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八百五十一章 保釋

第八百五十一章 保釋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八百五十一章 保釋

蘇黎有些遺憾了,這樣的盛會,自己竟然錯過了。

“卻不知道這位大雷神,現在到了什么樣的境界?”蘇黎也知道一點關于這雷毅的事跡,他于兩百多年前在神圣塔出名,同樣是驚才絕艷之輩,可惜他碰到了更耀眼的光明王。

和光明王同一個時代,便是他的悲哀。

如果沒有光明王,他未必沒有登頂的機會。

“那這位大雷神真的露面了?”

司招神道:“據說是露面了,想要知道詳細情況,得問大法神了,他老人家親自去了。”

“嗯,法神王呢,有最新消息嗎?”

司招神搖頭,蘇黎之后又詢問了一些事,突然司招神道:“對了大人,還有一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說。”

“嗯,你說。”

司招神猶豫了一下才道:“五天前舊人族凰神來了神圣法庭,想要探視被囚禁在法庭監牢里的舊人族舊神,還有幾位圣,她的理由是舊神年歲已高,情況堪憂,這個探視的理解也說得過去,不過被律刑兩位法神回絕了,因為根據規則,未審判之前,無法探視,當時凰神很激憤,鬧了起來,結果被抓,還好沒引發什么后果,只是略施懲戒,拘役半個月,現在正關在法庭里。”

蘇黎吃了一驚道:“有這事?她們竟沒報告給我。”立刻取出紫色水晶,聯系云棠。

一問之下才知道確有其事,不過因為事件起因的確是凰神違規,加上也只被拘役了十五天就會被放出來,她們就沒敢通知蘇黎,怕又惹出更大事端。

“我知道了。”蘇黎收了紫色水晶,眉宇間,隱隱蘊含著一股怒意,然后便想到了舊神淵衍。

墨轅臨終前拜托過自己,一定要想辦法接淵衍回舊人族,不愿他老死于神圣法庭的監牢里。

“律法神、刑法神……”

蘇黎腦海里掠過了凰神的影子,雖說只抓她關十五天,但誰不知道他蘇黎是舊人族的人,抓了凰神,打的是他蘇黎的臉。

“凰神被關在哪里。”

司招神眼見著蘇黎的臉色明顯沉了下來,暗暗后悔,只怕要出大事,眼前這位主子的性格,他隱隱有些了解,當日才當上圣法神,就把遺忘人族鬧了一個天翻地覆,現在知道凰神被抓,還不知道要鬧成哪樣。

只是現在后悔也來不及了,司招神只能硬著頭皮道:“回大人,凰神應該被暫時關在了監牢里。”

“帶上人,跟我去接凰神。”蘇黎站了起來。

司招神嚇了一跳,蘇黎這是要直接去闖神圣法庭的監牢?

不過他知道蘇黎的性格,不敢多說什么,直接帶上了十幾個下屬神,就跟著蘇黎出了圣法殿。

在神圣法庭這成片的宮殿遠方盡頭,還有一片建筑物,被巨墻環繞,守衛森嚴,這里便是法庭的監牢,一些犯了事的神圣都被關押在這里。

這片監牢占地極廣,幾乎一眼看不到盡頭,要知道神圣生命悠長,特別是一些被判了終生囚禁的神圣,更要被關押很多年,加上人界又有著無數種族,其中因為犯事被關押的神圣數量是相當驚人的。

這片建筑物分為了幾個區域,從前往后,根據罪行不同,關押的區域不同,類似凰神這樣只是簡單拘役的一般都在最前面的這片建筑物里。

蘇黎帶著司招神和一群下屬神,浩浩蕩蕩離開神圣法庭,就朝著這片監牢闖來。

神圣法庭里有人注意到了立刻就忙著往上匯報。

蘇黎現在的身份地位都不一樣了,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了各方重點關注。

很快蘇黎就抵達了這片高墻大院前方,有兩個低級神守衛在這里,看到蘇黎這一群人氣勢洶洶而來,都微微一驚,不過倒是不懼怕,畢竟這么多年了,還沒聽說過有誰敢擅闖這法庭監牢的。

蘇黎臉色陰沉,他來此不完全是因為凰神的事,而是想要趁著這個機會鬧一鬧,順便把淵衍的事一并解決了,否則根據神圣法庭的規則,淵衍殺了綠林布族的一位圣,這件事發生在眾目睽睽之下,想要無罪釋放幾乎不可能。

蘇黎現在自己也成為了圣法神,越發明白規則的重要性。

特別對于人界來說,擁有無數種族,彼此關系錯綜復雜,如果沒有一條約束諸族神圣的規則,最終結果將會導致人界大亂。

司招神走上前來,大聲叱喝道:“你們的上司是誰,還不快點出來迎接圣法神的到來!”

司招神的聲音傳來,這兩個看門的初級神一驚,那待在建筑物里的一位小首領,是個中級神,聽得這話,更是一驚,忙一邊讓人通報上去,一邊便親自迎接了出來。

圣法神是九法神之一,地位尊崇,他不敢怠慢。

迎面兩扇厚重的大門打開,那個為首的中級神親自迎了出來。

蘇黎沒理會他,當先徑直就走了進去。

這片監牢的最高長官便是司法神,司法神屬于大法神一個派系,蘇黎看在司法神的面子上,也不好太過分,他的行為還算克制。

進入里面大堂,蘇黎在上首坐了下來,看著那跟了上來的中級神,道:“凰神關押在哪里,將她帶過來。”

這中級神一呆,然后忙著點頭應是。

他不敢違背蘇黎,只能慢慢拖延時間,相信消息已經通報上去了,上頭很快就會有人,絕不可能無視,任由著蘇黎在這里胡鬧。

蘇黎坐在上面不說話,司招神肅立一邊,然后便是十幾位下屬神,一個個的挺直腰桿,看起來十分威武。

那中級神背脊冒著冷汗,伺立在一邊,只希望上頭的人早點來,否則蘇黎接到凰神,如果直接就將她帶走了怎么辦?

攔?他不敢,但不攔的話,自己又要擔上天大干系,他如何不急?

不一會兒,凰神被兩個初級神給帶了出來。

突然看到上首坐著的蘇黎,凰神一怔,然后才朝著他行禮。

蘇黎見凰神被關了三天,氣色看起來有些憔悴,關心的道:“他們沒有為難你吧?”

凰神搖頭道:“那倒沒有,大人你怎么來了?”

“我才知道你被關在了這里,今天便來這里接你回去。”

凰神一怔,她自然知道上頭的規定是拘役自己半個月,神圣法庭在人界至高無上,判下來的規則,可不會隨便更改,這代表了法庭的威嚴。

“圣法神……”

忽地,一聲嘆息響起,一個身材矮小的老者跨步走了出來。

這身材矮小的老者,正是司法神。

見司法神來了,蘇黎也站了起來。

“原來是前輩來了。”蘇黎道:“前輩來這不是為了要阻止我帶走凰神的吧?”

司法神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道:“蘇黎,你這可是在為難我了。”

蘇黎笑了起來道:“我怎么會為難前輩,根據規定,神圣法庭的法神、陪審閉的成員,甚至包括各族的種族神,都可以出面作保,一般的拘役,只要有一位法神作保即可,如果想要保釋將接受審判的神圣,則需要通過法神會議,九位法神里,只要沒有法神反對,即可通過保釋。”

司法神怔了怔,才道:“不錯,如果是重大案件,不只需要通過法神會議,還需要通過陪審團,才能保釋。”

他說到這里笑了笑道:“你是圣法神,真要作保來保釋凰神,的確符合規則,你只需要遞交申請,直接就可以辦理手續,帶凰神離開。”

蘇黎搖搖頭道:“還是將其它幾位法神一并請來吧,我今天來這里,不只是要保釋凰神,還要一并將舊神淵衍和那幾位舊人族的圣全都保出來。”

蘇黎這句話一出,滿場眾人,全都一驚。

司法神也一臉驚異的看著蘇黎,然后微微點頭,道:“明白了。”然合便朝著身邊的人低聲吩咐下去,去請各位法神。

他這個時候才明白,蘇黎闖入這里,這是鐵了心要將所有舊人族的神圣,全都保釋出去。

保凰神一個,憑蘇黎現在的身份地位,一句話就能保釋出去,但想要保淵衍那些被關押的神圣,可就不是這么簡單了。

根據規定,淵衍他們都是將要被送上審判臺的神圣,想要保釋他們,不只要通過法神會議,甚至有可能要通過陪審團。

很快,一道接一道的強大氣息降臨,陸續便有法神降臨。

民法神、地法神、刑法神和律法神,相繼出現,最后大法神也走了進來。

蘇黎看了一眼那新上任的民法神,是一位來自天狐族的女法神。

這天狐族雖然族小勢弱,但卻出了這么一個天才人物,似乎是集了天狐族這數百年的氣運而生。

她眸子里有些傲氣,顯然,她對自己充滿強大自信。

“蘇黎,你要保釋淵衍和凰神他們?”大法神和蘇黎關系不一般,一進來立刻詢問。

蘇黎點頭道:“不錯,我剛剛已經正式朝司法神遞交申請,根據規定,想要保釋淵衍這樣的要接受審判的神圣,需要通過法神會議,只要沒有法神反對,即可通過保釋。”

律法神接口道:“不止,淵衍他們是重大案件,還需要陪審團會議通過。”

大法神皺起了眉頭,看著蘇黎,一時有些看不明白他了。

保釋凰神這樣被拘役的神圣很簡單,憑蘇黎現在的身份地位,只要他愿意擔保,隨時就可以保出來。

但是想要保出淵衍這樣犯了罪,將要接受審判的神圣,那就太難了。

九位法神,必須要沒有任何一位法神反對,這保釋才能通過,別的不說,光是律法神這一關就過不了,這也是為什么大法神從來也沒有想過通過保釋放出淵衍的原因,因為這根本不可能通過。

他不知道蘇黎怎么會突然提出要保釋淵衍,這簡直是自取其辱,別說蘇黎不行,就算是他大法神出面都不行,難道蘇黎是沒能理解這保釋的苛刻條件?

蘇黎看了律法神一眼,道:“只要法神會議能通過,陪審團一般都不會有問題,所以重點是各位法神,我相信律法神不會反對吧?”

律法神平靜的道:“圣法神,我再重審一遍,我不針對任何神圣,我只是維護法庭規則,舊人族的神圣殺進原綠林布族,造成那么大的殺孽,死了那么多無辜人眾,如果這都能被保釋,那我們是否在向整個人界各族傳送一個信號?只要本族的神圣足夠強大,就可以隨意屠殺弱小種族?反正可以被保釋出去,不會受到任何懲罰,那樣的話,我們神圣法庭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他說到這里,淡淡一笑道:“既是如此,那這樣的神圣法庭,還不如解散了。”

他這話說得大法神、司法神都皺眉不語,連地法神和民法神,都在微微頷首。

大法神開口道:“律法神,言重了,圣法神提出來保釋,也是他的權利,這是在法庭的規則之內。”

律法神道:“是的,他可以行使他的權力,我也需要做好我的本份,我身為律法神,掌法庭律法,這樣的保釋,我第一個不同意。”

刑法神跟著道:“不錯,都不用拿上法神會議了,我也不會同意的。”

蘇黎靜靜看著他們,等他們說完,才道:“律法神說的聽起來似乎不無道理,但仔細想想實在有些片面,只單純談了舊神殺進綠林布族,卻不談這件事的起因。”

“任何事不講因,只講果,都是耍流氓。”蘇黎一邊說一邊搖頭,道:“目前律法神和刑法神反對保釋,還有反對的嗎?”

刑法神道:“只要有一位法神反對,這保釋便無法通過,圣法神,已經沒有再詢問必要了。”

那民法神接口道:“不錯,我也反對保釋,如果這都能保釋,對于弱小種族,對于整個人界,都將影響深遠,但是,這是一種十分惡劣的影響。”

蘇黎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看了這個唯一的女法神一眼,沒想到她也會跳出來,看她一臉正氣模樣,也不知真的只是單純因為這件事而跳的出來,還是說她已經和律法神、刑法神成了一個派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