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84章 相遇

第184章 相遇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84章 相遇

寧真真與他閑聊了一陣,最終叮囑他小心一點兒,澄海道的實力驚人,不能不防。

法空笑著點頭。

第二天清晨時分,去觀云樓吃早飯的時候,他招呼上了慧靈和尚。

一路之上,“法空大師”的喚聲不絕于耳,個個合什見禮,一臉恭敬。

法空一一合什微笑點頭,不厭其煩,平和從容。

經過一天一夜的雨水,整個神京城變得濕潤,一切都變得清新。

朱雀大道的青磚也變得干凈。

空氣透著清新與清爽,夾雜著誘人的香氣。

大街兩旁擺滿了早餐攤子。

慧靈和尚與林飛揚對視一眼,無奈搖頭。

“小林子,要不,我們自己先去吧,”慧靈和尚道:“好一陣子沒嘗觀云樓的菜啦,口水都流出來了。”

林飛揚看一眼慧靈和尚。

慧靈和尚覺得莫名其妙,覺得他這一眼很古怪。

周陽道:“老祖宗,林叔是覺得你笨吶。”

“好啊小林子,說清楚!”慧靈和尚頓時瞪大小眼睛:“小周陽這小家伙是在挑撥離間吧?”

“老和尚,你覺得和尚他忽然招呼你一起吃早膳,是因為孝順你不成?”

“哼哼。”慧靈和尚撇撇嘴。

林飛揚嘿嘿笑道:“他知道有危險呢。”

“嘿,我就說嘛,怎忽然邀請我了!”慧靈和尚恍然大悟,扭頭瞪向法空。

法空正微笑合什,紫金袈裟飄飄,雖然相貌平平,卻一派高僧風范。

法空如今身為鼎鼎大名的高僧神僧,普通的相貌反而是加分項,如果太過英俊或者太過丑陋,反而會失去親近感,這一份普普通通的相貌反而更讓人覺得風采過人。

法空與眾人合什見禮中,聽到了林飛揚的話,瞥一眼過來。

林飛揚嚇一跳,忙嘿嘿笑兩聲,壓低聲音:“所以我們還是老老實實陪著他罷。”

慧靈和尚哼哼道:“真是臨時抱佛腳,小林子,知道誰要殺他嗎?”

林飛揚壓低聲音:“好像是澄海道的那個王青山。”

“澄海道!?”慧靈和尚皺眉:“魔宗澄海道?”

他小眼睛一下瞇起來,迸射出寒光,嘿嘿冷笑:“看來他們是覺得自己翅膀硬了,能撲楞撲楞了!”

法空的聲音飄入林飛揚與慧靈和尚耳中:“師伯祖,回去再說。”

兩人不再議論。

林飛揚左右顧盼,想看看有沒有魔宗的人,尤其是澄海道的,而慧靈和尚則繃緊圓乎乎的臉,一反平時的嬉笑。

周陽識趣的沒去打擾他。

再怎么喜歡開玩笑,再怎么有趣,畢竟是老祖宗,是一品高手。

“魔宗的家伙!”林飛揚忽然一指不遠處。

慧靈和尚猛的瞪過去,小眼睛迸射著寒光射過去,恰是李柱與周天懷一行人。

他們身形魁梧壯碩,即使朱雀大道熙熙攘攘,還是一眼看得出來,如鶴立于雞中。

李鶯被他們護在當中,一襲黑衣,襯得肌膚瑩白,細眉長入鬢,星眸熠熠,英姿颯爽之中帶有嫵媚。

李鶯對慧靈和尚的目光有感應,卻沒扭頭看過來,直接坐到了前面一個賣餛飩的小攤前,要了幾碗餛飩。

她星眸閃動,就是不跟慧靈和尚對上目光。

“殘天道的少主。”林飛揚笑道:“跟和尚見過兩面,好像關系不錯。”

慧靈和尚的目光轉開。

李鶯暗舒一口氣。

即使隔著一百多米,還在喧鬧的人群里,她還是聽到了林飛揚的話,暗罵不已。

這慧靈老和尚可不是講道理的,萬一直接沖過來動手,自己就白白吃一個大虧。

這該死的林飛揚!

自己上一次撬墻角,想把他弄過來,還好他沒過來。

這么大的嘴巴,一定闖禍。

法空在前面徐徐而行,看到了路邊坐著的李鶯,停住腳步,微笑合什:“李少主別來無恙。”

“大師風采更勝往昔,可喜可賀。”李鶯站起來合什,淡淡說道。

法空微笑點頭:“昨日在東城門外,無暇跟李少主打招呼,恕罪。”

“大師神威凜凜,好是威風。”李鶯淡淡道:“那就不打擾大師了。”

“李少主有暇,不妨來一趟敝寺。”法空微笑道:“有些話要跟少主說。”

李鶯合什。

法空合什一禮,徐步而離開。

“少主,他請少主過去,要干什么?”李柱不解的道:“他能有什么事?”

“去了便知道。”周天懷道:“不至于對少主不利。”

李鶯掃一眼兩人。

兩人微怔。

“誰說要去了?”李鶯哼一聲。

“少主,難道不去聽聽他要講什么?”周天懷驚奇的道。

李鶯搖頭。

李柱道:“聽聽也沒什么吧?他總不至于對付我們,沒有什么仇,我們又不是釣月道的,嘿嘿。”

李鶯冷冷道:“離他遠一點兒。”

“是,離他遠點兒。”李柱忙點頭:“可是少主就不好奇他要說什么?”

“不好奇。”

李鶯淡淡回一句,對端餛飩過來的老翁道了一聲謝,雙手接過一大碗餛飩。

再拿起筷子,抽出絲帕來拭了拭,埋頭開始吃起來。

李柱眨了眨眼睛,無話可說,也接過一碗餛飩,道過謝之后拿起筷子便埋頭開吃。

周天懷擺擺手。

眾魁梧壯碩的漢子也坐下來,把他們圍在當中,擋住了想靠近的食客。

法空耳朵動了動,搖頭失笑。

這個李鶯,還真夠警惕的。

如果真不來,還真沒辦法挑動她跟澄海道的關系,有點兒可惜了。

李鶯其實跟王青山都是野心勃勃,只不過李鶯的手段高明,而王青山卻恰恰相反。

前者是身居高位而平易近人,深得整個殘天道弟子的擁戴,后者是依恃遮天蔽日功而傲人。

他當然更看好李鶯。

但現在的形勢是魔宗越來越強,修煉魔功的太多,絕不能讓魔宗六道一統的。

吃飯的時候,慧靈和尚一直沉著臉。

法空裝作沒看到。

回到外院,來到他的院子里,坐到桌邊,林飛揚沏上了茶,法空與慧靈對面而坐。

徐青蘿與徐夫人他們已經過來。

周陽與徐青蘿去后面的塔園練功,徐青蘿的兩個弟弟在一旁觀看,跟著一起比劃。

法寧任由他們觀看。

兩人的資質不夠,是絕不可能成為金剛寺弟子的,小羅漢拳學了也沒什么用,一層都練不成。

“師伯祖,還在想著澄海道?”

“他真敢殺你?”慧靈和尚小眼睛微瞇著,臉龐緊繃:“你怎知道的?”

法空笑著指了指自己雙眼。

慧靈和尚哼一聲:“我是真沒想到他們敢這么干!”

他一下就明白了法空用了天眼通。

這些年來,魔宗六道雖然一直在擴張,聲勢浩大,但對三大宗弟子一直保持著克制。

即使出手,也絕不會下殺手,頂多就是重傷而已。

可聽法空的意思,澄海道是要殺法空的。

這就徹底打破了原本的底線,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全面開戰。

金剛寺與澄海道的開戰,甚至大雪山宗與澄海道的開戰,與魔宗六道的開戰。

這是非同小可的。

一旦開戰,且不說朝廷會怎么辦,光說要折損的弟子就不知道要多少。

想想就頭皮發麻。

太平日子過久了,怎么可能想著開戰,即使他是一品高手的,也希望就這么承平下去。

他圓乎乎的臉沒有了平時的嬉笑,沉肅的問:“法空,你說我們會開戰嗎?”

法空搖頭。

“真的不會?”

“我們不想,他們也不想,朝廷也不想,怎么可能真正打起來?”法空搖頭道:“但是偶爾的廝殺怕是難免了,師伯祖得要接受了。”

慧靈哼一聲:“他們膽子這么大?”

他還是覺得不太信。

澄海道何時有這么大的膽子了?

法空指了指禁宮方向:“不是他們的膽子大,是有人撐腰呢,……大戰不行,小戰還是可以的。”

“嘿!”慧靈發出一聲冷笑。

他明白了法空的意思。

法空道:“反正師伯祖還是打起精神吧,小心一點兒別讓他們鉆了空子。”

“我——?”慧靈不屑道:“給他們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對付我。”

法空微笑道:“如果至淵師叔祖有難,師伯祖你救還是不救?”

“嘿!”慧靈撇撇嘴:“他有難關我什么事?我不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就算對得起他啦!”

他隨即又道:“他有什么難?”

“別忘了,梅三變可是澄海道的長老,不是無名小卒。”

“長老又如何,殺了就殺了,他們不敢怎樣!……何況是他們動手在先!”

“師伯祖,不對吧?”法空笑了。

慧靈和尚皺眉道:“怎么不對了?”

“不是他們動手在先,是飛天寺動手在先,如山大師先殺的梅四海。”

“那也是他們主動招惹的我們跟飛天寺!”

“……也是。”法空覺得這話沒錯。

“法空,跟我說說,我有難嗎?”慧靈和尚問。

“我只能看到三個月,三個月內,師伯祖是沒什么危險的。”

“幸好幸好。”慧靈和尚露出笑容,如釋重負,嘿嘿笑起來,緊繃的圓臉松弛,小眼睛不再微瞇著,又變回了原本的模樣:“吃好喝好睡好,這小日子就美了!”

法空笑道:“師伯祖看得通透。”

“有你在就是好,到時候別忘了給我看看,什么時候有危險提前跟我說一聲。”

“那要師伯祖主動提起,否則我容易忘,畢竟事情太多。”

“我會記著的。”慧靈和尚笑嘻嘻的道:“說說,至淵老和尚會怎么死?”

“澄海道的三個一品。”法空緩緩道:“至淵師叔祖有一個女人吧?澄海道的人把女人擄到城外,至淵師叔祖覺得自己是一品,沒有放在心上,到了城外被埋伏,拖著兩個一品同歸于盡!”

“老禿驢真死了?”

“是。”地址:m.小xs(小小說)看書更便捷,書架功能更好用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