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98章 拒接

第98章 拒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98章 拒接

法空則繼續看著紫袍中年。

他倒要看看這位釣月道的高手到底要干什么。

“你是何人?”紫袍中年沉聲道。

法空緩緩道:“施主是何方神圣,為何闖入我的山谷中?”

紫袍中年冷冷道:“圓智呢?”

林飛揚一閃,回到法空身邊,低聲道:“山下有四個人,遠遠盯著這邊呢。”

法空頷首。

紫袍中年冷冷道:“這便是圓智的待客之道?”

法空一擺手:“弄走。”

“好嘞。”林飛揚雀躍的答應,一閃消失,下一刻出現在紫袍中年身后,一掌拍下。

“砰!”紫袍中年結結實實被拍中腦袋。

他眼睛翻白,軟綿綿倒下。

御影真經到了第四層,林飛揚的身法越發神出鬼沒,無影無蹤,無聲無息。

紫袍中年也是神元境的宗師高手,可猝不及防之下,還是毫無反抗之力。

林飛揚興高采烈的接住他,提起他腰帶飄飄而去,在陰影里閃爍兩下已經從山谷消失。

法寧先去湖邊洗了胖手,拭干凈之后大步流星過來:“師兄,誰呀?”

“莫名其妙的人,甭理便是。”法空搖頭。

顯然是跟師父圓智認識的。

既然是釣月道的,十有八九是仇人。

法寧遲疑:“不弄清楚?”

“世間瑣事何其多也,都弄清楚了,太累。”法空道:“師弟,難得糊涂。”

“是。”法寧只好應一聲。

林飛揚重新出現,拍拍巴掌,笑呵呵的道:“送到山下啦,痛快!”

法空抬頭看一眼金剛寺方向。

“師兄,我去稟報師祖?”

“不必。”法空搖頭。

他腦海里的光輪飛出一點亮光,分成兩點分別落到藥師佛像的雙眼。

天眼通。

他現在的心眼還不能籠罩整個金剛峰,還需要虛空胎息經的繼續精進。

天眼所見,金剛峰山腳下那片樹林,正是前幾日楊鶯她們呆過的那邊樹林前。

正有四人圍在紫袍中年身邊。

除了正在悠悠轉醒的紫袍中年,法空還認出了兩人,正是神武府的兩個青年。

相貌平平,脾氣急躁的趙季平。

容貌清秀,冷漠高傲的范晨光。

剩下的兩個中年,相貌皆俊逸,法空判斷都是釣月道高手。

釣月道的弟子個個相貌不俗,不知是挑選弟子的時候特意注重容貌,還是釣月道武功心法能讓人變英俊變美貌。

法空收回了天眼通,不在意的笑笑。

抬頭看向天空,打出一個手勢。

天空出現兩個小白點,雪山神雕俯沖而下,速度奇快如流星墜落。

它們的目力驚人,遠遠超過人類,即使在云層之上,目光也能穿透浮云,能把他的手勢看得清清楚楚。

林飛揚頓時抬頭,雙眼放光的死死盯著兩雕,好像勾子一樣恨不得把它們勾過來。

兩雕對他卻是不屑一顧,懶得搭理,不準碰觸。

“和尚,它們能不能載得動你?”

“能。”

“那你不上去坐著試試?”林飛揚熱心的鼓動:“翱翔天空啊,想想就激動。”

“我還沒活夠呢。”法空沒好氣的道。

身在空中,腳不踏地,那從何處借力?

便是一個最好的靶子。

“瞧你這膽量,即使摔下來不是還有輕功嘛。”

“輕功?還是算了。”法空搖頭。

金剛寺的輕功太粗獷,他實在沒有信心。

兩只雪山神雕在法空頭頂十米處盤旋,扇動出呼呼的風,比風扇更好用。

“……我要再去一趟神京。”林飛揚眼熱的盯著它們,嘴里說道。

“嗯。”

“不問我去做什么?”林飛揚看向他。

“關心信王的安危唄,……快成你的執念了,何苦呢。”

因為刺殺過信王,所以多了一層羈絆。

林飛揚格外關切信王的浮沉與安危,恨不得每天去一趟神京打聽消息。

“嘿嘿……”林飛揚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我去去就回。”

“去吧,小心點兒,神京臥虎藏龍。”

“明白明白。”林飛揚一閃消失。

他很快又一閃出現。

“和尚,下面的幾個家伙嘀嘀咕咕的,沒有走的意思,要不要收拾掉?”

“不必理會。”

“那我去啦。”

法空擺擺手。

林飛揚一閃消失,這一次是徹底走了。

金剛寺外,兩個紫袍青年緩緩停在山門前,正是趙季平與范晨光。

兩人站在冠蓋如巨傘的古樹下,深深吸一口氣。

古樹的青氣與寺院的檀香夾雜在一起,沁人心脾,一顆心頓時寧靜詳和。

歲月一下變得悠緩,心情隨之變得從容,不再那般浮躁焦慮。

身邊的事情一下變淡了許多,得失心被莫名的削弱,對一切不那么在意了。

兩個青年和尚看到二人出現,合什行禮,問明身份,然后進寺內稟報。

圓新和尚帶著八個中年和尚魚貫而出,下了臺階,來到趙季平與范晨光跟前。

“二位施主,不知來敝寺有何貴干,貧僧圓新,忝為寺內知客。”

“圓新大師,我們乃神武府麾下,奉府主之命,前來提取釣月道的六名人犯,這是府內公文。”

趙季平從懷里取出一個卷軸,雙手遞給圓新和尚。

圓新和尚合什一禮,恭敬的接過來徐徐展開。

他細細研讀,不放過每一個字,目光最終落在結尾的落款處,停住不動。

抬頭看看二人。

兩人神色平靜淡漠。

自己在殘天道跟前,可以高傲冷漠,高不可攀,但在金剛寺跟前卻不行。

三大宗可不是魔宗六道。

可能在民間,人們覺得魔宗跟三大宗差不多,甚至魔宗現在實力更雄厚。

但在朝廷,魔宗遠不能跟三大宗相提并論。

太祖御賜,鐵券在手,那就是不破金身。

魔宗只不過是人多勢眾,被朝廷利用來給三大宗制造壓力而已。

論威望論貢獻,遠不能跟三大宗相提并論。

且不說別的,三大宗的從龍之功,就能保住福澤綿延,只要不造反,就不能加罪。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他們身為神武府之人,對這個大勢看得很明白。

圓新再次凝神看了看落款,緩緩道:“只有神武府的印章,沒有皇上的。”

趙季平道:“這只是府令。”

圓新徐徐合起卷軸,雙手恭敬的遞還給趙季平,微笑合什一禮:“恕貧僧等怠慢了。”

趙季平接過來,露出笑容。

圓新轉身跨上臺階,進入寺門內。

身后八個中年和尚沖他們合什一禮,跟著他魚貫而入寺門之內,消失不見蹤影。

“吱——!”寺門緩緩合起。

只剩下兩個青年和尚站在門旁。

他們眼簾垂下,氣息收斂,一動不動宛如入泥胎,開始進入修行狀態。

趙季平臉上笑容慢慢凝固了。

“這……這……?”

他指了指寺門,又看看兩個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的青年和尚。

這會兒徹底反應過來。

平平無奇的臉龐迅速充血,漲紅。

“果然如此。”范晨光搖搖頭,神情平靜。

趙季平手指顫抖,深吸氣數次,瘋狂的壓抑狂怒,才沒有沖上去砸門。

他咬牙切齒的吐出兩個字:“狂妄!”

這圓新和尚忒不是東西了,太狂妄,竟然如此不給神武府顏面。

“走吧。”范晨光深深看一眼金剛寺的寺門。

油漆脫落,沉舊滄桑。

兩扇門都有些歪,一個朝左歪一個朝右歪,所以門縫極大。

門軸缺油,轉動之際吱吱作響。

這樣的兩扇破木門,輕輕一腳就能踹得粉碎。

偏偏他們不敢。

在他們眼里,這兩扇破木門太過結實。

“太過份了!”趙季平咬牙切齒:“狂傲自大,居功自傲,早晚有一天……”

“住嘴!”范晨光斷喝。

趙季平張了張嘴,終究還是悻悻的閉上嘴,神情頹然。

身為神武府高手,頭一次碰上這樣的事,給他極強烈的刺激,讓他憤怒欲狂。

可拿對方毫無辦法的事實,讓他又頹然無力。

“軍侯,我們怎么辦?”

“回去便是。”

“可是釣月道那邊……”

“那不是我們該操心的事,自有府主斟酌。”范晨光轉身緩緩往外走。

“唉……”趙季平搖頭嘆氣:“看看人家魔宗六道,再看看大雪山宗!”

范晨光沉默不語。

趙季平忿忿不平:“人家乖乖聽話,奉命無違,冒死進大永舍生忘死的拼殺,而大雪山宗呢!”

范晨光搖搖頭。

趙季平哼道:“釣月道立下那般大功,不要賞賜,只想要回六位已經被廢的高手,真是重情重義,這點兒要求我們神武府都滿足不了?那太寒人心了!”

范晨光忽然停住。

趙季平嚇了一跳,跟著停住。

范晨光盯著他。

“怎么啦?我說錯了?”趙季平不解,心頭發虛。

“老趙……”范晨光緩緩道:“我們兄弟已經一起出來多次,交情不淺,我就交淺言深了。”

“軍侯有話盡管說便是。”趙季平笑道。

范晨光緩緩道:“有些事,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未必是真的,不要輕易判斷,釣月道未必那么重情重義,……我們身為小卒,能做的就是奉命行事,別的不要多想,別摻合,知道嗎,老趙?!”

“……軍侯,明白了。”趙季平先是不解,慢慢若有所思,抱拳深深一禮。

“走吧。”范晨光施展輕功疾射出去。

趙季平忙跟上。

兩人飄飄下了金剛峰,與三個釣月道高手相會,只是搖搖頭,然后徑直離去。

三個釣月道高手抬頭瞪向金剛寺方向,尤其先前闖進藥谷的中年男子,眼中閃爍仇恨。

他們最終不甘而憤恨的離開。

法空站在映心亭,灰色僧袍飄飄,若有所思。

這是神武府的試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