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31章 回谷

第31章 回谷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31章 回谷

第二天清晨,法空像往常一樣從暖被窩里出來,下了床來到小院中。

清冽的空氣鉆進肺中,明媚的陽光照在臉上,他長長伸一個懶腰,想了想,決定先去一趟洗心峰。

跟兩只白雕告別。

雖然沒能馴服它們成為寵物,可畢竟熟悉,臨走想告別。

準備跟它們告別之后,再去跟澄煙告別。

因為師父圓智的關系,澄煙對他極為關照,每過兩天就來看看他。

澄煙的態度常常透著不耐煩,恨不得趕人,法空卻知道他是真正關心自己幫自己的。

還有藏經閣。

現在有了雷音洗髓經,再不必苦等大雷音寺有高僧圓寂,藏經閣里的一層藏書還只讀了一小部分。

他顧忌大雷音寺臥虎藏龍,高僧神僧隱藏,不敢用時輪塔。

只能在現實里慢慢的讀,一本一本的翻看。

即使過目不忘,翻得極快,對比藏經閣浩瀚的藏書,還是如螞蟻搬山石。

兩個時辰后,他面露無奈的從洗心峰回到自己的精舍,心中微感惆悵。

終究還是沒見到那兩只白雕。

它們不再去洗心峰覓食,徹底消失于自己眼前。

想再見到它們恐怕不可能了。

這讓他惆悵不舍。

這兩只白雕神駿異常,而且靈性十足,他很喜歡。

從洗心峰回來的路上,他已經跟澄煙告別,回到精舍收拾一下便要離開。

這精舍會一直空下來,準備他隨時過來,所以不需要帶走什么東西。

可還是不舍。

左看看右看看,最終一咬牙,拉開院門跨出去。

“唳——!”

剛剛跨出去一步,天空便傳來一聲尖嘯,響徹天空。

法空一聽這聲音便覺耳熟,抬頭一看。

熟悉的雕影正在高空,是其中一只白雕。

這只白雕雙爪抓著另一只白雕,朝著精舍俯沖而下。

法空關上院門,退后兩步讓開院子空地。

白雕挾著狂風呼嘯而至。

頓時飛沙走石。

法空一拂僧袖。

無形的力量擴散,將沙石平伏,消彌掉這狂風。

他現在已經是四品天元境,對罡氣的操縱爐火純青,妙到毫巔,這便是在般若時輪塔里修煉的妙處。

每天增加的一百九十二天壽元,他都會燃燒激發般若時輪塔,進入其中修煉,不斷的積累。

每次半年多時間苦修,迅速從五品踏入四品,罡氣既積累得深厚,又操縱精妙,可謂深厚而精湛。

他已經練成了小如意神功,入門了天誅神劍訣,也入門了金剛八絕中的大金剛掌。

可偏偏金剛不壞神功毫無寸進。

金剛不壞神功的修煉之法離奇,需要借助外力,自己埋頭苦練是不成的。

需要雜揉百家之力而淬煉身體,方能達金剛之境,不朽不壞,永駐于世。

——

“唳!”

落下的白雕將另一只白雕放開,扭頭超法空輕嘯。

兩只白雕一大一小,相差不大,卻是一雌一雄,一公一母。

公白雕胸口有個血洞,傷口已經凝結,把羽毛染紅。

但它嘯聲有力,問題不大。

母白雕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好像死去。

公白雕盯著母白雕看,神駿的眼神黯淡,法空從中看到了擔憂。

法空也沒去看母雕的生死,直接便上回春咒。

回春咒一道又一道,一口氣施展了十道才停住。

母雕的傷口在小腹,是類似于一種獸角刺中了它的心臟,幾乎直接斃命。

法空暗中推測傷是什么奇獸,總不能是牛吧?

兩雕的羽毛奇異,堅韌如軟甲,刀劍難傷,能直接刺穿它們羽毛的絕不是尋常猛獸。

順便給公白雕也來了兩道。

回春咒隨著施展次數增加,威力越來越強,遠不是從前對傷口那般微弱效果。

十遍回春咒之后,母白雕的眼皮顫抖數下,慢慢睜開,接著翻身站起。

兩只白雕湊到一起,翅膀半展,輕輕撞擊,發出“鏘鏘”聲,歡喜溢于言表。

他慢慢伸出手去,想摸摸。

兩白雕忙收翅。

法空摸了個空。

兩白雕警惕的瞪向他。

法空笑瞇瞇搖頭。

兩白雕一展翅,如有無形的力量托起它們,扶搖而起十幾米,再輕輕一扇翅膀,如離弦之箭般加速升高。

法空迅速施了兩道清心咒,分別落在它們身上。

這是讓它們清醒一點,別沖動的去報仇。

它們在法空的三百米上空盤旋了兩圈,然后鉆進云霄消失不見。

法空搖頭微笑。

救命的時候想到自己,得救之后便一走了之,這兩只白雕真夠絕的。

他心情卻極好。

不管怎樣,兩雕遇險之后會想到自己,這說明它們還是相信自己的。

能救得了它們,他很高興。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跟它們戲耍了這么久也有了感情,不忍它們橫死。

至于傷它們的是哪一種野獸,法空有事在身,無暇去查找。

——

他大袖飄飄,獵獵作響,呼呼疾行。

比起在高速上開跑車,還是輕功更帶勁。

尤其是用罡氣催動輕功,那種強烈的沖擊感讓腎上腺素猛增,熱血沸騰,忍不住想長嘯。

他決定往后要把輕功練好,把身法也練好,這種疾速感太上頭。

他一口氣狂奔回金剛寺,先拜見了慧南,稟報了自己答應信王府王妃的事。

慧南點點頭,沒多說什么,回春咒終究是要施展給外人的,不可能一直給金剛寺弟子用。

這就太過暴殄天物。

他回到藥谷,受到法寧的熱情歡迎。

法寧興奮之際,還忍不住抱怨了法空兩句,然后又拉著他來到藥田,指出數棵生了病的藥材。

這幾天他擔驚受怕,焦慮非常。

一直在念叨著法空師兄怎么還不回來,還不回來,再不回來它們真要死了。

真死了的話,自己的罪過就大了。

法空仔細觀察這六株藥材,一一指出法寧所犯的錯誤。

因為這些藥材往后都要交給法寧照顧,他未必能一直呆在藥谷。

法寧認真的記下。

待施了兩遍回春咒,法空坐到湖邊的茵茵綠草上。

清風挾著湖水清氣拂過他臉龐,他嗅著熟悉的清氣,渾身放松下來。

還是家里好。

大雷音寺的精舍再奢華,飲食再奢侈精美,可還是藥谷這里更親切更放松,完全由自己做主。

當然,如果能把兩者結合起來,那就再完美不過。

吃過晚飯后,法空沐浴著夕陽,沿著湖邊走十圈,然后來到正在練大伏魔拳的法寧身邊,讓法寧動手打自己。

法寧停住拳勢,瞪大眼睛不明所以:“師兄,我動手打你?”

“嗯。”

“……”

“讓你打就打!”

“……好吧。”法寧看他認真的,于是輕飄飄打一拳過來。

錘子般的拳頭打在他肩膀,軟綿綿像棉花撣了一下。

法空忽然一掌拍出。

這一掌又快又狠,掌心隱有金色閃過,好像涂上了一層淡淡的金漆。

“砰!”法寧下意識的出拳迎戰。

拳掌相交之后,法寧嚇了一大跳,小眼睛瞪得快要脫出眼眶了。

他怔怔看著自己拳頭,又看看法空的左掌。

“再來!”法空又一掌拍出。

法寧身體的本能又出拳迎上,拳掌相交發出“砰”的沉悶炸響。

大金剛掌至陽至剛,大伏魔拳也是如此,陽剛對陽剛就是硬碰硬,聲如炸雷。

“砰砰砰砰……”法空一掌又一掌。

他發現大金剛掌還是這么練更快。

每一掌拍出,通過對撞他都會有新的發現,生出新的感悟,從而精進一分。

太液補天訣將他的天賦提升了太多,身意協調再加上感覺敏銳,讓他脫胎換骨,成為了上上根器。

“來吧!”法空道。

法寧這回徹底明白法空不是從前的法空,不再是需要自己保護的師兄,而是能與自己旗鼓相當的高手。

“砰!”他一記大伏魔拳砸在法空左肩。

他頓時感受到柔韌的力量擋住拳頭,隱隱有強勁的反彈。

法空穩穩站在原地,笑著搖頭:“太輕,撓癢癢呢!”

“砰!”又一記大伏魔拳砸在法空右肩。

法空依舊穩穩站在原地,搖搖頭:“還是太輕,不夠勁兒!”

“啊——!”法寧大吼一聲,拳勁如山。

虛空被打得湖水泛波紋一般,層層疊疊的波紋擴散開去。

他的拳頭就像一塊石頭,破開了層層疊疊的波紋,狠狠砸在法空右胸口。

“砰!”法空微晃一下,仍舊搖頭:“還不夠!”

“師兄,那就小心啦,我真用勁了!”

“來吧。”

“砰砰砰砰砰……”

法寧想看看法空到底能挨幾拳,實力到底達到什么程度,一拳跟著一拳。

“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

“砰!”

“……砰!……砰!”

“……”法寧喘息著,大汗淋漓,手腳酸軟的停住,無奈又驚嘆的看著法空。

法空皮膚隱約有金光閃一下,隨即隱沒。

法寧一直盯著他,注意到了這一閃。

看到這一閃之后,他原本的隱隱懷疑就徹底證實,驚嘆道:“金剛不壞神功!”

法空微笑,緩緩點頭。

“師兄你真練了金剛不壞神功?”

“嗯。”

“真練入門了?”

“你說呢。”

“師兄……”法寧激動難抑,興奮得雙眼放光。

法空笑道:“師弟,金剛不壞神功入門難,修煉更難,沒什么可高興的。”

“不一樣的,不一樣。”法寧忙搖頭:“師兄,金剛不壞神功啊!”

他也正準備練金剛不壞神功,可是艱難之極,入門遙遙無期,看法空竟然入門了,覺得自己入門了一樣。

“我修煉了金剛不壞神功之事,不想讓外人知道,留作殺手锏用。”

“……也好。”法寧怔了怔,想到法空的性情,也就不覺得奇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5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