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51章 認可

第51章 認可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51章 認可

眾人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法空身上。

一襲寬大的灰色僧袍,洗得已經略有些發白,卻干凈整潔,一塵不染。

身形削瘦,甚至有些單薄,仿佛一陣風便吹得走。

容貌普通,不能算丑也不能算英俊,放在人群里很難引起注意,不過配合著一襲灰色僧袍,顯得質樸而隨和,看著很舒服。

沉靜從容,讓人很難判斷他到底多大,看皮膚看五官應該是二十左右,可看氣質,又像是閱歷豐富之人。

許妙如坐在榻上,合什一禮。

法空合什還禮:“見過王妃。”

許妙如明眸清輝流轉,嫣然笑道:“大師佛駕光臨,有失遠迎了。”

法空道:“王妃喚我法號便是,不敢當大師之稱。”

他靜靜站在原地,目光平和的看著王妃許妙如,神情沉靜從容,仿佛其他人不存在。

既沒向信王爺行禮,也沒看兩位世子及世子妃。

信王楚祥微垂目光,看不出喜怒。

楚炎溫厚微笑,令人如沐春風。

楚炯則放肆的打量幾眼法空,撇撇嘴,暗自搖頭,一個不會武功的廢人罷了,還說什么高僧!

老三真是越來越不成樣子了。

不過看母妃雙眸放光,很感興趣的模樣,自己是絕不能表露出不屑的。

他想到這里,馬上收斂不屑神色,一臉肅然,正色看著法空。

兩個美麗端莊的少婦則好奇的看著法空,好奇法空如何能當高僧之稱。

“法空和尚,何為空?”

“空不異色,色不異空。”

“何為緣?”

“際合,生死。”

“何為有?”

“虛空為有,執著為有。”

……

許妙如一口氣問出了十二個問題。

法空一一對答,流暢自如。

“法空和尚你年紀輕輕,佛法卻如此精深。”

“佛法無邊,貧僧剛踏入佛法之門徑而已,不敢自居精深。”

“法空和尚,我讀阿彌陀佛經……”

她隨即與法空探討起佛法來。

信王諸人皆覺得昏昏欲睡。

兩人嘴里不時蹦出一個個專業術語,聽得他們云里霧里,繞得他們暈頭轉向。

可看許妙如越說越興奮,眸子清輝越發明亮,甚至臉頰泛紅,嬌艷奪目,他們根本不敢打斷,甚至不敢說話,只能乖乖的聽著。

信王靜靜看著許妙如,看她如此愉悅,嘴角也微微翹起,心情跟著輕快。

法空暗自搖頭。

他進來這一會兒,已將諸人的心思看得通透。

兩位美麗的花信少婦心思單純,只是替許妙如惋惜難過。

她們對許妙如確實有真感情,許妙如平時照顧她們,幫她們壓制管束夫君,不讓他們亂來。

一旦王妃不在,她們便再也管不住丈夫。

富貴人家的女孩往往走兩個極端,或者是心計極多,或者很單純。

家中嫡女甚多者,往往心計多,心思縝密。

是家中唯一嫡女的,沒什么競爭壓力,被奉上掌上明珠,往往比尋常人家的女兒更單純。

他判斷這二位便是后者。

他也看得出信王楚祥父子都是根本不信佛的,更對自己這個高僧不以為然,只是因為王妃許妙如的緣故才沒發難,強行忍耐。

信王果然是情種,一顆心全在許妙如身上。

兩個兒子也孝敬許妙如。

許妙如儼然是這信王府的最頂端存在,一府之尊。

一刻鐘過去。

兩刻鐘過去。

三刻鐘過去。

……

一個時辰過去。

許妙如神采奕奕。

肌膚宛如嬰兒般的紅潤。

聲音雖然不大,卻清晰有力,清脆中又夾雜一絲磁性,極為悅耳。

美眸熠熠生輝,如寶石被陽光照耀而折射出璀璨光華,美得驚人。

信王楚祥嘴角含笑看著她。

楚炎與楚炯不時對視,覺得古怪。

母妃這可不像是回光返照啊。

再怎么返照也不可能維持這么久的。

母妃難道就因為找到了高僧,能暢快的談論佛法,就從奄奄一息的垂危狀態變得如此?

先前府里不是沒找高僧,也談論過佛法,可從沒如此神效啊。

這個法空和尚確實有點兒古怪。

楚煜知道法空不想張揚佛咒之威,就沒開口揭破許妙如恢復的緣由,強忍興奮的沉默著。

“王妃,暫且到此吧。”法空主動結束了論法,溫和說道:“貧僧在王府會再呆兩天,不急在一時。”

“和尚只呆兩天?”

“寺內還有事,恕不能久留。”

“兩天太短。”

“……”法空微笑不語。

“唉……”許妙如見他神色堅定,知道不能強留,只能點點頭:“好吧,兩天就兩天,和尚住在哪里。”

“娘,法空住在漱玉院。”

“那便好。”許妙如嫣然笑道:“就住在府上,隨時能聆聽高論。”

“貧僧告辭。”

法空合什,退出水榭。

許妙如目送他離開,絕美臉龐一直掛著笑容。

信王笑道:“夫人。”

許妙如回頭嫣然笑道:“王爺,這位法空大師是真和尚。”

“先前的那些高僧就不是真和尚啦?”

“那些和尚嘛……,雖然也不俗,可終究還是不如法空大師的。”許妙如搖頭:“這位法空大師身具宿慧,絕非尋常人物。”

“哦——?”

許妙如白他一眼道:“王爺請來的那些高僧,年紀足夠大,武功修為也不錯,可是佛法嘛……”

她撇撇紅唇:“我不好意思點破而已。”

“哈哈!”信王再也忍不住沖動,大笑著將她一把摟入懷里,緊緊摟住。

“王爺——!”她忙掙了掙,玉臉緋紅。

三個孩子兩個媳婦在一旁,她實在抹不下臉。

楚炎他們三個卻都習慣了,面不改色的把目光轉開去,或者看窗花,或者看幔帳,或者看案上的書。

信王將狂喜通過數聲大笑發泄出來,不舍的松開她。

他笑容滿面,摟在懷里能感受到她的活色生香,絕不是做夢,是真實不虛的。

“娘,那我們告辭了。”楚炎笑道。

許妙如擺擺玉手。

他們退出水榭。

楚炎與楚炯的目光落在楚煜身上。

他們再遲鈍,也知道許妙如轉危為安肯定與楚煜有關,否則哪有這么巧的事。

太醫們都無力回天,怎么可能自己好轉,而且那么快的好轉?

“老三,走,去我院里說話!”楚炯扯起楚煜袖子,拉著他到了自己的仙菊院。

楚炯的夫人李靜純招呼侍女們擺上瓜果點心,好奇的站在一旁聽他們說話。

女眷不見外客,可楚煜不是外人,便不必守這規矩。

楚炯直接問,這位請來的高僧到底有什么本事,母妃好轉是不是他的手段?

楚煜遲疑一下。

“明白了。”楚炯一拍大腿:“就是他了,好小子呀,小三,你長本事了!”

他上下打量楚煜:“運氣不錯呀。”

楚炯覺得自己碰上了也能請到府里來,只是羨慕楚煜的運氣好。

楚炎溫聲問道:“老三,你又是跟母妃討佛經,又是討舍利的,是為了這位大師?”

“是,大哥。”楚煜點點頭。

對于這個大哥,他是極敬重的。

只是無奈,在楚炎眼里,他還是沒長大的孩子,他的話也不怎么看重。

關心他照顧他卻不會尊重他。

楚炯呵呵笑道:“用那些東西換來母妃好轉,這筆買賣不虧啊!”

“二弟,少做點兒生意!”楚炎皺眉。

楚炯嘿嘿笑:“大哥,世間人,熙熙攘攘皆為利來皆為利往嘛,我做買賣也沒什么不對。”

“商人逐利,會喪失本心,不可太過了。”楚炎道:“況且父王也一直不喜歡你做這些。”

“不讓父王發現便是。”楚炯不在意的笑道:“大哥可得幫我瞞住嘍!”

他看向楚煜:“老三,你也別告黑狀。”

楚煜笑著搖頭:“二哥放心。”

“這位法空高僧到底什么情況?”

“嗯……”楚煜遲疑。

“我們兄弟,還有什么不能說的?”

“法空他確實不喜多事。”楚煜道:“我就怕說多了,惱了他。”

“……那算了。”楚炎打斷了楚炯還想追問的話,點點頭:“奇人難免奇行,那就先不說罷。”

“多謝大哥,二哥。”楚煜松一口氣。

“老三,你這一次有功。”楚炎道:“救回母妃,父王很高興。”

楚煜露出苦笑。

他是不指望這個。

父子相看兩相厭,這是從一出生就開始的,冰凍一尺非一日之寒,怎么可能說變就變。

他現在只希望母妃能長命百歲。

“好好待這位高僧。”楚炎叮囑兩句,便起身離開,他身為大公子,府里的事都要他操心,忙碌得很。

不像楚炯,只要操心自己那一攤子生意。

身為小王爺卻喜歡做生意,暗中開了六家鋪子,說出去簡直飴笑大方。

楚炎已經說過幾回,可楚炯偏偏當成耳旁風,他這個當大哥的也不好太過苛責。

——

清晨

信王府后花園的凈湖之上。

觀瀾亭

許妙如一襲墨綠羅衫,襯得肌膚如羊脂白玉,瑩光隱隱。

她在亭內低頭撫琴。

又黑又亮如霧如云的鬢發被高高挽起,露出天鵝般優美的脖頸。

琴聲琮琮,清幽高曠。

小亭四周圍著紗幔。

細紗幔紗隨著湖風輕柔的飄蕩。

兩個侍女在一旁,一個豐腴婀娜,妖冶嬌艷,一個苗條窈窕,秀美端莊。

法空與楚煜輕手輕腳進了小亭。

兩侍女盈盈一禮。

楚煜擺擺手,示意不必說話,靜靜等在一旁。

法空閉上眼睛。

他雙手結印,嘴唇翕動,已經施展回春咒。

琴聲戛然而止。

感受到異樣的許妙如玉手按住琴弦,轉身看向法空,嫣然微笑:“果然是和尚所為!”

法空闔眼簾,繼續誦持。

許妙如也閉上眼睛,感受著奇異的滋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