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06章 安排

第106章 安排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06章 安排

許志堅驚道:“不好!”

他騰的起身,放下碗筷便道:“我去守著,別把林子燒了。”

法空搖頭笑道:“林飛揚會守著。”

“我還是過去吧,免得他一個人守不過來。”許志堅仍舊不放心。

萬一放過一個火星,就可能引起一聲火災,把整座山燒了,林中的動物與多少年才長成的樹木便毀于一旦。

想想那些動物的無助,他便坐不住了,還是守著更放心。

法空也由得他。

許志堅走了之后,法空慢條斯理的吃著飯,林飛揚的廚藝是值得信任的。

雖然是大鍋飯,依舊美味。

十八個女子一直在默默的低頭吃飯。

一住://

吃著吃著,聽得到噼啪的聲音,是淚珠打在碗里,或者地面的聲音。

她們的淚珠一串串落下,像是下雨。

剛開始只有一兩個人的淚珠,后來所有人都落淚,噼哩啪啦的落成一片,小雨變成中雨。

法空看她們一眼,慢慢放下碗與筷子。

雙手結印,嘴唇翕動。

一道道清心咒落下。

跟著是一道道回春咒。

她們原本的心境灰暗陰沉,想到了過去承受的苦難與蹂躪,一幕幕痛苦的經歷幾乎要把她們擊潰,又想到了未來的絕望。

一下便喪失了活著的勇氣。

清心咒一落。

心境中的云翳一下被驅散,明媚的陽光一下照進來。

頓時充滿了無窮的希望與勃勃的生機。

過去的苦難好像沒那么痛苦沒那么重要,往事如煙,過去了便過去了,只會讓自己更加的堅強。

對未來充滿了希望,且斗志昂揚。

即使有困難,也要昂著頭去迎擊,正面挑戰,努力過得更好,不負這一生。

回春咒一落。

她們頓時感覺到身沉浸入了溫暖之中,好像回到了母親的懷抱,成了一個幸福的嬰兒。

又像重新回到母親的肚子里,正在迅速的恢復著,所有的傷害都在恢復,身體在煥然一新。

法空施完咒后,拿起碗筷繼續吃飯。

眾女頓時胃口大開。

低沉壓抑的氣氛一下消散,明快與輕盈,她們甚至彼此開起了玩笑。

一碗一碗的飯與菜不知不覺吃下去。

當紅光黯淡,大火熄滅,林飛揚與許志堅回來的時候,發現飯菜快要吃完了。

林飛揚瞪大眼睛,看看法空,又看看帶著笑容的眾女,搖搖頭感慨道:“這哪是女人吶,這胃口!”

許志堅驚奇的看向法空。

他注意到眾女的先前狀態,非常的同情,同時也極為擔憂,唯恐她們有的尋了短見。

心死了,能救得了她們一時,卻救不得一世。

現在再看她們,仿佛換了一個人,實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只能看向法空。

法空溫聲道:“許兄弟,她們怎么安排?最好給她們找一份生計,能自己養活自己。”

許志堅遲疑。

“大師,我們想皈依到大師門下。”一個楚楚動人的女子合起修長的玉掌。

“是,大師。”另一個嫵媚嬌艷女子輕聲道:“我們都是殘花敗柳,已經不能見容于世間,不如皈依佛門,青燈古經,與姐妹們相伴余生,足矣。”

法空搖頭。

他是金剛寺弟子,絕不能收女弟子的,不管她們是什么身世,這是最根本的戒律。

“還望大師慈悲!”

“大師慈悲!”

“大師慈悲!”

十八個女子盈盈跪倒在地,以頭觸地。

這一刻。

藥師佛像腦后的光輪頓時大亮。

三十六點信仰力瞬間到帳,讓光輪變得明澈,好像一泓清泉在光輪里流轉。

法空從沒有過這么富裕的時候。

一時之間,心中涌起莫名的滋味。

萬萬沒想到,竟然從她們身上獲得了這么多的信力。

三十六點,要法寧與蓮雪一個多月,許妙如十八天。

十八個女子跪倒,個個都是美人,身姿婀娜曼妙,形成的沖擊力讓林飛揚都有點受不住,忙轉開眼不看:“和尚,要不然就答應了唄。”

許志堅忙點頭:“她們確實是一片誠心,法空,就應允了吧。”

眾女跪伏地上不起來。

法空恢復心靜如水,目光一一在她們身上流轉,最終搖搖頭,溫聲道:“都起來吧,跪到地老天荒也是沒用的,寺規就是寺規,不可違。”

那楚楚動人的女子抬起頭來:“大師,不皈依佛門,我們也活不下去的。”

“你們不是看破紅塵,而是逃避紅塵,皈依佛門之后,將來必然后悔。”法空搖頭道:“先不急,如果最終確實厭惡了世俗,再皈依空門不遲。”

嫵媚嬌艷女子抬起頭問:“那大師是看破紅塵了嗎?”

“沒有看破。”

眾女子紛紛抬頭:“那……”

“我是從小被師父帶進金剛寺,由不得我做主。”

“大師可要還俗不做和尚?”

“做和尚其實挺好。”

“做和尚有什么好?”

“省心,……紅塵瑣事,無聊又煩人,不如青燈古佛,萬簌俱寂之際,有自身與之相伴。”

有法寧法悟等金剛寺的同門,有雪山神雕,有林飛揚這個有些煩人又挺熱鬧的,還有寧真真許志堅他們這些知交好友。

生活很美好。

她們接下來便七嘴八舌的亂問,五花八門什么都問到了,大到天下大事,小到喜歡吃什么點心,喝什么酒。

她們對法空有著無限的崇拜,無限的好奇,恨不得對他了解到每一根頭發。

法空常常閉口,偶爾回答,卻沒露出不耐煩神色。

她們的經歷太苦,都是可憐人,他便多了一分寬容。

豈不知他這般溫和從容,身處眾美女之中面不改色,從容自若,將高僧風范展現得淋漓盡致,讓她們更加欽服。

林飛揚聽得頭大無比,早就逃似的去刷鍋刷碗。

她們話里話外,都表達出要皈依于他。

她們既見識到了他的絕世武功,又見識到了他的佛咒靈驗,崇拜之極。

她們深感在世間孤苦無依,需要一個堅強的依靠,法空便如一座巍峨巨峰,給她們無雙的安全感。

在深山老林的寺庵里,誦誦經,看看風景,再怎么也比在世俗里受氣受白眼的好。

法空溫和而堅定的拒絕。

出家什么時候都不晚的,考慮清楚了再做決定,免得將來走到生命盡頭的時候,后悔沒有足夠豐富多彩的一輩子。

許志堅在一旁不停的點頭,深為贊同。

覺得法空句句說得精辟,洞徹世情,智慧過人。

可她們鐵了心,就是要皈依到他門下。

許志堅在一旁看她們如此可憐,可百般哀求,法空就是心硬如鐵的堅決不答應。

許志堅絞盡腦汁,最終想出一法:“法空,不如你先收她們做居家弟子,不是正式的弟子。”

法空搖搖頭:“寺規不可違。”

自己是絕不可能因為她們軟語哀求就違了寺規,要是那般,那就是傻蠢了。

她們確實可憐,也不能不管,可因此而違了寺院,那就是搭上了自己,怎么可能因小失大?

“容我想想。”法空擺擺手,溫聲說道。

眾女安靜,一道道眼波落在他身上。

法空忽然一閃,消失無蹤。

綠衣外司

其中一間小院燈火通明。

一輪明月當空照,清輝灑落到這間小院,被燈光驅逐。

寧真真從書房里出來,左手揉著右手腕,來到院子中央,長長伸一個懶腰。

周圍一片蟲鳴聲,顯得格外寂靜。

她抬頭看看當空的明月,搖搖螓首。

原本以為來綠衣外司,便要大展身手,憑自己的慧心通明看破人心,能迅速偵破一件件大案,捕到一個個內諜。

可事實卻是,她一來到綠衣外司,便被丟到了一個負責卷宗抄錄的部門,整天抄錄卷宗。

她在明月庵是天之驕子,在整個大雪山宗也是鼎鼎大名,可到了朝廷,到了兵部,根本沒被放眼里。

因為她太年輕,更因為她是女人,所以被人輕視。

在綠衣外司,武功再高也沒用。

這里不是武林廝殺,而是細致縝密的調查,跟蹤,分析,試探。

她覺得自己仿佛落入泥沼,使不上力氣。

通過觀察與分析,她知道自己越掙扎會陷得越深,于是安安份份的抄錄卷宗。

眼前忽然一閃。

法空出現在小院中。

他露出微笑,合什一禮:“師妹,好久不見。”

寧真真絕美臉龐頓時綻放燦爛笑容:“師兄!”

法空打量四周,笑道:“這是你的住處?”

“是我現在的綠衣外司。”寧真真進屋沏了茶出來,來到小院葡萄藤架下的石桌旁。

法空坐到石凳上,接過茶盞輕啜一口。

兩人對桌而坐,燈光下的寧真真越發美麗動人。

寧真真輕掠鬢邊垂下的一縷秀發,問了他來意。

法空便說了事情經過,想把她們安排妥當,免得繼續不幸下去,最好能既不進空門,也能安然生活。

寧真真托腮沉思一下,笑道:“想讓她們活得好,最好是托庇于權貴之家,不是有信王府嗎?”

法空搖頭。

他不想跟信王府有太深的瓜葛,權貴便是麻煩之源,往往容易有無妄之災。

金剛不壞神功是足夠強,哪里都可去得,可有些事不是武功能解決的。

想活得逍遙自在,就得遠離麻煩。

更何況,她們畢竟是有過那么一段經歷,許妙如如果嫌棄她們,那就尷尬了。

寧真真道:“那這樣的話……,我安排她們去明月繡樓吧,需要她們學習針繡之技,終日繡花為業,不知她們會不會嫌辛苦。”

法空笑道:“辛苦一些無妨,權當磨礪身心,也免得她們胡思亂想。”

明月繡樓的繡工可是一絕,如果能學得獨特的繡針之法,她們也便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不必依靠男人也能活得很好。

“小事一樁,我會常常過去看她們。”寧真真道。

法空道過謝,然后問起腰牌之事。

寧真真臉上的笑容慢慢散去,露出郁悶神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