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蟬動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節只誅從者,首惡不問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節只誅從者,首惡不問

作者:江蘇棹子  分類: 軍事 | 諜戰特工 | 江蘇棹子 | 蟬動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蟬動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節只誅從者,首惡不問

時間退回到兩小時之前。

一輛轎車停在了黃山官邸門前,警衛看到來人連證件都沒查,趕緊升起欄桿放行,很快某人也收到了侍從的報告。

“領袖,美國副總領事來了。”

某人放下手中的公文,表情狐疑,暗暗猜測對方的目的。

按照外交慣例,沒有被派駐國的召見,外交人員不得主動求見,除非是本國政策發生了較大變動需要通報。

據他所知,這位副總領事是R黨成員,而正是因為R黨的反對,美國才在江南之事后暫停了財政援助計劃。

莫非援助計劃要重新啟動了

某人心中一喜,讓侍從將副總領事領到會客廳,自己帶著翻譯興沖沖地去見了對方。

半個小時后,美國領事館的轎車離開官邸,某人坐在會客廳的沙發上,面色一會青一會白,最后猛拍扶手,口中大罵娘┴希匹。

他身旁的翻譯和侍從全部默不作聲,眾人回憶美國副總領事剛剛說的話,臉上滿是憤怒。

“委員長閣下,克利夫蘭財團的朋友與軍統發生了一些小誤會。”

“司馬女士只是在錯誤的時間,不小心將圍剿情報泄露給了日本人。”

“我希望貴國能盡快釋放美國公┴民,以免影響兩國關系。”

“克利夫蘭財團將努力說服反對勢力,加速財政援助計劃的再次實施。”

“如果韋員長閣下一意孤行,國會將不得不重新考慮與金陵政府合作,讓東亞盡快恢復和平。”

美國副總領事傲慢的言語猶在耳旁,在一國領袖的府邸,對方竟敢這般狂妄,當真是無禮至極。

但想想那幾千萬美元,某人決定忍了,江南之事已經發生,多想無益,只能盡量挽回些損失,說不定還可以借此事從美國人那里多要些援助。

幾個間諜的死活與改善國府財政狀況,這兩者之間孰輕孰重很好取舍,一切為了勝利。

打定主意,某人召見了戴春峰,給涉案人員的處理定下了一條原則,那就是只誅從者,首惡不問。

對,某人沒有說錯,老戴也沒聽錯,這個處理辦法極富果黨特┴色——柿子撿軟的捏。

具體點說,金蘭會中那些后臺不硬的涉案會員和工作人員都算是從者,要嚴辦,不如此不足以警示后人。

剩下的首惡呢,像是司馬玲瓏、鐘笑、項芳等人,雖罪無可赦,但情有可原,不能一棒子打死,懲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放一個是放,放一群也是放,國府必須考慮本地鄉紳的態度,若是把鐘家、項家牽連進來,只恐會引發更大的風波。

為了妥善解決此事,不得罪美國人和鄉紳,某人著實是“殫精竭慮”,唯一受損的是國家利益。

戴春峰不在乎這些,他只在乎某人的態度,收到指示后不敢怠慢,急忙趕回軍統總部,直接闖進了審訊現場。

“局座。”

古琦幾人見局長來了,紛紛起身問好,心里有種不妙的預感,司馬玲瓏前腳說自己能離開,老戴后腳就到,這不可能是巧合。

戴春峰擺擺手,上下打量了司馬玲瓏一番,發現對方身上沒有傷,精神也不錯,立刻長長松了口氣。

“慎終,出來一下,我有話要與你說。”

老戴將左重叫到門外,把美國副總領事拜訪官邸,威脅某人之事一一道出,說完處理結果后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不要多想,領袖也難啊,現在美國人是我們的朋友,不到萬不得已,國府不能得罪R黨,放人吧。”

“是,老師,學生謹遵委座諭令。”

左重恭敬回道,沒有表現出任何負面情緒,這讓戴春峰頗為欣慰,只覺學生已經學到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精髓。

情報是為政┴治服務的,是領袖意志的體現,一個合格的情報人員不該有太多的個人情緒。

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如今韋員長的“命脈”攥在美國人的手里,就像男人沒有了某物,說話都不硬氣。

老戴傳達過指示就走了,說實話,在這么多手

目送便宜老師離開,左重回到審訊室坐下,繃著臉一聲不吭,古琦見狀小心翼翼問道。

“副座,是不是?”

左重默默點了點頭,沖著司馬玲瓏舉起大拇指,咬牙切齒道。

“司馬會長,佩服!能從我軍統活著走出去的嫌疑人,你是第一個,咱們來日方長!”

“左副局長客氣了,多謝款待。”

司馬玲瓏面上含笑,抬手將手銬舉到小特務面前,示意對方解開。

小特務不知如何處理,只好看向左重,左重怒拍桌子發出一聲怒吼,震得眾人耳中一痛。

“放她走!”

幾縷塵土從房頂飄落,白熾燈泡微微晃動,司馬玲瓏身上的手銬、腳鐐被卸下。

活動了下手腕,司馬玲瓏不慌不忙地從椅子上起身,正想開口告辭便聽左重問道。

“你利用孔二小姐,就不怕她找你的麻煩嗎?”

“哈哈哈哈,那個蠢女人除了有一個好家世,懂點三腳貓槍法,還會什么?”

司馬玲瓏嘴上反問,腳下往門口走去,在即將跨出大門的那一刻,她停下腳步緩緩轉身面露嘲諷之色。

“實不相瞞,我早就申請離開這個落后、貧窮、骯臟的國家,可惜我的上司并不同意,他們希望金蘭會可以搜集更多的情報。

我知道這很危險,所以在完成任務的同時,我也掌握了許多有意思的小秘密,這些小秘密讓某些人不得不出面救我。

事已至此,我和我的手下很快就能返回美國,享受自┴由世界的生活,這多虧了左副局長的幫助,咱們有緣再見。”

告完別,司馬玲瓏大笑著朝出口走去,當聽到身后傳來水杯摔在地上的聲音時,笑得更加猖狂,在這場較量中,終究是她贏了。

腳步聲慢慢遠去,古琦、宋明浩、鄔春陽、歸有光看著一動不動的左重面露憂色。

已經到手的嫌疑人飛了,從情報處時期開始,軍統什么時候吃過這么大的虧,幾人生怕副局長氣急攻心,對方要是出了事,他們可怎么辦。

詭異的安靜中,左重收起怒容,嘴角往上揚了揚,古琦心說完了,副座瘋了。

察覺到手下們奇怪的眼神,左重哭笑不得,隨即用嚴厲的聲音呵斥道。

“都看我做什么,還不趕緊跟上去,現在是司馬玲瓏最松懈的時候,老子要知道她的手下都有誰。”

鄔春陽、宋明浩、歸有光面色一喜,利落地行了個軍禮,歡天喜地的跑了出去,只剩下古琦一個人。

眼看鄔春陽幾人跑遠,古琦提醒了左重:“副座,委座讓放人,咱們這么做不大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只是跟蹤而已,暴露身份的間諜同樣是間諜,監視他們是軍統的份內工作。”

左重淡淡回答了一句,似乎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可古琦總感覺沒這么簡單,說句不好聽,他這位老上司可不是什么寬宏大量的人。

以司馬玲瓏說的那些話,副局長就算將對方大卸八塊,他都不覺得意外,問題是領袖的命令不容違反。

唉?吳景忠呢?

古琦發現一處副處長吳景忠好像很久沒出現了,對方去哪了,“乙計劃”又是什么。

趁他思考時,左重走到隔壁監聽室,拿起耳機聽了一會錄音,聽完取出鋼絲錄音帶返回辦公室,開始書寫結案報告。

由于案件牽連甚廣,這份報告要分別呈交給黨部、國府、軍韋會,還要照例上報侍從室備案。

下班之前,左重親手書寫的報告送到了上述部門,文件經手的人一多,必然無法保密,當晚各種小道消息就在城內流傳開了。

什么金蘭會是間諜據點啊,鐘家和項家涉案啊,國府要殺一儆百啊等等,嚇得鐘家和項家夤夜拜訪了某些人并送上厚禮數份。

孔二小姐倒是不知道這事,她從軍統出來后就回了家,第二天一早又約了喬安娜、“邵瑛”和另外一個好友,四人在茶館玩麻將打發時間。

玩著玩著,孔二小姐發現“邵瑛”似乎有心事,幾次想要開口說什么但又半途停下。

更奇怪的是,茶館里有幾個熟人見到她后暗暗偷笑,還有人站在遠處指指點點,種種情況搞得孔二小姐心煩意亂。

“不玩了!”

孔二小姐推倒麻將,氣勢洶洶地朝著指指點點者而去,不想對方立刻作鳥獸散,轉眼就跑得干干凈凈。

追之不及的孔二小姐只好改變目標,抓住一個熟人,惡狠狠地詢問對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對方哪敢招惹魔女,裝作迷茫的樣子連連搖頭,沒聊幾句便溜之大吉,其他人也有樣學樣,氣得孔二小姐破口大罵。

恰好外面來了一隊舞獅隊,敲敲打打的鑼鼓聲傳進茶館,混亂的環境,刺耳的音樂,不斷刺激著她的神經。

看著暴跳如雷的孔二小姐,何逸君深深吸了口氣,走到對方身邊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孔小姐,我有些事要同你講,我不叫邵瑛,也不是南洋華僑,我是軍統局的特工,此次奉軍統局左副局長命令潛伏金蘭會。”

茶館對面樓房的天臺上。

吳景忠站在左重身側,兩人居高臨下看著茶館里的場景,口中小聲交談。

“副座,要不要卑職派人就近保護何小姐,目標的脾氣不好,我怕何小姐會有危險。”

“不必了,目標的脾性是吃軟不吃硬,何逸君只要按照計劃行事就不會出問題,老吳,剩下的工作都安排好了吧。”

“是的,副座。”

“你繼續監視,我先回總部等待客人上門,如果有人問你今天的事,知道該怎么說嗎。”

“知道,卑職今天身體不適在家休息,拙荊帶著孩子去了我的岳母家。”

“很好,有機會我會推薦你去地方站任職,你的資歷也到了嘛。”

“謝副座栽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蟬動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8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