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48章 黃泉

第148章 黃泉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48章 黃泉

法空雙眼忽然變得深邃莫測,好像一潭無底深的古井,幽森森要把她吞噬。

她心中一凜。

“封了穴道。”法空道。

林飛揚一腳踹在她肩膀,再次封了她穴道。

法空看了她片刻,眼神恢復,又忽然變得空蒙,茫然看著老嫗。

老嫗被他詭異的表現弄得心底發麻。

一旁的楚祥隱約知道,這恐怕是兩種神通。

所謂一通百通,這位法空大師不僅僅會一種神通,可能身具佛門的五種神通。

法空輕輕搖頭,眼神恢復正常,嘆一口氣道:“你既然不說,那我便幫你說吧。”

老嫗眼神中露出冷笑與戲謔。

“你不是不想去神京撒播你這種瘟疫,此疫名叫黃泉三日醉,可對?”

老嫗臉色微變。

縱使她被封了穴道,臉龐肌肉僵硬不能動,可還是通過眼神的微變而令人看出她臉色的變化。

法空繼續說道:“先前這五人,乃是你們黃泉谷的弟子,是死士。”

“唉……”法空嘆一口氣:“好一個黃泉谷,以死為榮,以死亡為秘境,觀念之扭曲當真駭人聽聞。”

老嫗眼神透出冷笑與不屑,仿佛在看一個傻子。

法空搖搖頭道:“黃泉谷弟子通過秘法而改變體質,再現配合你們的黃泉秘藥,從而激發出黃泉三日醉。”

他嘆一口氣:“黃泉三日醉是一種天下至陰至毒的秘術,有傷天和,你們不敢在大永施展,但淳王給了你們秘令,以一處禁地為代價,令你們前來大乾神京施展。”

老嫗眼中的冷笑更濃,掩飾著自己的震驚。

法空道:“可惜呀,你們太過貪心了!……你們不僅僅想殺人,是想殺更多的人,還想著動搖大乾的民心,先滅掉那些災民,從而令天下震動,心寒大乾的殘酷,從而離心離德,與此同時,再通過這些災民的死而令黃泉三日醉的威力增強數十倍,從而一舉滅掉大乾神京,一箭雙雕!”

黃泉三日醉便如前世的病毒一樣,各種感染之后,病毒會進化成超級病毒,威力甚至能強數十倍,傳染更快,致死更快。

黃泉三日醉原本需要三天,到后來只需三刻鐘甚至幾分鐘,無藥可醫,必死無疑。

老嫗再也難以掩飾自己的震驚,死死瞪向法空。

法空嘆息:“黃泉谷……,如此惡毒之地,當真不該存留于世間!”

“喪!心!病!狂!”楚祥咬牙。

他萬萬沒想到,還有如此內情。

他死死瞪著老嫗。

法空道:“好一個淳王爺,這一招真是夠毒的,難道他發出演武令,目的就是為了掩護你們?”

他皺眉沉吟,抬頭看向大帳的屋頂。

楚祥臉色陰沉如鐵,緩緩道:“大師是覺得大永武林強闖大雪山,進入大乾境內是別有目的?”

“總不可能只是試一下大雪山的防御,再消耗一下大永武林的力量吧。”法空道。

楚祥皺眉:“我們現在對大永了解太少,綠衣外司太不作為,昏庸無能!”

法空沒有附和。

寧真真還在綠衣外司呢,現在應該已經得到重用,畢竟引起了那么大的亂子,功勞是沒辦法搶的。

“和尚,她不行了。”林飛揚忽然道。

法空看向老嫗,搖搖頭:“她早就給自己下了毒,無藥可醫的。”

老嫗此時臉色泛青,雙眼充滿了血絲。

她雙眼外鼓,仿佛隨時要跳出眼眶,臉上露出一幅欲言又止神色。

楚祥道:“大師,聽聽她要說什么?”

法空搖頭道:“她會在臨死之際再大喊一句英王誤我,半個大營的人都聽得到。”

楚祥臉色微變:“這般惡毒?”

老嫗死死瞪著法空,難以置信。

法空溫聲道:“貧僧法空,金剛寺外院住持,如果想在黃泉之下報仇,不妨找我。”

老嫗左嘴角慢慢滲出鮮血。

跟著是右眼角滲出鮮血,然后是左耳朵,再然后是兩個鼻孔,依次往外流血。

面目變得猙獰恐怖,氣絕而亡。

黃泉秘法,想死是沒人能阻止得了,而且死起來極快,當然,也能復活。

法空搖搖頭:“貧僧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左手結印,右掌豎起,發出光芒籠罩了老嫗。

楚祥難以理解。

法空淡淡說一句:“她們講究的是死后進入黃泉秘境,從此之后便不死不滅,貧僧偏要超拔她升天,不入黃泉秘境,如此惡毒之人不配心想事成!……阿彌陀佛,貧僧失態了。”

“大師做得對!”楚祥沉聲道。

他極贊同這句話,這般惡毒之輩不配心想事成,想死后進黃泉秘境,偏不如她的愿!

光芒之中,魂魄浮起,化為一個小光人,隨即開始掙扎,想要脫離大光明咒的籠罩。

可惜,光芒之下,她不由自主的化為一道白光直貫長空,消失不見。

法空估計,她修煉的黃泉秘術會影響魂魄,這般情形之下,飛上天空便會魂飛魄散。

“阿彌陀佛!”法空露出笑容。

她得到了老嫗的記憶。

紀紅纓。

從小就出生在黃泉谷,所以接受了黃泉谷的獨特觀念,死亡才是永恒,活著只是短暫的一場夢,不必太在意。

黃泉谷弟子永恒的樂園是黃泉秘境,死后便會抵達此境,從此之后,再無死亡,唯有快樂。

死后進入黃泉秘境,但黃泉秘境內也有地位高低之分,決定地位的便是黃泉秘術——黃泉洗魂訣。

黃泉洗魂訣共有九層,高一層,在黃泉秘境中的地位便高一層。

黃泉谷弟子而言,活著就是為了修煉這黃泉洗魂訣,以期在永恒不滅的黃泉秘境里活得更舒服,短暫百年努力換取永恒的地位。

練黃泉洗魂訣就要殺人。

人死的那一刻,則滋生黃泉之氣,超過半個時辰,黃泉之氣則消散。

吞噬黃泉之氣便是黃泉洗魂訣的根本修持之法。

紀紅纓已經一百零三歲,已經踏入第七層,這一次若能成功,則能練到第八層,甚至有望直抵第九層圓滿。

如果以圓滿之境進入黃泉秘境,則直接躋身最高層,那日子會極舒服。

法空搖頭嘆一口氣,眼神中閃過滄桑之色。

經歷了紀紅纓的一生,他心神俱疲,如果不是藥師佛像的存在,現在已經發瘋。

紀紅纓一生殺了太多人。

老人孩子青年壯年及女子,無所不包,無所不殺。

按照黃泉谷的觀念,被黃泉秘術所殺之人,死后也會進入黃泉秘境,做黃泉秘境的普通百姓。

所以黃泉谷弟子殺人,根本不覺得自己在殺人,只是覺得在送他們進黃泉秘境,替黃泉秘境招人,壯大黃泉秘境。

他們不覺得自己殘忍,反而覺得自己是在做好事。

法空經歷了紀紅纓漫長而又短暫的一生。

漫長是紀紅纓活了一百零三歲。

短暫是紀紅纓的一生幾乎沒有別的經歷,只有練功,殺人,枯燥得好像一百多年個一天。

因為只把活著當成一場短暫的夢,也沒必要付出感情,只需要好好練功。

而練功最好的方式就是殺人。

殺了那么多人偏偏一點兒沒覺得內疚與不安,反而心滿意足,深以為榮。

這種扭曲的觀念讓他心寒。

“大師?”楚祥打斷了他的沉思。

法空嘆道:“王爺,她這具尸首含有劇毒,尋常人不能碰,不能火燒不能掩埋。”

“那如何處置?”

“用水泡。”

“……用水?”

“林飛揚,你去買一些藥材。”他招招手。

林飛揚來到近前。

法空再次將食指中指駢成劍訣,輕輕點向林飛揚眉心。

林飛揚恍惚一下。

法空收了手指:“速去速回。”

“放心,很快!”林飛揚一閃消失無蹤。

楚祥道:“大師,這尸首如果直接掩埋了,會發生什么?”

“尸首會化為毒氣,迅速的滲透下去,一座山會變成死山,而那些逃走的鳥雀野獸則攜帶著劇毒,擴散開去,后果難料。”

更重要的是,她三天之內便能復活。

“竟然如此可怕?”

“黃泉谷啊……”法空搖搖頭:“比王爺你想象的可怕一百倍。”

“這樣的宗門怎么可能存在?”

“在這之前,我也不知道世間有如此宗門。”法空搖頭:“三大宗恐怕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可怕。”楚祥搖頭感慨。

這樣的家伙真是防不勝防,想都想不到這些招數,一定會中招的。

不說別的。

如果不知道底細,將這老嫗埋在這座山,那在這山峰半腰扎營的大營恐怕兇多吉少。

“大師。”楚祥道:“你不去皇宮是對的。”

法空微笑:“王爺,我明白的,其實皇上也有顧忌,想想就知道,誰都不想身邊有一個有神通之人,尤其是皇上。”

如果是尋常人,或者一個弱者,巴不得朋友是神通廣大的,可皇帝與尋常人的看法是不同的。

多疑是皇帝的本能。

而當今的皇帝英明神武,乾綱獨斷,是絕不允許別人看透自己的。

所以對自己這個身具神通的高僧,恐怕并不那么喜歡,甚至非常忌憚。

最好還是不見面。

楚祥道:“大師的神通,應該留在宮外,更能造福天下。”

法空搖頭笑道:“王爺,貧僧只想逍遙自在,可不想造福天下。”

“這也是。”楚祥笑道。

自己即使貴為王爺,卻也不能勉強法空大師,更何況也不愿勉強。

林飛揚再次出現,提了十幾包藥。

“王爺,備一口大鍋,將這些煮開。”法空指了指十六包藥。

楚祥招呼岳明輝,吩咐架起一口鍋。

熊熊火焰很快將一鍋水煮沸,下了藥進去。

待藥水變溫,裝到一個大木桶里,將那紀紅纓的尸首放進去。

于是,人們看到紀紅纓的尸首竟然迅速變小,再變小,最終消失不見。

法空松一口氣。

這紀紅纓終于消失,沒有了后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