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27章 幕后

第127章 幕后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27章 幕后

“哈哈……”大笑聲忽然響徹天空。

六個中年男子分別從朱雀大道兩旁的建筑后飛起,如六只蒼鷹貼著屋脊俯沖而下,大聲喝道:“不想死的讓開!”

他們皆穿灰色短衫,身形利落,相貌各異,雙眼炯炯如火炬燃燒,一幅狂熱之態。

“信王為一己野心,邀買民意,逆天而行,擾亂朝綱,這場大旱皆因他而起,是上天的警示,殺信王,則大旱立解!”

“殺信王,則大旱立解!”

“殺信王——!”

六人同時發出驚天巨吼,響徹半條朱雀大道。

許妙如在轎內一聽,頓時芙蓉臉微微色變。

對方的這一招何等歹毒。

王爺先前一番舉動雖然得罪了所有的朝廷官員,可是卻得了民心,也并不是一無所獲。

皇上遲遲沒有降罪,很可能就是民心所致。

而這六個家伙竟然如此說,顯然是倒打一耙,把大旱的責任推到了王爺身上。

人心是難測的。

人們覺得王爺敢于得罪那些糧鋪的老板,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韙,內心是佩服的。

可人心都是自私的。

一旦殺掉王爺就能解決干旱,即使他們半信半疑可能是謠言。

可萬一是真的呢?

但凡存一絲希望,還是要努力去爭取的。

殺一個王爺去搏取這一分希望,現在他們還沒那么急迫,能生會猶豫,一旦將來干旱一日重過一日,他們的殺心就會更濃。

想想就可怕!

楚煜陰沉著臉,恨不得封死這六個家伙的嘴。

他狠狠一揮手:“殺刺客!”

眾甲兵腳下疾走,移形換位,長刀出鞘。

明媚的陽光照得一柄柄長刀雪亮,寒光閃爍。

刀光映亮了周圍的人們。

大街上的人們紛紛后退,有的鉆進望江樓,有的退回旁邊的商鋪,遠離這邊區域。

即使有天大熱鬧可看,也不敢留下來看。

近百甲兵忽然躍起,在空中橫擋在六人跟前,朝前劈出一刀。

“嗡——!”

刀光如漫天雪花飄飄灑灑。

動作整齊劃一,百人宛如一人,密集的刀光形成漫天雪花籠罩了六人。

“叮叮叮叮……”六人拳打腳踢抵擋刀光,身形卻是滯了滯,不由的飄墜往下。

他們一看這形勢,知道這些甲兵都是軍中精銳,短時間無法破開他們陣勢。

看來只能用最后一招。

六人對視一眼,心中一橫,頓時便要施展玉石俱焚的奇功,化為血霧將這些甲兵一波都帶走,共赴黃泉。

恰在此時,他們念頭剛起,忽然腦海一清。

好像有無形的力量注入腦海,清涼而滋潤。

這一瞬間,他們莫名涌出昂然的斗志,涌起對生命的強烈眷戀,一時之間竟然遲疑,不想施展玉石俱焚了。

原本是早有死志,覺得自己一人獨活也無趣,不如早死早解脫,早早與妻兒老小團圓。

可現在,他們覺得自己活著也沒什么,不急著于妻兒團聚,先好好過完這一世。

而且即使身處困境,也不是沒可能鑿穿他們的防護,從而殺掉信王妃。

信王不死,大旱不止。

可信王現在太強,他唯一的破綻就是家人,殺掉信王妃,信王就有了破綻,就能殺死。

“殺信王,大旱除!”

六人同時斷喝,動作變快了一絲,好像反應更快了。

這便是清心咒的威力。

頓時數個甲兵受傷,被他們往前推進了一尺,看得楚煜皺眉不已,幾乎忍不住招呼供奉上去。

陸玄明站在他身邊,神色淡漠,輕輕道:“他們擋得住,不急。”

“陸先生,父王這些兵確實精銳。”

“王爺放心派他們過來保護王妃,自然是信得過。”

“待會兒要請陸先生多多費心。”

“份內之事,……來了!”陸玄明神色微變,沉聲道:“世子別離開轎旁,免得為人所趁。”

“明白。”

陸玄明與另兩個神元境高手飄身飛起,輕飄飄迎上三個飛來的老者。

這三個老者須眉皆白如霜,皮膚枯黃,皺紋深密,好像得了重病一般,雙眼也黯淡無華。

這與神元境高手的神采不同。

神元境高手不管是頭發白還是黑,皮膚都是緊繃而密實,氣色極佳,身體是處于人生最巔峰的狀態。

這三個老者偏偏一臉衰敗之相,仿佛風中殘燭。

但再怎么一臉病相,神元境高手就是神元境高手,絕不能因此而小瞧。

三位供奉緊繃心神,飄飄迎上。

陸玄明施展釣月印,瀟灑優美。

另一個中年供奉施展雪瓶印,氣質森冷。

最后一個中年供奉則施展劍法,長劍如電,席卷向對面的黃臉老者。

“啵!”

“砰!”

“叮……”

六人在空中交手,腳底下則是雪亮的刀光,滾滾如雪崩,壓得六個中年步步后退。

他們萬萬沒想到,這些算不得武林高手的尋常甲兵竟有如此威勢。

每一刀看起來都很平常,可是密集合在一體,則無堅不摧,不可撼動。

面對這翻滾的刀光,他們竟然不由的膽怯,十分力氣施展出來只有七八分。

這便是大乾的大雪崩刀陣。

法空與林飛揚再次來到觀云樓,坐到林飛揚已經訂下一年的位子。

觀云樓里的人們議論紛紛,正在不斷有人離開,都是聽說了望江樓那邊的熱鬧。

觀云樓在朱雀大道東頭,而望江樓則在朱雀大道中央,距離八九百米遠,站在觀云樓是看不到望江樓那邊情形的。

林飛揚聽到了議論,頓時心癢如撓。

“和尚,我過去看看吧。”林飛揚壓低聲音:“就看看,不出手。”

法空搖頭。

林飛揚緊盯著他,急切道:“我的身法,誰能看到?即使出手也沒人發現的,更何況不出手?”

“好好吃飯。”

“唉——!”林飛揚用力嘆氣:“憑和尚你跟王妃的交情,怎就袖手旁觀了?”

法空閉上眼睛,雙手手印,迅速施展清心咒,一口氣施展了九道清心咒。

林飛揚閉上了嘴。

他明白了法空的做法,哼道:“光用佛咒,萬一他們還打不過吶。”

“那個時候你再去。”

“好吧。”林飛揚頓時蔫頭耷腦。

他估計自己是沒機會出手了。

正準備施展玉石俱焚招數的三個神元境高手忽然微滯,枯黃的臉色微變。

他們沒想到忽然一盆涼水澆下,自己的死志一下消散,忽然產生了極其強烈的求生念頭。

“走吧!”一個臉色枯黃的老者忽然沉聲道。

“二師兄?”另一個枯黃老者沉聲道:“我們一走,那他們……”

“即使我們真死了,他們就一定能活?”

“可是……”

“我們先活下來再說吧,我們活著,還是一個震懾,死了,他們才肆無忌憚!”

“……好。”

“想走就走?!”陸玄明發出一聲冷笑:“留下吧!”

“釣月道的小子,再糾纏,莫怪老夫狠下心拉著你一起歸西!”

“陸先生,隨他們去吧。”楚煜揚聲道。

陸玄明冷冷看著對面老者,看著他飄飄而去,另兩個枯黃臉老者也飄飄而去。

法空睜開眼,低聲道:“跟上去看看。”

“哈哈!”林飛揚頓時一躍而起,大笑一聲,一閃消失無蹤。

他閃爍兩下,已然到了望江樓,站在陰影里,看到了飄飄而去的三個枯黃臉老者。

他一閃消失,跟上三個老者。

“撤!撤!”六個天元境高手也有了撤意。

他們被清心咒一激發,對生命極為熱愛,不想把命拋在這里,有了退意。

“隨他們去!”楚煜冷冷道。

“是!”眾甲兵退后。

雪崩般的耀眼刀光頓時消失。

六個天元境中年長舒一口氣,深深看一眼楚煜,轉身便走。

楚煜俊美的臉龐陰沉沉的,卻強行壓住怒氣,現在的關鍵不是殺死刺客,而是保護母妃。

“娘,已經退了。”

“嗯,回府吧。”

“……是。”楚煜原本還打算追擊的,趁勝追擊,甚至找到幕后黑手。

可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周圍的人們議論紛紛。

“這便是刺殺?虎頭蛇尾嘛,連近身都近不了身,還刺殺吶!”

“外行!”

“老余,你這個內行說說!”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這是御敵于外,不是刺客差,是信王爺的護衛強大!”

望江樓三樓的一間屋子,幾個錦衣青年倚窗而立,冷冷看著外面的情形。

他們一手端著酒杯,一邊搖頭議論,神色冷冰,整個雅間的氣氛沉悶。

“這個信王妃,命是真夠大的,先前說已經病得不行了,結果活過來了,這一次天衣無縫的刺殺,還沒殺死!。”

“信王在軍中果然關系深厚,竟調得動如此精銳之士。”

“不是軍中,而是他九門提督衙門的,被他訓練成這樣,他確實善于訓兵,是一個奇才。”

“可惜往往是天妒英才的!”

“嘿嘿,正是!”

眾人微笑,氣氛緩和一些。

“這一次即使刺殺不了信王妃,散播出這話,也足夠置信王于死地了!”

“郭兄,高明!”眾人抱拳行其中一個溫和青年贊嘆:“實在妙計!”

溫和青年搖頭微笑,輕啜一口酒:“殺人誅心,唯有先打破信王的依恃,才能借皇上之手殺他。”

“皇上頂多拿掉他的九門提督之位吧?咱們這位皇上還是很護短的。”

“如果他有意邀買民心呢?”溫和青年微笑道:“所圖甚大啊。”

“妙!當真是妙!”

眾人撫掌贊嘆。

溫和青年搖頭笑道:“這一場刺殺沒能如愿,但信王的好日子已經要開始倒數,就等著好戲吧,我們開一個頭,剩下的不必再動手,自會有人蜂涌而至,讓咱們的信王爺見識一下人心的殘酷吧!”

“哈哈……”眾人大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