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乾長生  >>  目錄 >> 第2章 佛塔

第2章 佛塔

作者:蕭舒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舒 | 大乾長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乾長生 第2章 佛塔

前世,他從一個孤兒努力到名牌大學,再從一個銷售到創立自己的公司,其間波折重重,艱辛險阻,數次都命懸一線要破產。

當終于財務自由打算好好享受生活的時候,偏偏查出了身患絕癥,只剩下一個月。

短短幾天間他經歷了不信、不甘、憤怒、掙扎、絕望,最終是無盡的后悔。

早知這么短的命,為什么不好好享受生活,為什么只顧著埋頭賺錢,被錢遮住了眼。

這時候,有一個朋友介紹一位高僧。

他平時見佛像不拜,覺得佛爺太忙,哪有時候搭理自己,人還是要靠自己。

但在這個時候,在醫生沒了辦法的情況下,身處絕望的深淵中,他只能臨時抱住佛的大腿。

這位高僧相貌丑陋,僧衣洗得發白,進到他的別墅看一眼他,搖搖頭只說兩個字“難度”便轉身離開。

他能成功也非僥幸,心志堅定遠勝常人,先找了兩家咨詢公司細細調查了這位了空大師的底細。

這位了空大師確實是一位有道高僧,不是包裝或者炒作出來的。

隨著病情越來越重,止疼藥已經不管用,痛苦一日勝于一日,他一咬牙,孤注一擲的把名下所有資產全部捐給了空大師所在的寺院。

這個時候的他,對金錢既失望又痛恨。

再多的錢也救不了自己的命,卻因為它,自己焦急上火才最終導致這絕癥。

索性一股惱全部拋掉,試著搏一絲機會,如溺水之人不放過一根稻草。

兩天之后,了空大師再次出現。

贈給他一尊巴掌大小的藥師琉璃如來佛像,一本藥師經。

傳他手印與誦經之法。

他學會之后,忍不住笑問:“大師,我不捐香火錢便是難度,捐了香火錢,便能得度?”

“施主如今的最大愿望是什么?”

“長!生!不!死!”這四個字他說得咬牙切齒,兇狠而絕望。

在身患絕癥之前,他最大的愿望是拼命賺錢,出人頭地、揚眉吐氣的活著,方不負一生。

身患絕癥之后他才知道什么是最珍貴最重要的。

人世間最可怕的不是不能出人頭地揚眉吐氣,而是死亡。

如果人生能重來一次,自己不求榮華富貴,不求山珍海味,不求意氣風發,不求人上之人,唯求不死。

生平大愿,唯有不死而已!

“如來海,大愿船!”

了空和尚朝他合什一拜:“施主捐出所有錢物,便是對這婆娑世界生出解離心,終于解開了船纜。”

“先前施主無解離之心,縱使心有大愿,也如系繩搖槳。”

“纜繩不解開,縱使拼命劃船,船也不能動,又如何能渡?”

“如今施主以大愿為船,解繩行船,必能登臨彼岸,南!無!阿!彌!陀!佛!”

說罷離開。

他半信半疑,發現藥師佛前結印默誦藥師經確實能緩解疼痛。

于是誦持越勤,身體越來越輕盈,三天之后便達到物我兩忘,渾然無我,神游于天地。

悠悠醒過神來時,已經來到了這個世界,轉世重生于法空和尚身上。

在七天之前,圓智老和尚壽終正寢,十八歲的原主悲傷過度之際強練武功,走火入魔而亡。

他趁虛而入,占為己身。

從此之后自己便是法空,法空便是自己。

“法空……”

想到這里,他笑著輕喚一聲,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于是放下碗筷,慢慢悠悠踱到湖邊。

這具身體本就孱弱,又廢了武功,得慢慢修養,挑兩擔水已經是極限。

湖水清澈,湖底歷歷在目。

碧綠水草如婀娜柳枝隨風舞動,一條條銀色小魚在水草間倏然而來倏然而去,靈動而悠然。

用沁人湖水洗過手與臉,繞湖慢慢散步消食。

臉上一直掛著笑容。

這寂靜而溫暖的小山谷是完全屬于自己的,全賴圓智的遺澤深厚。

幽靜而封閉的山谷,清新的空氣,明媚的陽光。

還有孱弱的身體。

不過身體雖弱,卻生機盎然,他能清晰感應到身體正在一點一點變好。

兩個魂魄融合為一有種種神妙,五官甚至六官更敏銳便是眾妙之一。

他如今的眼睛所看的世界,就像是最頂尖相機拍攝的照片一樣高清而絢麗,天空純粹的藍,小草生動的綠,鮮花奪目的紅。

他如今耳朵聽到的聲音,有清風掠過樹梢的咝咝、拂過綠草的簌簌,吹動僧袍的款款,有湖水輕蕩的嘩嘩,水拍岸邊的啪啪,游魚甩尾的清脆。

他如今鼻子嗅到的味道,十六種花香,三十二種藥香,肥臭,水氣清新,綠草淡淡,即使各種味道揉在一起,也能一一分辨出每一種。

他如今感應到的身體,心臟砰砰跳動,一下一下搏出血液嘩嘩在血管里洶涌,提供給肌肉以力量。

清新空氣被吸入肺泡,與血液融合,再化為精微之氣在經絡里流轉。

胃里的食物正分解出精微之氣,沿著五臟六腑流轉。

身體在一點一點變強。

世間如此之美好,活著何等享受!

他懷著喜悅繞湖走圈,踩著厚軟的茵茵綠草,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悠然自得。

走著走著,他心神慢慢收斂,凝聚于內,進入了腦海那無垠的寂靜虛空。

湛藍純凈,如晨曦初露的天空。

寂靜無聲,如置身外太空。

寂靜湛藍的虛空之中,一朵皎潔無瑕的月白蓮花靜靜懸浮。

蒲團大小,共九瓣,如同露水中的花苞剛剛綻放,嬌嫩而皎潔。

蓮花之上是一尊晶瑩剔透的藥師佛跏趺而坐。

大小與真人無異,相貌與他無異,正眼簾微垂,寶相莊嚴。

左手持一柳枝,碧綠如翡翠。

右手托一座小塔,鐵塔高有一掌,漆黑如墨,沒有一絲光澤。

藥師佛嘴里正喃喃低誦藥師經,隱約梵音在腦海虛空飄蕩不休,讓他心靜神寧。

藥師經誦到最后一句,虛空之上墜落下一滴露水。

好像荷葉上的露珠,亮如水銀,輕盈迅捷又精準的墜入藥師佛百會穴中。

藥師佛微微亮了一下又黯淡,然后光芒鉆進了座下蓮花的一瓣。

九朵花瓣,唯有這一花瓣有光芒。

一遍藥師經后,又一滴甘霖落下,藥師佛微亮之后閃亮另一枚花瓣。

先前一瓣明亮柔和,這一瓣微微含光。

先前那一瓣已經被充滿,不能再吸納,意味著達到十年壽元。

這具瘦弱的身體的壽元終于達到十年零一天。

一滴甘霖是一天壽元,誦經一遍可得一滴甘霖。

藥師佛誦經一遍要半個時辰。

總結來說,就是一天增二十四天壽元。

意味著他再也不會老死,只要不橫死就能長生不死。

他的大愿終于達成。

雖然不是原本那個世界,壽元卻能無窮。

但在這樣的世界,想要長生不死,壽元足夠還不行,還要有足夠強橫的武功,得成為頂尖高手,甚至天下第一高手。

可偏偏這具身體的資質太差。

唉……

世事總是不盡如人意!

想到這里,他退出腦海虛空,來到湖邊一個平坦的小練武場上擺開架式練起拳法。

一拳一腳,一板一眼。

他順暢的打了一遍小羅漢拳三十六式,搖搖頭。

小羅漢拳是金剛寺的筑基功法,招簡而效宏,可強臟腑,化體質,為修煉打下深厚的根基。

但這小羅漢拳也是極需資質的奇功。

他練一遍,身體微微發熱而已,如繞湖邊走十圈。

別的金剛寺弟子練一遍,熱氣滾滾如蒸籠,像繞湖跑了一百圈。

這就是資質差距,降維打擊!

原主絕望而走火入魔,他同樣感受到了這種絕望。

盡管兩個魂魄的融合令五官敏銳,思維奇快,且過目不忘,也能一心二用。

卻無法改變這具身體的資質。

別人經脈是寬闊平坦的官道,他則是羊腸泥沼的小道,魂魄就像拉車的馬,馬再厲害,碰上破道也走不快。

他站在小練武場上搖頭,心神再次內斂進入腦海虛空,看向藥師佛左掌的黝黑鐵塔上。

他莫名的便知道,此塔名為般若時輪塔。

它便是自己的希望!

——

三天之后的傍晚,他吃完飯后在湖邊溜達。

夕陽已然落山。

暮色如霧,籠罩山谷,仿佛濾去了雜音,山谷格外寧靜。

他的心也變得格外寧靜。

走完十圈,他心神返于內。

湛藍寂靜的虛空中,梵音隱隱飄蕩。

蓮花如清晨的花朵一般嬌嫩,最明亮那一瓣的旁邊有一瓣也微光隱現。

這是這三天來的成果。

七十二天的壽元讓這一花瓣變得有一點兒光亮了,雖然差了最亮那一瓣太多,對他已經足夠用。

他心神微微一動。

一縷縷光芒裊裊飄出花瓣,飛落到時輪塔上。

漆黑的時輪塔開始變亮,越來越亮。

下一刻,他已然來到一座空曠明亮的空間內。

這是一座九層高塔,中間是空的。

看不到光源所在,塔內卻明亮如白晝,一覽無余。

足球場大小,白玉鋪地,踩在上面柔韌而不光滑。

內壁雕有一尊尊佛像,極為傳神,無數佛陀正注視著他,在給他加持。

他收回目光低頭看自己,摸了摸身體。

觸感真實,毫無二致。

不僅僅是精神進入,是自己整個身體都進入到塔內。

他馬上發覺到自己的異樣。

心湖毫無波瀾,好像抽掉了感情,僅剩下理智存在,在不停分析著自己。

輕輕握拳,腦海里清晰閃現每一寸肌膚至每一個毛孔、每一塊肌肉及肌肉內毛細血管的擴張收縮,關節的轉動,及附于骨膜之上的筋脈伸縮,

這種智珠在握,一切掌控其中的感覺正是他一直在極力追求的,沒想到在這般若時輪塔內做到了!

于是情不自禁的打出小羅漢拳。

打拳之際,一心數用。

他體察身體隨拳勢發生的的一切變化,明察秋毫,洞微燭幽。

一遍之后,他就洞徹了小羅漢拳的宗旨與玄妙。

第二遍開始,他試著做出細微改變,或者出拳稍高一分,或者下蹲矮一分,或者旋身的角度少一兩度。

這些細微調整并不影響拳架,卻讓其效果提升了數倍。

更奇妙的是,這時輪塔內彌漫著無形的力量,讓他不餓又不累,可以一遍又一遍的練小羅漢拳。

一遍又一遍,他在這里沒有時間感,徹底沉浸于拳法之中,身體的奇異變化之中。

“啪啪啪啪……”

身體骨節發出鞭炮般脆響,周身關節無一處不響。

小羅漢拳的第一層,勁力節節貫通。

“砰砰砰砰!”

拳出如箭弦響,破空聲凌厲,心臟每一次跳動都迸發出驚人力量。

小羅漢拳第二層,心臟變強,力量增強一倍。

他正入佳境,準備踏入第三層時,眼前忽一暗,已然重新出現在湖邊。

他從恍惚中慢慢恢復清明。

自己在塔內呆了七十多天。

這七十多天里,不眠不休須臾不離小羅漢拳,好像做了一場夢。

但輕輕一握拳,澎湃力量提醒他并不是夢。

他低頭看腳邊的一只螞蟻。

距離自己左腳大拇指三寸,與自己進入佛塔前一般無二。

螞蟻旁有一滴水,是一條小魚跳躍擊打濺過來的湖水,水漬正漸漸擴散。

他能斷定:自己進入佛塔內這七十多天,外界的時間是靜止不動的。

PS:新書,需要大家支持才能走得更遠,才能安心寫下去,求月票推薦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乾長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2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