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46章 殘天

第46章 殘天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46章 殘天

“好家伙!”孟朝陽在遠處忽然發出一聲怪叫。

趙懷山呵呵笑道:“孟朝陽,兩個樵夫而已,難道還拿不下!”

法空暗自搖頭。

有些事,說了反而不如不說。

如果不是為了自己的安危,才不會多嘴多舌,人各有命,自己不是救世主。

即使是佛祖,也只渡有緣人吶。

“趙統領,這二位可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孟朝陽在遠處喊道。

“砰砰砰砰……”

“不好,要跑!”孟朝陽怪叫。

趙懷山搖搖頭,呶呶嘴。

一向沉默寡言、憨厚老實的陳氏兄弟二人飄飄飛掠而去。

趙懷山笑呵呵看一眼法空,對楚煜笑道:“公子,大師好厲害的眼力,看來不是真樵夫。”

楚煜道:“樵夫就不能武功好啦?說不定是山中隱居之士吶,……法空,你是瞧出他們修為不弱了?”

法空搖頭。

他能承認自己敏銳,尤其是對危險的感應敏銳,而不想承認自己對武功的感應敏銳。

太敏銳,往往讓人警惕,覺得是巨大威脅,容易起殺心。

不是涉及自己的安危,就要難得糊涂。

楚煜道:“這兩個樵夫還真厲害,沒瞧出一點兒破綻來。”

陸玄明道:“大師如何看出不妥?”

“感覺吧。”法空道。

陸玄明坦蕩的說道:“這二人身懷秘術,能隱匿氣機,老夫也被瞞過了。”

楚煜遞給他臺階,笑道:“他們應該是知道我們底細的,敢來就是有把握瞞得過陸先生你。”

法空瞥一眼楚煜。

他們既然知道有陸玄明,還敢來,當然就是有把握對付陸玄明的。

所以很危險。

可看楚煜的樣子,還沒認識到真正的危險。

真是心大,可能這位小王爺沒經歷什么風雨。

“楚兄,可是有人接應我們?”

“沒有。”

“……沒找人接應?”

楚煜自嘲的笑笑:“想找人接應,也得找得到人吶。”

他這個三公子是指使不動自己院外之人的。

法空閉嘴不語。

陸玄明皺眉。

趙懷山長喝:“老孟,陳大陳二,還沒拿下嗎?”

“點子扎手!”孟朝陽喊道:“拿不下啊。”

他們現在的情況不是拿下兩個樵夫,而是要被兩個樵夫拿下了。

兩個樵夫深藏不露,展現出越來越強的修為,剛開始還以為他能拿下。

陳氏兄弟來援,還以為能拿下了。

結果還是拿不下,反而對方越來越強,把他們三個壓得喘不過氣來。

“行,真行!你們真行!”趙懷山哼哼。

孟朝陽叫道:“趙統領,快幫忙吧!”

他覺得撐不住幾招。

“唉……”趙懷山沖楚煜搖頭嘆氣:“這老孟,吃飯一個頂倆兒,做事……”

楚煜沒好氣的道:“你去!”

“公子,我不能離開你身邊的。”趙懷山忙道。

“都什么時候了,趕緊拿下!”楚煜道。

“陸先生。”趙懷山看向陸玄明。

陸玄明卻臉色肅然,沉凝的看向斜前方。

不遠處正掠來四人。

四人皆穿褐袍,好像四只蒼鷹,貼著竹梢俯掠到了他們三人跟前。

“殘天道!”陸玄明的臉色難看。

四個青年身形高壯,臉色肅然,好像四根石墩子穩穩的扎在地上。

“殘天道周奇!”

“殘天道陸風!”

“殘天道徐海!”

“殘天道鄭過!”

“見過陸師叔!”四人同時抱拳行禮,神情肅然而恭敬。

陸玄明的臉色卻沒因為他們的恭敬而好看,反而越發難看。

“那兩個是你們殘天道的?”陸玄明道。

“正是。”周奇道:“陸師叔,我們要找的是小王爺,師叔還請先行離開!”

周奇臉龐方方正正,一板起臉來,氣勢凜然。

“你們這是要干什么?”陸玄明道:“小王爺豈是你們能得罪的!”

“今天我們要殺死小王爺。”周奇肅然道:“還望陸師叔成全!”

“我成全個屁!”陸玄明神情冷峻:“你們殘天道行事難道就不講究后果?”

“我等只有奉命而行。”

“奉誰的命?”

“陸師叔見諒。”

“那就看你們的本事了!”陸玄明冷冷道:“要殺小王爺,先殺了陸某!”

“陸師叔三思。”

“你們三思!”

“……那只有得罪了!”周奇沉聲道。

法空暗道不妙。

殘天道,魔宗六道之一,沒想到一出大雪山便碰上了。

他通過慧聞的記憶知道殘天道的瘋狂。

“陸師叔,得罪!”周奇與陸風撲向陸玄明。

另兩人則撲向楚煜。

趙懷山把楚煜護在身后,拔劍出鞘斜指撲過來的兩人,斷喝道:“喂,瘋了吧你們?你們殘天道難道不怕信王府的報復?”

徐海與鄭過一言不發,分別出掌拍向趙懷山。

趙懷山一振劍,頓時劍光綻放,如千萬朵梨花盛開。

“叮叮叮叮叮……”兩人手掌仿佛是鐵石做的,與長劍相交毫不落下風。

但趙懷山長劍如狂風暴雨,寒光滿眼,壓得兩人喘不過氣。

法空退到楚煜身邊。

他沒有管閑事的想法,可看這架式,恐怕已經沒辦法置身事外了。

楚煜不能出事。

否則,殘天道的這些刺客倒霉,恐怕自己也要倒霉,也要受遷怒。

“楚兄,你得罪了殘天道?”

“我倒是想得罪,可沒地方得罪啊。”楚煜盯著趙懷山看。

陸玄明他不擔心,神元境的宗師沒那么容易敗。

“趙統領!”孟朝陽在遠處大吼:“快來啊,不成了!”

趙懷山怒罵:“撐住,這幫家伙棘手!”

“啊!”孟朝陽忽然大叫一聲。

“哼!”

“嘿!”

悶響聲接連響起。

隨即,兩個樵夫飄飄而來。

他們臉上掛著諷刺笑容,落在場邊,直勾勾盯著楚煜。

法空看起來就是一介普通和尚,沒有修為在身,不足掛齒。

楚煜皺眉:“孟朝陽他們……”

“小王爺放心,沒殺他們。”一個樵夫露出古怪微笑:“只要小王爺束手就擒,他們都會沒事的,小王爺不想因為自己一個而讓他們送命吧?”

楚煜冷冷瞪向他:“你們到底要干什么?”

他毫無畏懼之意,即使形勢落在下風,也沒覺得自己有性命之憂。

“請小王爺走一趟而已,不會害小王爺性命,放心便是。”一個樵夫古怪微笑。

法空一看便知道這兩個是平時不笑的。

笑起來當真僵硬無比,比哭好看不到哪里去。

楚煜劍眉緊鎖,冷冷瞪著他們。

“小王爺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另一個樵夫冷笑:“太無情了吧?”

他說著話,飄身掠走,很快又回來,一手提孟朝陽,另一手提陳氏兄弟的老大陳放。

“砰砰!”

兩人被重重摔到地上。

孟朝陽與陳放一動不能動,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摔。

另一個樵夫腳尖踩上孟朝陽的圓腦袋,笑瞇瞇的道:“一句話,小王爺,他們死還是活?”

楚煜臉色陰沉如水。

法空嘆一口氣:“阿彌陀佛!”

事已臨頭,想躲也躲不過了。

世間事就是如此。

越想躲越躲不過,改了道也沒能避開麻煩。

不過當初天眼所見的那些人,并不是眼前這些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樣的暴烈,動不動要施展秘術玉石俱焚。

“臭和尚,別管閑事!”

“否則,連你一塊兒殺!”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法空溫和的勸道:“二位且放下屠刀吧。”

佛門子弟,慈悲為懷,該渡還是要渡的,給人改過的機會便是慈悲。

“哈哈……”兩人忍不住大笑。

趙懷山揮劍如暴雨,壓得徐海與鄭過喘不過氣,可兩人韌性驚人,雖落下風卻苦苦支撐。

陸玄明身法飄逸,出掌飄逸,周奇與陸風顯得笨拙。

陸玄明的掌力擊中他們,他們仿佛毫無感覺,既不后退也不變緩,出拳穩狠。

陸玄明仿佛對他們拳勁有顧忌,沒貼得太近。

他看到了這邊的情形,冷冷道:“你們若殺人,莫怪陸某大開殺戒。”

“陸師叔何必自尋煩惱!”周奇平靜說道:“我們不想與陸師叔你生死相見的。”

陸玄明沉聲道:“你們太過了!”

“如果陸師叔知道內情,就知道我們一點兒不過份了,……老黃,動手吧。”周奇平靜說道。

“嘿!”一個樵夫腳下一用力,便要踩爆孟朝陽的圓腦袋。

法空嘆氣。

他猛的沖出去,如一陣風般扯著楚煜與孟朝陽及陳放沖三人進了樹林,消失不見蹤影。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那樵夫一怔,腳下一瞬間就空空如也。

另一個樵夫也怔住。

他們沒想到法空竟然這么干。

楚煜被法空扯著飛奔,眼前景物一掠而過,忙扭頭看身后:“他們……”

法空高速疾行,灰色僧袍飄飄,神態卻從容,瀟灑沉靜:“你不在,他們就不會死。”

楚煜忙瞪大眼睛,看那倆樵夫朝著這邊猛追過來,速度如風,迅速拉近距離,很快就要追上了。

法空不在意他們的靠***靜說道:“楚兄,陸先生不要緊吧?”

他這句話似是關心,其實是提醒。

“……陸先生沒問題的。”楚煜篤篤道。

他是個聰明人,與法空也有默契,聽出了法空的言外之意,搖頭否決。

身為王府的供奉,自己如果出事,陸玄明也討不了好。

法空輕輕點頭,不再多說。

對于釣月道,身為金剛寺的弟子,絕不能大意,不能因為陸玄明一直沒表露敵意而放松。

剛才一句話已經夠種下一顆懷疑的種子了。

外表看起來,陸玄明的做法明顯有問題。

碰到刺客,第一位應該做的就是下狠手盡快解決。

他卻猶豫不決,沒有下狠心。

幾句師叔就架住了他。

導致現在的局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