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96章 試探

第96章 試探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96章 試探

他隨即又皺了皺眉頭。

“嘿,和尚,”林飛揚擠擠眼睛,笑道:“心軟啦?不想找她麻煩?嗯,楊少主確實是難得的大美人,和尚也是男人,英雄難過美人關,心軟了,不丟人!”

法空斜睨他一眼,示意他閉嘴。

林飛揚這一幅陰陽怪氣的模樣挺恨人。

法寧輕聲道:“師兄,可是有什么不妥?”

“……這一招沒用。”法空搖頭。

他腦海里回放先前的一幕,就像高清電影放慢了倍速,一點一點回放,仔細觀察細節。

楊鶯的星眸灼灼,好像起了殺意,生怕自己說出去一般。

可是她嘴角卻微微動了一下。

細膩瑩白的嘴角微微泛一個褶皺,似是平靜湖水有飛蟲偶爾點一下水面。

這一個小褶皺微乎其微,幾乎不可察覺,可架不住自己的觀察能力與記憶能力超出世人想象。

即使自己有這本事,如果不是反復的觀察,還真看不出這一絲微動,從而被她騙了過去。

法空若有所思。

她其實根本不怕宣揚開去。

如果宣揚開去,固然是讓人忌憚,所有武林高手在她跟前都要警惕小心,免得被她看透心法,從而偷學了去。

她太招人恨了。

可是有一個例外——魔宗。

如果是魔宗六道的弟子,還怕她天魔妙瞳嗎?

魔宗六道的弟子練的是天魔秘典,都是廣為人知的奇功秘技,還怕天魔妙瞳看清楚?

恐怕太多的魔宗弟子在苦修天魔妙瞳,被天魔妙瞳的修持艱難折磨得欲死欲活。

他們如果知道楊鶯練成了天魔妙瞳,必然精神大振,羨慕之余會希望大增。

當然,對于這個練成了天魔妙瞳的楊鶯,也難免會生敬佩,極大提升她的威望。

據法空所知,魔宗六道當世還沒有練成天魔妙瞳的,楊鶯是第一人。

法空起身負手踱步。

他從映心亭的東頭走到西頭,再從西頭走回東頭,喝了一玉盞茶茗,依舊負手踱步。

法寧小眼睛一直盯著他,隨著他的身形而動。

林飛揚無奈的道:“一句謠言而已,傳出去太容易了,這么絞盡腦汁的做甚?”

法空看他一眼。

林飛揚道:“和尚,我去一趟神京,隨隨便便就能讓這個消息傳遍神京,然后再擴散開來,很快的,一年功夫就整個武林都知道!”

“好本事。”法空輕哼一聲。

林飛揚露出得意洋洋笑容:“我傳播消息的本事,那絕對沒人能比,嘿嘿……”

法寧好奇的問:“林大哥,如何能傳得這么快?”

“想知道?”林飛揚嘿嘿笑。

法寧點頭。

林飛揚招招手,示意附耳過來。

法寧遲疑一下湊過來。

林飛揚道:“訣竅就一個,奇!”

“奇?”

“我寫一張紙條,把它塞到禁宮里,會不會引人注意?再塞到妙春樓的小巧姑娘房里,嘿嘿……”林飛揚露出古怪的笑容,得意洋洋:“再把一個臭名遠揚的家伙脫光,吊在城門樓一夜,背上貼著這消息。”

法寧目瞪口呆。

法空搖頭:“林飛揚,閉嘴吧。”

“和尚,我這法子可好?”

“你真要這樣,楊少主可是巴不得。”法空搖頭道:“正趁了她的意。”

“不能吧?”林飛揚不解,歪頭看看法寧。

法寧也一臉迷茫。

法空擺擺手:“總之這件事到此為止,不必理會了,倒是有一件事不得不說。”

他隱隱覺得,這個楊鶯其志非小。

“什么事?”

“關于你的御影真經。”法空臉色鄭重:“楊少主是如何知道你的?”

林飛揚撓撓頭,一臉疑惑。

“你沒在她身前現形吧?”

“沒有。”林飛揚忙搖頭:“絕對沒有!”

“唐前輩呢?”

“也沒有!”林飛揚遲疑一下:“……吧?”

法空哼一聲。

林飛揚撓撓頭,皺眉苦思:“有一個好色的老家伙纏上了唐前輩,這家伙人品差,色迷迷的,可這劍法是真叫一個絕!”

他揮舞手臂,手掌虛握好像握著一柄劍在揮動:“這劍一閃,唰的就到了身前,快得來不及反應。”

法寧忙問:“然后呢?”

“然后啊,唐前輩就中了劍,我都沒反應過來,還好那老色胚沒有想殺她,一劍刺在肩膀。”

“再然后呢?”法寧又問。

“我當然不愿意了,給了他一掌。”林飛揚哼一聲:“一掌把家伙打昏。”

法空搖頭:“你的傷怎么回事?”

“沒想到那老家伙臨昏迷之前出了一劍,太快了,我沒能避開。”

法空哼道:“他的劍是快,關鍵還是你大意了,覺得他沒威脅了吧?”

林飛揚撓撓頭,不好意思的笑笑。

“這一劍中得不冤,長教訓。”法空搖頭:“看來你是現了形的。”

林飛揚點頭。

法空沉吟。

林飛揚眼巴巴看著他。

“看來未必是楊少主看破你的御影真經。”法空緩緩道:“去試探一下吧。”

“怎么試探?”林飛揚問:“難道說我假裝投靠?那不成,我做不得假。”

自己向來實誠,不屑于弄虛作假。

法寧忙點點頭。

他也覺得林飛揚做不得假。

一下就會被人家看出來。

尤其是楊少主那么聰明,一下就能看出林飛揚馬腳。

“讓你做假,確實難為你。”法空頷首。

林飛揚忙用力點頭。

還以為法空是認同自己的人品。

法空道:“這樣罷,你送一封信過去。”

“小菜一碟。”林飛揚傲然一笑。

他甚至覺得是大材小用。

法空呶嘴示意一下。

林飛揚一閃消失,很快拿了筆墨紙硯過來,研好了墨。

法空提筆沉思。

片刻后,筆走龍蛇,一口呵成。

提起來吹了吹,遞給林飛揚:“封上口,送過去吧,她應該沒走太遠。”

林飛揚好奇的掃一眼:“要重新加持那串佛珠?恐怕唐前輩不愿意呀,她每天都拿出來摩挲,當成心肝寶貝的。”

法空揮揮手。

林飛揚撇撇嘴,只好裝進信封,然后飄飄而去。

殘天道下了金剛峰,直接原地休整。

一座樹林前。

李柱跑前跑后,又是點柴生火又是做飯,堆起兩堆柴禾,上架兩只巨大鐵鍋,鍋的直徑堪比一人高。

他指揮著兩個殘天道高手生火,八個殘天道高手處理打來的野味,自己則又煮又炒,忙得不亦樂乎。

一個大鍋里是煮著野味野菜,另一個大鍋則是米飯,火焰騰騰,白氣汩汩。

楊鶯唐月顏坐在不遠處兩塊石頭上。

殘天道的高手們,三三兩兩坐在一起,隱隱形成一個圓,把楊鶯唐月顏圍了數層。

他們或者嘻嘻哈哈,不時放聲大笑,有的大吃大喝,有的破口大罵吵成一團。

楊鶯正執一卷書,沉靜的翻看,與周圍的喧鬧嘈雜格格不入,明明在一起,偏偏如兩個世界。

唐月顏低頭撫摸著那串佛珠,明眸閃爍恍惚,陷入回憶之中,不時流露甜蜜神色。

楊鶯偶爾瞥一眼她,暗自搖頭,繼續低頭看書。

周天懷細細察看過一遍眾殘天道的高手。

傷重的,他運功恢復幫忙一下對方的傷勢,然后罵上幾句。

死去的,他慢慢整理一下尸首的儀容,贊許的拍拍尸首肩膀,宛如面對活人。

“飯來嘍——!”

李柱歡快的喊一聲,帶人將兩個巨大鐵鍋端到楊鶯身邊。

眾人頓時停住,紛紛看過來。

李柱拉開鍋蓋。

熱氣騰騰中,香氣洶涌而出,刺激得殘天道眾高手口水迅速涌滿口腔。

“拿碗!拿碗!”

“排隊!排隊!”

李柱吆喝著,揮舞著一個大鐵勺,很快殘天道高手們排成一條長蛇,盤旋了四圈。

一勺米飯,米飯上澆一勺連湯帶肉的野味,香氣撲鼻,聞著就食欲大開。

待最后眾人都排完隊,呼嚕大吃,李柱才盛了兩碗飯,分別給楊鶯與唐月顏。

楊鶯放下書卷,接過碗跟筷子。

吃同樣的飯,用同樣的碗,殘天道眾人狼吞虎咽,風卷殘云。她動作優雅,吃得從容。

她最后一個吃,卻最先吃完,因為吃得很少。

每次李柱看她吃飯,都懷疑她那一身強大的力量從何而來,偏偏吃那么少的飯。

她忽然抬頭看向某處。

林飛揚在三丈外的一棵樹下現出身形,抱拳行禮:“見過楊少主。”

楊鶯抽出雪白絲帕,拭了拭雪白嘴角與櫻桃紅唇:“林大俠你這是想通了?”

“嘿嘿……”林飛揚不好意思的道:“我是替和尚來送信的。”

“他有信給我?”

“是。”

林飛揚一閃,出現在楊鶯身邊,惹得她星眸又掃了掃他。

林飛揚呈上書信。

楊鶯看過之后,遲疑一下,遞給正放下碗筷的唐月顏。

唐月顏拭過嘴角,重新戴上面紗,接過信看了看,蹙眉看著林飛揚。

林飛揚大咧咧的:“放心便是,和尚絕不會昧下佛珠的!”

“……好。”唐月顏小心翼翼從皓腕取下佛珠,遞出去。

等林飛揚伸手接時,她又遲疑,不肯松開手。

“顏姨。”楊鶯輕聲道:“法空和尚雖然小氣又狠毒,但這件事應該不會耍人。”

“……何時能還回來?”唐月顏不放心的問林飛揚。

林飛揚想了想:“一會兒就能行。”

唐月顏慢慢松開手。

林飛揚松一口氣,差點兒忍不住一把奪過來,真是太麻煩了,女人吶!

他不等楊鶯與唐月顏再說話,直接一閃消失不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