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目錄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神與圣

第六百六十三章 神與圣

作者:死神釣者  分類: 科幻 | 進化變異 | 死神釣者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第六百六十三章 神與圣

然后,嘴巴微張,從中吐出一物,落到祭壇上,卻是一株小小的樹芽,散發著淡淡的草綠色光芒。

這是獻祭獲得的回報。

那虛空出現的嘴巴,吐出這樹芽后,慢慢消失在了祭壇上方。

這詭異一幕令那股充斥著這里的巨大意志萌生了退意,長達數百米的墨綠巨蟒,它吐出的一道墨綠光柱雖然擋住了鎮壓下來的高塔,但受限于遺忘戰境,不能真身降臨,它的實力無法完全發揮出來。

這高塔共有三十六層,懸空而立,開始旋轉,表面浮突一個接一個的符咒,眨眼間,墨綠巨蟒四面八方的虛空都出現了符咒,每一個符咒都發著金光,迅速落到了墨綠巨蟒的身體上,從頭到尾,全是這一個個的金色符咒。

那股巨大意志的想要抽身離開這里,突然發覺已經無法逃離,它的身體被那無數道金色符咒給定在了這片空間中。

下一瞬間,高塔罩了下來,將這股巨大意志鎮壓其中。

這股巨大意志充斥高塔中,滿是不甘,在里面拼命掙扎著,想要破塔而出。

那被鎮壓其中的墨綠巨蟒,不斷揮動巨尾,拍擊高塔,腦袋更是持續的朝著上方撞擊,震得高塔發出隆隆聲響。

就算被高塔鎮壓其中,這條墨綠巨蟒依舊強悍之極,狀若瘋狂。

高塔全身都在釋放著強烈金光,萬千道的符咒在里面浮隱,隨著這些金色符咒不斷朝著高塔打去,那原本在里面掙扎撞擊的墨綠巨蛇,動作越來越遲鈍,力量越來越弱。

最終,墨綠巨蟒慢慢寂靜下來,那一股充斥其中的巨大意志,已經消失不見,被徹底鎮壓。

幾乎在巨大意志被徹底鎮壓的瞬間,一個陰冷潮濕,充滿了泥土氣息的詭異黑暗空間,傳出一個若有若無的聲音,里面隱隱帶著一股怒意。

“可惡……”

這陰冷潮濕的黑暗里,模糊出現一團看不清楚全貌的黑影,只能隱約看到幾片墨綠色的鱗片。

這鱗片,每一片都有一張圓桌大小,表面隱隱流淌著墨綠色的光輝。

一滴墨綠色的鮮血,在黑暗中,順著這墨綠色的鱗片,慢慢的流淌了下來。

這滴鮮血,流淌到哪里,哪里的空氣,便隱隱傳來了嗤嗤聲響。

這隱藏在黑暗中的存在,受傷了。

“竟能將我分出去的……三分之一的精神力量……鎮壓……煉化……”

“舊人族……是那幾個在茍延殘喘的舊神……布的局嗎?想以此來拖延時間……”

“想要將損失的力量……補回……至少需要半年時間……”

“該死的……舊神……”

這聲音漸漸小了下去,那一股充斥著這陰暗潮濕的邪惡意識,慢慢寂靜下來。

綠色光團被獻祭,墨綠巨蟒被高塔鎮壓煉化,余下的玄華被那宮殿打得四分五裂,一塊塊的碎骨爛肉,掉落地上。

玄華擁有的兩種天賦之一,便是“不死法印”,擁有最強大的恢復愈合能力,別說只是四分五裂,就算粉身碎骨,也能在瞬息恢復過來。

但此刻,玄華的不死法印顯然失效了,這碎裂的身體,無法恢復。

雖然每一塊碎肉表面都在發著白光,其中蘊含著強烈戰意,但是,這些碎肉無法合到一起。

高塔、宮殿、祭壇已經重新回歸到了古城之中,原本像活過來的古城漸漸沉寂下去,化為了只有拳頭大小,咻地一聲沒入蘇黎的腦海消失不見。

蘇黎看著地上一動不動的羅戰建,看著四分五裂的玄華,左手上,正托著一株散發著草綠色光芒的樹芽。

這是獻祭了綠色光團后,雖然未能獲得靈源,但卻得到了一株小樹芽。

窺視小樹芽的資料,立刻就獲得了一道訊息。

“名稱:接引之樹—樹芽,接引之樹可以接引外界的天地靈氣,如果將其種植在某一方小世界中,這接引之樹會接引外面各方大世界的靈氣,滋潤這方小世界,令這小世界里變得靈氣充足,化為一方福地,是一種罕見的寶樹。”

感應這資料,心頭一動,竟還有這種樹?

打開蜃界,將右手的石器和這接引之樹的樹芽都拋了進去。

但是,他并沒有獲得羅戰建擁有的兩枚遺忘水晶,也沒有得到他的靈源。

會出現這種情況,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寄生在羅戰建身體里的那個綠色光團被獻祭消失了,但是羅戰建,卻沒有死。

不只如此,連四分五裂的玄華,蘇黎也沒有獲得他的靈源和各種寶物。

“你……好……狠……”

雖然四分五裂,但玄華體內,那一股巨大戰意未消,一個斷斷續續的聲音響起。

蘇黎看向了地上這變成一團碎肉的玄華,感應著這一股巨大無比的戰意,雖然未死,但卻在緩慢的消逝著,他明白,這傷勢不可逆,他正在死亡,只因為他太強大了,所以沒有立刻死亡。

“你們要奪走我的一切,我只能反擊。”蘇黎的神色已經變得平靜下來。

玄華這一灘碎肉之上,慢慢的有白色光芒在閃爍著,最終,這些白色光芒聚集,變成了一個白色人影。

這白色人影盤膝就坐在這灘碎肉之上。

蘇黎看到這白色人影,留著短須,眉宇之間,充斥著威嚴,兩道劍眉斜飛,便似兩柄利劍,一股殺氣直沖云霄。

不過,不論他如何努力,體內的那股戰意已經潰散了,正在消散,這白色人影身體表面的白色光芒在流逝,漸變黯淡。

“想不到,神終究是死了……”

這白色人影臉上原本的一絲激動、憤怒、怨恨,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種悵惘。

明白自己將要死了,這個結果再也無法逆轉,他原本對蘇黎的怨恨與憤怒,心中的執念,都消失了。

“沒有什么是永恒的,就算是神,也終有死亡的那一天,你們應該活了很悠久的歲月了,為何還如此執著……”

蘇黎看著面前的白色人影,對于這所謂的神和圣,強行奪舍新人的身體,只為了茍活下去,心里充滿了不屑。

如果這樣的也配稱神和圣,那他寧愿舊人族中沒有這些神圣。

白色人影似乎看穿了蘇黎心中所思,突然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們奪舍新人,是因為貪生怕死?”

蘇黎沒說話,只是看著面前的白色人影不語。

“哈……”這白色人影,突然發出一種慘笑,搖搖頭道:“你們都只當神圣畏死,卻殊不知,對于我們來說,死并不可怕,活著,才是最痛苦的。”

“我們不死,只因為我們根本不敢死。”

“舊人一族式微,一直沒有新神誕生,碩果僅存的幾尊舊神,都在茍延殘喘的活著,誰都不敢死,每一位神,都為了我們舊人族奉獻了一切,他們不斷奪舍重生,不是因為畏懼死亡,而是因為他們死了,舊人族便將萬劫不復。”

蘇黎道:“但凡有點天賦的新人,都被你們奪舍重生了,請問,在這種情況下,又如何能有新神誕生?”

白色人影微微搖頭,臉上慢慢露出深深的疲憊,緩緩道:“如果真有那種能夠擁有成神潛質的新人……我們庇護還來不及,怎么會奪舍這樣的新人……”

“我們選擇進行奪舍的都是一些雖然擁有天賦,但卻無法成神的新人。”

蘇黎道:“連這些新人將來能不能成神你們都知道?我相信,任何人只要有機會,都有無限可能,可惜,你們提前就扼殺了這么多的希望。”

白色人影嘴角微扯,似乎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道:“很簡單,同級中的超等戰力,分為了低級、中級、高級、頂級和巔峰五個層次,前三個等級屬于凡人,第四個等級屬于圣,唯有在破境之前,達到巔峰等級,方能有機會成神。”

“別說能成神的新人我們不會傷害,就算是有希望成圣的新人,我們也會重點庇護,我們會選擇的,只有前三個等級的新人。”

“可惜……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理解我們……知道神的痛苦嗎?原本早就可以安息死去的他,為了人類……只能茍延殘喘,逆天奪命,每一次奪舍重生,都如同經歷一個輪回,他的痛苦便加重一分,他的靈魂,無時無刻不在經受著如同千刀萬刮般的痛苦,呵……呵呵,可笑……我們這么痛苦的活著,卻被視為了貪生怕死……”

“我奪取這玄華的身體,還只是第一次,便已經感覺到了靈魂無時無刻不像在被一柄刀在切割著,我無法想象,經歷了這么多次輪回的神……他需要承受的痛苦有多強烈……”

白色人影說到這里,雙眼之中,兩行熱淚滾滾而出。

“所以,我尊崇神,我愿意為了侍奉神,犧牲我的一切……”

蘇黎怔住了,他不知道面前這白色人影說的是真是假,只感覺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看著這白色人影的樣子,蘇黎內心深處,隱隱有一種感覺,有可能,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猛地想到了徐雪慧曾經說過羅戰建給她的感覺,那是一株早已枯萎腐朽的蒼天大樹,樹身全都是蛀蟲蛀出來的蟲洞。

如果這株蒼天大樹真就代表了神,擁有自我的意識和感覺,如同一個人類,那么可以想象,這全身布滿蟲洞的蒼天大樹,該何等痛苦,這如同被萬蟻噬體,說是千刀萬刮,絲毫不為過。

“神……不是畏死,他只是畏懼,自己死后……億萬人類會失去了庇護而生靈涂炭……為此,他不得不痛苦的活著……”

白色人影說到這里,微微抬起頭來,道:“不過……還是要謝謝你……至少,神獲得了真正的安息……他再也不用無時無刻的承受著那些痛苦,也不用無時無刻再去思考舊人族的未來,每一步,神都如履薄冰……”

白色人影看著面前的蘇黎,臉上露出了淡淡笑意:“看到了人類中有你這樣的新人……也許,人類還有希望……也是時候該放手了……”

說到這里,白色人影的潰散越來越快,身體表面,大量的白色光芒在散去,人影變得越來越黯淡。

“終于可以好好的睡了……神……我來陪你了……”

聲音越來越微弱,那盤膝坐在玄華尸體上的白色人影,最終消失,隨風而逝。

風輕輕拂過,蘇黎默然不語。

有靈源從玄華的尸體出現,沒入他的額頭,然后便是一道道的能量光團,進入他的胸膛。

有寶具幽暗之門,有無明之刃,有各種水晶,有不死法印所化的不死之心,有大量暗屬性的君主裝備……

雖然一口氣收獲了這么多的戰利器,但蘇黎心里卻沒有絲毫高興,剛剛因為殺死了神圣的興奮也消失了,腦海里只有這白色人影消逝前留下的那些話。

心情莫名有些說不出來的落寞,將獲得的這些裝備和收獲都打進了蜃界里,只余下了不死之心,無念想域發動,就將這不死之心吞噬,化為了自己的能量。

打開蜃界,再看向那株神被獻祭后遺留下來的接引之樹的樹芽,心里的滋味復雜,想了想,終究將其種植在了浮島上,和破境之樹并列。

“不論你們到底是否真的為了人類犧牲了這么多,可是……對于你們選擇奪舍新人,我依舊不贊同,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無限可能,都應該有權利決定自己要走的路,而不是被你們強行扼殺,冠上為了人類之名,對于這些因此被強行犧牲了的人類來說,他們又是何其無辜,憑什么為了拯救別人,就一定要犧牲他們。如果只是因為你們死了,這個種族就滅絕了,那這樣的種族,也沒有存在的意義。”

這株樹芽,種上浮島,汲取養份,開始緩緩生長,接引之樹,它可以汲取這蜃界之外,各大世界的天地靈氣,滋潤著整個蜃界,這是一件天地間的至寶,可以完全改變蜃界,有了它之后,蘇黎以后也不用愁著蜃界沒有能量滋味,每天被迫都需要往里填充尸體,充當養份。

收起蜃界,再看向了倒地上一動不動的羅戰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4