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42章 瘟疫

第142章 瘟疫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42章 瘟疫

金剛寺外院依舊排了長長的隊,甚至比以前更長。

明月繡樓的繡娘很神秘,如果說明月藥樓的顧客窮富皆有,那么明月繡樓的顧客則非富即貴。

尋常百姓是不敢踏入明月繡樓的,昂貴的價格讓人聽了就吸一口冷氣。

明月繡樓昂貴奢華又精美絕倫,而這些美女繡娘便承托著這種奢華精美,加之又是美人。

平常的時候,這些香客們甚至不能踏入明月繡樓一步,更別說見到明月繡樓的繡娘。

如今有機會見到,即使不能得見真容,近處看一眼甚至聞到她們的氣息,都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法空微笑合什還禮,其實暗自搖頭。

這些香客其心不正,即使給他們施展各種佛咒,費盡心思,他們也很難生出信仰。

唯有那些陷入絕境、置身至黑之境,佛咒就仿佛一道佛光照下來,把他們引入光明,這個時候很容易激發出信仰。

程佳眾女每天過來奉香一次,給他八十八點信仰,再加上法寧的兩點,林飛揚的一點,便是九十一點。

信仰之力足夠揮霍的。

但他現在的目標不是信仰力,而是功德,而要有功德就要更多的信眾。

可世間哪有那么多身處絕境之人,即使有,也不可能都等他去救,可能早就沒命了。

金剛成就就是這么難,明明已經知道了路,可這條路沒那么容易走。

知易行難。

在一路“法空大師”的招呼下,法空一直保持合什,微笑頷首,回到了外院。

即使他們難成信眾,但表達出了敬重之意,他已經感覺很爽。

一回到外院,林飛揚一閃消失無蹤,他要去監視那個香主,還想探聽一些關于謝侍郎滅門案的消息。

法空則徹底拋開了祈文,打消了去外面閑逛的想法,呆在藏經閣內讀書。

法寧則準備在寺內開辟一塊菜園,找來找去,最合適的位置便是最后面的塔園。

那座院子除了一座佛塔,什么也沒有。

十二層的佛塔,環繞塔身,上雕各種佛像,莊嚴肅穆,鎮守著塔內的舍利們。

在這些佛像的注視下,哪一座建筑都不合適相鄰。

于是這座院子便空空蕩蕩。

法寧準備在塔園這里開辟一塊菜園,種上一些菜自己吃,比外面更新鮮。

他覺得有法空的回春咒,不種一些東西委實是巨大的浪費,尤其是那些難種之物。

不管什么東西,一旦難以存活,一定是極為昂貴的,有回春咒在,完全可以解決難活的問題。

從而省下大量的銀子。

雖然金剛寺弟子不需要為銀子發愁,可能省一些還是省一些為好。

到了神京,處處都要花錢。

更何況一天不種菜,他渾身發癢。

周陽在他的旁邊練功。

許志堅已經給他打好了根基,現在需要開始修煉。

雖然還是獨自一人練功,他卻不像在藥谷時那么蔫頭耷腦,反而精神十足,看得法寧欣慰不已。

一上午的時間一眨眼便過去。

藏經閣四樓的鐘聲一響。

已經到了吃午膳的時間。

法空從藏經閣出來,沿蓮池上的回廊穿過月亮門,來到他的院子。

林飛揚已經回來,一桌子菜已經做好。

周陽幫忙端菜。

藏經閣四樓的慧靈老和尚一躍而下,笑呵呵的坐到法空身邊,眾人開始吃飯。

“和尚,我現在終于明白啦。”林飛揚給法空斟一杯酒,感慨說道。

法空看向他。

林飛揚道:“今天上午,那個家伙被人殺掉了。”

法空眉頭微挑:“動手了?”

“是。”林飛揚道:“我站在影子里,親眼看到飛天寺的人動的手,這是火中取栗,趁著城里亂,殺了也沒人在意。”

“幾個人?”

“一共四個飛天寺高手。”林飛揚哼道:“怪不得能跟我們金剛寺打成平手呢,他們身法奇快,招式也極快,那什么香主還沒能反應過來,已經被殺了,他那個忠心耿耿的手下也一塊兒被殺。”

“你就沒出手搭救?”

“嘿,我救他們做甚!”林飛揚道:“死了才好呢。”

法空點點頭。

“這一招就叫借刀殺人吧?”林飛揚發出贊嘆:“我這回學了一招,夠陰險!”

殺人不用刀。

法寧忍不住放下筷子,合什宣一聲佛號,嘆道:“師兄,這神京城真夠亂的,動不動就殺人!”

“這倒不是,”法空笑道:“這兩天的事湊到一塊兒去了,這種事往常是很少的,能不殺人還是別殺人的好,綠衣風捕不是吃素的。”

綠衣風捕對付不了的,出動神武府,反正武林中人犯事往往都沒好下場。

即使三大宗的弟子,也不能隨便殺人。

可以打傷,可以廢掉,官府一看是武林中人,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可如果是殺人,那官府絕對要追究。

就像前世的治安事件與刑事事件一樣的性質。

前者能和稀泥就和稀泥,稀里糊涂過去就好,后者則不能視而不見,你不追究,別人就要追究你。

如果在神京之外,荒野之地死了人,沒人發現沒人報案,可能就算了。

可在神京,即使沒人報案,一旦發現有人遇害也絕不會罷休,一定要追究到底的。

“我覺得,他們這種事沒少干。”林飛揚又替慧靈老和尚斟了一杯酒:“把人殺了,直接把尸首帶走,打斗的地方打掃得干干凈凈,一點兒痕跡不留,真叫一個干凈利落!”

法空頷首。

如山和尚不擅長干這種事,自己也不會請他過去看那位香主。

慧靈老和尚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看看法空。

法空也笑著一飲而盡

慧靈老和尚示意林飛揚趕緊斟滿,好奇的問:“住持你怎么就能斷定如山小禿驢會動手?”

法空笑道:“我覺得有一句話說得很有道理,性格決定命運,如山大師嘛,暴躁易怒,心狠手辣。”

慧靈老和尚道:“可如山這小禿驢也是極聰明的,蠢人可當不了住持,當住持的哪個不精明似猴兒?”

法空笑道:“再聰明的人,也拗不過自己的天性,在這件事上,如山大師應該是壓制不住自己脾氣的。”

慧靈老和尚眉飛色舞:“你這是把他當成棋子了,有趣有趣,就這么干!”

他的酒杯此時已經斟滿,他端起來:“來來,住持,我敬你一杯!”

法空笑著舉杯,兩人又一飲而盡。

“自從住持你來外院,老和尚我是揚眉吐氣。”慧靈老和尚得意的道:“看至淵那老禿驢能得意到什么時候!……林小子,香客怎樣啦?”

“老和尚你放心,每天都增加呢。”林飛揚得意的道:“絕對會超過飛天寺!”

他看向法空:“要不要把飛天寺殺人的事宣揚出去?一下就能讓他們的食客少一大半!”

少一大半的話,就有望超過,就能得到秘笈了。

法空搖頭。

這就破壞了規矩,香客多少是無所謂的,破壞了規矩那就麻煩無窮。

即使自己武功天下無敵,也要敬畏規矩,不能隨隨便便打破規矩,會惹下很多武功解決不了的麻煩。

世間太多的事是武功解決不了的。

“王妃到了,去開門。”法空道。

林飛揚一閃消失。

法寧好奇的道:“信王妃嗎?師兄,我就不過去了吧。”

法空點點頭。

法寧臉皮薄,許妙如絕美風姿會給他造成極大壓力,便沒有勉強他。

周陽卻好奇,忙扯扯法寧。

法寧裝作不知道。

法空已經起身:“師伯祖,我先過去。”

“去吧去吧,信王妃呀,可是貴人。”慧靈老和尚擺擺手,埋頭吃菜。

法空來到大雄寶殿的時候,信王妃許妙如已經在小桃小杏的攙扶下裊裊娉娉的進了院門。

她一襲杏黃羅衫,摘下冪帽,露出了芙蓉玉臉,在黃衫的映襯下越發皎潔無瑕。

此時卻籠罩著淡淡的愁云。

“大師。”她玉掌合什。

兩點信仰到帳,法空合什還禮。

許妙如來到大雄寶殿前的香爐跟前,接過林飛揚遞上的檀香,拜了拜插入香爐中,然后與法空來到放生池旁的石桌前坐下。

林飛揚端上茶茗。

正午的陽光當空直照。

石桌上方籠罩著密密的樹葉,隨風輕輕響動,一地碎影在晃動。

“王妃可有什么事?”法空放下茶茗,溫聲問道。

許妙如在這個時間來,應該是有事。

而且信王現在處于風口浪尖,先有抄查濟民倉之事,抄了不少的官員,再有強征糧鋪,得罪了無數人,剛剛又出了謝侍郎滅門慘案。

信王身為九門提督,管理京城治安,責任自然是首當其沖,有可能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唉……”許妙如輕嘆一口氣,搖搖頭:“真是多事之秋!”

法空笑了笑。

許妙如輕輕擺手。

小杏與小桃躬身后退,退到了寺院的大門外。

法空眉頭挑了挑。

許妙如輕聲道:“大師,我是來求救的。”

“王妃直說無妨。”

“城外現在有瘟疫,在災民大營里已經擴散開來。”

法空皺眉。

許妙如輕聲道:“不僅僅是百姓得了瘟疫,負責巡邏的將士們也都被染上了。”

“王爺無恙吧?”

“王爺還好,但他的屬下們感染了不少,這種瘟疫極為罕見,災民們已經死了數十人,太醫院至今束手無策,……只能將這些得病之人安置到一處等死,可負責運送的將士都被染上了,……可又不能讓那些被染上的運送,一運送就會被染上,唉——!整個災民大營便如人間地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