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六百八十八章 神的布置

第六百八十八章 神的布置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六百八十八章 神的布置

那么,這一次羅戰建在遺忘戰境足足獲得十七枚水晶回去,足可以表現自己的優秀,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舊神還想著奪舍,而不是真正的庇護和栽培,那就怎么也說不過去了,那只能證明玄華這所說,全是假的。

而且還有最重要一條,羅戰建十有八九,并不怕神的奪舍。

雖然目前蘇黎還想不出原因,但從羅戰建和玄華的遭遇就能看出,玄華被圣奪舍,自我意識就徹底消失,身體被圣完美融合了。

而神雖然奪據了羅戰建的身體,但雙方并沒有融合,所以神死后,羅戰建還能活下來,唯一的后遺癥,就是失去了一些記憶。

從哪一方面看,羅戰建都是個完美的替代品。

但是,想歸想,真要決定將羅戰建推出來,他心里還是在猶豫不決。

剛剛屠殺這兩百多人,他可以殺人不眨眼,但現在想到要用羅戰建為餌,試探舊神的態度,這件事充滿了不確定性,羅戰建運氣再好,這件事都是存在著風險,這讓他很猶豫。

畢竟,綠林布族這些是仇敵,雙方徹底撕破臉皮,就算將這些人盡數屠了,他并沒有心里障礙,但是羅戰建和自己無怨無怨,甚至還相識一場,明知有風險,將他推出去,蘇黎過不了自己心里這一關。

心頭有些煩躁,看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這個遺忘人族的男子,蘇黎陷入了沉思。

慢慢坐了下去,他想要思考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而在圣土,整個遺忘人族,卻沸騰了。

一道道的消息,不斷往上匯報著,遺忘人族的高層都在關注,很快,連神都被驚動了。

誰也沒有想到,突然之間,遺忘人族擁有的水晶數量,一下子由原本的四枚,變成了十七枚。

西原省的圣土里,白大人、徐雅、陸雪,各位圣土的長老,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一臉激動。

因為就在剛剛,遺忘人族,一下子多了十七枚水晶,而且根據一邊的顯示,獲得這十七枚水晶的新人,還是從他們圣土的新人。

這個榮耀簡直是太大了。

白大人立刻往上匯報,很快,上頭就有了反應,緊跟著白大人就大聲叫了起來:“快,所有人快去準備,上頭馬上要來人,做好迎接準備。”

他激動得聲音都在微微顫抖。

八九不離十,獲得這十七枚水晶的人,應該就是被各方看好的楊涵臣。

這個新人,真的是太給自己長臉了。

圣土和遺忘人族在激動雀躍,而在同一刻,綠林布族、不死人族的水晶數量,都變成了零枚。

眾人都明白了,看來,遺忘人族族這是搶奪了綠林布族、不死人族的水晶。

不只如此,根據數量來看,之前兩棲人族、獸人族神秘消失的水晶,十有八九,也在其中。

“媽的——”

突然,不死城中,好一臉妖艷的女子突然暴了一句粗口。

這一次說好了三族新人聯合,想不到現在看來,竟然是遺忘人族背信棄義,坑了他們亡靈和綠林布族,獨吞了所有水晶。

“可惡,立刻將這事匯報上去,聯系遺忘人族,一定要給我們一個交待——”

異域中,一個戴著高冠的綠色巨人,也在揮臂怒吼著,那拳頭差點直接砸在面前的水晶壁上。

“該死的遺忘人族,卑鄙無恥——”

亡靈和綠林布族,都在咒罵著,找遺忘人族高層討要說法,遺忘人族高層也不清楚遺忘戰境里具體發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這些新人是怎么了,但看這水晶數量變化,的確是遺忘人族搶奪了其它幾族的水晶。

只是再怎么理虧,嘴上自然不會承認,只能各種辯解,結果三方竟然打起了口水戰。

蘇黎并不知道自己一個舉動,竟然挑動三族高層互相猜忌,打起了口水戰,他現在正在面臨著一個艱難的決擇。

從理志來說,推出羅戰建做出餌最是合適,但從道德來說,羅戰建和自己雖然算不上兄弟,也算是個認識的朋友,推出他代替自己去冒險,蘇黎的確做不出來。

他明白,如果羅戰建因此而喪命,他絕對會一輩子良心難安。

“就算羅戰建不怕舊神奪舍,但真正可怕的卻是另三族的神……”

蘇黎想到了異神,想到了那亡靈族的腐爛大鳥,還有那機械巨人,有可能就算是遺忘人族的神。

“如果他們也將羅戰建當成了我,對羅戰建出手,只怕他難逃一劫……不對……”

蘇黎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腦海立刻高速運轉起來,立刻自己與神幾次交手的細節都浮現了出來。

“之前兩次都沒什么,問題是那第三次,我與風之控制者交手,憑他們三人自然不可能知道我……這一定是三族的神給他們的指示,問題是……神是如何確定我所在位置的?他們無法隨意進入遺忘戰境,只能通過媒介,將力量降臨這里,在這種情況,如何能夠精準的知道遺忘戰境內的一切?”

“通過媒介,與持有者溝通交流而知道的?還是說,這神另有某種手段,能夠準確知道我的位置……”

蘇黎越想越覺得第三次自己受到襲擊,似乎神準確知道自己的位置,所以那三人才會一起聯合行動。

“常理來說,如果神真的能夠通過媒介,知曉這遺忘戰境內的一切,那么各族的神只怕都會采取這種手段來監測遺忘戰境的情況,可以在外面指揮各族新人,這種可能性……似乎不大。”

“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神在我身上做了某種手腳,所以可以在瞬間精準知道我的位置,思來想去,這個可能性最大。”

他想到了自己曾經利用無念想域,分出一縷特殊的能量氣息,依附在了朱志高的身上,不只能跟隨他一段時間,甚至還能通過這一縷特殊氣息,監聽到了他當時的交談。

既然自己的第三天賦有如此不可思議的能力,那么,身為一個種族的神呢?

如果說神有手段,可以在自己身上做某種跟蹤定位用的記號,進而能夠通過這個記號,知曉自己的方位,從原則來說,應該不算一件很難的事。

“如果真是如此,我身上有某種被他們運用手段留下來的記號,那我一出遺忘戰境,憑著這個記號,他們隨時都能知道我的具體位置,進而出手,將我殺死。”

越想越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換了自己是神,在遺忘戰境中,連著被一個外族的新人擊敗,削了面子,也必然要動用手段,在這新人身上種下某種記號,以圖報復。

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只怕就算自己推出一個餌,最多也就迷惑一下舊神,根本騙不過那三族的神。

一出遺忘戰境,如果得不到舊神的庇護,只怕立刻就是個死。

越想越覺得不對勁,蘇黎立刻就盤膝而坐,閉上眼睛,進入冥想狀態,全力發動無念想域。

他要借助無念想域的神奇能力,找出自己身上有可能存在的神留下來的記號。

當然,如果沒有更好。

腦海里默想著神可能留下的某種東西或手段,通過無念想域,仔細搜查全身,不想這一查,竟然真的找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在他的頭發之中,其中一根發絲上,纏著一根比發絲還要更小很多倍的絲線。

說是絲線,實際通過他無念想域的感應,這是一只蟲子。

只是這只蟲子實在太小了,直徑簡直和細菌差不多,錯非是蘇黎的無念想域全力發動,這才找了出來,否則根本不會被人關注,常人就算用肉眼去看,也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

蘇黎感應到的時候,心頭也在暗暗震驚駭然,想不到對方竟然還有這種手段。

除了這依附在自己一根頭發絲上的蟲子外,他的無念想域還朝著幻蜃項鏈里探去,似乎想要進入蜃界。

“嗯?難道蜃界里也有問題?”

蘇黎眉頭一皺,立刻打開蜃界,無念想域探了進去,緊跟著就將那石器包裹起來。

在無念想域的包裹中,石器上,慢慢的浮現一團若有若無的墨綠色的氣息。

蘇黎伸出右手,將這石器從蜃界里取了出來。

“好厲害的異神……這也能想得出來……”

這墨綠色的氣息,如果他沒有猜錯,應該就來自那綠林布族的異神。

也許這異神是怕他會猜測到自己做記號,檢查自身,所以異神將這一縷幾乎不會被常人察覺的氣息,依附在了他使用的石器上。

想到自己之前曾經不斷使用這石器攻擊那墨綠大蛇,大約就是那時候,這縷氣息被依附到了石器上。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無念想域太特殊了,一般人最多也就會檢查自身,只怕怎么也不會想到查看已經被放進蜃界的石器。

包括剛剛,他也只想著用無念想域查看身體內外,根本沒想到查看蜃界。

想叫一聲僥幸,還好自己的無念想域有一種特殊能力,有時候會根據自己所想去行動,自己剛剛所想不完全是檢查自身,而是想要查看神在自己身上留下來的手段,所以這才能查到這依附石器上的一縷異神氣息。

之后蘇黎又再仔細搜查一遍,這一次包括蜃界里都沒有放過,最終確定就只有這兩種,除此之外別無其它特殊之處,看來這三個種族的神,有兩個做了手段,還有一個沒有。

知道了這蟲子和那一縷墨綠氣息的存在,蘇黎反而釋然了,輕輕吁出一口氣。

“這依附在石器上的墨綠氣息肯定是那綠林布族的異神,就不知道這依附在發絲上的蟲子,卻又是哪一個,是那個亡靈族的腐爛大鳥?還是遺忘人族的機械巨人?”

蘇黎猜測中,十有八九應該是那個亡靈族腐爛大鳥做的手腳,一邊想一邊小心的將那蟲子依附著的那一根頭發給輕輕拔了下來。

用肉眼根本看不到這蟲子,蘇黎打開了“第三只眼”,先看看石器上那依附著的正常狀態下是感應不到其氣息存在的一縷異神氣息,發覺毫無所獲。

他也不奇怪,畢竟這是神的手段,這一縷氣息也是自己的無念想域才發現了,自己的“第三只眼”捕捉不到訊息也正常。

然后他又用“第三只眼”看那只蟲子。

雖然只有細菌大小,但畢竟是生命體,和那一縷異神留下的氣息不同,也許能看到一點訊息資料,看看這到底是什么古怪蟲子。

在第三只眼里,他立刻感覺到了那原本肉眼看不到的蟲子被精準的捕捉到了,甚至可以感應到它的形態,還能看到它依附于頭發上,正在緩緩的朝著發根的方位蠕動著,只是蠕動著的速度很慢,就算只是這一根小小的頭發,等它移動到發根的位置,只怕也需要很多天。

當然,也正因為它太緩慢了,所以沒有人感應得到它的存在。

同一刻,他的腦海里,出現了一道訊息。

“名稱:接引蟲,誕生于接引之樹上的蟲子,幼蟲懵懂,以接引之樹為食,不斷蠶食樹桿,令接引之樹千瘡百孔,最終,樹枯,幼蟲成蛹,化為成蟲,此蟲十分特殊,成蟲能寄生于人腦深處,蠶食靈魂,此蟲另有特殊用途,可以補全殘缺靈魂。”

感應著腦海里的訊息,蘇黎渾身一個機靈,背脊猛地冒出一股寒意。

他終于明白了這只接引蟲為什么在不斷的蠕動著朝發根的方向爬去,事實上,它真正要爬往的方向,也許是自己的大腦。

它這是想要寄生在自己的腦子里。

原本,他以為這蟲子和石器上依附著的一縷墨綠氣息一樣,是神留下的記號,只是單純的追蹤捕捉自己的方位,好等自己離開了遺忘戰境,憑此鎖定自己的方位,對自己出手。

但現在看這接引蟲的資料訊息,似乎不只是追蹤捕捉自己的方位那么簡單。

“如此詭異的蟲子,是誰留下來的?亡靈?遺忘人族?不……”

蘇黎緩緩搖頭,慢慢打開蜃界,蜃界里,浮島上,破境之樹邊,正有一株發了芽的小樹。

那是接引之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