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60章 加入

第160章 加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60章 加入

寧真真道:“難道關司丞知道誰是兇手?姓王?”

“敝宗的王青山練成了遮天蔽日功。”關鎮海平靜說道:“我猜測這一件事與他有關,不過王師弟脾氣雖差,卻不會濫殺無辜,這一次的事未必是他。”

“無辜不無辜且不說他,先找到他。”寧真真明眸閃著熠熠光芒,盯著關鎮海:“關司丞是來幫忙找他,還是有什么別的事?”

“如果真追蹤的王師弟,那我勸你們罷手。”關鎮海搖頭:“你們追不到他的。”

“哈哈!”司馬尋忍不住發出一聲大笑。

關鎮海卻看也不看他,仿佛沒聽到他的笑聲,只是平靜看著寧真真。

司馬尋俊臉漲紅,惱怒異常。

無視,對司馬尋來說是莫大的羞辱。

在來神京之前,他認為自己身為天海劍派的年輕一代弟子的最杰出者,劍法精絕,三大宗之一的年輕第一人,應該是名滿天下啊,即使自己罕現武林,武林之中也應該流傳著自己的名號才對。

可到了神京才發現。

自己在神京只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根本不是自己所預想的那樣有名。

想象的與現實的差距太大,讓他心態失衡,涌起強烈的不忿與不甘。

不忿世人對三大宗的漠視與無視。

不甘自己明明劍法卓絕,乃是天下一流高手,卻如此寂寂無名,世人有眼無珠。

但他畢竟是天才中的天才,自我調節能力極佳,迅速調整好了心態。

自己現在不是天下三大宗之一的天海劍派最杰出青年高手,而只是一個無名小卒,是在綠衣外司努力攀登的小卒。

現在人們不知道自己不要緊,未來十年或者二十年,自己將名滿天下,無人不欽!

調整之后,他平時還好,心態平和,即使被一個女人做了自己的上司,也能穩得住。

寧真真美貌且聰明過人,武功也勝他一籌,讓他心服口服。

三大宗的高手嘛,沒有一個弱的。

他格外驕傲自己是天海劍派弟子,以三大宗為傲,骨子里對魔宗是不屑的,是俯視的。

所以格外的抗拒求援于魔宗高手。

關鎮海這個魔宗之人這般無視他,一股怒火直沖他天靈蓋,讓他瞬間破功,雙眼迸射寒光,手便按向劍柄。

黃玉楓卻提前一步按上他劍柄,隔開了他的手。

“老黃!”他冷冷喝道。

黃玉楓按住他劍柄,輕輕搖頭:“且聽司丞怎么說。”

“你……”司馬尋推了推,發現自己竟然推不開黃玉楓的手,不由臉色微變。

好個老黃,深藏不露!

先前還真是小瞧了他,竟然比自己修為還要深厚!

黃玉楓微笑松開手:“還是看司丞怎么說吧。”

司馬尋被他一分神,怒氣也就平抑住,哼一聲扭頭看向寧真真。

寧真真美麗的眸子幽深而熠熠生輝,仿佛有不可計數的棱面,每一個棱面都在閃著微光。

這卻是在全力催動慧心通明,捕捉著關鎮海的一個個念頭。

關鎮海道:“寧司丞可能以為我這是打擊你,故意激怒你,其實并無此意,實是這位王師弟智慧過人,精于算計,事事都算在人先。”

“他真要如此精于算計,智慧真要如此過人,為何要殺謝侍郎一家,那可是一百零三人!”

“……不知。”

“這案件影響太過惡劣,不拿住他,朝廷絕不會罷休,他再強能強得過朝廷?舉大乾之力,他能抗得住?這便是智慧過人?”

“王師弟他必有自保的手段。”

“他仗著遮天蔽日功逃脫我們追蹤,可要知道,這只是一時的,如果朝廷壓下來,你們澄海道交不交人?”

“我們想交人也交不出,他練成了遮天蔽日功,就沒人能追得著他,包括道主也一樣。”

“這么說,天下之大,就沒人能追得到他?”

“他已經將遮天蔽日功練到了圓滿,說實話,普天之下,確實沒人能追得上他。”

“遮天蔽日功就這般強,沒有克制之法?”

“目前來說,天下武林各宗的奇功,都沒有克制之法,沒有人能追得到他。”

“……他難道沒有親戚朋友?”

“沒用的。”關鎮海搖頭:“他平時很孤僻,沒什么朋友,而父母早就身亡,算是孤兒出身吧。”

寧真真忽然笑了。

關鎮海皺了皺劍眉,不明白寧真真為何忽然會笑。

寧真真輕搖螓首:“怪不得呢,這是有恃無恐,所以行事就肆無忌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王師弟……還是有事非觀念的。”

“關司丞,你是過來勸我放棄追他的?”

“……那倒不是。”關鎮海遲疑一下:“我知道,寧司丞你既然接了這任務,就斷然不可能放棄。”

“所以?”

“我想跟寧司丞你合作。”關鎮海緩緩道:“我們兩丞同心協力追到他!”

“哈,你們澄海道要幫忙追自己的弟子?”司馬尋大笑一聲,一臉諷刺神色:“還是找個更靠譜的理由吧!……莫不是打著趁機作梗的主意?明為追蹤,實為通風報信!”

他說完這句話后馬上后悔。

自己還是失態了,心態崩了,被這關鎮海壓了一頭。

這句話說得太不是時候,顯得自己輕浮急躁,相比之下,便把關鎮海襯托得冷靜從容。

他暗自懊惱,很快又調整好心態,冷冷瞪著關鎮海,一臉質疑神色。

趙之華忙點頭附和:“正是,關司丞,想必你換成我們也會這般懷疑吧?”

“實不相瞞,”關鎮海只盯著寧真真說話,對其他人理也不理,冷冷道:“我是奉命清理門戶的,王師弟這一次做得太過火了!”

“連累了你們澄海道?”寧真真似笑非笑。

關鎮海緩緩點頭:“身為澄海道弟子,是要澄凈天下,消彌危機與事端,而不是挑起事端,他此舉有違我澄海道弟子的宗旨,所以要捉住他,免得為害更甚!”

“捉住他是交給朝廷呢,還是交給澄海道呢?”

“道主有令,直接交給朝廷!”

寧真真頷首:“好,那我便答應了,不過關司丞也說了,世間沒人能追得著他,即使我們聯手恐怕也不成吧?”

“……其實,王師弟有一個缺點,可以利用。”

“什么缺點?”

“這個……”關鎮海看一眼周圍。

他進來頭一次將目光轉向別人,一直是看著寧真真,無視別人的。

目光轉過來了,卻讓眾人更加的惱怒。

只覺這個關鎮海委實太目中無人,這是要趕自己等人離開。

“事無不可對人言。”寧真真淡淡道:“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也罷。”關鎮海緩緩道:“其實王師弟有一個缺點,就是極度好色。”

“難道去妙春樓捉他?”有人開口。

關鎮海看著寧真真。

寧真真蹙眉:“以我為餌?”

“正是!”關鎮海撫掌道:“寧司丞絕色無雙,若為誘餌,王師弟即使知道是陷阱,也會冒險一試,這便是我們的機會!”

“姓關的!”司馬尋頓時覺得一股熊熊怒火直躥上腦海,再也忍不住了,按上劍柄踏前一步:“滾——!”

關鎮海看也不看他,對寧真真道:“我知道,這確實有些為難寧司丞,不過天下之大,想追到王師弟確實太難,我思來想去,只有這個辦法了!”

“可以!”寧真真淡淡道:“不知如何做餌才能誘他上當?”

“司丞!”司馬尋難以置信的看向她。

“司丞不可!”

“司丞,別理他!”

眾人紛紛反對。

寧真真淡淡道:“只要能捉到他,色誘又有什么?難不成他還能得逞?”

她對自身的美貌看得很淡。

身體不過一具皮囊而已,只是自己的皮囊長得美,但不能受此束縛。

這姓王的遮天蔽日功是強,可修為卻未必強,自己有洞察人心之能,收拾他小菜一碟。

他從關鎮海的念頭里知道這王青山也到了神元境,修為不如關鎮海。

而自己的修為是遠勝關鎮海的。

只要一碰面,便能拿下他。

“司丞,三思啊!”司馬尋只覺得心如刀剜。

歸根到底還是自己太無能,才會讓司丞竟然要犧牲色相而做誘餌。

如果自己能追到這個姓王的家伙,何至于如此!

黃玉楓皺眉道:“還是再想想,此事不急的。”

“正是司丞,三思!”

“再想想,明天再說吧。”

眾人勸說不止。

寧真真不為所動,看向關鎮海。

關鎮海正要說話,外面忽然傳來一聲輕笑。

關鎮海一直僵硬沒有表情的英俊臉龐忽然變了,變得驚詫,隨即又恢復冷靜,沉聲道:“王師弟?!”

輕笑聲中,門被“吱”的推開,一個英俊白衣青年緩步而入。

他身形削瘦挺拔,比關鎮海矮了一頭,與寧真真差不多高,五官如雕刻的一般,英俊逼人。

他寒星般雙眼看向寧真真時,驟然一亮,頓時露出迷人笑容,抱拳道:“可是寧司丞?在下王青山有禮了!”

寧真真淡淡道:“王青山,你這是送上門來?”

“司丞此言怎講?”王青山笑道:“關師兄,好久不見,風采依舊啊,哈哈!”

關鎮海皺眉盯著他看。

王青山笑道:“關師兄是不是疑惑我怎會過來?要讓師兄失望啦,不是特意過來探望師兄你的。”

“我可不敢當。”關鎮海哼一聲:“到底為何而來?”

王青山從懷里掏出一塊腰牌,朝著隨時準備撲過來的眾人亮了亮,笑道:“綠衣外司王青山,見過諸位同僚,見過寧司丞,我現在歸于寧司丞之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9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