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84章 感謝

第84章 感謝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84章 感謝

“可是……”法恩遲疑一下。

法空看向他俊美的臉龐:“不會跟王妃說我在了吧?”

法恩尷尬的笑一下,忙補救:“要不然,我跟王妃說,你剛走?來不及追了?”

“你覺得王妃傻不傻?”

“……那……那……”法恩很不好意思。

他暗自慚愧。

其實也是一時被王妃的容光所照,失了分寸,直接承認法空在藥谷了。

“算了,請王妃過來吧。”法空搖搖頭。

既然不能躲,那就直接婉拒。

法恩忙不迭點頭。

法空在山谷口處迎接許妙如。

許妙如一身雪白的貂裘,映得肌膚如雪,既雍容又華麗,恍如神仙妃子。

她行走之處,容光照得周圍仿佛都明亮幾分。

身邊簇擁著楚煜與一豐腴一苗條兩位丫環及四個錦衣護衛。

兩丫環在一旁,楚煜在另一旁。

四個錦衣護衛跟在她身后,兩個中年女子,兩個男子,神情肅穆平靜。

法空不認得兩中年女子,卻認得這兩個男子。

一個是陸玄明,一個是陳光地。

陸玄明是當初楚煜的護衛,是信王府的供奉。

陳光地則是信王府的護衛統領,年紀輕輕,相貌平平,卻位高權重。

“法空和尚。”

遠遠的,許妙如便玉掌合什行禮。

法空站在原地,合什一禮,灰色僧衣飄飄:“王妃別來無恙。”

兩點信仰力到帳了。

藥師佛腦后的光輪更亮一分。

許妙如腳步輕盈,裊裊娉娉,兩丫環在兩旁虛虛扶著,隨時擔心她會跌倒。

許妙如白了她們一眼,沒有多說。

法空沖楚煜合什一禮:“楚兄。”

楚煜合什還禮,滿臉笑容,神情親近:“法空,我們不會打擾你清修吧?”

“歡迎之至。”法空微笑。

他目光轉過之際,對陸玄明與陳光地頷首,再以目光對兩個中年女子打招呼。

他這一番舉止從容自若,氣度灑脫,既展現高僧的威儀,又不冷落任何一個人。

法恩正往外走,沒走太遠。

聽到這話,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不由的回頭打量幾眼法空,法空正微微帶笑,好像先前要拒不見面的不是他一樣。

法空師兄竟然能虛偽到這般程度嗎?

他暗自搖頭。

法空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暗自笑笑。

這是基本的寒暄與客氣。

他在前世這一套已經熟極而流,現在還是壓著,盡量平淡一些,保持高僧風范。

一行人來到藥谷的小亭。

楚煜贊嘆了一番。

藥谷先前沒這么美麗,壁上的鮮花競相綻放,爭奇斗艷。

回春咒之下,她們想不斗艷也不成。

坐到小亭,許妙如感慨道:“如此清靜之地,當真是修行的圣地。”

林飛揚端茶送點心,不由的看兩眼許妙如。

許妙如沒認出他。

但許妙如身后的陳光地卻認出了他,臉色微微一變,盯著林飛揚。

林飛揚對目光極敏感,回頭看他一眼,沖他笑笑,然后轉身離開了小亭。

“法空大師,不知剛才那位……?”

“上一次去信王府遇上他,行事荒唐,本性卻不壞,便收來做侍從。”法空道。

“大師好手段。”陳光地抱拳。

法空笑笑。

年紀輕輕便是王府的護衛統領,怎能沒有傲氣,能如此平和也算難得。

楚煜笑道:“法空,我們這次來是……”

“我們是奉王爺之命,前來道謝的。”許妙如打斷了他的話,輕聲說道。

法空眉頭微挑。

許妙如輕輕嘆息一聲,搖頭道:“民生多艱,我是平民百姓出身的,最知道百姓的辛苦與痛苦。”

法空靜靜看著。

他婉拒的話已經準備好,便推說寺里有事,與大永武林混戰,很容易就能推辭不去神京。

許妙如起身,解開貂裘,露出素淡的青花羅衫,曼妙婀娜的身段再也掩不住了。

苗條窈窕的丫環小杏上前幫忙,接過抱到懷里,站到一旁。

許妙如來到欄桿前,俯頭看對面的山壁百花齊放,又俯身探出去看湖水。

游魚看到她探頭,紛紛涌過來。

“我最知道,老百姓只盼個豐收,能吃飽飯,可偏偏老天爺要發脾氣。”許妙如收回身子,轉過來倚著欄桿:“更可怕的是,大旱臨近,濟民倉竟然一粒糧食也沒有。”

法空沉默不語。

許妙如道:“如果形成災難大潮,需要朝廷賑災的時候,竟沒有糧食,那將會死多少人?”

楚煜冷冷道:“現在的官員,心已經全變黑了,沒有良心只有銀子!”

他俊美的臉龐陰沉沉的,冷冽中透著殺氣。

如果依照他的脾氣,殺無赦。

這些向濟民倉伸手的蠹蟲,罪該萬死,不殺不足以警戒世人。

他最見不得貪官污吏。

朝廷已經給了他們足夠豐厚的俸祿,讓他們能安下心為百姓做事。

如果少貪一點兒也沒什么,不奢望官員清廉如水,畢竟千里做官只為財。

可是把手伸向濟民倉,那就是喪心病狂。

一旦賑災時無糧,百姓餓極了會怎么辦?

走投無路,那只有造反,有人揭竿而起的話,很快就會如大火燎原。

天下便會馬上陷入大亂。

一旦天下大亂,周圍虎視眈眈的大永與大云怎么可能放過這機會?

大兵壓垮,大乾的天下馬上便危如懸卵。

那些當官的個個精明似鬼,怎么可能不知道這嚴重性,可偏偏還是伸手了。

就是貪欲控制了腦子,為了銀子,不管什么百姓,也不管朝廷,更不管大乾社稷。

這樣的官員,留著禍害天下?

唯有殺,方能讓他們有所收斂!

法空一直沉默不語。

前世看多了歷史,歷朝歷代,這樣的事層出不窮,并不新鮮。

許妙如妙眸看向法空,灼灼照人:“幸虧和尚你……”

“王妃。”法空打斷她。

人多嘴雜,還是少說為妙。

許妙如抿嘴輕笑,明眸瞥過小杏小桃及四個護衛,笑道:“和尚放心吧,他們都是心腹,嘴巴很嚴,已經知道這件事。”

法空笑笑:“我其實只是動動嘴皮子,輕飄飄說兩句話而已。”

“沒有和尚你提醒,王爺怎么可能去清查濟民倉。”許妙如輕輕搖頭。

法空道:“這也害得王爺四面為敵,寸步難行,下一步便是要罷官禁足了吧?”

信王再怎么利國利民,還是惹得眾怒,再繼續為官,恐怕會將這怨氣與怒氣引向皇帝。

皇帝最好的處置辦法就是把信王拋出去,罷了他的官,圈禁在府,以向百官交待,抒解這口怨氣。

至于說信王冤不冤,怨不怨,以一人之冤,解百官之怨,皇帝會毫不猶豫。

頂多私下里給一點兒賞賜。

當官是甭想再當官了。

信王這一輩子的官運算是到頭了,老老實實當一輩子閑人而已。

“砰!”楚煜一拍桌子。

他俊美臉龐籠罩憤怒,劍眉倒豎。

“煜兒!”許妙如嗔道。

楚煜一想到這個就控制不住憤懣。

簡直就是天下奇冤,還有沒有天理了?

父王為大乾做了多少實事,背負了多少不該背負的,到頭來呢?

許妙如沖法空歉然的笑笑:“煜兒他還是年輕,氣太盛。”

法空笑笑。

許妙如道:“官不官的,其實王爺不在意,丟了官更好,可以做他想做的事,也不必受氣挨罵。”

法空笑了笑。

信王可不是能閑得住的人,不讓他干事,他會渾身癢癢,百無聊賴,覺得日子索然無味。

許妙如道:“王爺遣妾身過來,是跟和尚你道謝,多謝你拯救了無數百姓。”

“愧不敢當。”法空擺手:“王妃,這話可使不得,王爺也太抬舉我了。”

“王爺知道和尚你不想沾麻煩,就對這件事守口如瓶,不能廣為人知和尚你的功德。”

“如此甚好。”

“但王爺覺得,和尚你如此功德卻默默無聞,如果不表達一番謝意,他實在不安心。”

法空笑著搖頭。

“王爺不能代替朝廷,便只代表王府表達謝意,想送和尚你一些身外之物。”

“王爺何必如此,我不過是隨便說幾句,王爺卻奉行無違,皆是王爺之功。”

“王爺說,和尚你清凈無為,不想沾染世俗因果,偏偏還為了百姓而說出那些話,委實光風霽月,實為大德高僧。”

“愧不敢當。”

“貴重的也不送,免得你推辭,都是一些身外雜物,像袈裟,僧衣,佛珠,碗碟之類,和尚你也不要推辭王爺的這一番心意。”

“罷了,那便生受了。”法空答應下來。

“陳光地。”

“是,王妃。”

陳光地干脆利落的答應一聲,縱身躍出小亭,在湖面一點,兩個起落已經消失在山谷口。

片刻后,他一手托著一個巨大箱子過來,每一個箱子仿佛前世的雙開門電冰箱大小。

法空揚聲道:“林飛揚。”

“是。”林飛揚答應一聲,上前接過兩個大箱子。

兩人面對面,目光相撞。

陳光地氣宇軒昂,雙眼熠熠如寒星,此時雙眼微凝。

林飛揚沖他笑笑,輕巧的接過兩個大箱子,飄飄而去。

陳光地目送他消失在一間屋子。

是新建的一間雜物屋,一共數間,既有廚房,也有儲物間,甚至還建有地窖。

他不甘心的轉身回到小亭。

“王爺有何打算?”法空溫聲問道。

許妙如笑道:“王爺當初做事的時候,已經知道結果,是下了決心做個清閑之人,所以索性把事情做絕,一竿子捅到底,徹底解決了糧食問題。”

“確實夠徹底。”法空道。

他沒置評信王的做法有沒有問題,這樣的事做起來是極復雜的,方方面面的牽扯,每一方面牽扯都會影響決策。

簡單粗暴有效,目標就是捱過這一次大旱。

剩下的事,反正要辭官不做,留給后來人便是。

顧慮這個想那個,最終就是一事無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