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82章 收獲

第182章 收獲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82章 收獲

原本以為,滿足了兩萬多人的心愿,會獲得龐大的功德,即使只有一萬信眾,畢竟比起五十多人的心愿,那可是兩百多倍。

兩根手指的兩百多倍,至少應該遍布周身了吧?

可現實卻是,功德之力涌出,金光僅僅在自己的雙掌之中流轉,令白玉似雙掌涂了一層金光。

金光流轉片刻后猛的一閃耀,隨即斂入雙掌,雙掌恢復了瑩白如玉,與原來沒兩樣。

他失望的看著雙掌。

盡管自己現在有雙掌可破天、世間無人擋的豪邁,可還是難掩心中的失望。

就這?

自己可是施展行云布雨咒滿足了一萬多信眾的心愿,功德之力竟然僅僅重塑雙掌而已,甚至手臂都沒改變。

這金剛不壞神功的第四層也太過艱難了吧?

更重要的是,這比例嚴重不符。

依照五十人與一萬多人的比例,怎么也不可能僅僅重塑雙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弄清楚了這個,實在別扭。

他在腦海里不停的對比著明月繡樓的程佳她們,與兩萬多災民的區別。

是因為信仰程度不同?

還是因為心愿不同?

災民們對自己的信仰遠遠不能跟程佳她們相提并論,盡管信仰之力只有一點的差距,實際的差距是極大的。

還有便是,程佳她們的心愿,自己完成得很徹底,而災民們的心愿,其實并不徹底。

他們最根本的心愿是下雨,卻不是在神京下雨,而是在自己的家鄉,雨要淋到自己的田的。

所以自己并沒有徹底滿足他們的心愿,功德才不夠多?

是其中一種原因,還是兩種原因都有?

他搖搖頭,只好看看藥師佛腦后光輪,以安慰自己。

四萬多的信仰之力,是剛才的收獲。

而原本的信仰之力在施展行云布雨咒的時候,消耗得差不多,僅僅留了十點防身。

四萬多的信仰之力,多數都是災民們所提供。

神京城百姓所提供的寥寥無幾。

他們個個見多識廣,這樣的場面雖然震撼了他們,卻沒辦法直接生出信仰之力。

說來說去,這一場行云布雨咒施展下來,除了名聲,收獲的只有功德塑雙掌,四萬多信仰之力。

當然,也在神京城百姓心里種下了信仰的種子,需要往后慢慢澆灌令其成長,更容易成為自己信眾。

林飛揚一閃出現,興沖沖的道:“過癮,真是過癮!”

他抬頭看看烏云沉沉的天空,放開護體罡氣,讓雨點打到自己身上,嘿嘿笑道:“和尚,這一次你算是揚名神京,揚名天下啦,我們外院的香客不愁啦!”

法空道:“一時熱鬧而已。”

他對人心與世情了解得很,知道人們最關心的還是自己,對別人的關心只是短暫一瞬。

現在的自己就像前世的網紅,就是一陣發燒,剛有一點兒熱度,涼下來也非常之快的。

人最健忘。

很快他們就會忘了眼前這一幕震撼,沉浸到各自的世界過自己的日子,對自己這個大師也慢慢失去敬畏。

“怎么可能!”林飛揚興奮道:“他們一輩子忘不掉的。”

他覺得自己就沒辦法忘掉這一幕,太過震撼了,人竟然能夠行云布雨宛如神靈,怎么可能忘?

法空笑了笑。

人的情緒是很難維持不變的,佛家說夢幻泡影,說無常,不僅僅說人的一生是如此,人的情緒也是如此的。

這種震撼感現在很強烈,明天也仍舊強烈,后天會減弱一點兒,十天之后更弱,一個月后,恐怕已經回想不起這種震撼感了。

“和尚,明天香客就會更多,要不要給他們來個回春咒之類的。”林飛揚道:“趁熱打鐵,讓他們徹底信服,再不會去別家奉香。”

法空沉吟。

要不要趁熱打鐵?將種在他們心底的種子澆灌起來?

他最終還是搖搖頭。

這種趁熱打鐵出來的只是一時的狂熱,也很容易退熱,不夠穩固扎實。

所以現在不能急,要穩一穩。

“怎么樣?”林飛揚殷切的問。

法空搖頭。

“唉——!”林飛揚嘆氣。

可惜了這么好的機會,竟然不抓住,任由其白白溜走,真是不理解法空怎么想的!

他張了張嘴,又閉上了,哼一聲:“好吧,……不過你現在的名氣可不比從前了啊!”

他上一秒還郁悶,下一秒又興奮起來:“神京城里誰不知法空大師的名號?”

法空平靜的擺擺手,嘴角卻微翹。

萬眾矚目,人人欽仰,這種感覺太爽了。

林飛揚扭頭看看大門的方向,皺眉道:“怎還沒回來,該回來了吧?我去看看!”

他說罷一閃消失。

法空已經打開了心眼,看向了東城門的方向。

心眼不知不覺中已經達到了三公里,虛空胎息經一直在不知不覺的進步。

范圍可以覆蓋到東城門方向,也能覆蓋到災民大營的一部分。

他一直沒有在意心眼的范圍,但它確實在一直的增加,每天都要增加一點點。

不知不覺中,便積累到了三公里。

站在這里,雖然還看不到朱雀大道的另一頭,但已經能看到觀云樓與望江樓。

他看到了東城門那邊,人頭涌動,法寧他們幾人正被擠在人群之中,步履艱難的走。

他露出笑容。

這便是看熱鬧的代價。

綠衣外司

淅淅瀝瀝的小雨一直在下,打濕了地面的青磚,令青磚的顏色更深更清。

墻角下的細竹被沖刷干凈,綠意盎然,輕輕搖擺之際,散發出盎然生機。

雨中的小院越發顯得寧靜。

寧真真在大廳里翻看卷宗。

一襲白衣如雪,絕美臉龐清清冷冷,唯有遠黛般的眉毛輕輕蹙起。

她看的還是天河小巷那個富商的案子。

已經查到那富商的背后是吏部一個主事顧承乾。

正六品聽著不高,可吏部乃是實權部門,權力極大。

而且官員彼此之間都是打著骨頭連著筋,一個小小的主事可能后面就站著左右侍郎甚至尚書,不能小瞧。

綠衣外司是沒辦法直接抓人的,即使有了口供,依舊會被認為是屈打成招,反而要被參上一本。

她一直在翻找關于這位富商的情報,他歷年所做的生意變化,行蹤軌跡。

她相信凡做過的事總要留下痕跡,水過石上必有痕跡,不可能天衣無縫。

“司丞!”

趙之華飛步躥進了小院,在院中便大聲吆喝道,瞬間打破了小院的寧靜。

趙之華在院子里一抖身上的水珠,全部抖出去,恢復了干燥,進了大廳便抱拳笑道:“司丞,終于捉到那家伙的馬腳了!”

寧真真放下卷宗,淡淡道:“什么馬腳?”

“他的一個護衛。”趙之華興奮的道:“他一個護衛被我們的人灌酒,喝多了吐露出一句,每個月十三,那家伙都會去西垣寺上香。”

“這有什么不妥?”

“而且每次去西垣寺,還會逗留半個時辰,與西垣寺的一個法名山云的和尚說話。”

“西垣寺……”寧真真黛眉輕蹙。

她身為大雪山宗弟子,對寺院當然是很敏感的。

西垣寺不是大雪山宗的某一寺。

神京之中,寺院林立,至少有二十多座,其中大雪山宗僅占了九座而已。

十幾座寺院,各自有其信眾,有高僧坐鎮。

這些高僧也不乏有二三品高手,卻罕有一品,畢竟不是大雪山宗這般根基深厚的。

西垣寺僅是其中一座,并不起眼,名聲不大。

趙之華殷切的道:“司丞,要不要把這山云和尚逮起來,好好審一審?”

那富商荊曉亮有后臺,可這西垣寺的山云和尚卻沒后頭,逮起來好好審一審,審不出來就算了,能審出來就是重要的突破口。

“不妥。”寧真真緩緩搖頭。

“司丞?”趙之華不解:“難道這山云和尚也有后臺?”

寧真真緩緩道:“我先去西垣寺一趟吧,見識一下這位山云和尚。”

“是。”趙之華應道。

“司丞。”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在小院里響起。

寧真真一聽到這聲音,渾身就不舒服,淡淡道:“王青山,有什么事?”

王青山一臉玩世不恭的笑容,抱拳進來:“見過司丞,聽說了吧?”

寧真真淡淡看著他。

王青山笑道:“這等大事司丞都沒聽說?法空大師在東城門外求雨,這雨便是法空大師所為。”

他手指朝天空指了指。

趙之華驚訝道:“這雨是法空大師求下來的?”

“據說是如此了。”王青山一臉懶洋洋的笑容,贊嘆道:“真是神乎其神,神通廣大。”

“然后呢?”寧真真淡淡道。

她當然知道這件事。

關于法空的事她當然很留心,卻沒過去看,上值時間怎么能隨隨便便開小差。

而且她對法空信心十足,知道他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一旦要做那便是有十足把握。

王青山懶洋洋的笑道:“法空大師如此神通廣大,讓他幫個小忙,我們這案子不就破了?”

他呵呵笑道:“天上的雨都能弄下來,地上的人對他來說豈不是小菜一樁?”

寧真真心下惱怒,臉上卻越發平淡:“要不然,王青山你去求他幫忙?”

“我——?”王青山搖頭失笑:“我又不是美人兒,怎么可能讓法空大師答應。”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去求他?”

“這對司丞來說輕而舉易,相信法空大師也不會拒絕的,是吧?”王青山笑起來。

寧真真淡淡道:“你這是又欠揍了,滾出去。”

“司丞,我這話難道有錯?”王青山懶洋洋笑著,玩世不恭的看著她:“與其讓兄弟們累死累活,不如你在法空大師跟前說一句話,一句話的事。”

趙之華寧真真明眸漸漸明亮,便覺得不妙,忙打圓場:“王兄弟,還是少說兩句,走走走,我們去喝一杯。”

他說著去推王青山。

卻被王青山肩膀輕輕一頂,差點兒撞一個跟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