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0章 五層

第20章 五層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0章 五層

已經三層的清心咒一動,虛空有玉瓶傾泄下細細玉漿,直直澆入凈離腦海。

凈離縱使迅如鬼魅,還是沒能避開這玉漿的澆灌,身形頓時一緩。

澄虛露出笑容。

他知道清心咒的作用,當真如醍醐灌頂,瞬間前所未有的清醒。

阿修羅神功的殺意來自于憤怒。

恨天恨地恨人,要滅盡世間一切有情眾。

而清心咒恰恰澆滅怒火,便如釜底抽薪,怒火一滅,殺意自然便無力支撐。

清心咒提升到第三層,威力更強,澆滅怒火是小菜一碟,效果立竿見影。

凈離身形持續減緩,越來越慢,最終現出身形。

他眼中的血色已經褪得稀薄,看得到眼瞳的森冷與無情。

這一刻他確實沒有了人的感情,唯有殺戮與毀滅。

澄虛搖搖頭。

他明白凈離此刻的感覺。

這婆娑世間如此之丑惡,如此之惡毒,如此之不公。

無窮的憤怒在心底仿佛巖漿一樣沸騰,痛恨世間的一切,一切皆可殺,一切皆是罪孽,唯有殺戮,才能還世間一個干干凈凈清清白白。

明明知道這情緒太過激烈太極端,可無窮憤怒在洶涌在咆哮,無法遏止。

最終不想遏止、要順其自然的時候,便是徹底沉淪失控的時候。

自己一直沒放棄,一直強撐著不讓自己失控,看來凈離師叔卻放棄了。

不是他大日如來不動經的火候不夠深,而是他的仇恨更深。

旁人看來,修煉阿修羅神功是破掉了大日如來不動經,在他看來,卻恰恰相反。

阿修羅神功原本就應該能跟大日如來不動經同存的,阿修羅神功是輔助大日如來不動經修煉的最好心法之一。

比起阿修羅神功對大日如來不動經的磨礪,進入紅塵之中磨礪那便是狂風暴雨與和風細雨之別。

阿修羅神功不能完全代替紅塵磨礪,卻是速成之法,能在最短時間內將大日如來不動經推到更高境界。

清心咒依舊誦持。

凈離停止動作,盤膝坐起,眼中的血紅徹底褪去,恢復清明。

他平靜看著法空,又看向澄虛。

“師叔。”澄虛合什一禮:“別來無恙?”

凈離淡淡說道:“這是什么?”

比起十僧齊誦的大日如來不動經,清心咒更加奇異,更簡單更直接,也更有效。

前者要通過聽覺影響情緒,再影響念頭,清心咒直接作用于大腦。

就像口服藥與掛吊針之別。

“清心咒。”澄虛笑道:“我們一直以為都覺得稀松平常的清心咒,卻如此神妙。”

“沒用的。”凈離道:“再神妙也是外力。”

澄虛道:“師叔,我也練了阿修羅神功,如今已能控制。”

凈離劍眉微軒,打量著他。

澄虛呵呵笑道:“也差點兒沒守住,法空來得及時,幫了我一把,現在就來幫師叔你啦。”

凈離哼道:“胡鬧,你何等天才,怎能步我之后塵!”

“師叔不覺得,用阿修羅神功來練大日如來不動經極妙嗎?”

“……你真是瘋子!”凈離哼道。

坐在墨精石柱上的十個中年和尚正看向法空。

法空迎著他們的目光,合什微笑。

“師叔,有清心咒相助,能撐過來的!”

“呵呵……”凈離發出一聲怪異笑聲。

法空心下暗嘆。

這一聲笑,蘊含著多少的無奈與慘烈,又有多少有心殺敵無力回天的不甘。

澄虛是為了練大日如來不動經,所以練阿修羅神功,那凈離呢?

法空推測,凈離應該身懷不共戴天的大仇,憑大雷音寺的武功無法報仇,所以想到阿修羅神功。

大雪山宗乃天下三大宗之一,大雷音寺是大雪山宗的第一寺,大雷音寺的武學天下絕頂。

凈離的仇人到底是何等人物?

……不會是大雷音寺的前輩高手吧?

法空被自己的這個推論嚇了一跳。

隨即搖頭否決。

大雷音寺擇徒極嚴,他即使拜入金剛寺也瞞不過這樣的大仇,更何況大雷音寺呢,仇人真要是大雷音寺的弟子,那他必然出身不正,進不來大雷音寺。

不是大雷音寺弟子,那可能是天下另外兩宗之一的前輩高手?

他很快停住,不再在這條線上追索,畢竟凈離與自己非親非故,不必關心太甚。

“別白費功夫了。”凈離淡淡說道,重新閉上眼。

石柱上的一個中年和尚飄落下來,合什道:“法空師侄,清心咒能壓伏阿修羅神功?”

法空合什還禮,施展清心咒。

中年和尚相貌俊逸,年輕時也是美男子,可能也曾有情孽纏身,此時卻坐守于石柱上,成為大雷音寺高手中的一員。

他神情一怔,閉上了眼睛,細細體會清心咒。

法空又依次給剩下的九人施展,刷一波熟練度。

如果盡快把清心咒的層次提上來,效果更強,就更有可能徹底壓住凈離和尚的阿修羅神功反噬。

十個中年和尚皆露驚奇。

他們不僅知道清心咒,也練過清心咒,但只能對自己施展。

這效果比起十人共同施展大天龍吟那就差了十萬八千里。

可法空的清心咒,效果比十人共施大天龍吟更強數倍。

法空施展完一遍,若有所思。

澄虛道:“法空,又有什么主意?”

“如果給幾位前輩施加清心咒,他們再用奇術誦大日如來不動經,不知會有何不同。”

澄虛眼一亮,看向十個中年和尚。

“好!”他們緩緩點頭。

一個中年和尚道:“半個時辰后,凈離師叔會再次發作,我們一試吧。”

半個時辰后,法空給十個和尚再次施展清心咒,然后繼續給發瘋了的凈離施展。

一刻鐘后,凈離便平伏了阿修羅神功的反噬。

速度遠勝了第一次,顯然效果極佳。

又半個時辰后,再次施為,十分鐘平伏。

又半個時辰,五分鐘。

再半個時辰,三分鐘。

……兩分鐘。

一分鐘

……

到了第二天的清晨,已經不需要法空,憑著大天龍吟已經可以壓制。

法空功成身退,回到精舍。

他也沒想到這么順利。

一天一夜沒睡仍舊精神奕奕,毫不困頓,甚至感受不到疲憊。

這具身體的氣血健旺遠超常人,再加上他魂魄強大,還有藥師佛提供源源不斷的精力。

更重要的是,他收獲巨大。

竟把清心咒硬生生推到了第五層,果然施展對象很重要。

要是在藥谷魚兒們身上刷清心咒,恐怕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刷到第五層。

來到大雷音寺,僅僅兩天就刷到了五層。

雖然清心咒不能用來對敵,對自己實力提升沒什么大用,他還是很快活,是一種升級變強的本能快樂。

站到精舍院外,剛剛要推門進院,便聽到一陣劇烈的咳嗽。

這咳嗽撕心裂肺,好像不把肺咳出來誓不罷休一般。

咳嗽得上氣不接下氣,仿佛無法呼吸,會硬生生憋死一般。

他判斷是楚煜在咳嗽,這位皇家貴胄是有病在身。

治這樣的病是他的拿手好戲,回春咒能輕松治愈,不管是慢性急性,還是先天后天,都能迅速祛除。

但他卻一點兒沒有出手的意思。

權勢越大之人,意味著越麻煩,治好了是麻煩,治不好更是麻煩。

即使將來自己神功無敵,也不會惹這麻煩。

蓮雪能供給自己信仰之力,這些權勢之家心都是冰冷的黑透的,絕不會信仰一個人。

——

他回到自己精舍,到榻上睡一覺,不理會外面的紛紛擾擾。

院子里寒冷,屋里溫暖如春。

火龍燒得極旺,與外面的寒風凜冽截然不同的世界。

他坐在榻上,擁被而聽窗外呼呼的寒風聲,越發覺得安全而溫暖。

空氣中飄浮著淡淡檀木香氣。

寥寥幾件家具,簡單質樸毫不起眼,居然是檀木打造,讓他不由感慨,這才是真正的低調奢華,大宗氣派,大宗氣派啊。

金剛寺什么時候才有這般氣派!

聽一會兒寒風,他躺下擁被而眠,堅實床榻讓他睡起覺來格外深沉,一覺睡到中午,才被敲門聲驚醒。

他伸著懶腰迎著寒風出屋,來到院子里拉開門。

澄虛提著飯匣站在外面,飯匣提在高大魁梧壯碩的他手上顯得很小巧。

法空笑著合什一禮,關上院門來到了屋里,坐到方桌邊吃飯。

澄虛抄著手,看著法空打開飯匣,笑呵呵的道:“成了。”

一塊木牌從他袖子里飛出,“啪”落到桌上。

法空頓時笑容滿面。

他拿起木牌打量。

依舊是大雷音寺的風格,簡簡單單的一塊圓牌,手掌恰好能握住。

一面陰刻著“藏”字,另一面陰刻著“經”字。

還刻有肉眼難見的細紋,不仔細看會以為是木頭本身的紋理。

他五官敏銳,摸出這些細紋散而不亂,隱隱是一個“雷”字,另一面是“音”字。

“你只能看第一層的書。”澄虛搖頭:“其實第一層根本沒什么可看的,不明白你為何非要看,別被我們寺的名聲唬住了。”

法空道:“這些書可都是大雷音寺歷代弟子所搜集。”

“第一層是雜書,沒武功,對那些讀書人是珍貴,對我們練武之人,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練一會功呢。”

法空笑著不語。

他現在的時間很矛盾。

既有很寬裕的時間,又沒有足夠的時間。

現實的時間很寬裕,可以悠閑自得,賞花弄草逗魚,盡情享受生命之美好,世界之美麗,生活之美妙。

時輪塔中的時間卻不夠,需要大量時間來練御劍經,還有雷音洗髓經。

可惜雷音洗髓經還沒得手。

他來大雷音寺的兩大目標,一個已經完成,另一個卻要看運氣。

有可能一年半載都沒有大雷音寺高僧圓寂。

他一直有意在展示自己的佛咒之威,就是便于大雷音寺高僧圓寂時,能請自己用大光明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