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八百四十一章 此岸與彼岸

第八百四十一章 此岸與彼岸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八百四十一章 此岸與彼岸

“前輩現在身體怎么樣?”蘇黎見他臉色蒼白,關心詢問。

“沒事,再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大法神擺擺手道:“你來找我,是不是有什么疑難要來問我?”

他知道蘇黎不會隨便來找自己,既然來了,肯定有問題。

蘇黎嗯了一聲,點點頭道:“是的,上次法神王將舊人族初祖的血肉賜給了我,這些天,我本想將這初祖血肉煉化,但卻感覺這血肉有些古怪,如同活物,來這里就想要打聽一下關于這位舊人族初祖,還有這個遺玄的事。”

蘇黎沒有隱瞞,就將自己疑惑的地方說了出來,希望借助大法神的經驗,知道這初祖的血肉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現在心里對這依舊處于不朽神爐內的初祖血肉,隱隱有些不安。

上次自己祭壇的問題,也是得大法神指點,自己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大法神露出了沉思神色,才道:“這血肉如同活物?”

蘇黎點點頭道:“所以我現在也有些發怵,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想來問問前輩的看法。”

大法神輕輕敲著手指,沉吟著道:“如果真如同你所說,這件事只怕有些麻煩,畢竟達到了舊人族初祖這樣的存在,已經完全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就算是我們也能憑著一點血肉再生,更何況初祖?”

蘇黎微微一驚道:“你的意思初祖會憑著這血肉再生?”

大法神搖頭道:“那倒也不一定,畢竟舊人族的初祖很早就已經隕落了,我只是說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雖然這個可能性很小。”

“那遺玄去了放逐之地,為什么會在那里獲得初祖血肉?難道初祖也曾經去了放逐之地?”

“對。”大法神點頭道:“關于你們舊人族初祖的傳說有很多,但是對于他最終的歸宿,卻有不同的傳說,有說壽終正寢,有說進入放逐之地,最終消失在了那里,也有說舊人族初祖最后離開了諸界,獲得最終超脫,總之各種傳說都有,但現在遺玄卻在放逐之地獲得了他的血肉,那么,傳說舊人族初祖進入放逐之地應該就是真的,而且,他有可能就隕落在了那里,遺下血肉,才有可能被遺玄所獲。”

蘇黎道:“這放逐之地是什么地方?”

大法神道:“這天地無窮無盡,里面存在著各種世界,其中最著名的無非就是類似像人界、天界、魔界、黑暗世界或煉獄界之類的世界,這些世界里,都有著無數生靈,孕育著各種文明和種族,不過你有想過沒有,在這些世界的盡頭,是什么?”

蘇黎道:“難道就是放逐之地?”

大法神道:“算是,也不算是,在傳說中,圍繞著諸界之外的是一片混沌海,那里依舊處于一片混沌之中,形如天地初開之前,萬物皆處于混沌狀態,就在這種混沌狀態中,卻存在著一片大陸,被稱為了放逐之地,關于這放逐之地的來歷,要追溯到上古時代,傳說在我們之前,諸界還沒有分離,而是共為一界,那時候神魔并起,后來為了統治這個上古世界,這上古的神與魔打了起來,這一戰打得上古世界分崩離析,裂成了大小不等的無數世界,這才慢慢演變為了今天的人界和天、魔、黑暗等諸多世界,在這一場神魔大戰中,失敗者被放逐到了混沌海,被困在那混沌海的大陸上,再也無法離開,慢慢的,這片大陸就被稱為了放逐之地。”

“當然,這些都是傳說,目前已經無法考證真實性,根據現在的觀點,這個傳說半真半假,至少諸界絕不可能是由一個大世界分裂形成的,因為每一界的世界本源都各不相同,應該是先天誕生的諸天世界。至于放逐之地名字的由來,有一定可信性,所以千年前遺玄進入放逐之地,所有人都認為他肯定會死在那里,沒能想到他還會活著回來。”

“說起來法神王也沒能詢問一下他怎么離開的放逐之地就殺了他,可惜……”大法神有些遺憾。

蘇黎道:“法神王的修為完全超乎了想象,我覺得也許他已經知道了關于放逐之地的事,所以他才不會好奇。”

大法神點頭道:“這有可能。”

蘇黎道:“前輩,你剛剛說關于舊人族初祖的最終下落,其中一個傳說就是他進入了放逐之地,我很好奇,這位初祖為什么會前往這么危險的放逐之地?傳說中有提到嗎?”

大法神嗯了一聲道:“據說他碰到了一位來自放逐之地的生平大敵,他主動進入放逐之地,是為了解決這位大敵,可惜最終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來自放逐之地的生平大敵嗎?”蘇黎皺起了眉頭,想到了不朽神爐里那初祖血肉中,有一部分明顯不屬于初祖血肉的雜質被自己煉化掉了,他腦海里突然有一個猜想。

難道說這個雜質實際就是屬于那個初祖大敵?

也許在遙遠過去,初祖降臨放逐之地,與這位大敵在放逐之地展開驚世一戰,這一戰,雙方勢均力敵,同歸于盡,盡數爆成了漫天血肉。

因為是一起粉碎,所以彼此的血肉混合在了一起,遺玄進入放逐之地后,就獲得了一部分混合著初祖和其大敵的血肉。

現在在自己的不朽神爐中,這屬于初祖大敵的一部份被煉化掉了,這余下的才是初祖血肉。

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

“前輩,你知道關于這初祖大敵的詳細資料嗎?”

大法神搖搖頭道:“這個傳說中沒有細說,只知道這個大敵,不屬于諸界,而是誕生于混沌海的最深處,來自放逐之地,據說一旦完全成長,將會危及諸界安危,所以舊人族的初祖才會主動殺進放逐之地,想要將這個危險扼殺。”

蘇黎吃了一驚道:“這么說,當時初祖出手的時候,這個大敵還沒有完全成長?”

大法神點點頭道:“對。”

蘇黎突然想到了一事,道:“你們都見過舊人族初祖嗎?”

大法神一怔道:“為什么這么問?”

“如果沒見過,怎么會立刻就知道這是屬于舊人族初祖的血肉?那遺玄知道,法神王知道,你也知道。”

蘇黎運用過第三只眼和終極神圣化的眼睛觀察過血肉,未能捕捉到任何資料訊息,有些不能理解,這些人為什么會知道這一定就是初祖血肉?

大法神笑道:“原來是這個,舊人族的初祖所在的時代,比我們早得太多了,我們怎么會親眼見過,之所以能夠認出,一來是因為這血肉里蘊含著的一縷舊人族的氣息,二來是因為遺玄動用那血肉時產生的一股血氣,傳說中的舊人族初祖,每次戰斗,血氣滔天,這股血氣便代表了舊人族初祖的力量,加上這血肉蘊含著的能量層次,我們都是知道這個傳說,將這三者結合起來,唯有舊人族初祖才符合,這血肉只可能是你們舊人族初祖所遺留下來的一點血肉。”

蘇黎的臉色卻越聽越凝重,大法神所說的那一縷舊人族氣息,他之前也隱隱有所感應,只是那一縷氣息太過薄弱,若有若無,特別是這十天煉化后,這一縷屬于舊人族獨有的氣息更是完全消失了,再也無法感應。

聽著大法神判斷這血肉屬于舊人族初祖的三個原因后,蘇黎心里產生一絲不安,想了想后打開了不朽神爐,用能量包裹著里面的一團血肉,放置在了大法神的面前。

這一團血肉經過十天不朽神爐的煉化,顯得越發鮮活,便如同一塊新鮮血肉,隱隱像還有血絲在表面浮現。

看著這一塊血肉,大法神的臉色,陡然凝重起來。

“蘇黎,這是……”

蘇黎緩緩道:“這塊初祖血肉,被我煉化了十天,現在成了這樣,前輩剛剛說認出它是初祖血肉,一來是因為里面蘊含著的一縷舊人族的氣息。”

大法神接口道:“現在這縷舊人族氣息已經消失不見了。”

“是的……那么,這還是舊人族初祖遺留下來的血肉嗎?”蘇黎反問。

大法神的臉色漸變難看,喃喃道:“這么說來,我、法神王,連那死了的遺玄,竟然都看走了眼?這不是初祖血肉嗎……可是,不是初祖血肉,又會是什么。”

蘇黎看著面前這塊鮮活血肉,心里已經隱隱猜到了一些答案,甚至知道了這十天來,自己煉化掉的那所謂初祖血肉里的雜質,是什么了。

“前輩,我有一個猜測。”

大法神看向了他,道:“說說看。”

“根據前輩剛剛說的傳說,在遙遠的過去,混沌海的盡頭,出現了一位舊人族初祖大敵,一旦成長,危及諸界,初祖主動進入了放逐之地,想要趁著這個大敵未成長之前將其扼殺。”

這些都是大法神剛剛說過的,此刻聽著蘇黎重復,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聽著。

蘇黎接著道:“想來初祖應該是找到了這位大敵,雙方之間展開了一場我們難以想象的殘酷大戰,在這一戰中,有可能雙方都隕落了,甚至可能雙方都粉身碎骨,血肉橫飛,極盡殘酷,甚至彼此的血肉中都沾染上了一點對方的血肉。大戰結束后,這個初祖大敵的其中一塊血肉不知墜落到了什么地方,在無數歲月后,被進入放逐之地的遺玄找到了。”

“因為這塊血肉沾染了一點初祖氣息,又或者沾了一些初祖血氣,所以,被遺玄誤認為是舊人族初祖的血肉,也讓法神王和前輩你誤會了,我在這十天中,將這血肉里沾染著的一些屬于舊人族初祖的血氣煉化掉了,這余下的血肉,便在這里,所以這塊血肉里已經沒有了舊人族的氣息。”

蘇黎一口氣說到這里,停了下來,看著大法神。

大法神像聽得癡了,默默的看著面前的這塊鮮活血肉,輕輕吁出一口氣,才道:“你的意思是,這并不是你們舊人族初祖的血肉,而是那個……傳說中初祖大敵的血肉?”

蘇黎點點頭道:“是的,這塊血肉,讓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安感覺,甚至有一種感覺……并不是遺玄找到了它,而是它選擇了遺玄,利用遺玄,走出放逐之地。”

這種說法讓大法神臉色一變,抬起頭來,看著蘇黎,像第一次認識他。

如果蘇黎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這塊血肉相當于蒙蔽了遺玄、自己,甚至于連法神王都看走了眼。

“蘇黎,你知道嗎?如果你猜想的是真的,那這一塊血肉的來歷,就太驚人了。”

見蘇黎看著自己,大法神情緒變得有些起伏,微微閉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口氣,才再次睜開眼睛,平息了一下起伏的情緒,才道:“在傳說中,關于這初祖大敵,雖然沒有太詳細的資料,但是對混沌海和放逐之地,卻另有一種說法。”

他停頓了一下才繼道:“有一種說法認為,我們所處的諸界為此岸,此岸是生滅的世界,所以我們這些此岸生靈,會有生老病死,壽命一到,再強大的神圣,任你是如何的驚才絕艷,鎮壓了諸界萬族,都要腐朽滅亡。”

“而在混沌海的盡頭,是與此岸對立的彼岸,又被稱為了波羅或波旬世界,當然,也有一種說法認為那放逐之地實際便是彼岸,這彼岸與我們此岸相反,那里沒有生滅,這彼岸的生靈,不生,不滅……”

大法神一邊說一邊再次看著這塊血肉,喃喃道:“將你猜測的和傳說結合起來,舊人族初祖的大敵,也許就是彼岸那不生不滅的生靈,如同眼前這塊血肉,就算經歷了無盡歲月,這塊血肉,依舊如此鮮活,便似擁有生命。”

蘇黎默默聽著,心頭隱隱感覺到了震動,回想這十天煉化這塊血肉的經歷,越煉化越感覺到了這血肉的詭異神奇,簡直如同活物,連那損耗的能量都能夠在不斷恢復。

難道,這塊血肉真的是擁有無盡生命、不生不滅傳說中的彼岸、波旬世界的生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