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63章?圍攻

第63章?圍攻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63章?圍攻

“師兄,林大哥他不會有危險吧?”法寧憨厚的臉龐露出擔憂神色。

自己認得林飛揚,金剛寺其他人不認得他,很可能當成敵人。

法空搖頭。

法寧不太放心。

不過既然師兄這么說了,應該不會錯。

“他修為雖不高,身法卻奇妙,沒那么容易被發現的。”

真那么容易被發現,林飛揚早就沒命了,哪還能活蹦亂跳到現在。

鐘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之后,周圍漸漸有各種聲音。

阿彌陀佛的佛號聲,驚訝的斷喝聲,痛苦的慘嚎聲,憤怒的破口大罵聲。

徐徐的夜風夾雜著湖水的清氣,把這些聲音悠悠送到他們耳中。

法空微闔眼簾,看看腦海虛空的冰輪,暗自搖頭。

只剩下四點信仰力。

越是紛亂環境,越是不能輕易使用。

紛亂環境意味著更危險,更需要神通保命,不到生死危機不能擅用。

“師兄……”法寧胖臉緊繃著,眼睛灼灼。

各種聲音讓他一顆心七上八下,惴惴不安。

這是金剛寺從沒有過的。

金剛寺向來都是肅穆,即使師兄們練功時候鬧騰,也是在熱火朝天的練武場上,吆喝聲此起彼伏,與這時的慘烈情形截然不同。

尤其是那些慘嚎,讓他的心弦繃得越來越緊,胖臉繃得太緊而變僵硬。

法空閉著眼睛,以聲辨人:“這些慘叫的都不是我們金剛寺弟子,哦,這一聲佛號是法悟師弟的,法悟師弟應該受傷了。”

身為法字輩的第一人,法悟參戰了,碰上了硬茬子。

不過金剛寺弟子如果不是碰上長春谷鄧遠征那種邪功,很難殺死。

很少有人練成金剛不壞神功,可金剛寺有別的橫練功夫,如銅人功,如金剛袈裟功。

幾乎人人都練一門橫練功夫。

可如果不是神兵利器,很難對金剛寺弟子造成致命的殺傷。

“師兄,這到底是怎么了?”法寧萬分不解。

“應該是有組織的圍攻,聽聲音,至少有一百人。”法空閉著眼睛說道。

他五官敏銳超常,過目不忘,幾乎每一個金剛寺弟子的聲音與腳步聲都記在腦海。

通過聲音,他聽得出金剛寺外至少有五十多個弟子在廝殺,而對手則近百人。

法寧眼神迷茫:“怎么會這么多人,為何要圍攻我們金剛寺……”

“應該是大永武林高手。”

通過這些破口大罵聲,他聽出是大永那邊的口音。

大永與大乾用的是一樣的語言,但受地域影響,口音有些許差異。

一般人可能察覺不到這差異,他一耳就聽得出。

“那師兄,我們要不要去幫忙?”

“靜觀其變就好。”

他一點兒不擔心有人會攻進金剛寺。

金剛寺內高手如云。

關鍵時刻,甚至有一品高手降臨。

現在才出來五十個弟子,更多的高手還在寺內藏著呢,根本不可能攻進去的。

倒是藥谷。

先前已經被宋青萍破壞了一次,要是再被破壞一次,自己就真白忙活了。

這可是數年的辛苦。

“嘿,真夠熱鬧的。”林飛揚現出身形來,雙眼放光興沖沖的:“一百多個高手硬闖金剛寺,和尚,你們金剛寺有麻煩啦。”

“具體是多少人?”

“沒仔細數,但至少有一百個,”林飛揚興致勃勃,雙眼灼灼。

法空皺眉:“你去看一下金剛峰對面,山脊的位置,守衛還在不在?”

“去也!”林飛揚一閃消失。

法寧僵硬的臉色微變。

他想到了,如果這些人是強闖過來的,那幾位師兄師叔是不是兇多吉少了?

片刻后,林飛揚再次回來。

“你們金剛寺的和尚夠猛的啊。”林飛揚嘖嘖贊嘆:“一個頂五個,狼狽倒是挺狼狽,可就是打不倒。”

“可有傷亡?”法寧忙問。

“個個龍精虎猛。”林飛揚道:“就是人太多,他們攔不住。”

法空道:“我們得有所準備了,免得有人闖進來。”

“這兒有什么可闖的?要闖也是闖進金剛寺啊。”林飛揚不以為然。

“嘿嘿……”山谷口忽然傳來輕笑。

“這地方不錯,暖和!”

“進去看看!”

林飛揚身形瞬間融于法寧的陰影里。

法寧又胖又高,影子又寬又長,林飛揚站在他影子里綽綽有余。

卻見三個中年男子東張西望的往里走,沿著湖邊,小心翼翼很謹慎。

法寧緊繃著臉,死死盯著他們。

法空平靜的打量三人。

三人的相貌都普通,站在人群里不會引起注意。

三人的身形都偏瘦,乍一看好像弱不禁風。

可看到他們太陽穴微陷、雙眼顧盼之際精芒閃動之后,就會覺得他們偏瘦的身體蘊含著驚人力量。

法空注意觀察他們的眼神。

三人眼神游移而閃爍,一看便知是奸滑之輩,心術不正。

法空現在的人生閱歷是常人的十幾倍,閱人足夠多,通過眼神可以看出對方心性。

人不可貌相,相貌能騙人,可眼神卻騙不了人。

“老三,別耽擱時間,還是盡快走吧,大乾有大把的女人等著我們吶!”

“不急不急。”

“別磨蹭啊,等金剛寺的禿驢們反應過來,我們就脫不了身了,……這倆和尚有什么可看的?”

“嘿,老三的口味變了?”

“別胡說,我再怎么變,這樣的胖子與瘦子也沒興趣,一個胖得膩死人,一個瘦得咯死人!”

“看來老三你是玩膩了女人,真換口味了。”

“要不然,把這兩個小禿驢帶著?路上也能解解悶兒?”

他們戲謔著掃視著法空與法寧,一邊緩步往里走,小心翼翼顧盼四周,唯恐有埋伏。

法寧胖臉漲紅。

污言穢語不堪入耳,這三人太過惡心!

恨不得一掌拍飛。

“喲,好藥材!”其中一個中年雙眼忽然一亮,看清楚了藥圃里的藥材。

“老二,有什么好藥材?”

“都是難得一見的!”

“別因小失大,我們進了大乾武林,什么靈丹妙藥搶不到?”

“……有道理。”

“那還是走吧。”

“就是就是,大把的美人兒,還有靈丹妙藥,甚至武功秘笈,都等著我們吶。”

“走。”

“先把這兩個禿驢滅掉再說,順便的事。”

“嗯,那倒也是。”

三人說罷,猛的射向法寧與法空。

法寧臉色漲紅,早就氣得想動手。

“封了穴道。”法空道。

“好。”法寧答應。

三人露出猙獰與嘲笑,兩個撲向法寧,一個撲向法空。

“定!”

“定!”

法空迅速吐出兩個字。

兩個中年男子一下停在原地,一動不動任由法寧一手一個封了穴道。

另一個沖向法空的中年男子忽然一僵,林飛揚出現在他身后,右掌已經拍中他后腦勺。

腦袋仿佛西瓜摔到地上一樣,血漿噴濺。

法空吐出一個字:“定!”

腦漿與鮮血一下凝在半空,包括四分五裂的腦袋也凝定。

法空看一眼林飛揚,搖搖頭。

林飛揚甩了甩手上的血:“誰想到他這么不禁打,腦袋瓜一拍就碎!”

他說著話一拂袖子。

腦漿與鮮血及這中年男子都遠遠飛了出去,落到了遠處的藥圃里。

法空搖頭道:“那味兒得多久才能散凈?”

林飛揚撓撓頭。

這倒也是。

血滲到泥里之后,一時半會兒散不去血腥味兒,甚至暴曬上兩天也還有味兒。

他知道法空有輕微的潔癖,肯定受不了。

他辯解道:“我不是怕他護身罡氣厲害嘛,就全力給了他一掌,沒想到這么差勁,就這修為還敢來金剛寺放肆,真是……”

法空瞥一眼遠處的尸首。

“要不然,我弄走?”

“先等等吧。”

法空來到兩個中年跟前。

兩人怒瞪著林飛揚。

林飛揚瞪過去:“瞪什么瞪,再瞪就挖了你們眼珠子!”

法空分別拍了他們一巴掌,解開啞穴:“說說你們的來歷吧,到底要干什么,為什么忽然攻擊金剛寺,誰下的令。”

兩人面露冷笑。

法空又分別拍他們一掌。

兩人想冷笑卻發不出聲音,是又被封了穴道。

他們隨即臉色微變,跟著臉色大變,然后臉上肌肉扭曲,變得猙獰嚇人。

他們身體輕輕顫抖,一根根青筋浮起,高高鼓起,仿佛要裂膚而出。

尤其太陽穴位置的青筋,好像數根蚯蚓在蜿蜒游動,慢慢從太陽穴位置蔓延到臉頰,再到下頜。

“忒丑!”林飛揚扭過頭去,覺得再看下去會做噩夢。

法寧也轉過身。

法空溫和平靜的看著兩人,看著他們兩個眼神從憤怒怨毒慢慢變成求饒,哀求。

法空伸手拍一下,一個中年男子頓時呼呼的喘息,汗如雨下,迅速打濕了天藍色衣衫。

法空溫聲道:“現在說說吧。”

“我們鐵劍門、霹靂門、金刀門三派聯手,一起攻打金剛寺,不是真要闖進金剛寺,只是為了掩護其他人闖過大雪山,進入大乾武林。”

“進大乾武林做什么?”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大乾境內,大永的律法管不到,可以盡情放縱。”

“難道就不怕大乾的律法?”

“我們人多,大乾朝廷管不過來的,況且等大乾朝廷反應過來,我們也撤回去了,總不可能追到大永吧?”

“這么說,除了金剛寺,大雪山別處也遭受了圍攻?”

“不錯!”

“誰組織的?”法空皺眉。

這么多人一起行動,一定是有人在其中組織串聯。

“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那中年一看法空又抬起手掌,忙不迭的叫道:“千真萬確,我們只知道八月十九,月上中天的時候進攻,到底是誰下的令,真不知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