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72章 探查

第72章 探查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72章 探查

精神力消耗干凈,清心咒頂多讓自己不昏睡,賊去樓空之下,清醒著也只是空架子,沒辦法繼續催動神元。

想提升金剛不壞神功的速度就要增強精神。

可精神力則脫離了武功的范疇。

武林之中用以對敵的不是精神力不是神意,而是神元。

所有心法都是在無所不用其極的提升神元,而忽略了神意,金剛寺也一樣。

因為多數情況下,根本用不到精神力,提升精神力的秘術就是屠龍術,沒什么用。

用則強,不用則廢。

這么下來,百年時間就差不多荒廢,然后湮滅于時光長河之中,甚至翻不起浪花。

法空腦海里的諸多記憶,都沒有涉及到精神力提升的,甚至沒有精神力這個概念。

法空回到藥谷時,正是夕陽西下。

夕陽把山谷染成了玫瑰色,山壁上的花兒被染得更加美麗,迎風搖曳,爭奇斗艷。

寧真真與蓮雪去了金剛寺,稟明她們已經殺掉了兩個金刀門女子,金剛寺不必再追捕。

法空則深藏功與名。

練成了金剛不壞神功,又有佛咒,地位已然不同,已經足夠在金剛寺立身。

外在修為保持在五品天元境,恰好處于一個門檻:既可以下山行走,又難堪大任。

為的是偷懶,躲清靜少麻煩。

如果到了四品,甚至三品,寺內肯定要委以重任,多任事以磨礪佛心,于是分發一堆任務下來。

命令下來,他聽從還是不聽從?

就像法悟,便是四品。

想突破到三品神元境,就需要佛心堅定,純之又純,就需要多從世事上磨煉。

于是法悟又是擔任金剛峰值守,又是去大永探敵情,不能得清靜。

“咦,和尚你回來啦。”林飛揚遠遠看到法空,身形閃了兩閃,已經到近前:“可追到人了?”

法空頷首,緩步往山谷里走。

林飛揚眼一亮:“殺了?”

法空點頭。

“痛快!”林飛揚贊嘆:“和尚你這一點最好,該殺就殺,絕不手軟的。”

法空腳步一頓,看他一眼。

這話聽著像是夸,琢磨一下又不太像夸。

“師兄。”法寧胖壯的身子輕飄飄過來,關切的問:“沒受傷吧?”

“挺順利,遇到一位光明圣教的高手,大長見識。”法空笑道。

他踩著茵茵綠草來到湖邊,看著夕陽之下,湖水如綺,小亭秀麗,山谷一片寧靜詳和。

他露出笑容。

還是自己的家好。

他來到小亭,三人坐下喝茶。

林飛揚與法寧問起事情的經過。

法空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略而過,著重講了許志堅,光明圣教。

“他腦子壞了吧?”林飛揚難以置信的放下茶盞,叫道:“還要救那兩個女人?”

法寧點點頭附和:“確實太過分了,是非不分嘛,還光明圣教呢。”

“哦——!”林飛揚一拍桌子:“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法寧忙問。

“他是想收兩個下屬,壯大光明圣教的實力,說什么為了光明,其實是利益驅使啊。”

他指了指自己,又指指法空:“像我這樣。”

法空道:“光明圣教是守護光明的,壯大光明圣教,也就是壯大光明,這也沒錯,更有可能她沒想那么多。”

“……也對。”林飛揚滯了滯,覺得挑不出話里的毛病。

法寧搖頭:“還是覺得沒了是非,難道為了光明,就是非不分了嗎?那還是光明嗎?”

“說得好。”法空撫掌。

林飛揚甩甩腦袋,幾個是非光明,已經把他被繞暈了。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在山谷口響起。

法空揚聲道:“圓新師叔,請進吧。”

他一聽便知是金剛寺的知客圓新。

于是起身往外走,前去迎接。

呆在原地等著,太過托大了。

山谷口了兩人。

一個是挺拔如松,即使已過中年,仍俊逸非凡的圓新。

宛如一株玉樹臨風而立。

在圓新的身邊還站著一道身影,一身黑衣,容貌丑陋。

“圓新師叔,許施主。”法空合什微笑。

竟然是先前見過的許志堅。

許志堅已經換了一身黑衣,依舊丑陋,僵硬的朝法空笑笑,合什還禮。

圓新大咧咧擺擺手,笑道:“法空啊,近來如何?”

“一切如舊。”法空微笑:“師叔貴人事忙,佛駕蒞臨是有什么事吧?”

身為知客,圓新確實很忙,平時罕得見到。

圓新笑呵呵的:“嗯,確實有點小事兒拜托你。”

“師叔吩咐便是,……必盡力而為。”

法空沒直接應承,看圓新的模樣便知不是什么好事。

“咳咳。”圓新咳嗽兩聲:“是這么回事,小許是光明圣教弟子,來我們金剛寺游學。”

法空看向許志堅。

許志堅僵硬的沖他笑笑。

圓新道:“你知道何為游學吧?”

“不知。”法空搖頭。

圓新道:“所謂游學,跟大乾的書生差不多,游歷四方以增見聞,磨礪心性,促進修煉。”

“師叔,難道我們大雪山宗也有游學?”

“這是自然。”

“這位許施主是……?”

“小許身為光明圣教弟子,特意過來我們金剛寺討教武學,切磋以增益自身,會在我們寺里住上幾天。”

“師叔不是想讓許施主住我這里吧?”法空搖頭微笑:“恐怕不太方便。”

圓新道:“不方便?”

“寺里難道沒精舍了?”法空搖頭:“想必不差這一間精舍吧。”

“法空和尚,是我主動要求的。”許志堅合什說道:“我想住在這里,向和尚你多多請教。”

法空溫和的點點頭:“承蒙許施主厚愛,可藥谷實在不宜有外人居住,還是另選他處吧。”

他看向圓新:“師叔可別跟師祖告狀,免得師祖罵我小氣。”

“你小子還不小氣?”圓新哼一聲,看向許志堅:“小許,那我們就換一處吧,免得他向師伯告我的狀。”

“這……”許志堅還想堅持。

他覺得法空身上蘊含著無窮奧秘,極想探究一二,尤其是那佛咒。

那兩紅衣女子武功何等奇絕,自己即使幸免于難也是兩敗俱傷。

法空和尚不過輕輕四個字便將她們定住。

這是什么奇功?

是金剛寺新出現的武學?

光明圣教的武功面對這般奇功,是不是也不堪一擊?如何能克制這奇功?

如果弄不清楚這個,自己睡不安穩。

他游歷天下,增漲見聞,見世事而堅固光明之心,同時也有搜集消息之職責。

如果放過這樣的消息,不能探明究竟,那就是光明圣教的罪人。

大雪山宗行事也光明正大,可光明與光明也是不同的,有時候,光明與光明也有競爭,也有個主次。

“走吧小許。”圓新笑呵呵的往外走。

“師叔,恕不送遠了。”法空合什行禮。

“你小子,翅膀是越來越硬了。”圓新往外走:“我都要碰一鼻子灰。”

他對許志堅無奈笑道:“這藥谷是他的地盤,由他做主,不答應也沒辦法。”

“……是。”許志堅緩緩點頭。

法空合什目送,直待他們消失。

他眉頭漸漸鎖起。

難道自己的安寧日子不會太長久了?

許志堅顯然要一探究竟,那整個光明圣教也就好奇要一探究竟。

定身咒的威脅極大。

光明圣教會怎么做?

圓新師叔帶他過來是什么意思?

明明知道自己會拒絕,還是帶過來了,是要提醒自己小心這個許志堅?

那何必這么麻煩,直接過來找自己說一句便是,難不成還怕自己不放在心上?

圓新師叔也是師祖慧南一脈嫡傳,是自己人,不至于害自己。

一刻鐘后,圓新出來在藥谷。

法空正站在藥谷口。

“你小子,知道我會過來?”

“是。”

“算你小子機靈。”

圓新拍拍他肩膀,一邊往山谷里走,看一眼正在遠處藥圃里忙活的法寧與林飛揚。

法空道:“都是自己人,師叔盡管說便是。”

“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圓新踩著厚軟的茵茵綠草,欣賞著如綺似霞的湖水:“你明白吧?”

法空化定身咒之事早就不是秘密,畢竟當初在明月庵的場面太大。

“許志堅不會是特意為我而來吧?”

圓新負手而行,身體筆直,哼一聲:“光明圣教弟子向來眼高于頂,來我們大雪山宗游學也只去大雷音寺,還是頭一次來我們金剛寺,為何如此?我們金剛寺超越大雷音寺了?”

法空笑了。

“還不是因為有能引起他們注意的!那就是你了。”圓新搖搖頭:“你小子,又是大光明咒,又是定身咒,尤其你這定身咒,太邪門兒,哪個能不好奇?”

“光明圣教會怎么做?暗中鏟除我?”

“這不可能。”圓新搖頭:“他們向來是硬上,不會用這種暗算手段。”

法空點點頭。

“你現在名聲不顯,別人雖然知道,但也沒怎么在意,畢竟你修為不夠強。”圓新道:“會覺得除掉你不難,趁你不注意偷襲即可斬殺。”

他搖頭笑道:“他們不知道你有金剛不壞神功,偷襲沒用,……想讓別人絕了覬覦暗算之念,歸根到底,還是得打,威風都是打出來的,沒有別的途徑。”

法空不解:“師叔……?”

“拿這個小許當磨刀石,當踏腳石。”圓新哼道:“打出威風來,讓他們看看我們金剛寺的本事!”

法空大感意外。

還以為他是要提醒自己小心隱藏,別顯露太多。

圓新昂然一笑:“法空,我們金剛寺弟子,有本事就不必遮遮掩掩,大大方方展現出來,就是要威風八面,就是要天下束手!”

這話聽來熱血沸騰,法空卻不為所動。

想威風八面,想天下束手,那也要有與之相匹配的實力才行,而不是打雞血一般狂想。

PS:待會兒還有一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3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