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15章 雷音

第15章 雷音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15章 雷音

“小白……”嬌笑聲從樹林里傳開,宛如珍珠滾玉盤的清脆。

法空從沒聽過寧真真如此開懷笑聲。

盡管她平時動不動笑靨如花,好像很開朗很容易親近,卻都是沒有感情的笑,從沒如此開懷。

這才是她真正的笑。

法空搖搖頭。

怪不得這猛虎一點兒不怕人,而且也沒有傷人之意,原來是有主人。

好一會兒過后,猛虎從樹林鉆出來,停在法空身邊。

法空上前摸摸它后腦勺:“原來是你的寵物,怪不得這么乖巧,叫小白?”

寧真真怪異的看他。

“我說錯了?”

“你是頭一個能碰它的。”寧真真道:“它戒心很重的。”

“哦——?”法空看向小白,用力摸摸它耳朵:“小白這個名字好。”

他不猜便知道是因為額頭那塊白菱毛。

寧真真低頭看著小白,輕嘆一口氣:“我要閉關了。”

“不順利?”法空道。

寧真真從小白后背輕盈飄下,摸著它額頭那塊菱形白毛,黛眉緊蹙:“這黃道華提前召喚了同伴,反而埋伏我們,經過一場廝殺之后,沒能留下他。”

“那就麻煩了。”法空皺眉。

他通過莫青云的記憶知道神劍峰的風格。

殺神劍峰弟子者,滿門滅絕。

這是神劍峰的鐵規矩。

一旦有弟子身亡,神劍峰不會追究緣由,不會講道理,只有這么一個規矩。

可如果弟子不死,即使再重的傷甚至廢掉武功,神劍峰也不會出手。

受傷了那就自己找回臉面,憑自己的本事,神劍峰不會幫忙。

寧真真道:“所以我要閉關苦修,他們敢來追殺我,我就反殺他們!”

法空將神劍峰的規矩說了。

寧真真不屑冷笑。

法空看向她。

寧真真道:“這規矩是挺嚇人,可也要能做到才好,這里是我們大雪山,不是大永!”

法空從袖中取出那柄小劍,又收回袖中。

天誅神劍乃神劍峰八劍之一,八劍之一的辟邪神劍已經流落在外,神劍峰能容許再流落一柄?

“……我會稟明庵主。”寧真真明白他的意思,輕輕點頭:“你也該離開了,免得惹殺身之禍。”

“如果真要開打,我會過來,關鍵時刻也能幫一點兒忙。”

這樣就有機會薅信仰之力了,一定不能讓蓮雪出意外。

寧真真目光柔和的看著他。

法空笑道:“嫌我是累贅?”

寧真真翻一個白眼。

法空道:“我很惜命的,武功不強,但也沒那么容易死。”

寧真真明眸閃了閃,最終搖搖頭,聲音輕柔:“你是聰明人,知道我的心法。”

畢竟是救命恩人,不想他像旁人一樣受傷,忍不住提醒他。

法空一怔,隨即失笑,然后哈哈大笑。

寧真真被他笑得紅了臉,瞪著他。

“心如明月,俯照世間,一切皆浮云掠空,”法空笑道:“放心吧,我很明白,自己就是一片浮云。”

寧真真大惱,覺察到自己是自作多情了,簡直把臉丟盡了。

她沉下玉臉轉身便走,眨眼消失,直接去閉關了。

小白不舍的長嘯一聲,法空忙安撫住。

——

清晨

悠揚的鐘聲在金剛寺上空飄蕩,也傳進了藥谷。

法寧提著飯匣大步流星來到湖邊的松木桌旁,放下飯匣,揚聲道:“師兄,吃飯了。”

法空正在一片花叢旁修剪,放下剪子,到湖邊洗了洗手,來到桌邊。

法寧以與他胖壯身體毫不相襯的靈敏迅捷,麻利的擺好了飯菜。

兩人都坐下,開始吃飯。

吃了幾口,不約而同的嘆口氣。

“師兄,嘆什么氣?”

“這菜,油忒大了,鹽也放太多,火候……”法空搖搖頭。

他五官太敏銳,菜好的話,獲得的享受比別人強烈數倍,菜難吃的話,痛苦也強烈數倍。

他說了兩句便收了嘴,因為抱怨也沒用,齋堂的廚頭可不會聽自己的。

關鍵就是享受了蓮雪的廚藝,再吃原來的就分外難吃,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他看法寧:“師弟你嘆什么氣?”

“挺不習慣的,好像少了點兒什么。”法寧道。

“空落落的?”

“是。”

“蓮雪師叔不在了唄。”法空搖搖頭:“還是專心練功吧,風雨欲來啊。”

“嗯。”法寧鄭重點頭。

他相信法空的判斷,神劍峰一定不會罷休。

到時候自己得能保護師兄才行,要是武功不濟,累得師兄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不會放過自己。

吃過飯,法空先在湖邊溜達消食,不時投喂魚食,看到草叢里探出的小花便停下來欣賞一番。

待溜達完后,便來到般若院,找到慧南。

慧南正在自己的院子里練拳,仍舊是那一套慢悠悠的拳法。

墻下的青竹們隨之起舞。

“又有什么事?”慧南拳勢連綿不絕。

法空道:“師祖,我想去一趟大雷音寺。”

“西迦貝葉經?”

“嗯。”

“不死心吶。”

“師祖,我想登寺相求,大日如來不動經雖然神奧,可畢竟是佛經而已,總不會擔心我悟出武功心法吧?”

“不會答應的。”

“他們為何不答應?”

“為何要答應?”慧南搖頭:“大日如來不動經曾被偷過一次,所以嘛,珍之又珍,絕不輕易外示。”

“……你現在佛咒的名聲不宜宣揚,免得被魔崽子們刺殺,他們就見不得我們好!”

“是。”這正合法空之意。

他現在能激發神通,只增加了他的安全感,他求強的腳步不但不會停,反而更有底氣大跨步。

武功還是根本。

萬一有人偷襲呢,自己沒反應過來已被殺,首級被割,那就徹底涼涼。

即使自己六官敏銳,武功不強,身體便跟不上自己的反應。

為了防備這種情況,先得練金剛不壞神功。

更何況,人活于世難道只是茍活?不想揚眉吐氣的活著?

先求長生,一旦得了長生,那就追求更好的人生,還是要過得揚眉吐氣,而不是茍延殘喘。

“其實即使宣揚開去,也沒什么用。”慧南哼一聲:“武功才是根本。”

佛咒再強也只是輔助。

法空忽然笑了。

慧南頓時警惕瞪他。

法空笑道:“要不然,就勞煩師祖你親自出馬?師祖你的面子應該夠吧?”

“不夠。”慧南哼道。

“試試無妨吧?”

“我這張老臉不被踩在地上,你是不罷休啊!”慧南冷哼道:“我欠你們師徒兩個的不成!”

法空笑道:“師祖,這也沒什么丟臉的吧?求而不可得本就是正常之事。”

慧南冷哼一聲。

法空道:“師祖,飛天寺的西迦貝葉經有沒有辦法?”

慧南一幅看傻子的神情。

“世間事,總有辦法可想的吧。”

“想也是癡心妄想。”

“如果偷偷潛入,能不能……”

“我沒那本事!”

“唉……”

“……罷了,跟你走一趟大雷音寺!”慧南冷冷道:“丟一回老臉罷。”

“多謝師祖!”

“不敢當,你才是師祖,活祖宗!”

——

一輪太陽當空照,陽光明媚。

法空站在大雷音寺前,看著這座巍峨恢宏的建筑群,感覺自身渺小。

大雷音寺建在雷音峰之巔。

雷音峰號稱大雪山脈第一峰,據說在峰巔常常聽得到雷聲,所以有雷音峰之名。

法空暗道名不虛傳。

他站在這里,便聽得到轟隆隆的雷聲。

這雷聲不震耳,是來自于遙遠的天際。

大雷音寺前有兩棵古松,兩人站在一棵古松下打量大雷音寺。

先前一個小沙彌過來,慧南說想見澄煙。

“師祖跟澄煙師叔有舊?”

“跟你師父有點兒交情。”

“多深的交情?”

“比你想得深。”

“……”

兩人說話間,一個高大魁梧的中年和尚緩步出了大雷音寺的寺門。

他站在臺階上掃視一眼,看到了慧南,圓臉上頓時露出笑容,遠遠的便合什一禮:“慧南師伯。”

慧南合什。

法空也合什一禮。

這中年相貌尋常,但一笑便感覺親切,好像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般。

“慧南師伯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了。”

“行啦,不用說這些虛的,這是圓智的徒兒法空。”

澄煙頓時微愣,隨即盯著法空上下看:“圓智師兄的弟子?”

“見過澄煙師叔。”法空再次合什。

澄煙擺擺手:“我跟你師父乃生死至交,不須客氣。”

法空精神一振。

沒想到圓智有一個大雷音寺的生死至交。

“好好好!”澄煙感慨的點點頭,眼眶泛紅:“圓智師兄后繼有人吶。”

“武功資質一塌糊涂。”慧南無奈的搖頭:“只有幾分小聰明,在佛法上還有一點兒天份。”

“哦——?”

“法空。”

“是。”法空雙手結印,嘴唇翕動誦清心咒。

虛空有玉瓶微斜,細細玉漿從天而降,直接澆入澄煙的腦海。

澄煙頓時瞪大眼。

他眼睛原本就大,此時再一睜,便如牛眼一般。

慧南露出笑容。

“妙哉!”澄煙驚奇的打量法空,感慨萬千:“好一個清心咒!”

法空所學的三大咒,大雪山宗一百零八寺幾乎都有,屬于佛門普遍的佛咒。

“這一點兒獨特的天賦,雖說沒什么大用,但總比一無是處的好。”慧南搖頭嘆息。

“師伯,這可有大用!”澄煙忙道:“既然法空有此奇能,那正好。”

慧南露出疑惑神色。

澄煙道:“澄虛師弟正需要清心咒,法空師侄,你幫忙看看?”

“再好不過。”法空毫不猶豫的答應。

澄煙露出滿意神色,笑道:“不是什么危險事,只需要在洞外施展幾遍清心咒便好。”

慧南給法空使了個眼色。

法空微不可察的點頭。

顯然慧南是知道這位澄虛和尚的。

當然,法空也知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