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皓玉真仙  >>  目錄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抱我大腿,統統顯形

第八百四十五章 抱我大腿,統統顯形

作者:小道不講武德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小道不講武德 | 皓玉真仙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皓玉真仙 第八百四十五章 抱我大腿,統統顯形

至仙劍宗,長老殿。

一聲急匆匆又充滿惡意的鴨嗓引得劍宗門人紛紛驚愕。

這里可是宗門的絕對禁地。多少年都未有過外修踏足了。

但眾修的視線一掃,卻發現聲音傳出的地方空蕩蕩一片,壓根就無丁點的人影。

「劍宗內事,不容天藥道友指手畫腳。」

少女輪廓般的光影徐徐開口。

「老祖宗喊他道友!」

這下,劍宗長老們齊齊一震。

至仙大圣的親口證實,令人心生駭然

「你好哇,老道被你拐來光陰星辰,全都是為了找那姓陳的小老鄉,這下人都氣跑了,星辰界天大地大,上哪去追回來!」

房梁上,口水滿天飛。頗有種潑婦罵街的味道。

只是這落下的唾沫皆成碧綠的顏色。

剛一觸及地面,就和玉珠子似的固化,并向四周擴散龐大的靈壓。

每一滴飛沫都如萬年靈水一般,草藥香氣濃郁之極。

劍宗長老們何時見過這樣吐口水成仙液的詭異場景。

一個個呆若木雞,不可思議的倒吸涼氣。

「哼哼,老道服用的混沌靈物不計其數,連一口唾沫都堪比星辰重寶,可不能便宜了你們這些小牛鼻子。」

隨著此音的落下,房梁上波動一起,「嘭」的一聲重重摔下一名瘦小的人影。

瞬間,他麻溜的爬起,并且還堂而皇之的爬上另一個空著的高臺寶座。

此修麻衣粗袍,滿頭亂發,花甲之年的修士。

額頭比一般人略寬幾分,眉眼的精光中盡顯圓滑之色。

「咻!」

他再一張嘴,滿地的翡翠色口水嗡嗡一動,被其回吸入喉。

一連串的怪異舉動,簡直看呆了劍宗的煉虛長老。

「姓陳的小老鄉?他指的是陳平!」「淺星海的大千界居然出了一尊大圣」

下一息,辛景陽等人才紛紛反應過來。

尤其是因此事被問責的徐玄,臉上已是冷汗淋漓,神情尤為的難看。

「一個個什么怪樣子,看不起我淺星海?」

勾起右腳,天藥毫不掩飾他的不滿。

這些光陰星辰的土包子,連他的圣名都沒聽說過。

看來,自己往常行事還是太低調了。「見過天藥前輩。」

在至仙大圣的授意下,眾長老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禮。

「徐玄疏忽職守,當即卸任執法殿殿主一職,待參加完法斗會,再回山面壁千年,期間俸祿全減。」

接著,至仙大圣朝眾修中一指,淡淡的道。

「老祖宗···...」

下方,一對神仙眷侶樣的夫婦面色一變。

兩人分別叫做徐飛塵,牧憶霜。

乃是徐玄的爹娘,都是煉虛后期的內山長老。

面壁和罰俸就罷了。

但執法殿殿主一職位高權重,絕不可丟!

「請老祖宗息怒。」

徐飛塵半跪在地,一咬牙的道:「說句大不敬的話,器靈師叔有令在先,玄他是不得不從。」

「嗯?」

至仙大圣黛眉一挑,直盯下跪之人。冷冰冰的目光,令徐飛塵,牧憶霜夫婦心神巨震。

徐家一脈四煉虛。

徐玄之祖父是最強的一位,只有他才可在老祖宗面前說上話。

但他如今正在虛無之海鎮守仙晶礦,根本趕不回來。

「晚輩甘愿受罰!」

就在這時,徐

玄拜倒而下,緩緩從懷里掏出一枚代表執法殿殿主的黑色令牌。

老祖宗的脾氣向來說一不二。爹娘再求下去也于事無補。

「師叔,當務之急是尋回陳長老,虛無之海過于兇險,以他的境界,還不到磨煉的時候。」

朝上首執了一個劍禮,辛景陽懇切的道。

劍宗規矩,煉虛巔峰之下的修士,皆要稱至仙大圣為老祖宗。

而身為接近八階的辛景陽等一小批人,才有口呼「師叔」的資格。

他的一番話引起了絕大部分長老的認同。

而且,眾修齊刷刷的朝角落一個位置掃去。

因為關于陳長老的事跡,從初入煉虛就斗敗后期涂剎皇更新到了斬殺魔宗的合道種子戚元樓·····

大部分是從一個守口如瓶的師妹口中傳出。

「孔丫頭,你將當年在仙晶礦仙火空間的細節復述一遍。」

至仙大圣語無波動的吩咐道。

「是!」

一名面容消瘦的女修緩緩站起,熟練的道:「當年,閻羅黑市的人算計生機靈焰,潛入礦洞預謀不軌,我和·····」

「最后,陳師弟馴服生機仙火抱住我反敗為勝,誅殺戚元樓。」

「雖然我和嚴師兄意識昏厥,但推算的過程應該相差無幾。」

孔知畫說著當日的經過,十分流暢。

「那魔修小崽血戰幾場才勉強被殺掉

,還借助了仙火之威,陳小子的火道天賦不中啊!」

摳出一塊耳廓里的臟物,天藥嘴里嘟囔道。

對此話,劍宗長老們唯有苦笑待之。煉虛初期斗殺了曾經超級勢力的后期合道種子!

如此顯赫的戰績,至少在光陰星辰是久不遇了。

「一千年過去,陳師弟的神通估計已難窺冰山一角。」

「如果他還在煉虛初期,必有爭前十的實力。」

辛景陽目光灼灼的道。他也是火修。

當然比誰都清楚生機仙火的厲害。

「一入前十,便能壯我至仙劍宗的威名!」

眾長老們略顯激動。

對劍修而言,揚名立萬和身家性命一樣重要。

「此事本圣自有決斷。」

輕拍座椅,至仙大圣不容置疑的道:「天蝕星辰鬼陽古宗余孽膽大包天,屢屢犯我劍宗。」

「傳我令,即日起,辛師侄持至仙劍清剿虛無之海,務必讓魔修們神魂俱滅,不入輪回!」

「是!」辛景陽抱拳領命。

雖然鬼陽古宗的老魔們算準大圣回歸,已遠遁的差不多了。

但至仙劍有鎖定氣息之神效。

殺一圈下來,必能揪出一些潛藏的家伙。

「姜仙黑市縱容麾下襲擊六號仙晶礦,罪孽深重。」

「傳我令,遣人去黑市通知姜仙大圣,時間地點隨其自選,本圣要和它算一算血債!」

至仙大圣淡淡的道。

一番話直接讓宗門高層陷入沸騰。

「本圣不在光陰星辰的歲月,涂剎族頻繁入侵仙城,致使無辜生靈慘死。」

「傳我令,各仙城高階修士集結天命城,向涂剎族宣戰!」

說至最后一字,至仙大圣的神色依然古井不波,平靜之極。

「戰!」「戰!」「戰!」

活了上萬年的劍宗長老們群情激昂,蘊養在體內的靈劍轟然共鳴。

剎那間,煌煌大殿中劍嘯九天,充滿了肅殺之意。

老祖宗就是宗門的脊梁骨!被欺負了不

要緊。打回來就行。

「這你娘的,至仙的仇家居然那么多唯一一個清醒的只有天藥大圣。

他雖也受萬劍共鳴的些許影響,但內心卻在不住的破口大罵。

不久后,至仙劍宗這具龐然大物,在老祖宗的三道命令中徹底運轉。

而議會殿一片寂靜,只剩下了兩位大圣。

「至仙,我問問你,你一個人準備怎么打涂剎族?」

天藥翹著腿,一蕩一蕩的道。

「你幫我攔住那幾個八階涂剎。」少女光影一掃天藥,道:「這一千多年間,涂剎族殺了劍宗多少人,本圣雙倍殺戮奉還之!」

「啥?」

一聽此言,天藥指指自己的鼻子,無語的叫道:「我到你光陰星辰,是來找陳小子的。」

「他都不在了,我馬上也會離開。」

「我一個散修,干嘛摻和你光陰星辰的內戰!」

同時,他的頭顱搖的和撥浪鼓一般。

本來,二人早該飛回光陰星辰。

但中途遭遇涂剎族的大圣,兩方惡斗幾場,耽擱了大量時間。

他先前是沒辦法才和至仙聯手。

現在么,自然是明哲保身了。

畢竟光陰星辰的幾位涂剎他確實能對付。

可另一座更強星辰上的那位五衰涂剎,完全是不好招惹的存在。

涂剎族的高階很愛惜羽毛。

萬一觸怒了那位,他天藥豈不是平白受難。

「天地同悲花種。」

至仙大圣淡淡的吐出幾字。

「什么!」

聞言,天藥小眼驟然一縮,道:「你有那花種?」

「我得到花種時就快枯萎了。」

「不過,你能用混沌至寶救回。」至仙大圣面無異色的道。

「天地同悲花種······讓老道想想利弊。「

皺眉思索一陣,天藥最終搖搖頭,道:「算了,老道眼下的難題還是如何突破至涅槃境。」

「天鵬印記多難纏你知道的,即使我早早碾碎,可要徹底斬道,居然得跑去域外的天魔宮,找到天鵬那牲口才行。」

「哎,一個不小心就有身隕的風險,還不如搜一搜昆星海,把陳小子抓回來。天藥說的很勉強。

因為從茫茫星海里找一名修士,哪怕是大圣之身也難如登天。

「至仙劍在他身上留了本源氣息,昆星海之內皆可感應。」

接下來,至仙大圣的一句吐露令天藥大喜若狂。

「快,快帶我去找他!」

天藥興沖沖的跳下座椅,轉來轉去。天生沒有天鵬印記,且符合奪舍之修的人億億萬中無一。

他錯過此人,恐將再無機會。

域外魔宮那等地方,除非毫無他法了,不然打死他都不會去。

「若施法招來天鵬的話,它的魂魄要送給陳平吞噬。」

至仙大圣目光一閃,道。

「無所謂了,好處全給他,老道我才看不上!」

搓著手,天藥開懷大笑。「就這樣定了。」

「你先配合本圣重擊涂剎。」至仙大圣用不能商量的口吻道。「天地同悲花種也算報酬之一!」天藥狡黠的道。

「花種我留著無用。」

頓了頓,至仙大圣補充道:「陳平此子性格剛烈,你不可強迫他。」

這晚輩的情報她掃了幾遍。

不難看出,陳小子是偶爾吃軟,但絕不吃硬的那類人。

「老道我辦事還需強迫人?嘿嘿,隨便培養一點

混沌靈物,八階生靈都得排隊上門受我指使。」

天藥一揚首,低低的笑道:「他只要一皺眉,我就甩資源砸他!」

「砸死他,一直砸到他心服口服,抱著老道的大腿不放為止!」

殿中,回蕩著天藥的自得狂笑。圣器山。

一道少女光影立于山巔,靜默良久。「他手里有幾塊丹仙圖碎片?」

至仙大圣一蹙眉。

她顯然在和祖圖器靈交流。

「怪不得我觀孔丫頭的身上藏匿著一絲異樣氣息。」

至仙大圣一回眸,鎖定半跪在一邊的女修。

孔知畫服用了一粒七道紋的神衍秘丹。

導致境界掉落了一小階,至今還是煉虛初期。

「區區幾顆、十幾顆倒是無妨。」

光影視線一落,至仙大圣淡然的道:「孔丫頭,那粒丹藥是你自愿吞服的?」

「是。」

孔知畫回答的異常堅決。

她再一磕首,道:「老祖宗,同門隕落之仇不能不報,晚輩主動請纓前往涂剎戰場!」

「退下吧,本圣自有安排。」至仙大圣的面色始終淡如清水。

隕落一些煉虛晚輩,對她而言,仿佛只是一個已經發生的事實,僅此而已。

走在下山的路上,孔知畫心里一嘆。老祖宗活了太久太久。

私人感情已淡漠到一個常人難以理解的地步。

為劍宗大局,老祖宗能出生入死,甚至粉身碎骨。

但對待任何一名個體,就好像是一具冰涼的雕像,遠觀也冷。

「劍宗還需要一位情感豐富,不失煙火氣的大圣引領!」

孔知畫心中冒出一個大不韙的判斷。

天蝕星,月玄仙城靈火坊市。

拍賣大廳中高手如云。

一頭赤紅長發的昊箭道尊儼然成為了今日的主角。

煉虛巔峰修為,加上靈泉仙宮使者的身份,令他高不可攀。

「怎么選上仙宮使者?」

陳平神識傳音,詢問城內的萬事通李富元。

他倒非攀炎附勢。

而是看中了靈泉仙宮開辟的星海通道

況且,成為使者就有更多接觸高階靈泉的機會。

能給他兌換金珠寶物帶來極大的便利。

「仙宮使者分兩種。」

「一種是管理各大星辰交易的二級使者。修為只要達到七階即可,但需具備口若懸河,舌燦蓮花之特征。」

「另一種便是當嫡傳收進勢力的一級護道使者,境界必須超越七階后期,且有些許突破八階的潛能。」

李富元含笑解釋道。

即便是二級使者,都有無數生靈搶破頭的爭取。

像光陰、天蝕這樣的普通星辰,最多同時招攬寥寥幾名罷了。

可想而知當中的難度。

「是么。」陳平神情一動。

可李富元接下來的話打消了他的念頭

成為仙宮使者,竟需與其簽訂終身效力,不可背叛的契約。

如此的霸道條款,他屬實不可能答應。

「昊箭道友將會常年駐扎在天蝕星辰。」

拍賣臺上,荀珠玉目中波光一轉,溫柔如水的看著赤紅發絲的男修。

雖然此修面容平常,但配著修為和身份看,卻是那么的引她喜歡。

「昊箭道友多關照!」

臺下,一眾本土生靈爭相結交。

「各位道友客氣了。」

昊箭靈尊

不驕不躁,一一回禮。

待荀珠玉輕盈走至一邊后,全場氣氛開始寂靜。

后天本源之物即將拍賣!

還是火屬性的。

靈泉仙宮投天蝕星辰所好,倒是選了一個合適的地方售賣。

「起!」

昊箭靈尊不再廢話,摸出一枚太合瓶后屈指一彈。

「嗖!」

下一刻,從瓶中飛出一條丈許長的火蟒,圍繞其頭頂盤旋飛舞。

一時間,昊箭道尊的身上紅光耀目之極,帶動片片紅云翻滾不止。

而那條火蟒開始翻滾成型,散發炙熱的強浪。

修為較低的修士,個個口干舌燥耳鳴眼花。

瞬間汗流浹背起來。

「果然是完整的后天本源之物!」「我月玄仙宗拿定了。」

「嘿嘿,耿道友是不把我紫霄丹宗的財力放在眼里了嗎?」

場上,幾名煉虛巔峰修士爭鋒相對的交流著。

「周道友的丹宗財力雄厚不假,可到了這個層面,仙晶不是萬能的。」

悠然說話者,是一位黑須紅面的中年道人。

此人似乎知道一些拍賣的內情,張口嘲道。

「耿鶴耿道友,他乃是月玄仙宗的第四長老,三千多年前就突破了煉虛巔峰。」

「據說這次月玄仙宗為拍下本源之物,從各處仙城調用了海量的資源,想來勢在必得了。」

李富元朝陳平透露道。

聽罷,陳平不露痕跡的沖那邊一掃。如果本源之物真被耿鶴拍下,還是就此作罷為好。

為了一件后天的東西得罪本土的大勢力,并不是很劃算。

拍賣臺上。

昊箭道尊朝火蟒一抓,「滋滋」一片急響后,一柄約莫三尺,模樣精巧的紅勾子躺在了手心。

明顯,這就是那件本源之物的真身。

「錯過。」

陳平心里一聲幽嘆。

曾幾何時,他對此物可是覬覦萬分的但誰能料到他直接飛升到了昆星海。

才與之錯過了緣分。

如今,爭搶的修士一個比一個財大氣粗。

他估計是難拍下了。

「從陽仙辰取出的后天本源之物一件。」

頓了頓,昊箭道尊臉皮笑笑,道:「某當年與陽仙辰本土七階生死一戰,險些隕落,大半原因是它的威力所致。」

本土的高階生靈,一般能感應這種后天本源之物。

相當于額外的加持。

「陽仙辰是最弱的星辰之一了吧?」

「楚某甚至聽都沒聽過。」

眾修隨口談論著。

「看來陽仙辰上的那幾個老家伙已被昊箭殺完。」

陳平念頭一轉。

圣女魔婆泉早告訴過他,昊箭道尊與陽仙辰的恩怨。

沒想到這么快就慘敗了。

也好,省得他天天惦記回淺星海收拾曾經的仇家。

昊箭此舉算是幫他報仇了。

「敢問昊箭道友是如何將本源之物提取出來的?」

這時,那位周丹師好奇的問道。

他的提問也是眾修共同的困惑。

眾所皆知,從新生的小星辰里取本源之物比較簡單。

可陽仙辰存在了無數歲月。

除非強大的八階親自出手,否則根本不可能攝出本源。

「不怕各位笑話,某也試過幾次,但以自己的力量確實辦不到。」

昊箭道尊苦笑一聲,也

不隱瞞的道:「最終,還是靈泉仙宮的一位大圣出手相助。」

「某因感謝前輩的恩惠,便選擇加入了仙宮。」

此言一出,立刻讓眾修面面相覷,直嘆昊箭道尊氣運超常。

取出本源之物不說,最重要的是搭上了靈泉仙宮這巨無霸!

不然,此人永遠都會在貧瘠的淺星海、淵星海修煉。

接著,拍賣正式開始。

「底價一萬仙晶?」陳平眉宇一沉。

超高的價格是一方面。

但昊箭道尊卻采用一種新的拍賣方式

他竟要求每家勢力報出一個超越一萬數目的價格。

然后,選出前五者,再進入下一輪的密談。

「罷了,我一名外來散修出價,太引人矚目。」

這樣一來,陳平徹底沒了爭搶的性質。

不過,他仍然和大多數道友一樣,待在拍賣場中湊熱鬧。

一炷香時間后。

紫霄丹宗周丹師、月玄仙宗耿鶴等五家勢力的代表殺入第二輪。

報價皆超過一萬三千仙晶。

而后,昊箭道尊單獨與五位道友密談甚久。

雖未公布本源之物的歸屬,但從周丹師等四人表情不愉,一散場就離開的模樣判斷,寶物大概率落入了月玄仙宗手中。

至此,無人再敢打主意了。

要知道,腳下可是月玄仙宗控制的仙城!

在太歲頭上動土,和自尋死路無異。

后面幾日,陳平取消計劃,未用剩余的錢財購買靈焰。

他在月玄城悠哉悠哉的逛了幾天。

順便買了兩塊八階礦石。

一座靈食坊中,陳平愜意的抿著靈茶

「殺了你繼承遺產后,本座再卷土重來,買品質更好的靈火。」

陳平心里很高興。

假裝逛著仙城時,他的魂絲捕捉到數次暗中尾隨的氣息。

還不止一人。

想來刀魔、塔魔兩兄弟匯合了。

「掌柜,結賬!」

夾掉盤中的碎肉,陳平心滿意足的走出閣樓。

并朝城門方向晃悠悠的遁去。

此刻,某條街道的一座法寶閣中。兩名大漢心不在焉的挑選物品。一人禿眉寬肩,身披粗衣。

另一人身材魁梧,倒是著華貴服飾。觀面相,足足五、六分相似。

「大哥,他動身了。」

塔魔眼中戾芒一閃,傳音道。

「二弟,你不覺得此事蹊蹺頗多?」刀魔一皺虎鼻,道:「你在秦司悵那預定了尸火,因仙晶不夠才央求我幫忙湊齊。」

「但短短數月,怎的突然出現一名煉虛中期修士橫刀奪火?」

「普通中期煉虛,可沒有這等身家!一聽大哥所言,塔魔冷笑道:「我問過秦司悵了,此人丹道技藝強悍,估計憑丹藥賺了大把的資源。」

「這類修士,可是難得一見的肥魚!「

他才不管對方什么來路。

再強的煉虛中期,能對付兩名老牌的煉虛后期?

「我不是這個意思。」

刀魔搖搖頭,鄭重的道:「秦司悵與道侶碧瓊的感情路人皆知,最后居然把尸體煉成了尸火,這很不對勁!」

「而且,近些年,月玄仙宗麾下莫名失蹤了四位七階修士,全部都是火修!」

「會不會和秦司悵相關?」

聞言,塔魔的目中也閃過一絲警惕。他雖眥睚必報,可腦袋瓜卻靈光之極

「大哥有什么辦法嗎?」

「要不直接放棄這條大魚。」塔魔心有不甘的道。

「嘿嘿,我兄弟看上的貨物誰也搶不走!」

忽然,刀魔露出一個胸有成竹的笑容,朝塔魔一傳音。

「什么,大哥你竟請動了他?」

塔魔驚訝萬分,臉上閃過一絲不信。

「你以為靈泉仙宮的俸祿很高嗎?不干點外快,淺星海積累的資源豈夠他開銷」

刀魔獰笑一聲,話鋒一轉的道:「但那位是煉虛巔峰,戰利品方面我倆吃虧些,讓他獨享五成。」

「純當買一份保險吧,一點點財物不算什么,反正我只要尸火就夠了。」

思索一會,塔魔果斷的點點頭。

接著,二人隱匿氣息,直奔城門的位置而去。

靈火坊市。

一座金碧輝煌的樓閣中。

秦司悵手捧一只火云色的三寸蠱蟲,不斷的念咒掐訣。

旁邊,一名黑須的中年道人則風輕云淡,不茍言笑。

「耿師兄,姓王的丹師已離開仙城!

凝視蠱蟲的變化,秦司悵激動的道。「我月玄仙城好歹也是名門正派,如此行徑可恥可恨。」

耿鶴一嘆,幽幽的道:「記住,這是師兄最后一次助你。」

近年,秦師弟的舉動越來越瘋狂了。連續失蹤好幾位七階火修,外界已懷疑上了宗門。

「師兄放心,這也是碧瓊的最后一次機會。」

秦司悵拱拱手,落寞的道。實則他心里早冷笑不止了。這耿鶴難道是什么好東西嗎?

兩人聯手謀財的戰利品,一大半都被他分走。

「嗯,希望你及時懸崖勒馬。」耿鶴勉強點點頭。

為拍下后天本源之物,他不僅用了宗門的仙晶,自己也付出了許多珍稀寶物。

若不想方設法的多撈點快財,本源之物還是得交給宗門處置。

那樣,便要與另幾位煉虛巔峰的師兄弟爭搶了。

「秦師弟的謀劃若成了,帝僵仙尸火要分師兄我一半。」

耿鶴直言不諱的道。

帝僵仙尸火可不是天尸火能相提并論的!

「自然。」

秦司悵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

繼而,兩人無聲無息的飛出靈火坊市出了月玄仙城的東門。

便是一片漫無邊際的水谷平原。

此時,一道淡綠靈光穿梭在平原上空。

光柱中,一個人影負手飛行。

「為照顧他們的龜速,本座可是受夠了!」

陳平嘴角一抽,無奈的按按眉心。

塔魔、刀魔,確確實實跟蹤來了。

只不過這兩家伙的速度慢的可怕。

他稍微一提遁光,就能遠遠拋開。

所以,陳平干脆不用空間術。

保持了一名煉虛中期該有的樣子。

「咦?」

下一刻,陳平神魂一顫,心里拂過一縷陰沉。

他竟在塔魔、刀魔位置的數百里外,感知到了第三股尾隨的氣息。

對方應該藏在類似德善仙袍的一件隱匿法寶里。

看不穿確切的身份。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陳平暗自一吐氣。

第三方究竟是誰呢?秦司悵?

不過,他根本懶得深究。管他是何人。

只要不是大圣,以天蝕星辰的修煉水平,縱使來了煉虛巔峰,強度又能高到哪去?

是,陳平仿佛未察覺一般,自顧自的埋頭趕路。

一盞茶時間后。

陳平路過一片茂密的野林。

他二話不說的往下墜去,身形立刻模模糊糊的一閃不見。

「大哥,他發現我們了?」

幾百里外的一朵烏云內,塔魔一驚,道。

「也許是,這小子神魂不弱!」

刀魔眼角一縮,凜冽的道:「殺過去,包住他!」

「好!」

塔魔一點頭顱,丹田之內浮出一座黑色的九層寶塔。

一注入法力,此塔馬上光芒爆綻。滴溜溜的一轉,變得足有百丈之大。

塔魔再往塔尖上狠狠一踩,便仿佛壓著一座巨大隕石般,朝野林沖撞而去。

「咯吱」

「咯吱」

沿途,在寶塔自身光芒的籠罩下,不計其數的山石、樹木紛紛折斷,碾為粉末。

這竟是一件自帶三蛻重力領域的小星辰破界至寶!

「大哥,他不見了!」

寶塔「轟隆」一身掉落后,塔魔卻是驚疑的一高呼。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片撕裂天際的空間風暴。

「啊!」

只聽懸在半空的刀魔一聲慘叫,還沒凝出一個護盾,就被猙獰的風暴黑洞吞噬進去。

一息后。

一名血人被巨力從黑洞推出。

旋即,一張不顯粗糙的手掌狠狠插入血人的頭顱。

「大哥!」塔魔驚惶的一吼。

那快隕落的血人,竟是前一息還好端端的刀魔!

可在那手掌穿透刀魔的頭顱后,此人瞬間魂飛魄散。

「煉虛后期,紙糊一樣!」一道嘲諷聲響徹四周。

接著,一名紫袍人右手提著尸體,虛空踱步,并一下顯露出全部的樣子。

「你······你是老怪物····老怪物裝的煉虛中期!」

下一刻,塔魔驚恐之極的一嘶吼,宛如見到可怕的存在一般,飛也似的遁入地下。

「魑魅魍魎,通通給本座現形!」陳平嘴角一噙冷笑,袖袍猛揮。

緊接著,方圓千里之內,所有的空間全部擠壓在一起,糅合成了一個虛無地界。

請:wap.i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皓玉真仙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9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