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八百一十章 九法神

第八百一十章 九法神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八百一十章 九法神

大法神的越說越鄭重,緩緩道:“就怕它……已經覺醒了一點靈識……那就麻煩了。”

蘇黎靜靜的聽著,他心里有種感覺,這大法神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也因此,他對于自己的無念想域,這一座古城,產生了一些疑惑。

為什么自己的第三天賦中,竟然隱藏著如此詭異而恐怖的祭壇?

不斷獻祭,能夠令在過去時空中隕落的某位存在,在這個時代復活過來?

他又想到了那不起眼的石屋,那時間大手要殺滅自己,石屋里走出一個光影,朝著上方一指,那時間大手就崩碎了。

這石屋光影,又是誰?

“前輩,如果它已經覺醒了一點靈識,那我該怎么做?”

蘇黎慢慢鎮定下來,如果大法神說的都是真的,他必須要想辦法與這祭壇切割。

只是,這祭壇里已經融合了自己的一些血肉,偶爾,他也能與這祭壇血肉共鳴,甚至可以掌控它的一些力量。

他心頭忽地一動,如果自己能夠完全掌控這祭壇,是否也能夠通過祭祀的方法,復活自己想要復活的人?

比如剛剛逝去的墨轅,又或曾經的親人故友。

大法神道:“如果它已經覺醒了一點靈識……那就會有大麻煩,你如果不再祭祀它,時間久了……它極有可能反噬,換主。”

蘇黎神色一震,看著大法神,道:“意思就是如果它已經覺醒了一點靈識,我繼續祭祀它,它最終會完全復活,然后殺死我,如果一直不祭祀,被它感知,也會想辦法殺了我,再換新的主人?”

大法神點頭道:“不錯。”

蘇黎笑了笑,道:“這么看來,我不論怎么做,都死定了。”

大法神搖頭道:“那也不能這么說,想要對付它,還是有幾種方法。”

蘇黎道:“什么方法。”

大法神道:“一種就是你變得比它更強大,它自然殺不死你……不過這個太難了……它在過去,應該也是一位驚天動地的存在,遠遠強于一般的神圣……另一種方法就是想辦法掌控祭壇,進而截流。”

蘇黎心中微動,道:“掌控祭壇,進而截流?前輩能說說具體怎么做嗎?”

大法神沉吟著道:“這祭壇是被你召喚出來的,從某種意義來說,你的身份相當于是舉行這祭祀儀式的人,既然你是舉行祭祀的人,也就意味著,你完全可以決定這場祭祀的目的,到底是要復活它,還是要殺死它,又或者是奴役它……”

“當然,這一切都有個前提,就是你必須要能完全掌控祭壇……這可能會很艱難……它定然也不會任由你完全奪走這祭壇的控制權……這會是一場十分兇險可怕的爭斗……”

大法神看著他,然后搖搖頭道:“過程有可能九死一生,敗了,你最大的可能性就會淪為它的宿主,成為它的傀儡,當然如果勝了,你就將成為祭壇的真正主人,它會變成你的奴隸。”

蘇黎不說話了,眉頭微皺,但眼眸里卻微微有光泛了出來。

大法神看在眼里,暗暗點頭,明白蘇黎并沒有被這祭壇的可怕嚇住,反而想要掌控祭壇,那能吃掉神圣的恐怖存在,也不能令他有絲毫懼怕。

這不愧是有希望沖頂的人。

大法神臉上露出微笑,眼里掠過一絲欣賞神色。

“當然,如果它還沒有覺醒靈識,那就一切好辦,你只需要以后再也不要動用這祭壇就行了。”

蘇黎道:“如何判斷它是否覺醒了?”

大法神想了想才道:“它有沒有嘗試過攻擊你?如果有這個舉動,代表它已經有了本能意識,不過還沒有覺醒自我意識,雖然已經快了,但還有救。”

蘇黎想到了之前在闖塔的時候,自己獻祭那神圣木偶,結果引發它憤怒,那血紅舌頭舔過自己,好在自己處于無敵狀態,沒有受到傷害。

“有過……”蘇黎大概說了一下闖神圣塔獻祭神圣木偶的事。

“神圣木偶……那是神圣塔第二層發生的事嗎?”大法神說到這里,臉上露出凝重神色,看著蘇黎,緩緩道:“只怕來不及了,它應該……已經覺醒了一縷靈識。”

蘇黎看著他。

大法神解釋道:“你在神圣塔第二層獻祭了那些神圣木偶,引發了它的攻擊,代表那時候它具備本能意識,距離覺醒自我已經很近了,加上之后你在神圣塔第六層獻祭了那么多的種族神,剛剛連著獻祭了三個……這么多的種族神被獻祭掉了……”

他說到這里搖搖頭道:“蘇黎,做最壞的打算吧,十有八九,它醒了。”

“我知道了。”蘇黎點點頭,并沒有露出恐懼神色,反而朝著大法神微微一笑,道:“多謝前輩指點迷津,接下來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說到這里,他微微停頓了一下,繼道:“前輩既然是這神圣法庭里的大法神,我能向你打聽一個消息嗎?”

“淵衍?”大法神看著他,露出笑容。

蘇黎點頭嗯了一聲,道:“不錯,墨轅前輩去世之前,一直牽掛著淵衍前輩,他希望我能夠接淵衍前輩回來。”

大法神露出一點為難神色,扯了扯自己下巴上那雪白的山羊胡須,才道:“這淵衍神殺了綠林布族的圣,眾目睽睽,根據律法,那是要上法庭接受審判的,神圣法庭里派系林立,關系錯綜復雜。”

“根據規則,陪審團有建議權,但到了實際中,這樣牽涉到了種族神的案子都是由九法神組成審判議會來研究決定,少數服從多數嘛。”

聽他提到了九法神,眼前這大法神肯定也是這九法神之一,蘇黎道:“那律法神也是九法神之一嗎?”

大法神一愣才笑道:“不錯,你認識律法神?是了,當年墨轅于他有恩。”

蘇黎注意到大法神提到律法神的時候,語氣有些不以為然,兩人看來不是一路人。

這神圣法庭九法神,并非鐵板一塊。

他悄悄觀察過眼前這大法神的資料,雖然看不到他的詳細資料,甚至都很難分出他到底屬于哪一人族,只能隱約感覺他體內有一縷氣息,酷似魔人族,但和一般的魔人族又有一些區別。

十大人族他都接觸過,卻也沒有發覺哪一種族的氣息完全類似他這樣的。

“不過律法神雖然出自原本屬于你們舊人族附屬族,但在這種事上,也不敢徇私枉法……”

蘇黎怔住了,道:“律法神來自舊人族的附屬族?”

大法神見他的模樣,禁不住哈哈一笑道:“原來你不知道?他要不是出自你舊人族的附屬族,墨轅如何能夠在當年有恩于他?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來自你舊人族的附屬種族,勉強也能算是你舊人族的一份子。”

蘇黎有些蒙住了,根據他之前獲得的信息來看,舊人族這些年式微,新神一直不出,處處被遺忘人族、不死人族欺壓的尷尬地位。

甚或連十大人族都不是綠林布族也想將其取而代之。

而舊人族一旦真的失去了十大人族的地位,就將淪為附屬種族,這附屬種族的地方是很低的,神圣法庭高高在上,里面的律法神竟然還是舊人族附屬族的神?

這附屬種族里都有神成了神圣法庭里的大人物,這個種族都沒能晉升為十大種族?

蘇黎有些迷惑了。

眼見著蘇黎一臉迷惑不解,大法神在想了想后,突然明白了他在想什么,然后扯著山羊胡須,顯得樂不可支。

“我知道了,哈哈,年輕人,你是不是覺得律法神出自你們舊人族的附屬種族,又是神圣法庭的九法神之一,他的種族怎么還只是個附屬族?”

蘇黎點點頭,道:“不錯,我的確有些不明白,這綠林布族只出了一個異神,就敢針對我們舊人族,倒是這律法神……都已經進入了神圣法庭,為什么他的種族還只是個附屬種族?因為這個種族人很少?”

大法神笑嘻嘻的道:“也不全是,這只是因為你還沒到這個層次,站的位置不同,角度自然不同,實際神圣法庭的成員,一部分來自十大人族,另有一部分就來自這些附屬種族,整個人界的所有種族加一起來,沒有一千,至少也有幾百個。”

他停頓了一下,才繼道:“你站在舊人族的立場看問題,這自然沒錯,但如果你超脫出舊人族,站在整個人族,或者說人界的高層看來,不論是十大人族,還是其它諸族,全都是我人界的子民,能進神圣法庭,那都是超越了各種族局限的神圣……我們著眼的是所有人族,整個人界……”

“所以,討論神圣法庭的神出自哪一個種族,都是沒意義的,我們也不會去庇護或厚愛哪一個種族,因為只要是我人界的子民,都會獲得神圣法庭的庇護。”

“在我們進入神圣法庭的那一刻開始,我們需要立誓奉獻和服務的對象,就變成了所有人界諸族。”

蘇黎聽到這里,終于有些明白過來了,也可以肯定這大法神應該就是魔人族的神,不過也許是在神圣法庭待久了,他身體里屬于魔人族的氣息已經很淡了。

這也許就是他所說的,他們日常需要考慮或著眼的是整個人族和人界的未來,也許在他們心里,整個人界就像一個國家。

這個國家內有著再多的種族,那也都只是國家內部的矛盾,又或者上升到了他們這樣的層次,心里已經沒有了種族之別。

蘇黎仔細想了想,似乎也有些了解了,那律法神雖然來自曾經的舊人族的附屬族,現在成為了神圣法庭的九法神之一,但優秀的也只是他個人,加上他已經進入了神圣法庭,著眼整個人族,更不好過多庇護本族,他所在的種族有可能缺少底蘊,族小力薄,終究還是無法晉升為十大人族。

“當然,人心都是肉長的,就算是神圣,也不能完全沒有了七情六欲,雖然大的方面不好偏幫出生種族,但或多或少,都有各自立場。”

大法神說到這里,微微瞇起了眼睛,道:“不過據我所知,律法神這次倒沒準備幫淵衍說情……”

蘇黎從上次律法神對墨轅的態度就看了出來,此刻聽大法神這么說倒不意外,只是微微欠身,朝著他行了一禮,道:“還希望前輩能夠幫著照顧一二,前輩今日恩情,蘇黎銘記于心。”

大法神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能現身在蘇黎面前,就已經存著結個善緣的心思,蘇黎愿意主動找自己幫忙,那自然更好。

聽得蘇黎的話,微微點頭道:“根據現在的形勢來看,無罪釋放是不現實的,只能說想辦法輕判,但具體如何,還需要研究才能決定,想要通過一項決議,至少需要過半數,也就是至少要六位法神同意才行。”

“我有把握說服兩位,但也只有三票……”

大法神嘆了口氣,才道:“眼下最好的做法就是暫時將這案子再拖一拖,這件事說難辦也難辦,說好辦也好辦。”

“前輩還請明示。”蘇黎有些聽不懂。

大法神微笑道:“九法神雖說是超越了各族,不再受各族名利束縛,但終究還是有血有肉的神,都懂得什么叫趨利避害,等什么時候你讓他們想要主動結交你……你覺得,淵衍這件案子,還是個難題嗎?”

蘇黎立刻明白了。

說白了,還是實力。

自己現在雖然驚艷了各族,但也只是有了一點未來可能登頂的希望,目前也不過就打進了神圣塔第十層,也許能夠讓諸多的種族神忌憚不已,但這些還不足以影響到超然于人界無數種族之上的神圣法庭。

更何況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隨時都有可能夭折。

或者再直白一點,各族并不看好他最終能夠登頂。

強于已經進入了神圣塔十九層的闇星宇,在諸神看來,登頂的希望,也不過就是五分之一都不到。

至于現在的蘇黎,只怕不到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9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