!

腳步聲響起。

司馬尋與黃玉楓大步流星過來,在門外聽到了趙之華的話,向寧真真抱抱拳。

司馬尋依舊英雄逼人,神情之間卻多了幾分沉穩,緩緩說道:“據說是昨天傍晚遇刺,王兄弟的一個長輩還抱著他去找法空大師,結果法空大師不在,沒能找到,當法空大師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死了,只晚了一步。”

黃玉楓點點頭:“司丞,我聽人說,只差了一步,法空大師早出現幾次呼吸,王青山可能還有救。”

趙之華左拳一擊右掌心,感慨道:“太可惜了。”

真是太好了!

老天有眼!

寧真真蹙起黛眉:“難怪昨天傍晚沒去西垣寺……,他真死了?”

“千真萬確死了。”趙之華用力點頭:“尸首已經進了綠衣內司。”

黃玉楓道:“我一個朋友是綠衣內司的,說澄海道已經報了案,會由綠衣內司調查刺客。”

司馬尋緩緩道:“這一次的刺客不尋常,王青山身后有一位大宗師保護,結果還是沒能護住他,去尋法空大師救命,沒能找到法空大師,只差了一步,想必這位大宗師是極郁悶的。”

“大宗師都沒能護住?乖乖。”趙之華嘖嘖稱奇:“那這些刺客了不得啊。”

“能在大宗師的保護下刺殺成功的,難道也是大宗師?”

“不是。”司馬尋搖頭。

黃玉楓道:“是六個刺客,都不是大宗師,……大宗師進神京可沒辦法刺殺。”

“行了。”寧真真打斷他們的話:“王青山死了確實可惜,畢竟我們是同僚,但人已經死了,我們活著的還要繼續過下去,西垣寺查得怎么樣了?”

三人頓時沉默下來。

西垣寺的調查遇到了無形的阻力,他們感覺不到阻力來自哪里,卻處處受阻,查不下去。

寧真真哼一聲。

恰在此時,腳步聲再響。

一個綠袍中年男子伴隨著一個黑衣絕美少女來到院門外,輕輕敲了敲門。

寧真真看過去,抱拳道:“趙副使。”

綠袍中年笑呵呵的道:“寧司丞,這位是綠衣內司的李姑娘,前來我們外司相助,司正吩咐守司丞全力以赴的助李姑娘破掉這個案子,再怎么說死的也是我們西丞的人,絕對要查得一清二楚!”

“李姑娘……?”寧真真抱拳看向這位黑衣絕麗少女。

黑衣少女輕輕一笑:“在下李鶯,剛剛加入綠衣內司西丞,負責這一次的刺殺案,被害者正是貴丞的王青山。”

“難道懷疑是我們西丞的兄弟想害王青山?”寧真真蹙起黛眉。

李鶯擺擺玉手:“寧司丞誤會了。”

寧真真若有所思:“難道兇手不是我們大乾的高手?”

“寧司丞名不虛傳!”李鶯贊嘆:“好生敏銳。”

“過獎。”寧真真淡淡道。

“初步懷疑不是我們大乾高手,這需要外司的協助,弄清楚他們的身份,將幕后主使繩之以法,”李鶯道:“也好給貴丞一個交待,給澄海道一個交待。”

寧真真道:“不知我們西丞需要做什么。”

“先弄清是大永還是大云,再弄清他們是哪一宗。”李鶯道。

寧真真點頭。

李鶯道:“據說外司的仵作是最頂尖的,還要煩勞他們驗一驗王青山的傷。”

寧真真痛快的答應。

她對這個李鶯很好奇。

慧心通明竟然沒辦法看清楚李鶯的念頭,好像隱藏在一層迷霧之中。

清晨時分,法空在觀云樓吃過飯后,再次來到災民大營,災民們已經開始撤離返鄉。

他來大營是為了盡量收割更多的信仰。

盡管災民們昨天已經撤了一大批,還是收獲了一萬多的信仰之力。

信王爺楚祥拉著法空一起說話。

“大師與那王青山可是有什么恩怨?”

“王爺此話怎講?”

兩人站在山巔,看著遠處一望無際的白色帳篷,岳明輝他們都不在,只有他們兩個。

“上一次慕容先生抱著王青山找大師,很是可憐。”楚祥搖搖頭:“眼睜睜看著弟子死去,心里肯定不好受。”

法空笑了笑:“王爺覺得我該救他?”

“大師不想救?”

“只能看他自己的緣法了。”法空笑了笑。

楚祥已然明白。

確實是法空故意不救的。

那兩人必然有其恩怨,或者是別的緣故,他雖然好奇,但王青山既然已經死了,多說無益。

人死如燈滅,恩怨也就隨之消散。

“大師要小心那個慕容師。”楚祥緩緩道:“他不是個善茬兒。”

法空笑道:“這世道,還真是……就因為我沒等在寺里救他,便要被遷怒,實在不知該說什么好。”

“他若是真報復大師你,確實是無理。”楚祥沉聲道:“再怎么說也不是大師刺殺的。”

“一品高手嘛。”法空點點頭:“我會小心的。”

楚祥從懷里取出一個小竹筒,遞給法空:“這是訊號,一旦有難,大師直接將它拋到空中,會炸成光亮,我自會前往。”

“多謝王爺。”法空微笑接過。

雖然自己有神足通,用不到這個,但再怎么說也是楚祥的一片心意,不宜拒絕。

楚祥看一眼大永的方向,搖頭嘆道:“王青山死了,太可惜,想除掉黃泉谷越來越難了。”

“王爺別急。”法空笑道:“時機不對,且靜候時機吧。”

“也只能如此了。”

法空返回金剛寺外院時,發現前院里除了徐夫人,徐夫人身邊還站著徐恩知。

徐恩知終于出了天牢。

看他神采,并沒有因為進天牢而憔悴,精氣神完足,反而更勝從前。地址:m.小xs(小小說)看書更便捷,書架功能更好用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