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81章 經至

第81章 經至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81章 經至

徐冥來救馮元君他們六個,其實是心血來潮。

并不是謀定而后動。

他原本是想不起這兩位老朋友的,是有人不斷的在他跟前提起他們兩個。

這才勾起了他的回憶。

然后想到,如果這兩個老朋友回到釣月道,應該大大改善自己的名聲。

睚眥必報這個名聲已經徹底傳出去了,所以人們對自己敬而遠之。

但如果有恩必報這個名聲打出去的話,是不是就會有人靠近過來,不再冷眼相對了?

恩怨分明之人一定是招人喜歡的。

他已經感受到肆意行事的反噬,處處不順,在釣月道內寸步難行。

這種不順是看不見的,也說不出來,就是覺得別扭不通暢,好像做什么事都不能順順當當,都有變數,阻礙。

這些阻礙看似都是無意的,讓他發作不得。

自己明明是神元境的巔峰,在世間是舉世罕有的宗師,收獲的卻不是敬仰。

而敬仰是支撐著他一直努力到如今的根本動力。

原本以為自己只要成為神元境高手,就能得到一切,凡是嘲笑過自己的都要慚愧。

可他沒想到人性復雜。

那些嘲笑他的人,面對他的崛起,不但不覺得慚愧,反而覺得厭惡,加之他行事肆無忌憚,更惹人厭。

于是那些新入門的釣月道弟子,都會被警告離他遠一點兒,說他有點兒不太正常。

而他因為不順,暴躁易怒,加深了眾人的印象,于是離他更遠,不敢靠近。

他是在吃飯的時候,偶爾聽說了金剛寺囚禁的那六人,數次吃飯都有人提。

他覺得有點兒巧,卻懶得理會原因。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眼前的人讓他厭惡,便格外想念兩個老朋友,救出來也有個能說話的人,也改善自己的名聲,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法空慢慢坐回桌旁,嗅著菜香與肉香,想回憶起那幾個說話之人的相貌。

可惜。

徐冥對這些小人物根本不屑一顧,懶得看。

法空覺得這其中有貓膩。

有人故意刺激徐冥過來救人的,是想干什么?

是為了借金剛寺的手除掉徐冥,還是為了挑動金剛寺與釣月道關系惡化而再次沖突?

是魔宗其他五道的手筆,還是徐冥仇人的手筆?

一時之間,疑云紛涌。

可惜情報太少,沒有判斷的依據,憑空想象當然是有無窮的可能。

“和尚,菜涼啦。”

“……吃飯!”

法空拋開了這些念頭,只要斷定釣月道不會報復,這便足夠了。

三人圍一桌吃飯。

一邊吃飯一邊閑聊。

林飛揚不在意的問起,徐冥死了是不是惹了大麻煩,自己是不是闖禍了。

法空斜睨他一眼,懶得多說。

說了也沒用。

臨事之際,林飛揚完全憑自己的本能行事,控制不住脾氣。

法寧胖臉布滿擔憂:“師兄,如果真惹來釣月道的瘋狂報復,真的是……”

他眼睛無神,胖臉憔悴。

昨夜翻來覆去睡不著。

心思翻涌,各種念頭紛至沓來。

他造的木床很堅實,當初考慮到自己太胖,所以取了最好的木料,造的又粗又壯、穩穩當當。

可昨晚一晚的翻來覆去,這張床開始吱吱作響,搖搖晃晃。

法空溫聲道:“師弟你多慮了,釣月道沒那么可怕,敢來就敢打,我們金剛寺沒那么弱。”

“如果真不怕,為何不把那六個老頭殺掉?”林飛揚撇嘴:“一看就假惺惺的,都是虛偽小人!”

“林大哥……”法寧想反駁。

“法寧,你不會當他們是好人吧?”林飛揚驚奇的道:“他們可是魔頭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別看他們現在慈眉善目的,可一旦放他們出去,那又是魔頭,殺人不眨眼的!”

“不會的。”法寧低聲說道。

這句話他說得一點兒沒底氣。

要說對吧,馮老他們一團和氣,慈眉善目,說話也好聽,實在不像是殺人不眨眼。

要說不對吧,他們畢竟曾是魔頭,如果行事沒那么惡毒,也不會被寺里長老們捉來囚禁。

他看向法空。

法空輕輕點頭:“他們確實該死。”

“我去宰了他們!”林飛揚騰一下站起。

法空擺手。

現在滅口已經沒必要。

還是別進一步刺激釣月道的好,盡管判斷釣月道人情冷漠,可萬一呢?

大永武林這邊還沒解決,兩邊夾擊,金剛寺即使能挺過來也會傷了元氣。

林飛揚失望的坐下。

法寧不滿的瞪他一眼。

林飛揚搖頭:“反正這六個老家伙是禍害,越早殺掉越好!”

法空忽然看一眼法寧。

藥師佛像腦后的光輪竟然增加了一縷光,多了一點信仰力,來自于法寧。

萬萬沒想到,法寧也能提供自己信仰力了!

這著實是意外之喜。

原本回來的時候還心疼。

畢竟現在不能見蓮雪與許妙如,信仰之力不增,用掉一點就少一點,越來越少了。

法空忽然覺得法寧的胖臉挺可愛的,笑道:“放心吧師弟,依我判斷,釣月道不會攻過來的。”

“真的?”

“嗯。”

“那就好,那就好!”法寧長舒一口氣,好像放下了萬斤重擔,頓時輕松下來。

他拍拍厚胸脯。

胖臉不再緊繃不再愁眉苦臉,涌現出笑容。

林飛揚便要開口問:這般判斷是不是安慰法寧呢,卻被法空一眼瞪回去。

“吃飯吃飯。”林飛揚閉上嘴,埋頭吃飯。

夕陽西下,彩霞滿天。

法空在湖邊漫步。

彩霞仿佛鋪滿了小湖,倒映到他的臉上。

他一手負后,一手執一卷佛經。

佛經上沒有字。

正是得自信王府的那一卷無字佛經。

法空總覺得別有奧妙,越是破解不出他越是好奇。

終日佛經不釋手。

盼望忽然有一天能機緣巧合,靈光一閃解開謎團。

衣袂飄飛聲中,一個黑衣中年出現在藥谷的入口處,合什行禮便不動彈。

林飛揚一閃出現在他身前:“你是何人?”

“光明圣教曲中天。”

“光明圣教的?”

“奉少主之命,前來送給法空大師一物。”

“少主?誰呀?”

“少主姓許。”

“許志堅?”

“是。”

“哦,是他呀。”林飛揚恍然,伸手道:“拿來吧,我呈給法空和尚。”

“少主有命,要親自交與法空大師之手。”

“真是麻煩,等著。”林飛揚一閃消失。

法空來到黑衣中年曲中天身前,合什道:“貧僧法空。”

曲中天從懷中取出一卷軸。

徐徐展開。

卷軸上繪法空的畫像,栩栩如生,溫和從容的氣度撲面而來。

曲中天卷起畫軸,塞回懷中,合什一禮:“曲中天見過法空大師。”

法空微笑:“許兄可好?”

“少主已經閉關,臨入關前,遣在下送來此物。”曲中天從懷里掏出一黑匣子,雙手呈給法空。

法空接過來,打開一瞧,卻是一本帶著墨香的冊子,封面歪歪斜斜寫著“虛空胎息經”五個大字。

法空不由笑道:“這是許兄親手所寫?”

“是。”曲中天肅然點頭。

“……挺獨特的字。”法空笑道:“好,我收下了,多謝曲施主。”

“在下告辭。”

曲中天合什一禮,轉身便走。

他身如浮光掠影,奇快絕倫,眨眼不見蹤影。

“好輕功。”林飛揚贊嘆。

法空點點頭。

許志堅遣他過來送《虛空胎息經》,必有其道理,人既可靠,輕功也厲害。

“許志堅竟然還是什么少主?”林飛揚笑道:“身份不俗吶。”

法空轉身回谷,把黑匣拋給他,打開虛空胎息經。

林飛揚接過黑匣子,伸脖子探頭看。

法空懶得理會,腳步不停,慢慢翻看,到了小亭時,已經看完。

輕輕一搓,化為粉末。

一陣風掠過湖面,帶著清爽之氣進入小亭,卷走了這些粉末,簌簌灑到湖上。

魚兒們紛紛鉆出湖面,吞掉了粉末。

林飛揚搖搖頭。

他看了兩眼,一頁沒看完就頭暈眼花。

那些字都識得,湊到一起就莫名其妙,不知所云,好像天書。

法空抬頭山崖上搖曳的鮮花們,腦海里在思索《虛空胎息經》。

這是上半部。

但已經得窺其玄妙。

虛空胎息經乍一聽,好像是練氣之法,胎息是道家的練氣術語。

可這卻是一部煉神之道。

以虛空為鄉,為母體,為自己出生前的子宮,從而令自己處于絕對休息狀態。

在這個狀態下,心力會迅速恢復,甚至變強。

心息相依為入門之法。

息,為依照獨特心法修煉出來的息,區別于精氣真氣罡氣的一種氣。

這心法并不是在身體里練,而是在虛空想象出來一具身體,為自己的法身,在法身里練。

一看到法身兩個字,法空便想到了金剛不壞神功。

金剛不壞神功三大境,報身境、化身境、法身境,每境三層。

自己現在還只是報身境的第一層而已,進境太慢,依照這么個進度,練上一百年恐怕也練不成第一層。

這《虛空胎息經》竟然直接從法身入手。

法空皺眉沉思。

此法身當然不是彼法身。

佛家所謂法身,是如來藏,是自性,是真如,是無形之物。

而這虛空胎息經的法身則是有形之物。

不僅僅只是空想,而是觀想之際,現得法性,再以性光去凝聚法身。

這沾了一點兒佛家法身的邊。

他想著想著,腦海里一亮。

已然燃燒了一個月壽元,點亮般若時輪塔,進入塔里細細參悟《虛空胎息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